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只婚不爱:晏先生,晚上好 第106章 虚惊一声

时间:2018-08-18作者:听晰

    “妈去你公寓了。”晏希颐话音未落,听到晏展雷咒骂一声,接着一声巨响,便再没任何声音了。

    晏希颐拿着手机,犹豫着他要不要去晏展雷的公寓,这是晏展雷跟余思薇的事情,他不想掺和进去,妈把思苡带去了,思苡被卷入,他还能独善其身吗?

    如果那个女人不是余思薇,如果余思薇跟思苡素不相识,他可以置身事外,但是,余思薇跟思苡的关系摆在面前,容不得他视而不见。

    以思苡的个性,以妈的脾气,晏希颐不再犹豫了,拿起外套准备离开。

    这个时候段秘书进来了,说道:“晏助理,这份文件需要……”

    “放桌上。”晏希颐阔步朝门口走去。

    段秘书先是一愣,接着问道:“晏助理,你是要出去吗?”

    晏希颐没回答,箭步流星般朝电梯走去。

    晏展雷的公寓到了,舒思苡很是意外,这里她来过,晏希颐的公寓就在这所小区,转念一想,他们是兄弟,公寓买在一个所区也正常。

    晏希颐是1号楼,晏展雷是2号楼,楼层是一样的。

    从下出租车,两人一路沉默,段曼雪走在前面,舒思苡安安静静地跟在她身后,直到进了电梯,段曼雪开口问道:“希颐有带你来过吗?”

    “来过。”舒思苡很诚实的回答道,她没说清楚,担心段曼雪误会,舒思苡又说道:“他只带我来过他的公寓。”

    段曼雪笑了笑,其实舒思苡不用说清楚她也明白,她太了解希颐了,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带她来展雷的公寓,即便他们在同一所小区。

    楼层到了,段曼雪先出电梯,舒思苡随后跟上,她的心跳得很快,毕竟,她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舒思苡都想好了,等面对晏展雷的女人时,她只需要沉默就行了,如果婆婆硬要逼着她发言,她尽量用最委婉的话来将伤害力降低。

    段曼雪当初已经妥协了一次,既然有第一次,有第二次也正常,她可不会把她跟那个女人的关系闹僵,日后见面尴尬。

    站在门外,舒思苡见段曼雪没准备按门铃,误以为段曼雪在等着她表现,舒思苡深吸一口气,准备去按门铃时却见段曼雪拿出钥匙,舒思苡嘴角抽了抽,默默的抽回自己的手。

    段曼雪不仅有这个公寓的钥匙,还有晏希颐公寓的钥匙。

    段曼雪将钥匙插进去,却发现自己手中这把钥匙已经开不了锁了,段曼雪眸光一沉。“臭小子,防备心这么重,连锁都换了。”

    舒思苡忍着笑意,想为晏展雷点赞,同时也为晏展雷捏把冷汗,他难道不知道,他这么做会将段曼雪心中的怒火推到极点吗?这对他跟那个女人一点帮助都没有。

    段曼雪很生气,抽出钥匙,对着门一阵猛拍,如果粗鲁的动作吓了舒思苡一跳,段曼雪是贵妃,举手投足之间尽显优雅,没想到被激怒了,也会完全不顾及形象。

    “谁啊?来了来了来了。”雁霜打开门,见敲门的人是段曼雪,吓得不轻。“董……董事长夫人。”

    段曼雪推开雁霜,进门直接朝主卧去,主卧的房门没关,里面空无一人,段曼雪挑眉,又去次卧,还是没人,连书房跟卫生间都找了,没见余思薇的身影,段曼雪脸色阴沉,难道她晚了一步,臭小子先一步把人给转走了。

