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只婚不爱:晏先生,晚上好 第107章 心虚

时间:2018-08-18作者:听晰

    段曼雪哑然,自知理亏,无力为自己辩护。

    “妈,如果没其他的事情,我带思苡走了。”晏希颐趁胜追击,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你跑来这里,只是单纯的接思苡吗?”段曼雪问道,他们想走,门都没有,儿子不承认,她也没证据,可不代表她很好糊弄,她还没老糊涂。

    “思苡是古氏的总裁,她的时间很宝贵。”晏希颐以工作为由,妈是个明白人,只要是工作上的事情,她都不会拖后腿。

    段曼雪微眯起双眸,说道:“谁不知道思苡只是古氏的挂名总裁,真正处理事情的人是你。”

    “妈,我只是她的助理,重要的文件必须思苡亲自签字,而我的签字无效。”晏希颐说道,他只是幕后。

    段曼雪沉默,她这个儿子的口才有多好,她比谁都清楚,跟他辩驳,她只有输。

    晏希颐拉着舒思苡,朝门口走去,舒思苡不出声,紧紧地跟在晏希颐身后,事情是她做的,她没晏希颐那么会掩饰自己,再待下去,或是多说一个字,她就会露馅。

    关门声响起,段曼雪才回过神来,明知道他们是落荒而逃,她却阻止不了他们,人都逃了,她还能说什么。

    生气吗?一个是她的儿子,一个是她的儿媳妇,她能生他们的气吗?不能,不能生他们的气,她可以生展雷的气。

    “晏展雷,你死定了。”段曼雪愤愤的说道,雁霜缩了缩脖子,幸亏董事长的大儿媳妇的心向着总裁,若是向着董事长夫人,雁霜不敢想象,余小姐跟董事长夫人见面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人都走了,她没必要继续下留,段曼雪起身。

    雁霜见她要走,松了口气,却礼貌的问道:“董事长夫人,要不要吃过晚饭再走。”

    段曼雪冷睨她一眼,问道:“你看我现在的心情,还有心情吃饭吗?你告诉晏展雷,他死定了。”

    晏展雷逃得了一时,还逃得了一世吗?

    这次她扑了个空,下次呢?等她找到他藏余思薇的地方,有他好看的。

    车内,舒思苡拍着胸脯,现在想想刚才的情景,她还觉得后怕。

    “看你下次还敢不敢随便听我妈的话。”晏希颐说道,这个女人也真傻,明知妈的目的不单纯,她还听之任之。

    “他是你妈,是我的婆婆,我要讨好她,别说来找晏展雷的女人了,就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眉头都不会皱一下。”舒思苡很冤枉,当时的情况,她根本没得选择,她能拒绝婆婆的要求吗?“你还好意思怪我,如果不是我深入敌营,向你们通风报信,一场灾难就降临了。”

    “说你傻,你还不乐意听,随便找个借口就走了。”晏希颐睨了舒思苡一眼,她还为自己辩驳,如果不是她掺和进来,他才不管妈闹翻天,反正妈针对的又不是他的媳妇。

    “废话,我说你傻,你乐不乐意听?”舒思苡白了晏希颐一眼,接着又说道:“说得容易,借口有那么好找吗?如果是我妈,我也敢口无遮拦随便乱说,他是你妈,是我的婆婆,你有见过不听婆婆话的儿媳妇吗?”

    “见过。”晏希颐忍着笑意说道。

    舒思苡皱眉,问道:“谁?”

    “你。”晏希颐继续忍笑。

    “我?”舒思苡手指着自己,听不懂晏希颐的话了,她哪儿不听话了,她不听婆婆的话,会跟婆婆去做这么缺德的事情吗?

    “你连婆婆都敢骂,不听她的话很正常。”晏希颐话音未落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舒思苡怒了,如果不是考虑到他在开车,真想一巴掌拍死他,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不知者无罪,再说,这是谁的错,你早点告诉我她是你妈,我还会犯这种错吗?就因为上次我骂了她,心存愧疚,才拒绝不了她的要求。”

    “行了,下次注意点,只要以工作为借口,妈是不会为难你的。”晏希颐说道。

    舒思苡咬了咬牙,担忧的问道:“晏希颐,你说妈会不会怪我?”

    舒思苡不傻,妈肯定知道是她干的,现在冷静下来后,舒思苡想到了后果,这次她违背了妈的意,妈会不会讨厌起她来?

    “不会。”晏希颐笃定的说道,舒思苡还是害怕,晏希颐腾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秀发,说道:“妈只会把所有的怒气全发泄在晏展雷身上。”

    “真的?”舒思苡眼前一亮,只要不牵连她,发泄在谁身上都没关系,即便是发泄在晏希颐身上,他们是母子,母子之间没有隔夜仇。

    媳妇跟婆婆是天敌,好不容易她跟婆婆的关系很好,若是因此事而瓦解了,太不值得了。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晏希颐问道。

    “你骗我得少吗?”舒思苡小声低咕,晏希颐听见了,只是笑了笑,这种事情不能深究,淡忘就好了。“晏希颐,思薇怎么会就成了你弟弟金屋藏娇的女人?”

