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二十章:昨夜风雪落满头(求收藏~~~~求推荐~~~~)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雪地里,三百武陵铁骑丢下上百具尸体,崔颢拨马行至阵前,左手拎着缰绳,晃了晃鲜血淋漓的右臂。他提刀的右手发青,在手臂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狭长剑痕。

    那是之前他偷袭宁之远时被那道白袍手中长剑留下的。若不是当时他退得快,这条手臂恐怕就不在他身上了。

    这头已经辗转了两千里路途的大象在沿途无数只蚂蚁的撕咬下,在拼掉一百武陵铁骑之后竟然还有再战之力?

    此时,他望着对面的宁之远心中对天才这两个字有了新的定义。天才之所以被称之为天才是因为他们真的有正常人不能理解的东西。不只是修行天赋,还有其他的东西。就比如宁之远的韧性。

    只有紧随在崔颢两旁的老人依旧神色镇定,不只是因为他们知道此时正有一个拖着巨剑的惊艳剑客正在赶来。还因为他们发现了一些其他人没有注意到的东西。

    这场大雪一直在下着,每个人头顶都带着晶莹的雪花,一片雪白。

    宁之远头上也有雪花,所以他头上也带着白色。

    因为头上有雪花,所以头上带着白色。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正常到没人会去仔细观察宁之远头顶的雪白。

    不过,两位黑袍老人仔细观察了。因为仔细观察了,所以发现了不正常的东西。

    宁之远发根是白色的。

    不是因为雪花而变白,是因为它本来就是白色的。

    宁之远不到而立之年,怎么会有白发?

    所以,这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情。这件不正常的事情恰恰能够解释宁之远为何到了现在还有再战之力。

    于是,老人说话了。他阴测测的开口道,“你还准备透支生命到几时?”

    老人的语气很平静,甚至像是善意的劝导。不过,当这个劝导是对着一个不死不休的死敌说的时候就变成了最阴寒,最毒辣的话语。

    宁之远依然神色平静,握剑的右手自始至终都不曾颤抖过一分。因为被老人看穿他是在透支生命而战对他来说实在是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情。被他看穿了又有什么关系呢?或者换句话说,难道被老人看穿了宁之远就不会透支生命了吗?

    笼罩在黑袍底下的老人看着宁之远平静的神色,心里面很不舒服。因为他知道,若是将他换到宁之远的位置上,被人戳破了秘密脸上绝做不到这般镇定。

    因为知道自己心里做不到这么镇定,所以他很不爽宁之远现在的镇定。于是他想到了让宁之远绝望的东西。

    宁之远此行的目的很明确。

    那就是为白泽报仇。他的目标自然不只是眼下的这些世家。

    还有泰安城里的那袭白衣。

    应该说,他此行最大的目的就是为了杀泰安城中那道白衣。既然要去找那道白衣报仇,他自然需要活着走到泰安城。

    所以,宁之远绝对不能死。

    那么告诉宁之远今天一定会死,就是一个会让他绝望的事情。

    于是,黑袍老人开口了。“宁之远,我知道你为什么如此镇定,你是觉得你能杀光余下的两百铁骑。”

    对面的白袍抬头看了他一眼。只是他依旧没有开口。老人对宁之远淡漠的表现很不舒服。于是他继续开口道,“崔晋禹这个名字你不陌生吧。”

    老人故意把崔晋禹三个字咬得极重,嘶哑的声音像是来自九幽的索命恶鬼。

    宁之远眼皮轻挑,眉毛动了动。他看着老人的眼神中有了认真的神色。崔晋禹这个名字他当然不陌生。当初他杀的那位崔阀后人的父亲正是崔晋禹。

    听说那位惊艳剑客已经快要看到羽化境的世界了。崔阀竟然舍得让他出现在截杀队伍中?

    或许是那位枯瘦的巨剑主动请缨吧!当初他那个跋扈的儿子死在宁之远手中之后,这个枯瘦的中年就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亲手杀了宁之远呢。

    这次又怎么会放过这样一个大好机会。

    白袍右手一转,长剑舞出一个漂亮的剑花,看着端坐在战马上的枯瘦老人,嘴唇轻轻动了动,“你们倒真的是看得起我。”

    老人总算见到宁之远的眼睛里有了一丝波动,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伸手拂须深深开口道,“南唐的绝世天才,怎么优待都不过分。”

    说完,老人抬头看了看天色,心中大概估计了一下时间,“那位拖剑而行的崔晋禹最多还有一盏茶的时间就该到了。凭你重伤之躯,能在一盏茶的时间内杀掉两百武陵铁骑?”

    一盏茶杀掉两百南唐军中精锐和两位修为已至冯虚境的修士。现在的宁之远自然做不到。

    就算他做到了,以他现在的状态会是那位只差半步就要闯进羽化楼阁的崔晋禹的对手?

    自然不是。

    黑袍老人说得对,他要去泰安城找黎子渊报仇,他自然不能死在这里。

    所以,在知道崔晋禹会来之后他会如何?

    逃?

    自然不可能,他走出青石镇的那一刻就没有想过要逃。如果要逃,他为何不找个深山老林,躲起来苦修个数十载。他是南唐的绝世天才,年纪轻轻就斩杀了北燕的羽化境强者。

    所以,没人会怀疑他到不了太玄这种天下罕敌的地步。因为没人怀疑,所以有太多的人容不下他。

    到了太玄那个地步,再为白泽报仇无疑要容易得多。可是,他没有选择这条路。

    因为他不想让白泽等太久。

    所以,他一定不会逃。

    既然不逃,那就只有一战。杀了眼前这余下的两百铁骑再杀崔晋禹,最后再杀泰安城中的白衣丞相。

    一盏茶有多久?

