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四章:少年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一直这么盯着一个陌生女子看实在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段胤有些脸红。僵硬的移开目光,望向了秦河。

    夜里的河水清澈而幽黑,两岸的花灯在河面上留下一连串橘红的倒影。

    段胤觉得心跳得厉害,他看着河面,眼神却游离不定,因为他的心思不在河面上。

    自己怎么盯着她看了这么久。

    实在太不礼貌。

    太不礼貌!

    她会不会把自己当成那些言行轻挑的青皮流氓?

    段胤的思绪有些混乱。

    乱得厉害。

    气氛好生尴尬。他拼命的脑海中思索着应该怎么化解这种尴尬。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又哪里想得出什么好办法来。

    段胤只觉得自己的脸颊越来越烫,像是要烧起来。过来好久,才心虚的憋出一句,“渝城真美。”

    声音低不可闻。

    话刚出口,段胤就有些后悔。

    这说的是些什么呀。

    若自己是那位女子,一个直勾勾看了自己这么久的少年,突然对自己说上一句,今晚的渝城真美。自己会是什么反应?

    恐怕不会搭理他。

    秦河岸边似乎突然变得很安静,安静到段胤能够听到自己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却就是听不到女子开口。

    少年的心跳越来越快,脸越来越红,只差狼狈的落荒而逃。

    然后女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的确很美。”

    紫衣女子悄悄打量着段胤的侧脸,看着他通红的脸颊,越来越不自然的神情,觉得好生有趣。

    真是有意思的少年。

    和自己对视一眼,脸就红成这样,平日里恐怕连偷偷看上一眼陌生女子的胆量都没有吧。

    她说那句“的确很美”,其实没有想要为段胤化解尴尬气氛的意思,只是她本来就认为渝城很美。

    很简单,直接的性格,他觉得渝城真的很美。

    所以她说了。

    没有什么其他意思。

    对于之前段胤直勾勾的看着她,女子也没有生气的意思。她或许比不得那些或是混迹于庙堂高阁,或是混迹于三教九流的人要会察言观色。

    但是很简单的判断还是有的。段胤之前看她的眼神有些恍惚,却很清澈,没有夹杂那种色眯眯的目光。

    比起这个,她真正厌恶的是那些偷偷看着她背影,暗地里咽口水的人。

    不用去猜也知道那些人心底在想着些什么龌龊事情。

    听到女子答话,段胤的心跳稍微平稳了几分。然后又开始有些苦恼。

    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接话。

    对于段胤来说,和陌生人聊天实在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尤其是这个陌生人还是一位女子。

    简直比走蜀道还难。

    气氛再次变得有些沉默。

    让段胤有些庆幸的是,至少场面不像之前那么尴尬了。

    很久。

    还是没人开口。

    段胤又开始有些焦急。

    他的心神很乱,像一团乱麻。

    他迫切的想要和女子多聊几句。只是,什么话到了嘴边,都觉得不合适,又被他咽了回去。

    夜风吹来,带着凉意。

    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寒冷,段胤身形有些颤抖。

    紫衣女子伸手拢了拢耳边的发丝,伸手从腰间取出一只青色酒壶,拧开壶嘴,酒壶微微倾斜,清冽的酒液顺着壶口流下。

    香冽酒气弥漫。

    段胤看着女子,有些震惊。

    在宴席上或是在一些其他的场合,女子浅尝辄止的喝一口酒算不上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但是,眼前的紫衣女子随身带着酒壶就肯定不是偶尔喝上一口了,甚至于有可能像很多人一样嗜酒。

    一位女子嗜酒。

    这就不得不让段胤觉得震惊了。

    望着段胤看得有些发直的眼睛,女子浅笑着开口道,“我家乡那边很冷,所以不管男女,都会喝酒。就像渝城本地人喜欢吃辣一样。”

    段胤怔怔的点头。

    却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紫衣女子看着段胤,递出酒壶,轻轻开口道,“要不要尝尝?”

