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七章:剑庐的规矩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沈墨讲述剑法讲得很认真,在这过程中也没有针对段胤的意思。他是一个做事很认真的人,不会在做事的时候掺杂个人情感在里面。或者说,剑豫峰的弟子都是很固执很认真的人。

    因为他们的峰主燕勒石便是这样的一个人。

    燕勒石从来都是一个很讲礼,很讲规矩的人。但他又是一个很不讲理的人。

    他认为对的事情,他便会去做,他不会去管,这件事情在外人看来有没有道理可言。

    所以,他一直认为自己其实很讲规矩,也很讲道理。

    剑豫峰执掌蜀山剑律,厘定规矩。

    他一直认为自己很讲礼,也很讲理。他的礼和理很简单,就是蜀山的规矩,他燕勒石订下的规矩。

    这些年来,剑豫峰和太玄在很多事情的做法上一直背道而驰。这也是蜀山上下一直流传着剑豫峰和天都峰不合的缘由。

    燕勒石一直试图让剑豫峰的规矩,变成蜀山的规矩,而他也确实快要做到了。而蜀山的规矩本来应该是宗主的规矩,是太玄的规矩,不该是燕勒石的规矩。

    只因为,燕勒石认为太玄很多做法不对,太玄的很多规矩该改。剑豫峰一直说,一切为了蜀山。燕勒石觉得自己的做法比起太玄的做法来说,对蜀山更好,所以他便做了。他并不在乎蜀山上那些流言。

    或许,这也是太玄一直放任剑豫峰的原因。

    沈墨跟燕勒石很像。

    他也是一个很固执的人。就像他跟段胤说的那句话,他不认为太玄做错了。

    蜀山的规矩是,宗主的弟子有权占用蜀山的修行资源。这是他们剑豫峰订下的规矩。所以,他一定会遵守。

    他虽然因此会对段胤有成见,但是却绝对不会去可以针对段胤。

    一上午下来,段胤有些明白“不要因为自己是宗主的弟子而想有什么特别的优待”这句话的意思了。

    沈墨教的东西不难,都是一些很基础的东西。盖一座高楼,基础很重要。蜀山很清楚这个道理,所以剑庐要做的就是把蜀山弟子的基础打得更加扎实。

    上午除了沈墨讲解的剑法,还有另外一项任务。基础剑招的训练,就是横劈斜挑刺撩,很简单的六个动作。

    但是,要把这六个动作每样一丝不苟的做一千遍就不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而且,段胤手中的块垒平很重。太玄在这把剑上面下了禁制之后这把剑依旧很重。重量大概是一般长剑的五倍左右。

    块垒平比其他弟子的长剑要重,段胤的修为比其他弟子的修为要低。于是,段胤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最后一个完成这个训练的人。

    然后,段胤知道了剑庐的第一个规矩。

    最后五个完成训练的弟子,要加练三百次。

    段胤的长剑很重,这一点沈墨很清楚。段胤才入蜀山不久,修为自然比这些已经在蜀山修炼了一段时间的弟子要低。这一点沈墨也很清楚。

    所以,这个规矩其实对段胤是有些不公平的。

    这一点沈墨当然更清楚。

    但是他还是让段胤每招加练了三百次。

    他用实际行动在很明确的表达着自己的成见。

    重要的是段胤并没有办法反驳,因为剑庐的规矩很明确的写在那里。上面并没有说因为以上两个原因就可以例外。

    所以,段胤只能加练。

    ......

    ......

    走在山道上,王落一路蹦蹦跳跳着前进,看起来并无异常。其实,仔细观察就能发现,王落看起来每一步迈得很小,实则跨度极大,他每走一步都赶得上正常人四步大小,如同缩地成寸,其中玄妙捉摸不透。

    因为之前训练的原因,段胤双臂有些无力的垂的两侧,不剩半分力气。

    知道段胤因为之前训练,体内灵气所剩不多,所以王落有意的压着前进的速度。纵然这样,段胤在后面还是跟得相当费劲。

    走近藏书楼,段胤看见大师兄正斜倚在楼前的青石台阶上,手里拿了卷泛黄古籍细细的读着。已经西斜的阳光洒在青衫古卷上,说不尽的风流写意。

    察觉到王落和段胤的步伐,青衫目光从古卷上离开,抬头望着段胤。

    陈安然目光落在段胤低垂的双臂上,他很清楚的看到段胤的双臂有些红肿,应该是到了无法再提臂的地步。

    对于剑庐的规矩,陈安然再清楚不过。

    在剑庐修行的弟子,除了段胤以外,最弱的修为都到了可以引动五轮灵气潮汐的地步。所以,段胤会额外加练,他并不意外。

    这是每个蜀山弟子都会经历的一个阶段。

    看到段胤走过来,陈安然只是让少年进藏书楼挑一本喜欢的书自己研读。看到不懂的地方可以过来问他,然后便低头继续读书。

    走进藏书楼,铺面而来的是淋漓笔墨气。

    从王落口中知道,藏书楼一至三楼放的大多是各式各样的杂书,各家的修行典籍多在四至六楼。

    段胤并不急着去寻找什么修行典籍和精妙剑诀。在修行上,段胤有太玄传授的道家心法,剑法上有剑庐的基础剑诀。

    就自己目前而来,这两本法诀已然够用。贪多嚼不烂,这一点段胤很清楚。

    而且,自己来藏书楼是跟着大师兄读书的,是修心,而不是修行。那么就索性安安心心的读书,不去想太多的东西。

    拿书本来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只是段胤现在的手臂几乎处于不能动弹的地步。所以,段胤很是艰难的才抬起了右臂,在旁边的书架上拿了一本《围炉夜话》。