    舒思苡心里很是不舒服,思薇是她的朋友,最好的朋友,当年思薇不辞而别,现在思薇回来了,却成了晏希颐弟弟的女人,而且,思薇还怀孕了。

    “三年前,她若是不抛弃展雷一走了之,她现在就是晏家的儿媳妇了。”晏希颐说道,语气很平静,这是展雷的事情,也是展雷的选择,他尊重展雷的决定,可是,妈不会,妈认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

    “什么?”舒思苡很是震惊,她怀疑自己听错了,三年前,三年前思薇突然消失了,害得她都伤心了很久,思薇跟晏展雷三年前就开始了,可思薇从来没告诉过她,她只知道思薇有男朋友了,却不知道是谁,她问过,思薇不肯说,这是思薇的私事,她也不好追根究底。

    晏希颐说道:“三年前,她跟展雷相爱,那时候我妈想着撮合展雷跟倩倩,晏家跟陈家交好,两个孩子结婚,亲上加亲,两家家长都乐见其成,偏偏展雷跟倩倩没往他们想象中的发展,倩倩表明态度,不愿意嫁给展雷,那时候展雷并没让陈家人知道,他另有所爱,倩倩不愿意嫁,对他来说是好事,因为倩倩先提出,陈家觉得愧对晏家,其实,我们家都知道展雷另有所爱,妈反对他们在一起,后来还是由我说服妈接受余思薇,他们都订婚了,准备着办婚礼,婚礼之前,余思薇走了,展雷受到了伤害,妈才痛恨余思薇,如今她又回来了,你觉得我妈能接受她吗?不质疑她是不是怀着什么目的性的回到展雷身边?不担心展雷再受伤害吗?”

    舒思苡很是震惊,如果晏希颐不告诉她,这些事情她根本不知道,思薇也从没告诉过她。

    “思薇为什么要离开?”舒思苡问道。

    晏希颐睨了她一眼,说道:“你是她的朋友,你不是应该比我们更清楚吗?”

    舒思苡嘴角一抽,说道:“我是她的朋友不假,她从未对我说过,我只知道她交了个男朋友,至于是谁,我根本不知道,何况,思薇当年走的时候,也没跟我说一声。”

    “连你都没说吗?”晏希颐问道。

    舒思苡摇头,很是郁闷的说道:“我太忙了,忽略了很多事情。”

    她们是好朋友,如果她留点心,一定会看出端倪,可是她没有,一心只想着赚钱。

    晏希颐不语,他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告诉她了,舒思苡也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有当事人知道,现在当事人又失忆了,只有等思薇恢复记忆才能知道当年发生的事情。

    舒思苡了解余思薇,如果没有什么原因,她不可能丢弃一切一走了之。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段曼雪前脚离开公寓,晏展雷后脚便带着她回公寓,晏展雷本想给余思薇安排一个隐蔽的住处,给晏希颐打电话,问一下晏希颐的意见,晏希颐没给他什么意见,只说了一句,除非他送余思薇出国,只要人在a市,妈就能找到人。

    送余思薇出国不现实,他也不想,思来想去,带余思薇回到公寓,她来他的公寓找过人,却扑了个空,短时间内妈不会再来他的公寓,妈太了解他了,笃定他会给余思薇安排一处隐蔽的住处。

    “展雷,我们这样好吗?”余思薇很是担忧,心里也很难受,展雷的妈妈接受不了她,怪不得展雷不安排她跟他的父母见面,原来是这个原因,既然不喜欢她,她又是怎么成为他的未婚妻的?

    “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晏展雷反问道,坐在沙发上揉搓着眉心,他也没想到妈会突然来他的公寓找人,看来妈对余思薇是没耐心了,上次妈听到他将余思薇安排在他的公寓里,气得都晕倒了,如果妈再因余思薇而气出好歹,爸肯定会杀了他。

    这次有嫂子跟哥掩护他,才能成功避开妈见到余思薇,下次呢?有前车之鉴,下次妈不会带上嫂子,他真的不敢想象,如果让妈见到余思薇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妈不傻,深知嫂子跟哥从中作梗,她不会追究哥,也不会怪怨嫂子,她只会将所有的怒意全发泄在他身上。

    今晚他有一场灾难,明知是灾难,他却不能逃避,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

    “展雷,你妈为什么不喜欢我?”余思薇问道,低眸看着自己微隆起的腹部,她都怀上孩子了,他的母亲还不愿意接受她吗?他的母亲该是有多怨恨她,多不喜欢她,才会连同孙子或是孙女一起讨厌呢?