    好,很好。

    舒思苡见段曼雪没找到人,松了口气,总算可以不用正面交锋了。

    “雁霜,人呢?”段曼雪坐在沙发上,气场很强大。

    “董事长夫人,您想找谁?”雁霜故意将装傻,将两杯柠檬茶放在茶几上,舒思苡坐在段曼雪身边,她是真的渴了,端起柠檬茶喝了一口,段曼雪却没喝。

    段曼雪眸光一闪,极其的凌厉。“雁霜,你是精明人,知道我的来意,别在我面前装傻。”

    舒思苡安静的喝茶,心里却佩服他们的速度,她陪着段曼雪急如星火般赶来,还是晚了晏展雷一步,想想也对,虽然她是在出租车上通知晏希颐的,通讯那么发达,一个电话就可以将人转走。

    面对咄咄逼人的段曼雪,雁霜很慌张却要逼着自己镇定,晏总给她打了电话,她也很着急,余小姐出去散步了,又没带手机,确切的说应该是晏总没给她配手机,她根本联系不到余小姐,又不敢出去找,万一余小姐回来了呢?

    她只能在公寓里等,祈求着余小姐比董事长夫人先回来,或是比董事长晚点回来,可千万别一起回来。

    “雁霜。”她不说话,段曼雪没耐心了。

    这样凌厉的段曼雪,舒思苡第一次见到,说真的,她还有些怕怕,想到昨晚那个拉着她聊天的段曼雪,简直是判若两人。

    看来慈祥的婆婆,跟恶毒的婆婆,是因人而异,对她喜欢的儿媳妇,她就是慈祥的婆婆,善解人意的婆婆,对她不喜欢的儿媳妇,她就是恶毒的婆婆,刻薄尖酸的婆婆。

    舒思苡暗暗庆幸,她是段曼雪喜欢的儿媳妇,若是不喜欢的儿媳妇,估计她经不起段曼雪折磨,跟晏希颐迟早得离开。

    同时,舒思苡也觉得很奇怪,她跟段曼雪的第一次见面很不和谐,她也用了自己都觉得很过分的话来骂段曼雪,没想到段曼雪还对她那么好,完全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董事长夫人,我……”门铃响起,打断雁霜的话,雁霜心咯了一下,不敢去开门,她害怕是余思薇回来了。

    “怎么不去开门?”段曼雪问道,犀利的目光锁定在紧关的大门上。

    “应该是按错门铃了。”雁霜心虚的说道,董事长夫人在场,她敢去开门吗?

    “你怎么不说是送错快递,或是推销保险的?”段曼雪讽刺道,雁霜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人还没被他们转走,她就说嘛,她的速度已经够快了,他们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她,她可是有备而来的。

    “应该吧!”雁霜尴尬一笑,董事长夫人说是什么那就是什么。

    段曼雪也不勉强雁霜,她去开门又不合适,看向一旁的舒思苡。“思苡,你去开门。”

    “啊?”舒思苡很意外,没想到段曼雪会让她去开门,她还想着怎么独善其身呢!何况,她是客人,哪有客人去开门之说,不过,段曼雪的话,她也不敢不听。

    舒思苡看了雁霜一眼,将茶杯放在茶几上,起身慢吞吞去开门,门一开的瞬间,舒思苡傻眼了,反射性的将门给关上了,她看见了思薇,难道是幻觉,对,一定是幻觉。

    晏希颐说思薇在美国,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刚才那个女人的确长得跟思薇很像,她脸上有一条疤痕,思苡脸上可没有。

    门外的余思薇也傻眼了,一个陌生的女人来给她开门,难道是她走错了,抬头确认了一下,确定自己没走错,难道是晏展雷新交的女朋友,余思薇很是受伤,一个陈倩倩还不够,又带别的女人来伤害她。

    晏展雷到底是什么意思?

