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十九章:仙人悄然下蜀山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白州城外,大雪落下,武陵铁骑森寒的黑色战甲上多了一层厚实积雪。宁之远长剑上扬,一式“叠浪”斩出。剑气如一线潮水推进,大浪拍岸,当先十余甲铁衣尽裂,连人带马被剑气绞得粉碎。其后铁骑上也都带着或多或少的剑痕。铁骑冲势戛然而止。

    崔颢手提战刀,指节发白,吼出一句,“死者抚恤百两纹银,后代及冠仍入武陵铁骑。后退着,立斩无赦!”

    帝国甲士,悍不畏死,靠的便是重赏和严明军纪。诺大的江湖有如萧重鼎,叶崇楼一般的神仙人物,为何还是被庙堂稳压一头。靠的便是悍勇的士卒和成建制的军队。

    就是萧重鼎,叶崇楼那等高人,面对潮水一般的军队冲锋若真的是胆敢死战不退,最后也只能落得个身死道消的惨淡下场。

    修士,讲的便是一个气息流转,连绵不绝。南唐庙堂能压住诺大江湖,军队之中自然有的是办法让你没时间换气,最终被人海活活耗死。

    宁之远不过是强弩之末,要耗尽他一身真气精神何须三百武陵铁骑,两百甲士足以。当然,前提是这两百甲士死战不退,伤亡过半还能靠着一股狠劲保持阵型不乱。

    崔颢话音落下,铁骑继续冲锋,两位黑袍老人游走其中。有三名骑卒悍不畏死,提战刀朝着宁之远迎面砍来。【】宁之远长剑一横,架住三柄战刀,真气鼓荡,震开三柄制式军刀,长剑上拉,划破一名骑卒半边脸庞,那人当即坠马身亡。

    隐于军士之中的一位老人抓住机会,持一柄长剑从侧面杀出,利剑如毒蛇出鞘咬向宁之远右臂,带起一蓬鲜血。

    厮杀至今,宁之远总算见血,在场骑卒几乎要放声欢呼。老人嘴角勾起一缕阴狠,长剑再进,想要顺势斩下宁之远右臂。

    白袍抽剑而回,左手食指贴近斩来的长剑,屈指而弹。

    不过,黑袍老人一身修为较之崔颢更强,没有长剑差点脱手的丑态,只是剑尖轻轻震颤,依旧以恒定轨迹斩下宁之远右臂。

    宁之远瞳孔微缩,后撤一步,肩膀再添一道血痕。宁之远只是瞥了一眼肩膀伤口,继续持剑冲杀,偶尔以肩膀撞击战马,便是士兵坠落的下场。

    身披重甲的武陵铁骑在战马上那是人人畏惧的杀人机器,一旦下马,那战力可就连普通步兵都比不上了。那身重达百斤的战甲就是一个累赘。

    一旦有军士落马,往往是被宁之远抓住机会,削去项上人头的凄惨下场。

    两位黑袍老人和崔颢只是偶尔偷袭,显然是打定主意要活活耗死宁之远了。【】

    宁之远时而剑光连绵如水银泻地,时而长剑竖斩,重愈泰山。一旦被砍中便是连人带马被剖成两半的血腥场面。

    一袭白袍持剑杀穿战阵,三百铁骑在雪地里丢下近百具尸体,望着宁之远的眼神再不复之前悍勇。

    ......

    ......

    白州城外,有小河流淌,平日里河水清澈水流缓慢,这场大雪之后,小河的水格外的来得清,来得静。

    河岸上,有灰袍中年冒雪独行。宽大的灰袍下,中年人身形削瘦,好似病重之人只剩下皮包骨头。在外人看来,这副弱不禁风的身子骨在这大雪天出行,还不得一不小心死在这荒郊野岭。

    中年人身形枯瘦,不过他的右手却拽着一根和他手臂等粗的铁链,铁链末端系一把巨剑,剑身几乎和中年人双肩齐宽。

    拖剑而行,巨剑在雪地里犁出一条深达一尺的沟壑。看似弱不禁风的中年人拖着这么一把重量至少在两百斤开外的巨剑却不见丝毫疲累。

    他抬头望了眼天上的风雪,又看了眼前方,他知道他快到了。

    快到宁之远和三百铁骑交战的地方了。

    当年宁之远仗着蜀山弟子的身份,斩杀了一位崔阀的精英子弟。

    那人是他儿子。

    巨剑崔晋禹。

    崔阀中只差一步踏入羽化境的惊艳剑客。今天他就要去为他儿子报仇。

    不过他并不急,他走得不紧不慢。

    江湖中人向来有不乘人之危的所谓道义。他觉得这说法实在是荒唐得很。天下向来只有成王败寇一说,那来那么多公平。

    他知道,现在崔颢正率领着三百铁骑和宁之远死战。再加上有那两位冯虚境的供奉在一旁掠阵,纵然杀不死宁之远也能把他一身战力磨损个七七八八。

    那时他再出现,一剑下去,便大仇得报。他就是要在宁之远不甘,绝望的心境下斩杀这个南唐的绝世天才。

    他嘴角勾起笑意,“天才?死了的天才就是一滩烂泥。”

    ......

    ......

    蜀山上,陈安然提一把青伞悄然行于山道之间。他当年说过,要用手中青伞为天下遮风挡雨。

    今日,他就要为他的师弟,为蜀山遮风挡雨。

    各大世家私自调动南唐军队去截杀宁之远,那位端坐在龙椅之上的皇帝陛下当真不知?

    还不是存着让各大世家杀死宁之远使得蜀山后继无人的歹毒心肠。

    这位皇帝陛下什么都好,就是太过于小肚鸡肠。

    陈安然不知道崔阀为什么会掺和到这场风暴里来。那位热衷于帝王心术的陛下容不下今日的蜀山,来日就一定能容得下你崔阀?

    皇室之外盘踞着四个根深蒂固,实力雄厚的高门大阀,皇宫里的那位就真的能睡得好觉?

    还不是因为现在有蜀山这座大山压在他心上,他没功夫来对付你崔阀?

    张、赵、宇文三阀冷眼旁观是为何?还不是想让蜀山这座大山继续压在那位的心头,想让蜀山在前面为他们挡住那些明枪暗箭。

    偏偏他崔阀要帮着黎子渊算计蜀山,莫非想要亲自去和深宫那位角力一番不成?

    一身青衫的儒雅青年望着眼前的云海,又看了眼蜀山的山顶。那位垂垂老矣的老人是不是也在看着自己呢?

    想让自己去告诉天下人,蜀山这座大山还倒不了!

    蜀山外,云海缥缈,浩瀚无边,忽而山风涌动,不见云海翻腾,反而纷纷朝中间聚拢。

    云海从最外围开始缓缓消散,如潮水推进,消散速度愈演愈烈,最后蜀山外围万里云海消散一空。

    陈安然面露微笑望着眼前不见尽头的云桥,云桥一端延伸至陈安然脚下,另一端延伸至天际。

    白云叠桥为谁横?

    山风吹来,陈安然衣袍猎猎,发丝飘荡,这一日,陈安然手提青伞,悄然下蜀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