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三章:渝城美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夜色如水。

    段胤盘膝坐在床上,胸膛高低起伏,调整气机。

    大约一盏茶的时光悄悄溜走,段胤觉得自己的心境渐渐趋于平静,于是拿起那柄被自己取名块垒平的漆黑长剑横放膝上,手掌在其上轻轻抚摸。

    长剑很重,搁在膝上能够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一股略显沉重的压力。不过,段胤很喜欢这股重量,这种厚重感能够让他时时刻刻的感受到这把长剑。

    双手轻抚长剑,段胤缓缓闭目,心底默念太玄交给他的修行法诀。

    呼吸之间,灵气随鼻息涌入,随后冲进胸膛之间,好似江河大潮在胸膛之中层层涌动,源源不断的灵气涌进胸膛,灵气浪潮声势愈发宏大,惊涛拍岸一般,一浪高过一浪。

    终于,胸间灵气浪潮达到顶峰,段胤耳中听到一片滚滚潮音,然后灵气如潮水一般退去。

    段胤脸上多了一抹笑意。

    第一个灵气浪潮终于完成了。

    漫漫修行路第一步,便是在胸膛之间演化灵气浪潮。当灵气浪潮演化到九重之时,灵气便会被浪潮的层层压力,精粹,提纯,成为修行者体内的真气。

    这时,将全身真气导向下腹丹田处。

    真气冲进丹田,便意味着踏进了漫漫修行路的第一层,天启。

    段胤从修行状态中醒来,觉得自己并无多少睡意。心里想着,在屋里待着也是无聊,不如出去走走?

    渝城地处西南,在南唐只能算是一座普通的小城,却还算得上是繁华,尤其是晚上,大街小巷很是热闹。

    顺着客栈的窗户望去,街道两旁华灯升起,酒楼的旌旗在夜风中飞扬招展。

    段胤拿了块垒平,迈步出门。

    渝城白天有些闷热,晚上却很清凉,夜风吹在身上,只觉得心情舒畅。

    浩荡澜江自西楚而起,横穿整个南唐,最后汇入那无边东海。作为澜江一处分支的秦河自渝城中央穿过,将这座小城一分为二。

    这座小城远比不得南唐那些著名的大城繁华似锦。但是,晚上到了晚上却丝毫不比那些城池冷清。

    当夜色悄悄落下,华灯慢慢升起,这座小城似乎就活了过来。街边的小茶摊,道路两旁的小酒馆都开始热闹起来。

    或是本地的居民,或是在渝城暂时歇脚的来往旅客,江湖汉子都会忍不住出来逛逛。

    三五成群,或是在酒肆里豪饮个几坛不算昂贵却麦香浓郁的浊酒,或是坐在街边的茶摊上要上几碗浓茶,谈天说地。

    生活惬意。

    段胤走出客栈,顺着街道一路闲逛。期间路过了一处小摊,摊主是个朴实的中年汉子,渝城本地人。

    在树下支起两根竹竿,挑起一块油布,便就成了一个简易的棚子。

    棚子下摆了两张八仙桌,桌沿被过往的食客磨搓得陈旧而光亮。

    桌子旁边支起一口大锅,上面飘着一层火红的辣椒,密密麻麻的花椒点缀其间,看得外地人有些心惊胆战。

    本地人看到就绝忍不住肚里馋虫的闹腾,要过去吃上一顿。

    炉火烧得很旺,锅面上一层红油不停的冒泡,带出呛鼻的辣气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满脸青黑胡茬的中年汉子拿着长勺不断搅拌着锅底。

    用竹签串起猪牛羊等各种牲畜的内脏,放进由辣椒,花椒等佐料混合牛油熬制成的锅底里烫熟,便成了渝城本地很受欢迎的一种小吃。

    只是,这麻辣的口味多数外地人吃不惯。

    只因为渝城地靠西南,山林众多,加之秦河从城中穿梭而过,故而渝城湿气颇重。

    久而久之,渝城本地人也就养成了吃口味麻辣的食物来祛除湿气的习惯。

    段胤走到棚里坐下。

    常年在城里摆摊的中年汉子看出段胤不是渝城本地人,热情的向段胤介绍着这种渝城本地的特色小吃。

    也很坦白的开口,外地人多数受不了那股浓重的麻辣味。没有因为想要招徕生意而有所隐瞒。

    随后又继续说道,“如果能吃得惯本地麻辣的口味,想要尝尝他们渝城的特色小吃,那种鲜嫩的牛肚在锅里烫熟之后,滋味最是鲜美。咬上一口,汤汁溅满口中,满齿生香。”

    段胤所在的青石镇和渝城一样,地处西南,口味比不得渝城,却也能吃得下麻辣。

    所以,听从老板的建议,要了五串毛肚。

    片刻后,老板用盘子端着五串烫好的毛肚放在段胤面前。

    拿起一串,轻轻咬了一口,果然如老板所说,毛肚鲜嫩,汤汁溅射,火辣鲜香感觉弥漫口齿。

    五串毛肚吃完,段胤觉得舌头已经因为这浓重的麻辣味而变得麻木,失去知觉。

    身上出了一片热汗,心中畅快。

    ......