    再温顺的小绵羊被人踩到尾巴时也会亮出它的爪子,怀孕的脾气本就不受控制,余思薇火气也上来了,对着门一阵猛拍。“开门,晏展雷,给我开门。”

    舒思苡还没理顺,刺耳的敲门声伴随着余思薇的叫喊声响起,这声音……

    舒思苡迅速开门,错愕的看着门外的余思薇,想到段曼雪带她来这里的目的,舒思苡反应也急速,走出去关上门,拉着余思薇朝楼梯口走去,看着余思薇,声音激动而颤抖。“思薇……”

    余思薇没想到舒思苡会把她拉到楼梯口来,打量着舒思苡,在舒思苡眼中她没看到挑衅,反而是激动与复杂,陈倩倩当着晏展雷的面是一张嘴脸,背着晏展雷的面又是一张嘴脸,而眼前这个女人,谁又能保证她不是两副面孔。

    “思薇,你的脸……”舒思苡指着余思薇脸上的疤痕,是那场车祸留下的吗?想到在对面的车撞上来之前,余思薇扑向她,将她护在身下,舒思苡鼻子一酸,心口难受极了。

    余思薇一愣,陈倩倩都没讽刺过她脸上这道疤痕,而眼前这个女人,在她的眼中看到的不是讽刺,而自责,还有心疼,是这个女人太过虚伪,还是她眼花了。

    余思薇摸了摸脸上的疤痕,一脸无所谓的说道:“车祸中留下的,区区一道疤痕算什么,能捡回一条命已经很不错了。”

    余思薇会说这些,是想告诉舒思苡,她已经去鬼门关转悠了一圈,现在的她,什么也不害怕。

    舒思苡很是愧疚,无论如何,在那场车祸中,她伤得轻,而余思薇伤得重。

    她们是好友,她在余思薇眼中看到的是敌意,这是为什么?因为那场车祸吗?还是思薇在怨恨自己没去看她?

    “思薇,对不起,晏希颐说你去了美国救治,我以为……”舒思苡越说越没声了,她现在解释显得多余,尤其是思薇那陌生的目光。

    余思薇挑眉,对舒思苡那声对不起有些茫然,问道:“我们认识吗?”

    舒思苡瞪圆了眼睛,伸出手摸了摸余思薇的额头。“思薇,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不认识我了?”

    余思薇指了指自己的头,说道:“我失忆了。”

    “什么?”余思薇震惊极了,难以置信的看着余思薇,怀疑自己听错了。“思薇,你刚刚说什么?”

    晏展雷刚从电梯里出来,听到舒思苡的声音从楼梯口传出来,晏展雷犹豫了一下,朝楼梯口走去。

    “嫂子。”晏展雷很意外,见楼梯口只有她们俩人,松了口气,问道:“我妈呢?”

    听到晏展雷叫舒思苡嫂子,余思薇很是震惊。

    “在你家。”舒思苡回答道,接着逼问道:“思薇怎么不认识我了?她说她失忆了,这是怎么回事?”

    “嫂子,你先拖住我妈,我带着思薇离开,这件事情我会跟你解释清楚。”晏展雷说道,还好没让妈见到思薇,他也知道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在妈面前,躲一时是一时。

    “晏展雷,你给我站住。”舒思苡伸手去拉晏展雷,却扑了个空,脚下也踩空了,整个人朝楼梯下扑去,晏展雷搂着余思薇朝楼下走去,根本没顾及到舒思苡。

    他没打算要扶她一把,舒思苡目瞪口呆,这下惨了,她都做好滚楼梯的准备了,腰间突然被一条铁臂缠住,稳住了她的身体,熟悉的气息席卷而来,舒思苡睁开眼睛,真是晏希颐,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你怎么来了?”舒思苡问道,他们兄弟还真有默契,一前一后。

    “我若是不来,你就悲剧了。”晏希颐将她往怀中一带,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她就摔下楼梯了,真是一点也不让人省心,才离开他多久,这不又差点出事了,看来她真的不能离开他的视线范围内。

    舒思苡站稳脚步,推开晏希颐,质问道:“晏希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晏希颐装傻,她见到余思薇了,显然清楚她在问他什么。

    “思薇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她去美国治疗吗?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脸上的疤痕是怎么回事?失忆又是怎么回事?她跟晏展雷又是怎么回事?”舒思苡一串一串的问题砸向晏希颐。

