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二十八章:泰安城下(下)求收藏~~~~求推荐~~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泰安城下,宁之远持剑而立,望向天空悬挂的三千长剑。前代圣人曾有一言,读书人,以古往圣贤养一身浩然正气。朗朗书声可引天地共鸣。

    面前三千长剑没有剑道高人那羚羊挂角,深不可测一般的高深剑意,却带着一股磅礴浩然正气。

    只是眼前这道何时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读书人?心机沉沉的他何以养得出这么一股堂皇大气的浩然真意?

    三千长剑倒垂而下,似能听见天下书生的铮鸣读书声。以书道入剑道,这浩荡三千剑比起那些剑道高人化境剑意怕是也不遑多让了。有了这位白衣丞相,以后天下怕是再也没有什么百无一用是书生之言了。

    长剑三千柄,煌煌碾压而来,宁之远一身白袍刹那间臌胀如球。三千长剑层层叠叠激射而来,凌厉剑气和浩然真意交织,于三丈之外和宁之远一身浑厚真气交锋。

    得见长生的雄浑真气和借块垒大阵引天地之力的浩瀚剑气在半空碰撞。交击之处,雷电闪烁,火焰纵横。

    三千长剑碎去一半,宁之远剧烈咳嗽,鼻腔之中,鲜血宛如两条小蛇悄然钻出。白发披散的狼狈青年长剑轻轻压下,借力扶摇而上,身下河水尾随登天。

    只见泰安城前一条长河悬挂天空,宛若银河自九天而落。独立长河尽头,宁之远持剑在身前轻画一圈,以乾坤四象之意起势。随后,河水倒流从地面涌上九天,在宁之远周身环绕。

    剑起长河,此河是天河。

    “请丞相随此河落九幽。”宁之远嘴唇轻吐,声音却好似浩荡雷音。

    一剑递出,长河从九天砸下,倒灌泰安城。余下一千五百剑和长河相撞,一触即溃,崩塌为漫天水珠被长河裹挟,蛮横撞在那道横亘在泰安城前的水幕之上。

    水幕破裂,长河继续前行和那九天垂落之云相遇。

    借九天之云,四海之水成这天下第一大阵。破掉两层屏障,块垒便平。

    水幕破掉,黎子渊终于不复之前的风流写意,脸色涌上一丝苍白,大袖飘摇,倾力而战。终于在九丈之外,将那条长河消磨殆尽。

    长河散去,黎子渊终于压抑不住涌上喉间的一口鲜血,一缕猩红逸散嘴角。

    他伸手擦去嘴角血迹,手掌放在胸口,身体略微伛偻咳嗽两声,然后站直身子,盯住前方青年。

    时间越久,宁之远口鼻淌血速度便越加急促,直至此刻,宁之远眼角已经隐隐可见血红之色。

    古人有七窍流血而死之说。宁之远现在口鼻淌血,眼中已能看见血迹,只差双耳。若是双耳淌血,恐怕就是宁之远生命真正走到尽头的那一刻了。

    黎子渊声音略带虚弱,放声大笑,“请我赴死?怕是你宁之远要在我之前先下黄泉。”

    宁之远伸手捂嘴,鲜血从五指之间渗出,声音含糊不清,一脸平静道,“那便请丞相看着。”

    “那便让我看看你这将死之人如何请我赴黄泉。”黎子渊神色张扬,伸手拖动九天之云,竟然不再躲在块垒大阵之中,脚尖在地上轻点,地面炸出一个大坑,身形飘然而出,手掌探出衣袖,抬手之间缓慢按下。

    天空是万里晴天,不见任何乌云,此时却有紫雷从天而降,之前散去的长河之水在空中缓慢凝结,最后熔聚成一个巨大手掌。手掌周围有九道粗如合抱之木的紫雷萦绕其上,遮天蔽日对着宁之远镇压而下。

    煌煌天威镇压而下,宁之远怡然不惧,岿然不动。直到手掌已到头顶,天雷已经加身之时手中长剑才竖直上撩。

    长剑探入那巨大手掌之中,撕扯而出,手掌溃散,九道天雷在宁之远体表流淌。这位口鼻淌血的青年却丝毫无伤,只有一身洁白长袍上带着点点焦黑,恍然间宛若一位雷部天神。

    雷电之后,黎子渊身形移至宁之远身前,五指成爪,勾住宁之远左臂,要以霸王卸甲的凶悍招数撕扯下宁之远整条左臂。

    白发剑客放声而笑,洒落满地鲜血,左肩顺势上前,内蕴泰山伟力。轻轻一靠,势要黎子渊骨断筋折。

    轰鸣之音响起,宁之远和白衣丞相撞在一起,身上有块垒加持的儒雅书生只是面色微微发白,左手食指与中指并拢骤然点向宁之远左胸。快若闪电的剑指却在即将触及宁之远左胸之时猛然后撤,只因为宁之远冷冽的剑锋迎面而来。

    若是剑指继续前点势必要被那锋锐一剑削去两截手指。剑指后撤,宁之远手中长剑却继续前行,尽头是黎子渊那薄弱咽喉。

    身上有块垒加持的寒门书生迅疾偏头,让开狠辣一剑,右脚闪电抬起,踹向宁之远胸口。

    两人分开,各自在地面擦出一道深达两尺,长达十余丈的痕迹。

    白衣与白衣相互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胸膛上的那个脚印。黎子渊微微躬身,胸膛的火辣疼痛在心头燃烧,这位寒门书生嘴角抽搐,额头汗珠密布。

    宁之远觉得世界变得有些模糊,视线之中多了一片血红。他的眼角终于开始淌血。像口鼻那样,滚烫的血液大滴大滴滑落。

    ......

    ......

    蜀山,此刻这座普通的小木楼格外的安静。太玄手指轻抚泛黄宣纸,不曾言语。

    只有一幕幕画面不受控制的在他脑海中浮现。

    披头散发的青年。

    嘴角淌血的白发剑客。

    双眼猩红的枯槁男子。

    这一切都在无声却有力的告诉他,宁之远将死。他不想去想,他不想去看。只是因果相连,他如何能控制住自己不去想,不去看。

    直到半响之后,一身麻袍的普通老头儿低声开口,“陈安然可是去拦那三千铁骑去了?”

    太玄视线缓缓移开纸面,然后望向老剑神,轻轻点头。

    叶崇楼似乎来了兴趣,从头上扯下一根杂草叼在嘴里笑吟吟开口道,“你说他会如何拦?”

    一身宽大道袍的老人抬首沉思,片刻后开口道,“安然是一副温和的性子,杀人的事情最是做不来。怕是只会拖住那三千重甲玄骑。”

    嘴里叼着杂草的麻袍老头微微摇头,自言自语轻声呢喃,“早年欠你一个人情,答应在你死后帮你保蜀山十年安稳。若是你那个大弟子选择杀尽三千铁骑的话,这个人情恐怕就换不上咯。”

    ......

    后世有人记载,蜀山大弟子陈安然初次入世,于泰安城外对阵三千重甲玄骑,三千骑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