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六章:沈墨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跟着王落走到前面的草坪上,那群站在剑庐前的少年少女都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向了段胤。

    对于这个拜在宗主门下的少年,他们都早有耳闻,只是一直不曾见到过真人。

    此刻看着一身陈旧布衣的段胤,脸上表情各一。

    一些大概了解到一点段胤身份的弟子神色莫名,有些干脆就不掩饰眼中的嫉妒和不忿。

    他们一个个或是天赋过人,身世不错,或是历经了蜀山重重考验才拜进了这南唐第一宗门。

    对于段胤这个天赋寻常,却拜在了宗主门下的酒馆小二,心中没有其他想法和不忿自然是不可能的。

    最主要的是,段胤乃是太玄的亲传弟子,按照辈分来说,他们应该和王落一样,喊段胤一声小师叔。

    一群人对段胤的表现各不相同,几个乖巧的女弟子倒是神色恭敬的喊了段胤一声“小师叔”

    其他弟子则或是装作没看见,或是和段胤对视了一眼也依旧满脸冷漠。

    更有甚者,少数几个弟子见到段胤过来,深深盯了段胤一眼,毫不掩饰眼中的敌意。

    段胤注意了一下,那几个满脸冷漠的弟子气机浑厚悠长,只要稍微仔细感应便能听到体内有滚滚潮音响起。想来距离九道灵力潮汐形成,踏入天启境已然不远。

    面对几个满脸冷漠的蜀山弟子,段胤心神淡然,心中也并无不快。

    那几个弟子较之其他人显然天赋更佳。一个个心中有些傲气实在是再正常不过。换个位置想一下,若是自己是那几个天赋过人的弟子,却要他去喊一个天赋实力都不如自己的少年一声小师叔,自己估计也不大愿意。

    只是,段胤看着那几个对自己满脸敌意的少年,心中疑惑,更有些恼怒。

    段胤不知道那几个少年敌视自己究竟为何。如果只是因为自己拜了太玄为师,心生嫉妒而有敌意,那未免内心太狭隘了一些,也太过分了一些。

    和对待段胤的态度不同,所有人在看着王落时脸上都挂着温和的笑容。

    就是那几个高傲冷漠的弟子也不例外。

    因为王落和段胤不同,段胤是需要在剑庐修行到天启境,然后再跟着太玄学习更精妙的剑法。

    而王落早就已经踏入了天启境,离不惑境都只有一线之隔。他来剑庐修行完全是因为陈安然的吩咐,让他在剑庐跟着其他师兄师姐修行两年。

    王落在这群蜀山弟子中年龄最小,但是这几十个蜀山弟子绑在一块,也不是王落对手。

    和王落坐在草地上,段胤无聊的将草叶一根根拔起,朝王落开口道,“现在距离规定的时辰还有一段时间,怎么他们都来得这么早?”

    小道童舒服的躺在草地上,双手枕在脑后,望着天空的白云,打着哈欠,似乎有些犯困,颇为无奈的开口道,“沈墨师叔是个很古板很严厉的人,所以我们都不敢迟到,只能早早就来剑庐这里候着。”

    段胤轻轻点头,静待着那位沈墨师兄过来。

    沈墨很严厉,也确实是个很守时的人,距离规定的时辰大约还有一盏茶的时间,便听到崖坪外有一声清越剑吟响起,然后夹杂着破风声传进众人耳中。

    御剑。

    这是入了知玄境才有拥有的玄妙手段。段胤看着远处御剑而来的黑袍人影,心生羡慕。

    看着从飞剑上落下的黑衣青年,一众蜀山弟子下意识身体挺直,躬身作揖道,“拜见沈墨师叔。”

    一个个动作一丝不苟,挑不出一点毛病。

    段胤并没有开口,也没有躬身作揖。

    只因为他被来人吸引住了目光,所以忘了其他。

    沈墨看起也很寻常,但是细看之下又极不寻常,因为段胤发现觉得他头上那顶方正剑冠戴得很正。

    是真的戴的很正。不向左倾斜一分,也不向右倾斜一分,以至于第一时间吸引住了段胤的目光。

    一个很普通的剑冠戴得很正以至于能够吸引到别人的目光,这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事实就是这样。

    而后,段胤又发现沈墨的头发梳得很整齐,一丝不苟的垂在脑后,完全以中间为分界线,左右对称,看不出一丝一毫的不同。甚至于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如果把他的头发从中间分开,会不会左右两边的头发连根数都一模一样。

    至于容貌,沈墨的眉有些粗,鼻挺唇薄,说不上英俊,却也绝算不得难看。

    当所有人都在躬身作揖问好时,段胤却一直在盯着沈墨,就显得有些鹤立鸡群。

    所以,沈墨很轻易的注意到了段胤。

    一个陌生的面孔。

    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沈墨很轻易的猜出了这个少年的身份。除了宗主新收的那个亲传弟子,蜀山不会再有其他的陌生面孔。