    晏希颐抬手,揉了揉眉心,说道:“余思薇的事,展雷比我解释得清楚,他会跟你解释,眼下的问题,你怎么跟我妈交待。”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怎么跟你妈交待?”舒思苡微眯起双眸,晏希颐不跟她说清楚,那就算了,估计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是你把他们放走的。”晏希颐笑了笑,戳了戳舒思苡的脑袋提醒道。

    “我……”舒思苡哑然,可她又觉得自己很冤枉,是她放走的吗?晏展雷根本没给她反应的机会,拉着思薇就走了,她阻止他们,差点跌倒了。

    现在好了,晏展雷带着思薇走了,留下他们来应付段曼雪。

    段曼雪坐不住了,她让舒思苡去开门,结果舒思苡一去不回了。

    晏展雷给雁霜发了短信,他带着思薇离开了,无论段曼雪问她什么,她只需要装傻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交给晏希颐是舒思苡。

    雁霜松了口气,只要没被董事长夫人抓个正着,她就能装傻。

    门铃响起,雁霜去开门,却被段曼雪阻止,思苡去开门都一去不回了,如果让雁霜去,又来个一去不回,他们是想独立她。

    “站住,我去开。”段曼雪起身,朝玄门关走去,打开门见是晏希颐跟舒思苡,段曼雪目光越过他们,并没在他们身后见到晏展雷的身影。“刚才是你?”

    “不然呢?您以为是谁?”晏希颐拉着舒思苡进屋,舒思苡跟在晏希颐身后,不敢看段曼雪,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雁霜见晏希颐来了,去厨房给晏希颐泡茶。

    段曼雪关上门,回到客厅里,犀利的目光锁定在晏希颐身上,质问道:“展雷呢?”

    “我不知道。”晏希颐端起舒思苡喝过的柠檬茶,舒思苡想说这是她喝过的,见晏希颐已经喝了,舒思苡沉默了,他都不嫌弃,她还能说什么。

    如果段曼雪不在,她不会阻止他,她不想婆婆因晏希颐对她有意见,看段曼雪的样子,显然她的担心是多余的。

    “你会不知道?”段曼雪危险的眯起眼睛,提醒道:“你让思苡拖住我,你会不通告展雷吗?”

    “我给他打电话了,他的秘书说他在开会,拒绝接我的电话。”晏希颐脸不气气不顺的说道。

    舒思苡看着晏希颐,对他睁眼说瞎话的本领很是佩服,他连他妈都欺骗,那么她呢?他对她说的话,又有几句是真的?

    “展雷的秘书别人的电话,她或许会阻止,你的电话,她敢阻止吗?”段曼雪才不相信晏希颐的话,儿子是她生的,对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她会听不出来吗?

    “电话我打了,他不接,我何必执意。”晏希颐笑了笑,看着舒思苡,从她的目光中他看出不好的预感,这个小妮子又在胡思乱想了。

    “刚才按门铃的人真是你?”段曼雪问道,晏希颐不承认,她也没办法。

    “当然。”晏希颐抚摸着舒思苡的秀发,接着又说道:“如果不是我,谁敢把思苡拉出去。”

    “你拉思苡出去做什么?有什么话不能我在场吗?”段曼雪又问道,晏希颐的话,她怎么那么不信呢?

    “妈,您要找展雷金屋藏娇的那个女人的麻烦,您带上思苡做什么?”晏希颐没回答,反而质问。

    “思苡是我的大儿媳妇。”段曼雪说道,让思苡陪她来,她不觉得有错,只是她没想到,思苡不跟她一条心,她能怪思苡吗?不能,这事跟思苡本就没关系,拉着思苡来本就是为难思苡。

    “妈,您只说让思苡陪您吃午饭,如果我知道您另有目的,您觉得我会同意吗?”晏希颐寡薄的唇瓣抿成一线,犀利如刀削的一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