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十二章:将上山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夜已经深了,陈庆义双脚打颤,着实费了一番气力才挪回了房间。段胤在陪着那个满是杂草的前辈喝完酒之后也走回了自己的房间——这是客栈里最差的一间屋子,除段胤之外里面还住了三个青年。

    因为蜀山的原因,这家小店常年客满为患,也就像陈庆义那种富家公子哥能够单独住一间上房。所以,段胤能够住进这间屋子其实已经算是运气不错了。

    走到房间,躺在床上,段胤却迟迟未能入睡。睁着眼睛,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冰凉的夜风从窗户吹进来让段胤因为紧张而绷直的身体一阵轻微的颤抖。

    是的,段胤很紧张。

    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如此紧张。或许是因为明天就能让宁之远看到,他段胤到蜀山了,或许是因为王植的威胁让他有些担忧,更深层次的原因或许是因为明天上蜀山才是他真正意义上踏入江湖的第一步。从明日起,他将不再是那座浩瀚玄妙的修行世界门外的一个看客。

    ......

    ......

    晨曦未至,清风犹凉。

    段胤悄悄从床板上爬起,仔细的把衣服穿好,认真的捋平了衣服上的没一处褶皱。他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上一杯热茶细饮。每一口饮得极少,每一口咽得极慢。

    每个人在面临大事之前,都会想到静心。段胤此刻便是在静心,一杯茶已经喝完。段胤的内心还是有些浮躁,所以他在背上段天德送给他的那把长剑之后又到客栈大厅要了一碗素面安静的吃着。直到晨光到来,段胤才把最后一口面汤咽下肚中。

    不过,他的心还是很浮躁。

    能在大事来临之前让自己的心静下来,这是一个很值得欣赏的品质。只是,现在的段胤还不具备这种品质。透过酒馆的大门,他望着在晨光下愈发巍峨堂皇的蜀山,踩着金色的地毯,段胤走向了这座在南唐意义非凡的山峰。

    一路上,段胤低头慢行,似乎想了很多,但是真正走到蜀山脚下之时却又全然忘了自己一路上究竟想了些什么东西。

    面前的山峰高而陡直,在段胤胸无点墨的心中升起一个很平庸的比喻。

    这像是插在大地上的一把剑。

    这其实也能算是一个很贴切的比喻。因为,在世人眼中,蜀山向来是和剑分不开的。

    蜀山弟子向来骄傲,宁折不弯,灵魂中自有剑意,脊梁自有剑道风骨。

    这些都源自于眼前这座直插云霄的陡直山峰。

    站在山前,脚下的青石小道沿蜀山陡峭山体蜿蜒而上,目光随山道上移,最终在山道的某一处止住。

    因为他在山道上看见了一个很不想见到的人。

    王植,之前威胁过他的蜀山弟子。

    穿一身黑色长衫的青年同样看着段胤,面露微笑。王植轻抬脚步,拾级而下,百丈距离,三步而过。

    清风轻轻吹过,掀开了王植的嘴唇,“你很紧张?”

    段胤看着脸上挂着浅笑的王植,虽然对这个青年的印象很不好,但他还是老实的点了点头。因为,这并不是一件值得隐瞒的事情。

    王植似乎已经习惯了段胤这种思维,所以对他老实的回答并不感到意外。其实抛开段胤身上的掌门信符不谈,他确实很欣赏这个小伙子。如果真的能上蜀山做他小师弟也是极好的。

    只是,段胤身上的掌门信符注定了王植和他背后的大人物不能让段胤上蜀山。

    晨光下,王植再次开口了,“你紧张是因为你知道,我们不可能让你轻易上蜀山。事实也就是如此,我们不会让你上蜀山。”

    段胤很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个词,王植不会让他上蜀山。而不是他所猜测的那样,会在他上蜀山的路上添加诸多障碍。

    蜀山从来都是欢迎一切想要拜入年轻人,不分流派,不问出身。只要不是北燕人,都有资格参加蜀山的入门试炼。所以,段胤不相信有道首大人太玄在上,还有谁胆敢或者说有那个能力剥夺别人上蜀山的资格。

    沉默片刻后,段胤开口了,“有太玄宗主在,你没有能力剥夺我上蜀山的资格。”

    王植脸上的笑容更浓了,看来眼前这个少年为了上蜀山特地了解了不少关于蜀山的东西。由此也可以判断出他想上蜀山的想法究竟有多强烈。不过,就是要在这种情况下,摧毁他的所有希望才会让王植觉得兴奋。

    于是,王植略带戏谑的开口了,“我的确没有能力剥夺任何一个人上蜀山参加入门试炼的权利。但是,现在还不是蜀山开山门的时候。所以,要想参加蜀山的入门试炼,你要等到两年以后,蜀山开山门才行。想想宁之远,想想你为什么上蜀山,你觉得宁之远会活得到两年以后?”

    说到后面,王植的语气逐渐变得阴寒,那冰冷的语锋几乎要让段胤的皮肤结上一层寒霜。

    段胤抬头望了一眼蜀山,山腰处尽是云雾,看不清云雾后面的蜀山真容。但是,他知道在云雾后面是蜀山的三千六百阶蜀道。能走过蜀道者,可拜入蜀山。

    少年收回目光,盯着王植幽深的瞳孔,平静而坚定的开口道,“我可以走蜀道。”

    王植看着段胤,有些发愣。他觉得自己的思绪有些混乱,他需要好好的理一理。眼前这个少年体内没有修炼出一丝真气,这是毋庸置疑的,听段胤的语气,他肯定是知道蜀道到底代表着什么的。那么,他为什么还敢说他要走蜀道?

    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蜀山建立四千七百多年,能走完三千六百阶蜀道的一共是九人。

    其中,最天才的那个前辈是在天启巅峰时走完的三千六百阶蜀道。其他八位前辈大多是在不惑境中期走完的蜀道。

    如此妖孽的前辈高人都要在第一境巅峰甚至第二境才能走完蜀道。眼前这个还未修行的少年凭什么认为他能走完那三千六百阶石梯?

    沉默了很久之后,王植开口了,“其实,如果你愿意放弃上蜀山的话,我可以让你拜一位羽化为师。”

    整个山脚一片安静。

    连王植也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原因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段胤怔了怔,感觉脑海在嗡嗡作响。

    羽化。

    这两个简单的字眼到底代表了什么,所有人都清楚。

    天门不开,不见长生,羽化便是漫漫修行路的尽头了。整个南唐,羽化境高人屈指可数。

    对于修行来说,拜入蜀山和拜一位羽化为师,那个更好。

    自然是后者。

    但是,段胤上蜀山并不全是为了修行。所以,段胤拒绝了,他坚定摇了摇头,他要走蜀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