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五章:蜀山小师叔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蜀山,这座南唐第一宗门傲立于南唐西南十万大山之中,山巅云雾环绕。

    云雾背后,玉宇楼阁依山绵延,五里一庵十里宫,丹墙翠瓦望玲珑。云雾萦绕下,宫殿堆叠,绵延而上,最高处是玉虚宫鹤立鸡群,独立山巅。

    蜀山主峰周围,群峰环绕,历代蜀山大真人于群峰之间布下范围极广的玄妙大阵,整个蜀山宗门,灵气充沛,于其中行走,望着那些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的宫殿楼宇,宛如置身天上仙阙。

    在回蜀山的途中,段胤已经能引动第二轮灵气潮汐。

    此刻坐在床上,段胤觉得灵气潮汐的冲击力越来越大,已经隐隐有了惊涛拍岸的感觉。

    在胸膛之中,两轮滚动的灵气潮汐之间,隐隐有了一层新生的浪潮在涌动。只是那涌动的幅度还有些微弱,远远达不到另外两层灵气潮汐的程度。

    段胤脸上露出喜色,知道这是第三层灵气潮汐就要被自己完成,双手结着印诀,充沛的灵气加速涌入胸膛。

    得益于蜀山上的广阔大阵,段胤所在的云荥峰比起外界来说,灵气要充沛太多。此刻段胤只需要全神贯注的控制胸膛之中灵气推行,全然不用担心灵气不足这种情况发生。

    也难怪世上修行者们都想要拜入一个强盛的宗门。一个鼎盛宗派的资源确实远超外界。

    第三层灵气潮汐在胸膛之中出现,段胤顿时觉得体内灵气涌动比之前强了太多。灵气浑厚程度大概是之前引动两轮灵气潮汐时的两倍。

    床上盘膝而坐的少年郎轻轻睁眼,因为他听到了门口轻微的敲门声。

    打开木门,一抹青色映入段胤眼底,带着清晨淡金色的阳光,给人一种安静祥和的舒适感。

    穿一身干净布衣的少年把长剑背在身后,用布带束好,看见门前的青衫,微微躬身开口道,“大师兄早。”

    太玄和陈安然都是不大在乎那些世俗规矩的,不过段胤既然已经拜了太玄为师,兄友弟恭这点基本的礼节还是要恪守的。

    手提青伞的陈安然轻轻点头,脸上挂着和善的微笑,晃晃了手里提着的食盒,轻声开口道,“给你带了早饭。”

    段胤挠了挠头,有些踌躇,不敢去接食盒。在师门之中,向来是极为注重辈分的。从来都是后辈弟子给师兄师姐们送饭端茶。陈安然虽说一向不在意这些世俗规矩,但是在段胤看来,让师兄给自己送饭,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妥。

    看到段胤踌躇的模样,陈安然不在意的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拉着段胤到了屋前的石桌坐下,打开食盒。

    将筷子递给段胤,陈安然微笑着开口道,“我也没吃早饭,便带过来和你一起吃了。”

    陈安然带的饭菜很简单,两碗白粥,一碟青菜,一如他淡雅的性子。

    作为早饭,这样清淡的饭菜自然是极好的,只是作为午饭或晚饭很多人就有些吃不惯了。

    段胤记得,大师兄收了个小弟子,天赋极好。结果,因为大师兄饭菜太过清淡的原因,小道童吃不习惯,一身修为全用来去山林中抓野兔了。

    段胤住处在云荥峰山腰,从屋前望去,正好能见到蜀山主峰左侧,云雾之中,陡峭山体若隐若现,雄奇妩媚。

    陈安然伸出筷子,在碟中夹起一片青菜,冲段胤轻声开口道,“这几日,蜀山各峰都去看了吗?”

    少年喝了一口白粥,回答道,“蜀山各处都差不多去看了一遍。”

    青衫手停在半空,望着段胤有些惊讶,“你都逛完了?”

    看着陈安然有些诧异的目光,段胤平静的解释道,“这几日有些闲,就随意看了看。”

    陈安然就着青菜喝了一口白粥,笑骂道,“你这是在抱怨师父和我这几日没有教导你修行呀。”

    话外之音被识破,段胤心虚的吐了吐舌头,低头喝粥。

    望着远处的青山,陈安然开口道,“蜀山的景色平日里可以多看看,这对修行没有什么帮助,对心境却大有裨益。”

    “嗯。”段胤点头答道。

    “师父所在的天都峰山顶景色最美,以前我和之远总是喜欢跑到山顶去看日出日落,你所在的云荥峰后山有一片广袤竹林,山风吹过,绿浪翻滚,最是壮观。闲来如果有空暇时间还可以多去蜀山主峰的锁剑塔前坐坐,那里的剑意对你练剑有莫大的好处。等你踏足天启境,能够抵挡塔内剑气侵蚀,还可以去塔里看看。至于我所在的陌玉峰,倒是可以多来陪我在藏书楼读读书......”

