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书剑仙途 第一章:梦想仗剑走江湖

时间:2018-07-05作者:尺余

    青石镇坐落在南唐东南部,因为临近官道,沿途有不少商队,江湖游侠儿经过,小镇中央的酒馆就格外热闹。

    沿途在青石镇歇脚的江湖儿见到酒馆门前挑出的那杆青旗总会忍不住肚子里酒虫的纠缠跑进去喝两口。这些江湖儿郎总是讨喜的。

    就像现在,段天德望着酒桌上那些烈酒和桌上那些朴实汉子那双小眼睛就格外明亮。他们总是不愿意在酒上面吝啬银子的。这些兑水不算严重的烈酒下了那些汉子的肚子之后就会变成大把的银子流进他的口袋。现在的段天德已经在思考自己要不要在酒里少兑点水,那些江湖汉子喝得舒坦些自己的生意不就更红火些。

    笑容灿烂的段天德望向正在酒桌之间穿行的段胤越发觉得这个十六岁的小伙子顺眼。只是当目光瞥到少年腰间那把长剑的时候,眼睛里本能的多了一抹厌恶。

    自小被段天德收养的段胤生得很俊秀,手脚也麻利,浑身散发着年轻人的活力。不像酒馆里其他几位小二,一个个都疲懒到骨子里了。

    只是,这个年轻的小伙子不想着老老实实做个店小二,总嚎着要出去闯荡江湖,想做一个行侠仗义的剑客。小伙子一月的工钱也就三百个铜板,按照这样算下去,段胤一年的收入才三两多银子。武器店中一把最便宜的铁剑也要买到三十两银子的天价。

    段胤向往那座他眼中的江湖,可是想要买一把铁剑他得攒十年。少年买不起铁剑,就削了一把木剑挎在腰间。似乎挎上这把木剑他就踏入了他眼中的那座江湖,就成了天底下最厉害的剑客。

    起初,段天德看到段胤腰间那把木剑时,觉得相当的不顺眼。因为这个勤快的少年腰间挎了那把木剑之后干活难免会有磕磕碰碰。一想到少年因为腰间这把木剑干活可能会出现差错,最后导致流入自己手里的银子会有相当一部分的流失,段天德就心底就窜起一股无名火气。对于视钱财如性命的段天德来说,这简直就是血海深仇。于是恶狠狠的威胁段胤说“再不这破烂玩意儿取下来,就别在酒馆待了”

    少年没有接话,只是低下头看着自己脚上的布鞋沉默的表示着反对。

    段天德看着段胤那张倔强的脸,很想扬起手给这个异想天开的小二一巴掌。可是转念一想,打伤了这个小二,这几天谁来给他干活呢?那不是又得损失不少白花花的银子。无奈最后只能丢下一句“以后工钱减成一百五十文。”气得摔袖而去。少年望着老板气愤的背影,只是沉默的拿起抹布继续干活,干得比任何人都来得努力,都更加认真。却就是不肯解下腰间的那把木剑,似乎一旦自己解下腰间那把木剑,自己的江湖梦也就破灭了。

    起初挎着把木剑干活难免会有些磕磕碰碰,有时候木剑打翻了客人的酒杯什么的,少年只是低三下四的赔不是,却仍是倔强的不肯解下那把木剑。本来不近人情的段天德这次像是有些心软,见到段胤闯了祸只是连忙跑过去帮他收拾烂摊子。然后丢给段胤一个损失都记你账上的气愤眼神,却从来没有再让段胤取下过腰间那把木剑。

    随着时间越来越长,少年也越来越灵活。现在腰间的那把木剑已经不会影响到他干活了。他端着盘子不停的穿行在人群中,比起其他几位小二效率还要高上几分。

    段胤老老实实的做着店小二,却一刻也没有放弃过要去看那座江湖。

    中间那桌的几个汉子喝了几碗酒后,不在乎外面的寒风,故意敞开胸襟表示自己不怕冷。酒馆里其他人或许对这种故意的显摆不在意。

    段胤看向几个汉子的眼睛却很亮,段胤向往那座神奇的江湖。总想着能够遇见一位抬手之间便能让江河断流的世外高人教自己个一招半式的,所以他觉得江湖高手就该像那几个汉子一般不惧腊月寒风。

    忙碌中,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已至傍晚,酒馆里只剩稀稀疏疏的几个人影。段胤收起一身的疲惫,端了碗阳春面坐在门前,腿上放着他那把最宝贝的木剑。吝啬的段天德难得的放了个金黄的煎蛋在少年碗里。段胤报以憨厚的笑容,这种锦上添花的事情总是让人高兴的。