    ......

    段胤离开客栈不久,一名女子也从客栈的大门走上了灯火辉映的街道。

    穿着淡紫色的衣裙,三千青丝用发带束在背后,夜间的微风带着秦河的水汽吹来,掀起女子额前的几缕长发,露出如远山般淡淡的眉,眉眼如画。

    走在凹凸不平的石道上,看着两侧的阁楼,女子眼中透着好奇。这是和他家乡那边截然不同的建筑风格。

    高低起伏,依山而建的楼阁。

    这是她在家乡所见不到的风景。

    北方,除了平原还是平原。城池也总是四四方方,没有新意,哪比得上渝城建筑错落有致。

    山水相依,她在那边似乎从来不曾看过。

    所以,她一路上走得很慢。打量着顺势而下的青石阶梯,打量着两侧古朴的吊脚楼。

    偶尔,她会驻足在某座阁楼前,细细观察着木楼的建筑细节,从大体布局,到檐梁门窗上的精美雕花都一一记下。心底琢磨着,自己回到家乡那边,是不是也建一处这样的房子。

    顺着街道,她来到了一处陡峭的青石阶梯处,不同于那些山上孤零零的石梯,这处石梯因为在渝城内部,两旁是依山而建的木质吊脚楼。

    顺着石梯走下去便是秦河岸边,石梯两侧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摊。

    她来到一处买饰品的小摊前。

    伸手拿起一盒胭脂轻轻拧开,伸出手指,想要沾上一点,试着涂抹在脸上,看看效果如何。却又在手指即将触及到胭脂时蓦然停住。

    因为她突然想到,这个小摊的老板是否会愿意让自己试一下。

    毕竟胭脂这个东西,用一点就少一点,若是人人都到小摊前,拿起胭脂涂上一点,却又不买,人家老板才是有苦难言。

    守在摊位前的小姑娘看了一眼女子,常年摆摊,察言观色的本事自然还是有的,从女子神情看出了她心中顾虑,于是微笑着大方开口道,“只管试试,不买也没关系的。”

    得到许可,女子脸上多了一抹笑意,手指轻轻沾上一点胭脂,在脸上涂抹均匀,复又在铜镜前仔细端详了好久,心生满意,喜滋滋的买下了手中胭脂。

    离开前,又瞥见摊位上一支珠花发簪,花式简单,却觉得心生欢喜,随即一并买下。

    对照着铜镜,将发簪插上,又细细看了涂抹了胭脂之后泛起红晕的脸颊,笑魇如花。

    ......

    ......

    渝城每到晚上,河上总有楼船争奇斗艳,莺歌燕舞,两岸鼓楼,灯火交相辉映,纸醉金迷。

    不论是在渝城暂时歇脚的旅客,还是渝城的本地居民,晚上总喜欢去那秦河两岸看看花灯,楼船。

    其实看花灯楼船是假,去看船上那些勾人魂魄的温柔妖精们才是真。

    顺着人流,段胤不知不觉走到了秦河边上。

    街上人群熙熙攘攘,有些拥挤。段胤偶尔也会往楼船上望上一眼,结果一对上那勾人心魄的妩媚眼神,便会立马狼狈的败下阵来,满脸通红,惹来楼船上一阵咯咯的笑声。

    在秦河边上走了一段,段胤在路边的小茶摊上找了个位置坐下,静待滚烫的茶水变得温热,喝了一口昏黄的茶汤,随意望着繁华的街道。

    这种灯火辉映,人群熙攘的景象是青石镇从来不曾有过的。段胤以前在青石镇,总是听到那些江湖儿郎们在各处行走,是如何的潇洒肆意。

    卖剑作画睡青楼。

    着实是令人心生向往的风流快意。

    只是想到之前楼船上那些女子勾人的眼神,段胤不敢再想这份风流。

    这个仅仅十六岁的少年,实在做不出朝饮女儿红,夜宿温柔乡这种风流快活事,也着实不敢去做。

    单是想想,段胤就觉得满脸通红。

    一碗茶喝完,段胤端起桌上茶壶,再倒了一碗,微风从河上吹来,吹动茶水荡起阵阵波纹,袅袅茶香升起。

    身旁有脚步声传来,除了袅袅茶香,段胤还问到了一股清新花香。

    是胭脂的味道。

    少年转头看向左边,一位紫衣女子坐到了自己旁边。精致白皙的脸庞上泛着红晕,是才抹了胭脂。

    花香清新,段胤觉得有些醉人。

    比酒馆里那些香醇美酒还让人心醉。

    女子三千青丝用发带简单的束在脑后,此刻多了一支花式简单的珠花发簪,犹如点睛之笔。

    段胤突然觉得这热闹的街道有些安静,那些熙熙攘攘的人影有些模糊。

    身旁的这位紫衣女子却变得无比清晰。

    两人目光相对。

    就这么一直看着。

    许久。

    很久。

    漫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