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二十二章:有人踏剑登顶,有人回头无岸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蜀山锁剑塔所藏名剑汇成一条剑道长龙直扑山下,此刻横亘于三千六百阶蜀道之上。

    之前,陈安然提青伞悄然下蜀山,有漫天白云为他叠桥,今日,叶崇楼欲带段胤上蜀山,有万千名剑为他铺路。

    满头白发的大长老听见那声豪迈雷音心底就开始暗叫不妙。老剑神向来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世外高人。这世上,听说过老剑神大名的江湖儿不知几何,真正见过这位剑道高人的幸运儿就是凤毛麟角了。

    他前些年有幸见过叶崇楼一面,看到锁剑塔内冲下蜀山的名剑,听见那声响彻云霄的雷音,他就隐隐猜到来人是那位占尽天下风流的老剑神。

    老剑神要带人上蜀山。

    这个人会是谁?这几天想要上蜀山的似乎就只有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黄口小儿。

    直到此刻,他看见了一身麻袍的老人旁边那个少年。

    心头蓦然一跳。抢夺段胤玉坠一事,终究是他理亏。也不知老剑神是否知道此事?

    满头白发的驼背老人不着痕迹的吐纳一番,略微平复了一下波动的心境,满是皱纹的脸上堆满了笑容开口道,“不知叶老剑神到访,有失远迎。”

    叶老剑神轻轻扫了一眼蜀山大长老,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再望向浑身血污的段胤,声音低沉开口道,“远迎?蜀山就是这么迎人的?”

    大长老略微沉默,轻声开口,“前辈到访,蜀山自然扫榻相迎。不过……蜀山也有蜀山的规矩,只望叶老前辈见谅。”

    不修边幅的老头嘴里叼起一根杂草,蜀道上空,剑河沸腾,“若我今日,偏要带他上蜀山呢?”

    有微风拂过蜀山,带来阵阵寒意,满山的枯草似乎结起了一层晶莹的寒霜,透着深冬,特有的冷寂。

    鹤发老人轻轻吸气,一股清凉遁入心肺,片刻又转为一股沉重的压抑。

    蜀道似乎更安静了,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比平时要略快几分,却不如平日铿锵有力。

    是的,他紧张了。

    面对这位距离长生登仙只有一线之隔的江湖泰斗,有几个做得到镇定?

    只是,紧张从来都不代表屈服。

    从他站在这里开始,他就绝对不能让步。不仅仅是因为他抢了段胤的玉坠。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蜀山的规矩绝对不能破。

    半响之后,老人开口了,“那就看看前辈惊艳剑术开得蜀山山门否?”

    叶崇楼嚼杂草的动作停了下来,四周的风也收敛了声音。

    满头银丝的蜀山大长老悬于空中,双手隐于宽大袖口,不见如何动作,只能看到瞳孔微缩,衣袍飘荡,丰沛气机在悄然中流遍全身,只等江河倾斜,大山崩塌的一刻。

    叶崇楼伸手牵过段胤右手,嘴中轻轻吐出两个字,“上山。”

    脚边一根枯草挣脱大地束缚,换换升空,草尖直指对面老人。

    不见枯草飞行轨迹,只见空中出现一道银线,浩荡天地被这一条银线切成两截。

    大长老轻抬右臂,干瘦手掌探出袖口,缓慢按下,真气奔腾,撑起一身宽大道袍。

    枯草与手掌相接,草叶炸开,射出不知几何剑气,在老人衣袖上留下细不可见的裂痕。

    老剑神手牵段胤,再上一步,身旁两根枯草升起,在空中留下两道银线,天地被切成四截,再指大长老。

    仍是以手掌对枯草,枯草再碎,老人后退一步,落于长剑大河之上,脚下一柄剑名剑炸开。

    不给对方以喘息之机,老剑神继续前行,此次四根枯草升空。

    继而长剑大河之上,剑气纵横,像是长河之上起寒雾,淹没白发老人。

    叶崇楼牵段胤而行,步步紧逼,大长老一退再退,至蜀道尽头,飘然似天上仙人的大长老嘴角溢血,右臂衣袖尽碎。

    麻袍老头再走一步,蜀山枯草全部拔地而起,直扑蜀道尽头的那袭青黑道袍,不知留下几多银线。

    宛如在空中罩了一张银色蛛网。

    蜀山枯草尽聚于老人身上,以老人为中心,枯草层层叠叠,形成一个巨大球体,外表风平浪静,内里剑气激荡。

    直到,有沉闷山崩之声在草球之内炸开,枯草纷纷炸裂为齑粉。

    整个天地,变成灰蒙蒙一片,双眼不能视物。

    段胤站在叶崇楼身旁,大风带草灰扑面而来。少年不自觉伸手揉了揉眼睛。

    待到再睁眼之时,发现老剑神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抬手点向前方。

    段胤不明其中玄机,直到满天草灰散去,才发现前方有一只干瘦手掌止于半空,不得寸进。

    因为老剑神的双指点在了他的掌心处。

    段胤双眸再眯,只觉得有罡气拍打脸颊,身形似在云雾中穿梭。

    再睁眼,发现自己和叶老剑神后退七步,与那蜀山大长老相对而立。

    叶崇楼伸手拿下嘴里杂草,声线微寒,“你让是不让?”

