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二十一章:蜀山枯草尽直腰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蜀山脚下,有麻袍背木匣,叼杂草,拎酒而行。

    老人仰头饮一口麦酒,酒香在嘴中逸散,他抬头看了一眼高耸入云的蜀山,轻声呢喃道,“蜀山。可有些日子没来过了。”

    酒液咽入喉间,老人迈步于青石小道上,缓慢而行,直至看到山腰处盘旋的云雾,叼杂草的老剑神才微微加快脚步。

    行至蜀道之前,老人脚步骤停。

    因为他看见了一具“枯尸”。

    是的,只能说是“枯尸”,因为眼前这个少年尚有生机,眼睛之中已无半点神采。如何还能算得上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目光下移,他看见了少年身旁的断剑。

    老人是江湖剑道大江上独立潮头的剑神。所以,没有人能比他更懂剑。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一把剑对于剑士的意义。

    佩剑被折,少年肯定是拼命过,所以他身上沾满了血污,或旧或新。

    只是,当这个世上有了一种叫做修士的生物存在之后。人,便被分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物种。那些侥幸得见修行世界的幸运儿总是不惮以最高傲的目光俯视其他普通人的。他们对于那个和自己全然不在一个层次的普通物种,向来不会有任何一丁点的怜悯之心。相反,他们总是喜欢居高临下的肆意践踏这构成这个世界的基石——芸芸众生。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他们的强大和他们高贵的身份。

    所以,如今的这个江湖和老人年轻时的江湖是不同的。现在的江湖,更多的是那些叫做修士的物种,与他们显得格格不入的才是真真切切的江湖人。

    老人走到了段胤身旁,微微弯腰,伸手搭上了少年略显瘦弱的肩膀。

    我叶崇楼看中的后辈是给你蜀山这么欺负的?

    一老一少,两道身影立于蜀道之前,蜀道后面,是那座世人眼中的修真圣地。

    三千六百阶蜀道后面,玉宇楼阁依山绵延,五里一庵十里宫,丹墙翠瓦望玲珑。云雾萦绕下,宫殿堆叠,绵延而上,最高处是那座通体紫色的玉虚宫独立山巅,鹤立鸡群。

    除玉虚宫外,还有一座建筑孑然而立。

    蜀山西南角,一片空旷。只有一座石塔独立中央,塔身石迹斑驳,偶有几处裂缝里,几株杂草顽强的探出脑袋,想要看一眼外面的风景。

    被久远岁月留下斑驳痕迹的石塔有几根需数人合抱的铁链环绕塔身,铁链被云雾遮掩,如苍龙在云端蜿蜒,龙首口衔塔顶。

    锁剑塔!

    自蜀山建立之日起就安静矗立在这里的古老建筑。塔内名剑堆叠,剑气流转。当这座石塔矗立在这里的第一天起,世间便有,天下名剑尽出我蜀山锁剑塔之说。

    平日里,锁剑塔孤独的立在那里,没有人去关注。只有在某一位蜀山弟子机缘巧合之下,能让锁剑塔开塔门,引得其中一柄名剑共鸣之时,蜀山的目光才会尽汇于此。

    因为,塔中名剑皆不是凡物,若有弟子能引起塔内名剑共鸣,使其认主,那就说明此子剑道天赋不凡。这是能让这座南唐第一宗门震动的大事。

    玉虚宫前的广场上,蜀山弟子如往常一样,于此地修行,练剑。没有人会无聊到去注意那座孤独的石塔。因为,能引起那座石塔内那些高傲名剑共鸣的幸运儿实在太少。

    也不知是谁的眼角余光瞥见了那座常年没有动静的石塔,然后惊呼了一声。

    于是,整个广场上的蜀山弟子都将目光投向了那座石塔。

    蜀山目光尽汇于石塔之上,只见这座常年不见石塔塔身巨震,环绕其上的数根粗壮铁链如神龙睁眸,在云雾中剧烈翻滚,搅乱了蜀山万里云海。

    然后,九层石塔塔门尽开。

    都说,蜀山锁剑塔内名剑堆叠如山,数量不知几何。因为极少有幸运儿能有机会进得石塔,得见里面壮阔画面。所以,对于锁剑塔内到底藏了多少名剑,世间说法不一。

    但是,今日之后,所有人都不会再为锁剑塔名剑数量争执。

    九层塔门尽开之后,剑吟声如龙吟虎啸自石塔中传出,然后蜀山锁剑塔内万千名剑尽出锁剑塔。

    长剑洪流在云海之中翻转,最后汇成一条长剑大河下蜀山而去。

    造成这一切的,只因为站在段胤身旁的老剑神拍着少年肩膀,递出手中酒壶后说了一句话。

    “之前,你请老头子喝了两壶酒。今日,先还一壶。”

    实则深冬,大地剩下万里枯草。

    蜀山亦是如此,漫山遍野的杂草被寒风磨去了一身锐气,蔫头耷脑的趴在地上,只等着化作土壤肥料的那一刻。

    这是这个世界的规律,是所有人都必须遵守的法则。就像人注定要死,河水注定要从高往低流,太阳永远是从东方升起一样。所以,枯草在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时就注定只能趴在地上,永远再直不起腰。

    只是,这世上总会出现那么几个违背世间规律的小插曲。就像总有修士侥幸叩开九天之上的那座天门得见长生一样。

    今天,因为老剑神叶崇楼站在了蜀道前,所以蜀山发生了一个违背世界规律的小插曲。

    细且直的枯草缓缓抬起了被磨尽锐气的头颅,挺直了被寒风压弯的脊梁,尖端指天,如根根插于大地的利剑,剑气直冲斗牛。

    蜀山枯草尽直腰!

    因为老剑神说了第二句话。

    “老夫今日带你上蜀山,看看那个敢拦。”

    这句话以内力激荡出声,响彻整座蜀山。

    才见锁剑塔内名剑尽下蜀山,又闻一声回荡在整个天空久久不绝的浩荡雷音。

    整座蜀山经过短暂的死一般寂静之后,终于发出了宛如潮水一样的喧嚣。

    蜀山山门不开,想要上蜀山就只能去走那三千六百阶蜀道。这是整个天下都知道的道理,也是必须遵守的规矩。

    蜀山在南唐矗立了数千年,何人听过有人敢强闯蜀山,又有哪个会相信有人闯蜀山能成功。

    不过,有那锁剑塔名剑下山在前,所有人都不得不对这声张狂的声音开始认真。

    于是,那座独立在蜀山之巅的玉虚宫内,一道穿一身黑色道袍的白发身影冲出紫色宫殿,如一颗陨石坠落山下。

    那是蜀山大长老,除太玄宗主之外的蜀山第一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