    沈墨走到段胤身前,双手平举长剑,横于胸前,开口道,“段胤师弟。”

    语气很冷硬。

    段胤有些错愕,因为这是蜀山弟子之间很正式的见礼动作,一般只有在很严肃的场合才会这样见礼。

    平时,师兄师弟之间打招呼都是很随意的。就像段胤见到陈安然,只是躬身而已。

    既然沈墨这样正式的见礼,段胤自然不能再只是躬身,于是取下背后长剑,双手平举胸前,躬身道,“沈墨师兄好。”

    一来一回,气氛似乎也有些严肃起来。

    段胤回礼之后,沈墨轻轻点头。

    依旧是很冷硬的语气,“你是宗主的弟子,但是别指望我因为你这个身份而对你有什么特别的优待。”

    说完之后,沈墨便转身离去。

    望着沈墨的背影,段胤微微皱眉。不因为自己是宗主的弟子而给自己其他特别的优待。这一点对于一些严厉的师长来说,可以算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之前王落也跟段胤说过,这位沈墨师兄本就是一位很严厉的人。

    只是当他把这种想法对段胤说出来时,便有了另外一层意思。他对段胤有成见,而且是不小的成见。说这句话,就是想很清楚的对段胤表达出这种成见。

    生性聪慧的小道童望着段胤,看出了他心中疑惑,开口解释道,“当初宗主要收你为亲传弟子时,蜀山诸峰有不少长老都有意见,其中反对声音最大的便是剑豫峰。”

    “而沈墨师兄是剑豫峰弟子。”

    剑豫峰。

    今天早上,段胤刚听陈安然提起过剑豫峰。剑豫峰峰主似乎和太玄关系不大好。

    因为这个便要针对自己吗?那位剑豫峰主也太小肚鸡肠了些。

    小道童看着段胤神情,猜测到小师叔或许是这几天在蜀山听到了剑豫峰和天都峰隐隐不合的消息,所以觉得沈墨对他有成见是因为两峰关系的原因。

    王落轻轻叹气,剑豫峰和宗主的关系实在闹得太僵了些,以至于很多弟子都能感受到两峰不合的意味。

    望着段胤,小道童犹豫了一下,低声开口道,“小师叔,其实沈墨师叔对你的成见并不完全是因为剑豫峰的原因。”

    还有其他原因?

    段胤没有开口,安静的听着。

    小道童悄悄望了一眼远处一身黑衣的沈墨,轻声开口道,“沈墨师叔天赋很好,也很勤奋。剑豫峰一直将沈墨师叔视为下一任剑豫峰峰主。只是因为沈墨师叔在一年前的一次战斗中,被剑意反噬,所以一直停留在知玄巅峰,迟迟跨不过冯虚的门槛。”

    段胤有些疑惑的看向王落,他不知道王落跟他说这些与沈墨对自己有成见有什么关系。

    “小师叔,这几日你去过蜀山的洗剑池吗?”

    段胤点了点头。

    如他跟陈安然所说,在山上这几日,几乎把蜀山各地都看了一遍。因为洗剑池不允许普通弟子靠近,所以段胤只在外面远远的望了一眼。

    站在洗剑池外面,能明显感受到里面剑气涤荡,连手中块垒平都有些微微铮鸣。

    “洗剑池正好可以修复沈墨师叔因为剑意反噬所受的暗伤。但是宗主出手封禁了洗剑池,说是要等你踏入天启境之后让你进洗剑池。”

    “师父出手封禁了洗剑池?我距离天启境还早,为什么不让沈墨师兄先进洗剑池呢?”

    王落望着段胤,有些无奈的开口道,“洗剑池中剑气积攒不易,大约要积攒两年的剑气才足够一人使用。”

    两年?

    段胤有些愧疚。自己或许要一年以后才能踏入天启境,等自己进了洗剑池之后,还要再等两年,才供沈墨使用。

    也就是说,因为自己的原因,沈墨踏入冯虚境的时间要生生延后三年。

    抬头朝沈墨那边望了一眼,几个剑庐的弟子正围在沈墨身边。正是之前对自己满含敌意的几个弟子。

    现在段胤有些明白那几个弟子对自己的敌意从何而来了。

    走到沈墨身边,段胤略微犹豫了一下开口道,“沈墨师兄,我......”

    看着段胤的神情,沈墨有些冷硬的打断道,“宗主的决定没错,你是宗主的弟子,按照蜀山的规矩,本就应该优先占用蜀山的修行资源,我身为剑豫峰的弟子,自然应该守蜀山的规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