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七章:木匣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临近黄昏,暖洋洋的余晖铺满了整座小镇,也洒在了青石镇东边的那座破旧小院落里。

    林姓老人搬了张竹制躺椅放在院落中央,一个人端一壶老茶,躺在上面享受着温暖的余晖。

    橘红色的阳光盖在身上,微眯着眼睛,感觉比什么锦衣华服穿在身上都来得舒服。

    这些年,林姓老人靠着说书在青石镇各个角落里辗转,日子也还算过得下去。

    镇上面那些人总说那个叫段天德的酒馆老板可恶得紧,是个看人摆脸色的货。

    不过,老人觉得那个看着一副尖酸嘴脸的老板比起镇上面好多人都来得让人心暖。

    那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啊!

    老人年轻的时候也去过那个叫做江湖的泥潭。在里面摸爬滚打了这些年,争不过那些有背景的江湖游侠儿,也争不过那些有眼力劲的八面玲珑的人物。

    心灰意冷的老人还是回到了生养自己的家乡。年轻时游手好闲,总想着能在江湖里混出点名堂来,要当那些潇洒的风流侠士。等到垂垂老矣,才发现自己竟没有一技之长。

    好在自己在江湖里辗转了这么些年,别的没有,眼界却是实实在在的长了不少。想着在镇里面说书,讲些江湖山的奇人异事也能勉强混个温饱。

    老人起先自然是瞄准了小镇上人最多的酒馆。想着在那里说书能挣不少的打赏钱。

    起初,被那个刻薄的老板好生冷嘲热讽了一顿。

    不过,还得靠说书过活不是?自然也就忍下了老板的刻薄数落,低三下四的求着人家给个地方说书。

    老板,嘴里说着这些尖酸的难听话。却从来没有动手赶过老人。看见晚年凄苦的老人说书没有得到打赏钱还经常偷偷摸摸的塞给多老人好些次铜板。

    老人日子过得虽说算不上大富大贵,可是靠着一个月两百来个铜板的打赏钱还算是能过得下去不是?

    有时候钱袋子里有些结余,还能去买上二两劣酒,给自己开开荤。

    这些都离不开那个在外人眼中尖酸刻薄的酒馆老板。

    今天还不到月末,兜里的钱得省着点用。谁能保证接下来的日子一定能赚到打赏钱呢?

    所以,老头子今天没有去买酒。就打算过会炒一个在菜贩手中讨要来的青菜帮子将就着对付过去了。

    躺在竹椅上垂垂老矣的林姓老人头顶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嗓音,“林老哥,身子骨还好吧。”

    老人慌忙起身,来人自然就是别人眼中尖酸刻薄的酒馆老板段天德。

    穿着长衫的老板手里拎了壶麦酒,笑吟吟的给林姓老人打招呼。

    之前他看见那个落魄青年给了段胤一个剑形玉坠,说是让他去蜀山学剑法。

    段胤那个傻小子他清楚。成天想着去那座江湖。听见青年让他去那个什么蜀山学剑法,他还不着急忙慌的踩进江湖那个泥潭里去。他倒是不担心宁之远是那些个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想把段胤这个傻小子骗出去买了。

    段天德只是在青石镇这么个小地方开了个酒馆,也从来没到外面的世界去看过。不过,这些年来在酒馆里他着实见了太多形形色色的人。他不敢说一眼就看出一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德行。

    不过,那个背着把长剑的落魄剑客好歹在酒馆里住了这么些日子。他还是能看出来,宁之远是个品行不错的江湖侠士。

    他知道眼前的老人年轻时在江湖里闯荡过不少时日,也去过不少地方。

    今天,他就是想问问,那个落魄剑客口中的蜀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

    ......

    酒馆里,段胤还是坐在那张靠窗的桌子上,只是他的对面已经没有那个背着长剑的青年。

    宁之远走了,他要去杀那个他必须要杀的人。

    段胤从怀里掏出宁之远给他的剑形玉坠放在眼前仔细端详。他能去闯荡江湖了,能去蜀山学剑法了,可是宁之远却要死了。

    挎木剑的少年拿出一根麻线,穿过玉坠上的小孔,把剑形玉坠挂在胸前,眼眶有些湿润。

    许久之后,段胤甩了甩头,望向了酒馆外面。在街上的人群中,他看见了段天德。

    段天德似乎有些落寞,身形也有些伛偻。他发现自他从乌山上回来之后,段天德就变得沉默了许多。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逢人便笑的老板这幅样子。

    他开始反思,自己当初是不是做错了。段天德在自己心中再如何可恶,他毕竟养了自己十六年。若是没有这个吝啬的老板,自己当初恐怕就饿死街头了吧。

    他觉得自己当时做的有些过分了。

    所以,他决定在段天德回来的时候跟他道歉,顺便也跟他道别。他这次真的要离开这个生活了十六年的小酒馆了。所以,他觉得在自己走之前应该跟段天德道别。

    独自走在街上的段天德盯着脚下青石铺就的街道,心神有些恍惚。

    他去了说书那个老人那里,想问问蜀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现在他已经知道了答案。可是他却高兴不起来。

    林姓老人在听他说出蜀山两个字后震惊颤抖的神色依然历历在目。

    那是整个南唐的第一宗门呀。

    段胤有了拜入蜀山的资格,他有什么理由阻止段胤离开。

    他想不出任何理由来说服段胤,也想不出任何理由来说服自己。段胤就要离开酒馆了,就要离开自己了。这成了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

    这一路上,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来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到的酒馆,更没有注意到一直在喊他的段胤。

    他心神恍惚的拎了两壶酒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夜凉如水,桌上的油灯散发着昏黄的光芒。段天德眼眶通红的趴在桌上,地上是两个空荡荡的酒壶。

    时则半夜,段天德拖着行尸走肉一般的躯体倒在床上。床头摆着一个木匣,木匣洁净如新,表面莹润如玉。

    那是时常抚摸才有的光泽。

    这个木匣在段天德床头摆了六年,这六年来,段天德把这个木匣打开,合上,往复了无数次。

    六年来,他一直在纠结这个木匣到底应不应该送出去。六年了,他都不曾真正下定过决心。

    这一次,他应该是下定决心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