    高手交战,盏茶时间在他们眼中抵得上人间百年。可是,这里不是两个顶尖高手之间的战斗。

    所以,一盏茶的时间对他们来说真的不久。

    在宁之远杀掉第二十骑的时候,一盏茶的时间就已经过了。只是,那个拖巨剑的枯瘦男人并没有出现。

    现在,宁之远已经杀了第五十八骑,那个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男人还是没来。

    于是,黑袍老人开始着急,他开始频频望向右边。

    可是,那里除了一如既往的风雪之外,没有其他任何东西。更没有任何人影。

    直到,宁之远杀死第七十名甲士。老人听到了风雪中传来的脚步声。

    这里的厮杀声很嘈杂,风雪中传来的脚步声很轻微。可是,老人一直在关注右边的风雪,因为很认真,所以他听见了那轻微的脚步声。

    可是,这传入耳中的脚步声似乎有些奇怪。至于奇怪在那里,老人一时却说不上来。

    哦!

    对了,崔晋禹是拖着一把巨剑的。那为何他听见的脚步声中没有巨剑在雪地上拖动时发出的摩擦声。

    因为发现了奇怪的地方,所以他看着右边的风雪时也更加仔细。因为仔细,所以他最先看到了那袭一手提青色纸伞,一手提着一个黑乎乎东西的儒雅青衫。

    两位黑袍老者望向了那袭青衫,崔颢望向了那袭青衫,正在厮杀的武陵铁骑和宁之远也望向了青衫。

    厮杀停止了,风雪似乎也停止了。

    因为出现了这一袭青衫。

    一身青色长衫的儒雅青年看着两名黑袍老人错愕的目光,轻轻笑了笑,把手里提的那个黑乎乎的东西朝雪地一丢。“你们要等的就是他吧?”

    黑乎乎的球形物体砸在雪地里,那是头颅,崔晋禹的头颅。一位只差半步就能闯进羽化境的大修行者的头颅。就这么被青衫男子轻描淡写的扔在了雪地里。

    ......

    ......

    雪地中,陈安然手提青伞而立。白袍变红袍的宁之远蹲在旁边。陈安然脸上带着宠溺的柔和神色,像是哥哥在看着自己的弟弟,伸手轻轻拍了拍宁之远的后背,“难受就吐一会吧。”

    哇!

    宁之远蹲在雪地里,低着头脸色发紫的呕吐着。

    陈安然轻轻拍打着宁之远的后背,神色复杂。

    当初他和宁之远一起上蜀山。陈安然生性温和,做不来蜀山的掌门。能当一方之主的人,那个不是铁石心肠?

    当初才上蜀山之时,太玄没看出来,各位长老没看出来,但宁之远知道。

    因为他和陈安然朝夕相处。

    当初陈安然写下了君子不争四个字。一干长老扼腕叹首。

    于是,宁之远站了出来。他愿意挑起蜀山未来的重担。他一直把自己当做一个冷血到了极点的人。

    所以,他手上才会沾那么多鲜血。有北燕的,也有南唐的。

    所有人都知道宁之远最是重情,所以天下人都在奇怪,宁之远这么一个铁石心肠到了极点的人为何会如此重情?

    只有陈安然知道,在天下人眼中杀人如麻的宁之远最怕杀人。每次在南唐,在北燕的战场上杀完人之后,宁之远都会找个地方悄悄的吐上一个时辰。

    这一生,宁之远杀人无数,可是他杀人都是为了别人。

    为了蜀山,为了白泽。

    ......

    ......

    夜里,风雪呼啸,陈安然,宁之远坐于篝火旁边。两人头上尽是白雪。

    借着火光,宁之远拿出了怀里的那封信。

    两千里厮杀,宁之远怀里的这封信丝毫无损。因为这是白泽的遗物,宁之远看得比自己的命更重!

    今日之局,是因为大师兄来了才从必死之局变成活局。

    可是以后呢?

    他要去杀那位权倾朝野的白衣丞相。战斗不比今日之战更加凶险?

    待在有天下第一大阵守护的泰安城内,身边跟着那位身穿紫红大长袍的黎家恶犬。

    他当真杀得了黎子渊?

    宁之远手指轻抚书信。白泽是被那位白衣丞相害死的,他要送黎子渊下去给白泽赔罪。

    风雪落满头,宁之远头顶一片雪白。

    安静坐在宁之远旁边的陈安然猛然抬头,盯着宁之远的目光里带着震惊。这个一贯儒雅淡定的男人此刻满脸通红对宁之远吼道,“宁之远,你给我停下来。”

    手持书信的男子目光从黄色的信纸上移开,看着从未如此失态过的师兄轻声开口道。

    愿以余生叩长生。

    都说九天之上有巍峨天门,横亘在凡世和天界之间。世间修士若能推开那道天门便可进入天界,成就仙人得享长生。

    当今大世,要推开那座天门太难。

    世间修士,真正推开了那座大门的就只有云天之巅的那袭黑袍。

    雪夜之中,宁之远坐于火堆旁边。头顶黑发自发根之处慢慢转为白色。

    九天之上的那座天门颤动一丝,白色延伸至长发中部,天门打开一丝缝隙,露出一点天宫的绝美风景。

    白色再次延伸,最后宁之远满头白发,天门半开。

    半步长生境。

    头顶白雪落尽,宁之远依旧满头雪白。他小心翼翼的将书信重新收入怀中。

    昨夜风雪落满头,今生未与卿白首。

    来生候君艳阳里,未需风雪也白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