    这个挎木剑的小二总嚎着自己要出去闯荡江湖,想着在外面能遇到一位高人,教自己两招高明的剑招,要做这江湖最厉害的剑客,要当顶风流的侠士。

    不过,他终究只是段天德收养的一个小伙计,没人会相信他真能成为武功绝顶的江湖高手,老老实实的端茶送水才是他的本分。

    性子好点的只说句“你也就只能在酒馆里老老实实的当个小二。”性子泼辣些的每听到少年说要去闯荡江湖时总会骂上一句,“你要是出去闯江湖活该死在外面都没人收尸。”

    段胤没有去听那些闲言碎语,也没有管老板那恶狠狠的目光,他依旧做着自己的江湖梦。

    傍晚的阳光算不上明亮,落在还未化近的白雪上泛起一片温暖而迷人的光芒。

    坐在酒馆门前,顺着青石铺就的小道能一直望到小镇外面去,那片模糊的轮廓是小镇外面的世界,是段胤向往的江湖。

    黄昏的余韵中,一道模糊的人影出现在段胤的眼中。隔得远,段胤看不清来人的模样,只看到他背后有一道细细的棍状黑影。那个棍状的黑影是他背在背后的三尺青锋?

    段胤的眼中露出羡慕,外面的江湖是他做梦都想去看的,一把长剑是他做梦都想要的。他已经想好了,等到他二十岁,纵然是买不起铁剑他也要出去看看那座江湖。

    小道尽头的那个人影走得很慢,但是他的步伐很坚定,不曾放缓,也不曾加速。他应该走过很多路了吧,他或许看遍了整座江湖吧。

    一碗阳春面已经吃完,段胤却不曾离开,他还是坐在门前,眼睛望着那道人影,他想看看那是一个怎样的人,他也知道那个人一定会来。到了青石镇的江湖人就没有不来这个简陋的小酒馆的。

    那个人走得很慢,但终究还是来了。他的脸在段胤眼中渐渐变得清晰。那是一张很年轻的脸,剑眉之下,眸子清澈,只是额前有些凌乱的发梢和脸上的灰尘让他看起来有些沧桑。段胤的眼睛落在了他背后的长剑上。长剑算不上华丽,段胤只能看到剑柄。剑柄漆黑,似金似木,上面也不见任何纹路。可能也只是一把最劣质的铁剑吧。想去看那座江湖的人很多,真正能去的人却很少。段胤觉得这个人至少是幸运的,至少他不用挎把木剑整天坐着不切实际的江湖梦,至少他踏入了这座江湖。

    穿着一身白袍的青年像是很累了,走到酒馆门前只是说了一声,“来壶酒,两斤牛肉。”就随意找了一张桌子坐下。

    段胤很勤快,青年的话才落下就飞似的跑到后厨给青年端了壶酒,一盘牛肉上来。或许这也是素来以刻薄出名的段天德能容得下段胤挎木剑当小二的原因吧。

    段胤放下酒肉之后就在这个看起来很是落魄的青年旁边找了张桌子坐下,眼睛盯着他背后的长剑。这样直勾勾的望着别人的武器是一件很不礼貌的行为。只是段胤已经忘了这些,他的眼睛被青年的长剑牢牢的吸在了上面。

    长剑看起来不是什么好货色,剑鞘用白布缠住,只是一路的灰尘已经让白布变成了灰布,就像青年那一身已经变成灰袍的白袍一样。以前段胤在酒馆中也见过其他江湖人的武器,比这把长剑看着更华丽的也有。比眼前这个落拓剑客更像江湖高人的侠客也有。只是那些武器,那些人都不如眼前这把看起来很破的长剑,这个看起来很落魄的男人更吸引段胤。

    这个眸子清澈的男人吃饭很专注,很慢,有一种奇怪的气质。一壶酒,一盘牛肉,他足足吃了半个时辰。直到他将最后一片牛肉放入嘴中,又饮下壶中最后一口酒,他看见了段胤炽热的目光,又瞥见了段胤腰间的木剑。青年清澈的眸子中扬起一抹温暖的笑意,像是三月迷人的春风。然后,这个眸子清澈的男人随手解下背后的长剑递向了段胤。

    段胤看着递过来的长剑,咽了咽口水,手掌磨搓,却不敢去接那把长剑。

    他想要摸一摸那把长剑,但是真剑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珍贵的东西。

    他害怕摸坏了它。

    段胤踌躇的样子落在了青年眼中,看出眼前这个小伙子的心思,于是眼神示意段胤不用害怕。

    段胤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激动,眼中露出坚定,极为郑重的接过了长剑。像是在进行某种庄严的仪式。

    段胤拿过长剑,指肚在剑鞘上轻轻滑过,心底升起满足,这可是真剑呀。他将长剑抱在怀中,似乎抱住了这把长剑也就拥抱了整座江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