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二十六章:泰安城下(上)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天边的晨曦还没有完全洒在这座古老的城池中,所以泰安城的街道上还显得有些冷清,有些空旷。

    空旷宽大的青石街道上,有一人独行。白衣,白鞋,白袜,儒雅俊朗。

    黎子渊轻轻抬头,望了眼远方。略显模糊的城池轮廓外有一条清晰的黑线环绕。那是泰安城外的护城河,那个白衣白发的青年剑客此刻就站在护城河外吧!

    这条主干道黎子渊已经走过无数次了,熟悉到他能清楚的知道两旁有几处酒家,几家小摊。他第一次觉得走在这条路上的脚步显得有些沉重。或许是他的内心有些沉重吧!

    一身白衣的儒雅丞相尽量放缓自己的脚步,让自己的呼吸变得平缓。早上的清风有些凉,吹在身上,带着丝丝凉意和清爽。风轻轻掀起了他的白袍,白袍随风摆动,飘然如仙。

    长生!

    黎子渊轻轻默念,隐于袖袍的双手慢慢握紧。

    白衣卿相,这是黎子渊天下皆知的雅号。因为他不论上朝还是平时都穿着这一身白衣。为何上朝不穿官服呢?

    这个答案没人知道。

    天空漫天流云在早晨的清风下缓缓移动,仔细观察他随风飘荡的白衣,那上面似乎有着如发丝一般的银色细线在慢慢流动,就像是流淌的水银。

    ......

    ......

    泰安城南,有一座高楼耸立,楼高十三层,通体由黑木建造,直插云端。正应了前朝那句诗文“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顶楼十三层,有两位中年负手而立,两人皆身穿华美长袍。身上的蜀绣针织穷工极巧,就是放在盛产蜀缎的西楚,那也是有价无市的稀罕东西。

    站在这里,能看见不远处,独行于街道上的白衣丞相,也能看到那远处独立护城河前的白发身影。

    其中一人方眉正眼,身上透着一股被岁月和人情世故洗礼出来的稳重,和常年身居高位的威严味道。

    中年男人轻轻开口,“黎子渊,不修道法,没有半点武力。不过,这些年来各大世家没少安排过杀手刺杀这位权倾朝野的寒门书生,结果都以失败告终。”

    旁边一人,眼神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那位白衣,左手轻拍栏杆,低声开口道,“这一切都因为那身边有那位寸步不离的羽化恶犬。”

    方眉正眼的男人望了一眼对面,那一排木屋中隐隐可见寒星闪动,那是暗中埋伏的强弓硬弩。他轻轻吸了口气,“只是,那位紫袍恶犬被宁之远一剑重伤。今天,他就只有一个人。”

    旁边男子伸手端起一杯香茗,茶杯是出自汝窑的名瓷,千金难求,质地细腻,晶莹如白璧,配以略显暗黄的茶汤,茶香,色更美。他细细饮了一口,嘴角挂上一丝浅笑。

    今天,没有那位紫袍恶犬跟在身旁,这位没有半点武力的儒雅书生如何躲得过这场刺杀。

    那位白衣书生就要走到眼前这条街道,隐于两旁木屋的死士拉开硬弓,扣弦欲发。

    突然,那位沉稳男人身形一顿,像是想到了什么关键之处,看着旁边男子疑惑开口道,“黎子渊身边没有刘紫犬跟着,他为何敢去城外见宁之远?”

    男子蓦然一愣,面露沉思,片刻之后又面露微笑,打开手中折扇,从容开口,“城外还有八座诛仙弩。”

    两人同时望向远方,护城河畔新起八座高台,高台顶上,各摆一门两丈开外的巨大床弩。床弩看不出是由何种材质铸造,只能看见那粗如枪杆的巨大弩箭锋芒森寒,箭杆上符文密布,元气汹涌,散发着凶戾之气。

    诛仙弩,这是自三百年前才开始出现的凶戾杀器。敢称得上诛仙二字,就是因为他是专门为屠杀那些实力强大的修行者而建造出来的。虽说,杀不得真正的仙人。但是,一箭下去,就是那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冯虚高手也只能饮恨长逝。

    今天,在护城河畔摆下了足足八尊诛仙弩,就是为了迎接那位满头白发的长生剑客。

    方眉正眼的男子继续皱眉,沉声开口道,“八座诛仙弩确实算得上是大杀器,不过要对上那位南唐天才还远远不够。”

    “还有我们泰安城的块垒大阵。”

    威严男人听到此处,心中疑惑淡去,正欲点头,却发现对方的身形开始轻轻颤抖,然后愈演愈烈,最后要扶住栏杆才能勉强站稳。

    透着颤抖的声音传进威严男子耳中,“天下皆知,我们泰安城有世间第一大阵,块垒守护。只是,我们何时看见过这座块垒大阵启动过?或者说,有谁知道这座块垒大阵是在由谁掌控呢?”

