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二十五章:剑道至仁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临近清晨,天空的夜色还没全部化开,站在泰安城外的护城河畔,举目远眺,可见天边一线晨光正在缓缓推进。晨光之后,隐约可见有一人影负剑而来,白袍,白发,面容枯槁。

    满身迟暮死气的白发人影努力张开混沌的双眼,眺望着前方那片巨大的阴影。

    那是南唐的帝都。号称天下第一坚城的泰安城,城内有那个他做梦都想要杀的白衣丞相。

    越是临近泰安城,白衣人影的步伐越是沉稳,呼吸越是平缓,心境越是平静。他身上死气愈加浓郁,心中想起了西南那座直指苍穹的大山。山上那个老人的目光现在是不是也在眼前这座城池上面呢?老人是不是在骂自己这个徒弟内心太脆弱,太不争气了呢?

    ......

    ......

    蜀山,因为地处西南,所以当泰安城下已经洒下第一缕阳光的时候,这里还能看见繁星满天。

    星光笼罩下的蜀山后面有一栋简单的小木楼。木楼之中,一位老人穿一身宽大道袍,盘膝坐于蒲团之上,衣摆在地面铺展开来,满头白发随意披在脑后。老人对面,一身破烂麻袍的老剑神斜倚长椅,瞧着二郎腿,嘴里含着一根杂草,细细咀嚼。老剑神旁边,段胤坐在一张木凳上,上身挺得笔直,十足的正襟危坐。

    一身宽大道袍的老人望向屋外,细细凝视良久之后才收回目光,伸手探进怀中,摸出一个剑形玉坠悬于段胤面前。声音嘶哑的开口道,“物归原主。”

    端坐的少年郎望着眼前玉坠,目光有些踌躇。这个玉坠作为宁大哥留给他的东西来说,他自然是想要拿回来的。只是,眼前这个玉坠还是蜀山的掌门信符,是蜀山宗主的象征。他一个还未修行的普通人如何能接?

    不等段胤开口拒绝,旁边的麻袍老头伸手拍在他的头上,没好气道,“给你,那你就拿着。”

    眼神和善的老人同样微笑开口道,“既然是之远给你的,那就收下。”老人脸上的皱纹层层叠叠逐渐展开,让这个普通的酒馆小二觉得极为亲切。

    于是,在轻轻咽下喉中口水,双手不自觉的来回摩擦一次之后,少年伸手接过了玉坠。目视着糯白的玉质,眼眶逐渐泛红,然后双手紧握玉坠,抱在怀中。

    屋外的星光已经逐渐退去,望向外面,已经能够隐约看到由东海而来的微弱晨曦。

    段胤将玉坠郑重挂在胸前,声音中带着哭腔道,“太玄爷爷,宁大哥真的会死在泰安城下吗?”

    身形枯瘦的老人低下了头颅,望着面前的木桌沉默。旁边的老剑神不再咀嚼杂草,放下了翘着的二郎腿。

    那三个江湖传言有希望继他之后成为新任剑神的后辈,都是极好的剑士。叶崇楼有时候在想,如果江湖上多几个这样的年轻人,或许这座江湖就不是现在这个乌烟瘴气的模样了。

    不过,那个他看着顺眼的惊艳后辈估计就要倒在泰安城下了。想到泰安城中那袭白衣,麻袍老头心底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分恼怒。那个寒门书生为了维护南唐绝对的统治地位,把这座江湖搅乱成什么样子了?现在,还把主意打在了蜀山头上。

    良久后,太玄沉默点头。算是回答了段胤的问题。不说泰安城的那座块垒大阵在这世上根本没人能破得开。就只是宁之远在白州城外一夜风雪白头,以余生寿命换得短暂的长生修为之后,自己的徒弟就注定命不久矣。

    少年郎眼眶里堆积的泪水在这一刻终于抑制不住,沿着眼角滑下。

    垂垂老矣的老人隐于袖袍内的双手慢慢攥紧,努力让自己不去想这件事。只是,此刻明明知道宁之远已经快要到了泰安城,他如何能让自己不去想。

    片刻后,他望向了坐在对面的段胤。他记得,眼前这个少年在上蜀山时佩剑似乎给王植生生折断了。他明白一把佩剑对一个心怀剑道的年轻人意味着什么。

    太玄紧握的右手慢慢松开,掌心处四点血痕触目惊心。他右手探出袖口,朝着虚空轻轻一抓。

    之前,叶老剑神带段胤上蜀山,借出了锁剑塔所藏所有名剑。如今,名剑已经尽回锁剑塔中。

    九层石塔之中,万千长剑密密麻麻插于大地之上,各把长剑之间,空隙极小。唯有锁剑塔中央,一把通体黝黑的古朴长剑连带剑鞘笔直插于大地之上,黑剑周围三丈范围,一片空旷。

    在太玄伸手虚招之时,漆黑长剑刹那间颤鸣如龙,随后剑身巨震,飞出锁剑塔中。

    黑剑落在太玄手中,老人对着段胤轻声开口道,“听说你之前的佩剑断了,换一把吧!”