    余思薇想不通,这到底是为什么?余思薇很想想起她失去的记忆,只有这样,她才知道为什么,才能对症下药。

    自古婆婆不喜欢儿媳妇很正常,不喜欢孙子或是孙女就不正常了。

    晏展雷凝重的眉头紧锁起来,看着余思薇的目光寒森,全身被一股冷厉之气所萦绕,仿佛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修神罗刹。

    她那么无辜的眼神,那么淡然处之的问他为什么,失忆就能抹掉一切吗?

    她失忆了,无论他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他又不想欺骗她,做错事情的人是她,妈不喜欢她,甚至说是憎恨她,都是她自找的。

    晏展雷讽刺一笑,反问道:“你想知道原因?”

    余思薇很认真的点头。“想。”

    “我说什么,你信什么吗?”晏展雷又问道,余思薇点头,晏展雷勾了勾薄唇,冷邪的笑意泛滥开来。“想知道原因自己去想。”

    他说了,她未必信,何况,他并不想说,如果让她知道,她曾经伤害过他,无论她是什么反应,都会打击他的自尊心。

    从来只有他伤害别人,尤其是女人,很难想象他也被女人伤害过。

    余思薇脸色一僵,明知道她失忆了,他还要她自己去想,她如果能想起来,还会问他吗?

    她想讨好未来的婆婆,这对他而言不是好事吗?他难道不想让她与他的母亲和睦相处吗?难道说他根本就没想过她跟他的母亲将来的相处,因为他没想过要娶她,所以……

    他不会娶她,余思薇心一窒息,脑海里浮出陈倩倩的身影,他的母亲喜欢陈倩倩,他们也男才女貌的一对。

    余思薇吸了口气,忍不住问道:“展雷,我们之间是不是没有将来?”

    在他的母亲没找上门之前,她幻想过他们之间的将来,现在看来,幻想终究是幻想,他都不让她与他的母亲见面,他的态度让她觉得,他最终会听从他母亲的安排娶陈倩倩,而她呢?

    只能是他的情妇,余思薇沉重的闭上双眸,情妇两个字对她来说是多么的讽刺,她成了他的情妇,那么她肚子里的孩子呢?私生子吗?

    晏展雷不语,他们之间本来是有将来的,是她自己放弃了,曾经不珍惜,今日才有苦果,这都是她自找的。

    “展雷,我们之间是不是没有将来?”余思薇又问道,晏展雷越是逃避,她越是想知道,她知道他不会骗她,宁愿不说也不会欺骗她。

    “这重要吗?”晏展雷反问道,他在为他们的将来而努力,他现在给不了她任何承诺,因为他知道,一旦承诺了就是一份责任,他并非背负不起责任的人,而是,给了她希望又给她失望,这对她来说是伤害。

    他的努力会有不会成果,他自己都没有把握,如何给予她承诺?

    余思薇目光一闪,错愕的望着晏展雷,反问道:“这还不重要吗?”

    这是他们的未来,他们的未来都不重要,那么对他而言,什么才是重要的事情?

    如果只是她独自一人,他母亲不喜欢她,他给不了她的婚姻,她可以一走了之,可是,她如今不是独自一人,她腹中还有孩子,不为她自己,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她也要为他们的将来而努力。

    晏展雷寡薄的唇瓣抿成一线,犀利如刀削的一般。

    “晏展雷,你妈不接受我的存在,那么我肚子里的孩子呢?她也不肯接受吗?”余思薇失控了,她不想利用孩子来逼迫他,可他的沉默让她很不安,她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孩子?”晏展雷冷厉的眼眸渐渐眯起,射出疑惑的光芒。“你确定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吗?”

    余思薇愣住了,难以置信的望着晏展雷,他还在怀疑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他明明信了,他明明答应了她,为什么他还怀疑呢?余思薇神情悲痛极了,原来,他一直都不信,原本,他依旧在怀疑。

    她懂了,真的懂了,为什么他的母亲不肯接纳她,问题不在她身上,而在他身上,连他都怀疑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别人的,更别说他的母亲了。

    他不让她跟他的母亲见面,他连她向他的母亲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

    他太残忍了,真的太残忍。

    晏展雷深知自己的话伤害了她,可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晏展雷起身,走向余思薇,在她身边落坐,温柔的将她搂进怀中,说道:“我说错话了,别往心里去。”

    余思薇僵硬着身子,愣愣地望着他,心已经被他伤到了,想要补救谈何容易。

    他不相信,无论她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不知为何,明明失忆了,可她就是笃定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现在只能等,等她把孩子生下来,跟他做亲子鉴定就会知道真假了。

    “你早点休息。”晏展雷放开余思薇,她需要静静,他也要回一趟家。

    余思薇呆若木鸡的坐在沙发上,目光黯淡无光,她只知道晏展雷走了,却不知道晏展雷是什么时候走的。

    “余小姐,总裁已经走了。”雁霜提醒道。

    余思薇敛起思绪,看着雁霜,担忧的问道:“雁霜,我有些不放心。”

    “总裁是回家,不会出什么事情,总裁是董事长夫人的儿子,董事长夫人不会伤害自己的儿子。”雁霜安抚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