    段胤有些犹豫,因为他想到之前一段噩梦似的经历。

    那还是在青石镇的酒馆里做小二的时候。

    当时,年仅十三岁的少年对那座江湖实在是憧憬得紧。恨不得做梦去看上一眼。

    酒馆里,各式各样的江湖人总是最多的。那时候,看着那些江湖汉子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总觉得快意潇洒。

    挎了把木剑,总心心念念想去看一眼江湖的少年瞧见那些江湖人喝酒,心生向往。酒馆里,自然是从来不缺酒的。

    那天,少年悄悄跑到后厨,拿了个瓷碗满满的倒上了一碗烈酒,学着那些江湖汉子捏着鼻子一饮而尽。

    结果,酒刚刚下肚,段胤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他觉得自己的脚有些轻飘飘的,好像踩在了云端。

    然后,后厨的锅碗瓢盆都开始有了重影,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第二天,段胤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旁边吐了一大滩,头疼得厉害。

    一整天都没什么精神。

    从那之后,段胤实实在在的长了一回记性,再没有了喝酒的念头。

    但是,女子递出酒壶,他实在不好意思不接。

    心中纠结了一阵,段胤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接过了酒壶。

    青色酒壶是女子的随身之物,段胤自然不能直接拿着酒壶对口喝。

    在桌上拿了一个空碗,段胤谨慎的只倒了大约半碗,闻着酒香,觉得有些刺鼻,应该是烈酒。

    端碗,仰头一饮而尽。

    很是豪气。

    结果下一秒就破了金身。

    “咳咳......”

    段胤狼狈的扶着桌子,弓身低头,剧烈的咳着,实在是惨淡至极。

    咳了好久,段胤才站起身来,有些费劲的把酒壶重新还给女子,一脸苦笑道,“这酒也太烈了。”

    女子满脸得意,狡诈得像只小狐狸。

    段胤有些无奈。

    转头看着水波荡漾的秦河,段胤试探着开口道,“要不去河边走走?”

    “好。”女子微笑开口道。

    ......

    ......

    走到秦河岸边,两岸是被河水冲刷得圆润发亮的鹅卵石,踩在上面,好像被人按摩着脚底一样,很舒服。

    这里距离楼船更近,船上的灯光映着两人的身影,有些朦胧。

    “你们北方美吗?”夜风中,段胤轻轻开口道。

    女子看着河面上朦胧的灯影,远处楼船上影影绰绰的人影,轻声开口道,“美。”

    “很美。”

    “北方有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到了夏天,水草丰美,如果吹过一道微风,青草高低起伏,像波浪推进,会一直到很远,就像大海的浪潮一样。”

    “那里没有山,也没有像南方这种蜿蜒的河流,但是有一片好大的湖泊,湖水清澈可现游鱼。”

    段胤听得有些痴迷。

    人总是希望看到些不一样的风景。常年住在西南,若是有人跟段胤说某处山林很美,他也会心生向往,但是不会听得痴迷。

    因为山山水水,他时常能看到。

    但是,女子说的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他从来不曾见过。所以,他听得痴迷,他想要去看。

    段胤注意到紫衣女子形容草原青草高低起伏时,说那像大海的浪潮,于是开口问道,“你看过大海?”

    “嗯。几年前去过一次东海。”提到东海,女子似乎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有些恼怒的朝东方看了一眼。

    段胤也望向了东方,他想到了在乌山上看日出时的那段对话。想到了那个带自己去看日出的人,他记得他答应过宁之远要去云天之巅看一眼最美的日出。

    段胤望着东方的目光变得很坚定,认真的开口道,“有一天,我也会去那里。”

    “东海很远,而且路上可不太平。”女子认真的开口道。劝诫的意思很明显。

    “你不是去过吗。”段胤回答道。

    段胤这句话的意思也很明显,你一个女子都能去,我怎么不能去。

    随后又补了一句,“我可是修行者。”

    紫衣女子笑而不语。

    ......

    ......

    两人一路走了很久,说了很久。

    夜色已经有些深了,秦河两侧的街道慢慢变得冷清,只有两岸的鼓楼和水上的楼船依旧歌舞升平。

    两人蹲在河边,手掌伸进河水,来回的轻轻拨动,荡起一片波纹。

    看了眼夜色,女子起身,准备回客栈了。

    萍水相逢。

    以后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再见的机会,段胤试探着问了一句,“你准备去那里呢?”

    女子没有回答,反而开口问段胤,“你去那里?”

    “蜀山。”

    段胤没有隐瞒,老老实实的说道。

    “我这次回了蜀山,估计好久的没法下山了。”

    “蜀山。”女子在口中低声呢喃,嘴角微微上扬。

    “走了。”冲段胤摆了摆手,衣裙飘摇,女子转身离去。

    看着女子的背影,不知为何段胤觉得有些失落。

    是因为自己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吗?

    段胤在心中问着自己。但是,他又有些不好意思开口,好几次欲言又止。

    女子的背影越来越远,几乎要消失在夜色之中。

    段胤再止不住开口的冲动,大声喊道,“姑娘,我叫段胤,能问问你的名字吗?”

    女子脚步顿住,转身回头,望着段胤,沉默思索了一会,笑容灿烂开口道,“宫羽。”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