    “黎子渊敢去见宁之远最大的依仗就是泰安城的块垒大阵,只是那个掌控块垒大阵的人为何到现在都没出现?”

    “除非......那个掌控块垒大阵的人......就是黎子渊本人。所以......他才敢如此镇定的去只身见宁之远。”

    穿着精美蜀缎的中年男人身形踉跄后退一步。不远处,黎子渊已经走到街口,只差五十步就能进入射程。两旁的弓箭已经悄悄探出了窗口,冷锋直指那道白衣人影。

    “去...叫他们停手。”

    ......

    ......

    一身白袍的黎子渊神色平静,行至街道中央,他突然顿住了脚步。他抬头扫视了一下两旁木屋,发现窗户紧闭,不见任何人影。似乎是有什么他预料之中的事情没有发生,他轻轻摇了摇头,继而又转头望向了旁边那座百尺危楼。

    高楼十三层,窗户紧闭,两个身穿华美蜀锦的中年人隔着窗纸看见了街道中央那位白衣书生转头望向此处,那平静的目光似乎穿透了眼前这层窗户纸,一直看到了他们恐惧的内心深处。

    然后,他们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白衣黎子渊迈步前行,身上白袍银色细线的流动速度慢慢加快。东海上的晨光已经洒遍了泰安城,天高而云淡。白衣丞相嘴唇轻启,“块垒。”

    话音落下,九天之云下垂!

    云气氤氲,黎子渊白袍飘荡,儒雅书生再踏出一步,泰安城外护城河水沸腾喧嚣,然后冲天而起,在泰安城外挂起一道巨大水幕。

    四海之水皆立!

    ......

    ......

    护城河畔,宁之远一身白衣,满头白发,面容枯槁。不到而立之年,本该是一生之中生机最旺盛的时候。只是,宁之远脸上已经爬满了皱纹,双手探出袖口,他手掌上似乎就只剩下一层枯皮。此时的他分明已经和太玄无异,他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九天之云下垂,笼罩整个泰安城,四海之水皆立,将这座雄伟城池环绕在了中央。

    总说泰安城有天下第一大阵守护,所以不修城墙的它也是世上最坚固的城池。

    今天,宁之远有幸见到了这座块垒大阵开启。透过面前的水幕,他看见了那个正款款走来的白衣人影。他此行最后的目标,他此生最大的仇人。他终于见到了。

    白衣书生走到护城河畔,看着水幕另一面的白发剑客,他轻轻的笑了。笑容淡淡的,浅浅的,像是三月的微风,又像是山间的月光。

    宁之远同样笑了,笑容苦苦的,涩涩的,像是秋天的落叶,又像是寒冬的冰雪。

    水幕两侧,白衣对白衣,苦笑还浅笑。

    苦笑过后,宁之远低声咳嗽,声音低哑,嘴角似乎隐隐有血迹溢出。

    生命已至尽头的青年微微抬首,轻声呢喃道,“终于到最后关头了吗?”

    他身上的死气变得愈发浓郁,肉眼都能看到宁之远身体周围似有黑气环绕。

    从白州城外,宁之远一夜风雪白头,以余生叩长生,他的寿命就在一点点枯竭。

    之后,拜访天下世家,最后在崔阀之中再以残寿推一次天门,才勉强迈入长生境。

    到了这泰安城下,这个惊艳剑客的生命历程已经走到了尽头。宁之远伸出枯瘦右手,搭上背后长剑,低声自语,“只差最后一点了,等我做完最后这件事吧!”

    宁之远搭剑一刻,站在水幕之后的黎子渊突觉浩瀚剑意铺面而来,身体隐隐有刺痛之感。

    需要多么强烈的杀意才能在穿透块垒大阵之后都还能让他感到森然冰寒呢?

    儒雅书生伸手招来天上流云环绕身旁,挡去刺骨剑意轻声开口道,“就这般迫不及待?”

    宁之远朝前踏出一步,面前水幕如有石子投入其中,泛起阵阵涟漪,水幕后面,黎子渊身旁白云如被大风吹拂,淡去一层。

    白衣丞相轻轻抬手,身后有黑甲军士涌出城外,然后分成八队,踏上护城河畔那八座新起高台。

    只见到诛仙弩狰狞的躯体慢慢转动,八根锋锐利箭的箭尖在这一刻全部指向护城河岸的那道白发人影。

    这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白衣丞相轻声开口,声音却洪亮若钟吕之声,“那就看看我们的南唐天才开得块垒否。”

    满头白发的南唐天才,再咳嗽一声,嘴角鲜血再添一丝,猩红更甚,搭于剑柄的右手微微发力,晦涩的金铁摩擦之音响起,背后长剑出鞘,抬手起势。

    欲憾块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