    段胤再次踌躇,直到在下一秒看到老剑神不着痕迹扬起的右手,想到之前拍在自己头上的那一下力道着实不轻,才闪电般伸出了双手。

    老剑神嚼了嚼杂草,点点酸涩蔓延口中,望着段胤的目光多了几分笑意,一副孺子可教也的满意表情。

    在伸手接过长剑的一刻,段胤蓦然感到一股沉重如山的压力作用在双手上面。双臂猛然一沉,长剑差点坠地。

    还未修行的少年一张脸憋得通红,双臂却还是止不住慢慢下沉。

    下一刻,老人伸出右手,轻敲剑身,剑吟如龙。段胤才能勉强拿起长剑,只是仍然觉得沉重非凡。莫说能如臂使指,就是勉强挥舞怕是都成问题。

    太玄轻抚白须,脸上带着笑意轻声开口,“名剑都有自己的傲气。刚刚使了一点小手段,能让你拿起它。不过,要想拔它出鞘就要靠你自己了。”

    段胤接过长剑,把沉重的漆黑长剑抱在怀中,细细抚摸,感受着剑鞘上的凹凸纹路,朝老人认真的点了点头。

    老人看着眼前的少年郎,眼神之中有着满意。觉得自己徒弟挑的这个孩子确实是极好的年轻人。

    只是,下一刻。老人蓦然一愣,身体止不住的细微颤抖。

    道家向来在天机推演之术上有着远超其他流派的高深造诣。这位南唐道首在天机推演一脉上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自己那个固执重情的徒弟和自己有太多牵扯不清的因果联系。所以,太玄不用刻意推算就能感受到宁之远的行迹。

    刚才,他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幅画面。

    一个白发,白衣的枯槁身影站在了泰安城的护城河畔。对面就是那座有着天下第一大阵守护的宏伟城池。

    自己的徒弟终于还是走到了最后的关头吗?

    满头白发的老人一身宽大道袍陡然鼓荡,露出隐藏在衣服下的干瘦身躯。

    他真的很老了,老到这具躯体就像是一棵干枯的树木。自己明明只剩下数年寿命了,还是要经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伤痛吗?

    他伸手颤颤巍巍的从怀中拿出一张泛黄白宣,然后缓慢展开。宣纸上,“剑道至仁”四个黑字平和圆润。

    当年,陈安然在思考自己的道是什么之时,在三尺白宣上写下了君子不争四个字。

    那时,蜀山一干长老扼腕叹息。或许是因为害怕再经历一次失望,所以太玄和蜀山的长老都没有再问过宁之远他的道是什么。

    后面,宁之远的果决让他们很满意。看到宁之远在南唐战场上冷漠屠杀北燕甲士之时,他们觉得宁之远以后会是一个优秀的宗主。

    只有陈安然知道,宁之远每次在杀完人之后都要悄悄的吐上一个时辰。

    那么,那么不敢杀人的宁之远,他的道是什么呢?直到,宁之远在太玄面前写下了剑道至仁四个字。

    太玄和陈安然看到了宁之远的道。

    老人拿着白宣,手指在上面细细抚摸,脸色悲怆。

    一旁的老剑神伸手拿下了嘴里的杂草,缓缓坐直了身子,盯着纸上剑道至仁四个字,沉默良久。

    然后轻轻吐出一句,“剑神早已在心间。”

    旁边的段胤同样看着老人手中白宣,他发现白宣上那个“剑”和其他四个字有些不大一样。

    白宣已经泛黄,所以可以猜想,这四个字已经写下有些年岁了。所以,剑道至仁四个字显得有些模糊。

    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只是,那个“剑”字比起其他三个字要模糊得厉害许多。

    如果不仔细观察,几乎都瞧不出那是一个什么字。所以,怀抱黑剑的少年郎脸上有些疑惑。

    为什么那个“剑”字会模糊得如此厉害呢?

    直到某一刻,段胤突然明白了。

    因为明白了,所以段胤有些哽咽,他想要哭出声,只是又害怕打扰到眼前的老人。他把哽咽声憋在嘴里,他哭声吞进肚子里。

    那个“剑”字为什么会这么模糊?因为那是老人一个人的时候时常抚摸把它摸模糊了。

    ps:各位大侠,尺余还是要不要脸的求一下推荐和收藏~~~新人新书嘛,需要各位大侠的支持呀!也希望大家能帮我宣传一下。尺余也知道自己每天一更,比起那些每天两更或者三更的大神们确实有些慢了。不过,盗用一句之前看到的一句话。尺余比你们更想一口气把心底的故事都讲给你们听。只是,尺余作为学生党一枚,时间确实不多,写快了质量跟不上,尺余写出来的东西自己不满意,各位看官看得也不满意。不过,尺余会在保持质量的前提下,尽量能多更一点,比如某爆发一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