    斜倚于青石台阶上的陈安然悄悄看了一眼段胤手中拿着的书籍,眼中升起一抹笑意,似是满意,又像是赞许。

    想来,在这位生性淡然,处世不争的书生看来,走进藏书楼能抵住那些修行孤本的诱惑。对藏书楼中其他书籍的知识也怀着一颗渴求的心是极好的心性。

    随意找了一个角落,段胤靠着书架蹲下,翻开《围炉夜话》第一页,开始细细研读。

    对于这个仅仅停留在识字阶段的少年来说,《围炉夜话》有些地方或许显得生僻难懂,每每看到不解处,段胤总会跑去拉着陈安然讲解一番。

    对于知识,陈安然总是认真而严谨的,每次对于段胤的疑惑,陈安然都会顺带给段胤讲解一些相关的其它知识。陈安然不着急,故而讲得很慢,很仔细,段胤也不着急,所以听得很认真,很专注。

    ......

    ......

    第二天,段胤再到剑庐,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那些在剑庐修行的蜀山弟子见到自己时都很恭敬的喊了一声“小师叔”。包括那几个冷漠高傲的弟子在内。

    其恭敬程度和他们见到沈墨时,并无差别。

    段胤很奇怪,为什么一夜之间,这些弟子见到自己的态度有了如此大的转变。

    直到王落在一旁捂着嘴偷笑着开口道,“昨天下午,沈墨师叔专程给他们再强调了一遍蜀山的规矩。有几个师兄,现在还躺在床上,下不了床呢。”

    听到这一点段胤点了点头,想到沈墨性格倒也不觉得奇怪。他对自己成见那么大,见面都那般正式的见礼,要求这些弟子见到自己恭敬些倒也正常。

    只是,规矩归规矩。沈墨对段胤的成见仍旧没有一点变化。

    每天上午的训练,段胤还是最后完成的那一个,所以他每天都需要再加练三百次剑法。

    期间,陈安然来到段胤所在的云荥峰,给了段胤一瓶滋养身体的药液。

    否者,每天这样加练下去,不出半月,段胤的手臂就得废掉。

    十天过后,段胤知道了剑庐第二个规矩。

    蜀山新入门的弟子,会有一种辅助真气修行的灵液,玉莲液。每次修炼之前,滴入一滴玉莲液在檀香之中,能够让人更加容易感受到天地灵气,修行的速度会大大提高。

    每十日,剑庐会有一场比试,排名最后的五位弟子在接下来的一旬内将不会得到玉莲液。

    没有意外,段胤在比试中是最后一名。因为他的真气修为比不上其它弟子,段胤的剑法也赶不上其他弟子。

    这意味着他接下来的十天之中将没有玉莲液辅助修行,他的修行进度会被其他弟子远远甩在后面。

    对于这个剑庐的规矩,段胤同样没有能力反抗。因为发放玉莲液的乃是蜀山执事,这些蜀山执事都需要守剑豫峰的规矩,守沈墨的规矩。

    太玄或是陈安然自然都有能力不守剑豫峰规矩私下给段胤玉莲液。但是,太玄和陈安然都没有这么做。

    段胤唯一的优势就是他拜在了太玄门下,所以他不用和其他蜀山弟子一样住在蜀山主峰。他所在的云荥峰灵气要比蜀山主峰更加浓郁。

    但是,这还不足以弥补回来玉莲液所带来的差距。

    所以,段胤每天从藏书楼回来之后又多了一件事情。

    继续练习剑法。

    在云荥峰的后山是一片翠绿竹林。山风吹过,绿竹随风势而动,竹海顿时高低起伏,真好似大海浪潮层层推进。

    段胤听蜀山弟子提起过这片竹林。

    传闻,此前曾有蜀山大真人于此地顿悟,得道飞升,故而林中翠竹根根挺拔,灵气盎然。

    竹林深处,段胤闭上双眼,胸膛之中灵气浪潮层层滚动,带动胸膛灵气流遍全身。

    大多数灵气都被段胤导向了双臂,用以滋养双臂经脉肌肉。感觉手臂稍微恢复了一点力气之后,少年艰难举起长剑,竖直前劈。

    很简单的基础剑法,段胤做的一丝不苟。

    在真气修行上,段胤只能借助云荥峰更加浓郁的灵气,勉强跟上其他蜀山弟子的脚步。

    想要在之后的比试中,不再垫底,段胤只能在剑法上下功夫。只有自己的剑法练得比其他人更好,段胤才有机会摆脱最后五名的境地,重新获得玉莲液。

    每天晚上的训练,段胤都要比上午来得更苦,更累。

    但是他不敢放松,因为他知道自己要再去一趟泰安城,讨回宁大哥的尸骨。

    这个目标太远,太大,所以他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第一天,段胤一直到了半夜繁星满天,才完成了五百次基础剑法的训练。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小屋里,在手臂上涂了陈安然给的用以滋养肉身的药液,少年沉沉睡去。

    一个月之后,段胤终于不用因为剑法训练在最后五名而加练剑法。但是每天从藏书楼回来之后,段胤会一个人到竹林中再加练一千次剑法。

    再两个月以后,段胤的真气修为到了可以引动五轮灵气潮汐的地步。

    这一天,段胤第一次在比试中不再是最后五名。

    三个月过去,段胤终于再一次得到了玉莲液。

    将玉莲液滴落在檀香之中,感觉到自己近乎敏锐了两倍的感知,段胤结印的双手有些颤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