    一身道袍的老人呼吸吐纳,真气由丹田而起,流遍四肢百骸。嘴唇张合,“蜀山的规矩,谁也破不得。”

    麻袍放下手中杂草,细草在空中悬而不落。满头杂草的老头望向对面老人,大拇指与中指相扣,轻弹杂草。

    不见风雷动,不见异象起。

    老剑神扣指轻弹杂草之后,那根杂草便不见踪迹。

    羽化,这是距离长生登仙的玄妙境界只有一线之隔的仙家高人。

    九天之上有巍峨天门,高九九八十一丈,横亘在凡世和天界中间。

    世间羽化皆能看到那扇天门,只是不得其法而入,只能日日望其兴叹。期望哪一天能有莫大福缘,得以推开这座天门,得享长生。

    叶崇楼弹出枯草之后,老人便郑重以对,时刻警惕四周,防备那株枯草偷袭。

    仍是不见枯草,却见满头白发的蜀山大长老蓦然倒飞而出,口吐鲜血。

    蜀山大长老,贵为羽化上境的仙家高人,自然也能看见这座巍峨天门。

    老剑神弹指而出的那株枯草不曾钉于老人身上,却钉在了他所对应的那扇天门之上。

    枯草钉于天门,只见细密裂纹以枯草为中心,朝四面八方延伸,最后布满整座天门。

    细密裂纹之中,有青草探出。

    好似春风吹过大地,吹出整片绿意。

    当今大世,想要登仙而得长生本就是难如登天。整个天下,除了云天之巅的那袭黑袍,还有那个能推开那座天门。

    眼前老人,天赋本就不如叶崇楼,太玄这等惊艳之辈。想要推开天门本就希望渺茫。此刻,有杂草生长,密密麻麻缠绕于天门之上,封堵了这扇巍峨高门。老人此生再无希望推开眼前天门,得见长生。

    老剑神以杂草作剑,一剑断长生!

    ……

    ……

    白州城外,磅礴大雪终有停歇之势。日出东海,阳光如一线潮由东向西缓慢推进,最终推至眼前。陈安然面朝初升红日,撑开青伞,遮住漫天大雪,站在宁之远身旁,伸手轻抚满头白发,神色悲悯。

    古语有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之说。

    陈安然已得羽化精义行至长生门前,自然称得上仙人二字。

    只是,身旁师弟以余生寿命换得长生玄妙,已到半步长生境的高深地步,自己又如何授得他长生之术?

    面对朝阳,陈安然轻声开口,“接下来是去泰安城?”

    满头白发的青年起身站在师兄身边,头顶青伞为自己挡住满天风雪。

    宁之远眼含笑意,望向身旁青衫,这个儒雅青年曾言,要为天下撑伞,为天下人遮风挡雨。今日,师兄在为我撑伞,为我遮风挡雨。

    满头白发的宁之远望着煌煌晨曦,声音平淡道,“我想先去这些世家府上瞧瞧,只是不知他们是不是欢迎我这个不速之客。”

    陈安然脸上轻松之色收敛几分。

    “一阀,十七世家,三十八宗族。”陈安然轻声默念。

    这在南唐已经算得上是半壁江山。宁之远借余生寿命换得长生修为。在天门不开的当今大世,这已经是天下罕敌的好深境界。

    只是,面对根深蒂固且数量众多的南唐门阀,长生境仙人就真的够分量?

    青衫陈安然收起青伞,望向宁之远,开口道,“之远,我知道,你最是重情。所以,我不劝你,就只问一句,可愿回头?”

    是的,回头。

    深宫那位,对于白泽之事一直在保持沉默。所以,宁之远只要现在回头,他仍旧是南唐的绝世天才。

    那些世家宗族再是如何记恨宁之远,莫非还敢杀上蜀山?

    只要宁之远回头,不去泰安城找黎子渊报仇,不去各大世家为白泽报仇,无人能奈何宁之远。

    宁之远望向师兄,嘴角多了一抹无奈的笑容,“佛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只是自己身在苦海,回头却看不到岸。”

    回头无岸!

    在青衫的眼中,这个满头白发的师弟缓慢摇头,身形遥对西南。

    陈安然知道,那是蜀山的方向。自己这个师弟不打算回头。

    漫天大雪中,宁之远双膝砸地,遥对蜀山而跪。他此去各大世家,不知要惹出多少麻烦。有自己这个蜀山弟子的身份,又不知要给蜀山树多少强敌。

    一个白泽之事,已经让垂垂老矣的师父够操心了。现在,实在不该再拖累师父了。

    宁之远嘴唇轻启,声音盖过满天风雪声,在天地之间回荡,“蜀山弟子宁之远,今日叛出蜀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