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十三章:蜀道难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山道前,段胤右脚下意识朝前踏出一步。这一切被王植收入眼底。一身黑色长衫的青年面露愠色,拜一位羽化高人为师,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拒绝的诱惑。若不是因为他手中的掌门信符,他凭什么得到这种天大的福缘。

    但是,段胤还是拒绝了,而且并没有过多犹豫。为了一个口头的承诺,放着眼前的机缘不要,偏要上蜀山。说好听了,这是倔强,说得难听点,这就是不知好歹。

    不过,因为王植在之前的接触中知道这个普通的少年到底有多倔。所以,对于段胤的回答,他说不上有多么的出乎意料。只是沉默片刻,他的脸上恢复了平静,然后看着段胤认真的开口道,“走蜀道之前,我觉得有些事情有必要提醒你一下。那就是,如果这次你走蜀道失败了,那么你此生此世都别再想上蜀山。我说的是此生此世,也就是说这次你失败了,就算是等到蜀山再开山门,你也别想上蜀山。”

    此生此世四个字王植咬得极重,话音落下。他看见段胤顿住了脚步。所以,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现在已经无关乎是否能从段胤手中拿回掌门信符的事了。接连几次的或威胁或利诱都被段胤拒绝之后,王植一贯淡然的心境已经不再平和。他觉得,必须要让这个不识时务的小子在自己面前妥协才能让自己浮躁的心恢复平静。

    关乎是否能够上蜀山的问题,这个威胁对段胤来说显然比之前的威胁都要来得有力得多。

    段胤一直想来看这座江湖,他想了六年。是宁之远给了他这个机会。

    他答应了宁之远要来蜀山,要去看云天之巅的日出。所以,他一定要做到。

    因为,段胤心中的江湖人,一言九鼎。他能在王植的威胁下,诱惑下倔强的坚持要上蜀山的原因也正是因为他把承诺看得比任何东西都重。

    一旦失去了上蜀山的机会,他将丢掉自己一直看得最重的承诺,他会变得一无所有。

    段胤犹豫了。他很清楚,走蜀道究竟有多难。他甚至从来没有认为过自己能走完蜀道。他今天来蜀山原本只是想试一试。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只有一次机会。

    王植在一旁平静的看着段胤,他很满意段胤现在的样子。他觉得,段胤就要对他妥协了。现在,王植感觉自己的心情前所未有的舒畅和平静。

    直到,段胤抬腿朝前再踏一步,王植的脸色逐渐变得阴沉如水。

    沿青石小道蜿蜒而上,身旁的草木逐渐高大茂密起来,颇有几分遮天蔽日的味道。细碎的日影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落在少年身上,显得深幽静谧。吸入一口清晨新鲜的空气,再呼出一口浑浊白雾。一呼一吸之间,段胤发现自己内心的烦躁正在逐渐淡去,身体舒畅,脚步愈发轻快。

    行至山腰处,一方巨石落入段胤眼中。数丈方圆的巨石被人一剑从中间剖开,安静伫立于斑驳石梯旁。剖面上,“蜀道”两个大字笔锋凌厉。被岁月侵蚀了数千年依旧能感受到铺面而来的浩瀚剑意。

    站在石梯前,段胤伸手握住胸前的剑形玉坠,手指在上面来回磨搓,直至玉坠上因为多了一层细汗而变得湿滑,段胤才决定迈出第一步。

    这条对于整个南唐来说都意义非凡的石道看起来其实极为普通。铺就这条石梯的石头段胤很熟悉,这种灰白色的石头在青石镇旁边的乌山上就有不少。在青石镇也有不少类似于这种石梯的小道。

    这三千六百阶蜀道除了看起来比青石镇上的那些小道多了岁月的沉淀和风雨的洗礼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不过,就算是看起来很普通的它在他有了蜀道这个名字之后也会在世人眼中变得不普通。

    右脚踩上蜀道第一阶,段胤的脸色陡然一白,额头上细密的汗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冒出,最后布满了整个额头。一股难以言喻的痛楚从段胤右脚的脚底传入,然后沿着脚底的神经通过脊柱最后冲入脑海。

    石梯看起来平淡无奇,可是脚踩在上面却仿佛有千万根细针同时刺入脚底。

    段胤右脚一软,单膝跪地。他以手掌支撑着前倾的身体,双手落在石梯上,同样的痛楚传来。段胤艰难抬头,目光努力的想要刺破石道中部盘踞的云雾望向蜀道的尽头。随即闷哼一声,以坚强的意志支撑着身体缓慢挺直脊梁,颤颤巍巍的站起。

    随后,左脚迈上蜀道,平地起惊雷。

    站在三千六百阶蜀道第一级,少年忍受着脚底钻心的刺痛,承受着凭空作用在身上那股沉重如山的压力,他缓慢的闭上双眼。

    良久之后,段胤双眼轻轻睁开,露出满是血丝的眸子,嘴角艰难的挤出一丝笑容,从喉间蹦出一句,“这便是仙家道法。”

    是的,他笑了。

    这个从青石镇走出来的普通少年以前总是在幻想着仙家道术该是怎样的震人心魄,却从来不曾看到过一眼。

    在酒馆,他念叨了这么多年“江湖高人一指截江。”无非还是抱着有朝一日能够看一眼高人神奇手段的乐观心态。

    当初,在乌山顶上,宁之远给他讲的叶老剑神一剑沉湖,那固然是极壮观的景象。可是他终究不曾看到过。

    不过,就在今天,就在此时,在蜀道上。他切切实实感受到了仙家道法的神奇。

    虽然,这仙家道法针对的对象是他,可他还是笑了。笑得艰难,却笑得开心。

    稍微适应了脚底的刺痛和作用在身上的压力,段胤身形颤抖的再次抬起脚尖。右脚缓慢移动,骨骼传出爆响,他紧咬嘴唇,顽固的将右脚放到了第二级台阶。

    少年衣衫尽湿,脸庞扭曲,不过他通红双眼还是倔强的盯着蜀道的尽头。

    当然,他的目光穿不透蜀道中部盘踞的云雾,所以他看不到蜀道的尽头。

    如果能够看穿云雾,他看到的又会是另一番景象。

    蜀道尽头,两道人影一前一后站立。后背微驼的鹤发老人双手负于背后,他的眼睛像头顶的天空一样广阔平静,他的心境多半也是如此。悠久的岁月让他见过了太多的风景,能让他苍老的面庞上展露表情的东西实在太少。不过,在看到段胤衣衫尽湿的狼狈模样之时,他还是忍不住轻蔑的摇了摇头。

    蜀道,他太熟悉了。通过段胤的反应,他能准确的判断出,这个少年确实如王植所说的那样,体内没有一丝真气。

    不曾踏入修行世界也敢来走蜀道。

    他甚至已经失去了继续看下去的兴趣,因为他知道,段胤肯定走不完三千六百阶石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