    “至于剑豫峰,平时尽量别去,剑豫峰峰主跟师父......关系不是太好。”

    一顿早饭,陈安然说了很多,各地对段胤的修行,心境有什么好处都一一解释清楚,少年认真的听着,将陈安然所说都努力记下。

    早饭吃完,陈安然也差不多说完。

    收碗之际,青衫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对段胤说道,“蜀山最近来了一位客人,现在住在墟余峰。这位客人脾气不是太好,所以墟余峰你最好也别去了。”

    看着陈安然认真的神色,段胤将碗放进食盒里,老实的点了点头。

    提着食盒,陈安然微笑着开口道,“走吧,现在带你去剑庐。”

    “剑庐?”段胤有些不解。

    “你不是抱怨我和师父这段时间没有教导你剑法吗?现在带你去剑庐学习基础剑法。等你踏入踏入天启境,师父就会亲自教导你了。”

    “哦。”

    ......

    ......

    清晨,云雾早散,风中却带着足够的湿意,轻轻呼吸,带起一次次清凉之意萦绕胸膛,顿觉心中畅快。

    青石铺就的山道并不陡峭,可以说是平缓,穿行的密林之间,行走其上,觉得很是惬意。

    剑庐在蜀山主峰山腰处的一片崖坪上。穿过密林,顺着石道望去,是一片草木相间的平整草地。数十间普通的茅屋,散落其间,云遮雾绕,恍如仙境。隐于草屋深处,那座若隐若现的楼宇便是蜀山剑庐。

    剑庐黑墙青瓦,方正古朴,颇有肃杀之意。

    蜀山新入门的弟子都要在这里学习很长一段时间,段胤虽然拜入了太玄门下,却也不例外。

    如陈安然所说,他需要在剑庐跟着其他蜀山弟子一起学习基础剑诀,等到他入了天启境,才会跟着太玄修行。

    每天上午是蜀山弟子在剑庐修习剑法的时间,下午的时间便任由弟子们自行安排。

    勤奋一点的弟子可以把上午所学用下午的时间温习一遍,也可以用下午的时间冥想淬炼灵气。

    这些都是由弟子们自己决定的,在这一点上,蜀山管理得相对松散。

    此时剑庐前的草地上已经有数十名少年少女,都穿着相同制式的青色长衫。

    和陈安然一起站在山道前,段胤注意到,人群边上有个小道童穿了一身明显大了一圈的青黑道袍,正盘腿坐在草地上,拨弄着身前的沙土,神情专注。

    段胤知道,这应该就是大师兄收的那个小弟子了。段胤记得小道童好像叫王落。

    整个蜀山应该也就王落一个年仅八岁的弟子了,所以很好认。

    王落的性子和陈安然很像,都是属于很平和,没有什么争强好胜之心的人。

    至于修炼。

    听蜀山弟子说,王落每天做的就是跟着陈安然在藏书楼读书,去山林里面抓野兔,跑到小河旁边去看游鱼这些闲散事情。

    有了陈安然珠玉在前,蜀山对于王落这般每日做些闲散事情也从来不过问。

    或许这就是陈安然和王落的道。

    是他们无法理解理解的修行方式。

    让蜀山各位长老们满意的是,虽然从来不曾见到王落修炼,小道童的修为却一直在稳步的增长着。听说,王落现在距离不惑境也只有一线之隔。

    而且,每次在蜀山弟子之间的剑法比试中,王落也并不比其他弟子弱。

    和其他蜀山弟子想比,王落的剑法带着一股自然随意,没有半点匠气在里面。

    在剑法造诣上,高下立判。

    这着实让人心生羡慕,却又没人有半点嫉妒。

    天赋相差实在太大,嫉妒又有什么用处呢?

    陈安然望着小道童,开口喊了一声“王落。”

    小孩子转头,看见师父正微笑着看着自己,立马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一路小跑着到了陈安然身前。

    “师父好,小师叔好。”王落双手从袖口探出,伸手恭敬作揖道。模样可爱。

    见到王落喊自己小师叔,段胤摸了摸鼻子。

    在蜀山弟子当中自己恐怕是修为最弱的一个了,才引动三轮灵气潮汐。

    但是按照辈分来说,段胤是太玄的弟子。整个蜀山比自己辈分要高的也就只有那些地位极高的各峰峰主了。

    所以,很多蜀山弟子都应该喊自己一声小师叔。

    陈安然伸手拍了拍王落肩膀,开口道,“上午你和段胤在剑庐学习,等到下午你就带着他来藏书楼找我。”

    小道童乖巧点头。

    随后,陈安然对段胤和王落又交代了几句,便提着青伞迈步离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