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只婚不爱:晏先生,晚上好 第105章 通风报信

时间:2018-08-18作者:听晰

    “我们本来就没办婚礼。”晏希颐抬眸,看着舒思苡,放下手上的事情,相对而言,他们的事情比较重要。

    舒思苡一愣,两人四目相对,舒思苡咬了咬下唇。“我们是没办婚礼,但是,也不该由她提出来。”

    “她是你的奶奶。”晏希颐提醒道,妈也跟他说过,他想看看思苡的想法,他等着思苡主动说起,思苡对婚礼并不看中,她是古氏集团的继承人,他又是晏氏集团继承人之一,他们结婚了,按理说应该有一场盛大的婚礼才对。

    他们都避而不谈,现在奶奶向他提起,思来想去,他们的婚礼是该操办了。

    舒思苡苦涩一笑,说道:“她不知道你的身份时,执意要我跟你离婚,更别说为我们补办婚礼,你现在是晏氏集团的继承人之一,你不觉得她对你的态度转变过快吗?她提议给我们补办一场婚礼,你觉得若是无利可图,她会如此好心吗?”

    思苡对奶奶怀怨很深,这种怨恨起源于她的母亲,她不是为自己不甘心,而是为她的母亲不值得,他说服不了她,也不想为了想要化解她心中的怨恨而与她起争执。

    晏希颐起身,绕过办公桌,来到舒思苡面前,大手搭在她的肩上,说道:“如果你不愿意,你就当我什么也没说。”

    舒思苡低眸,他们的婚礼意味着什么,她心里清楚,如果因她而让他为难,她很不忍心,可是,她就不想让老太婆好过,她就要跟老太婆唱反调,这是老太婆欠妈的,也是欠她的。

    舒思苡冷静后,问道:“爸妈是什么想法?”

    “思苡,他们什么想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想法。”晏希颐握住她的双肩,很认真的说道,她才是主角,她说办,他们就办,她说不办,他们就不办。

    “你呢?”舒思苡仰面望着晏希颐。

    “我听你的。”晏希颐斩钉截铁的说道,舍不得勉强她,也不忍心给她压力。

    舒思苡心一暖,她懂他的意思,他们只领了证,就差婚礼了,两家都不缺钱,办婚礼不是难事,可是,她不想办,她心里清楚,以妈现在的情况,根本不适合参加他们的婚礼,她有妈,她的婚礼,没理由妈不出席。

    如果她执意让妈出席,也没人敢反驳,上次妈见到尹尔柔反应那么激烈,若是在她的婚礼场上见到老太婆,会引发什么后果,她根本想不到。

    “我不想办。”舒思苡说道。

    “好,那就不办。”晏希颐将她搂进怀中,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舒思苡绕抱着他的腰,脸贴有他胸膛上,闷闷的声音从他胸膛传来。“你不问我为什么?”

    “没必要。”晏希颐说道,舒思苡沉默,他越是体贴入微,她越是自责,他们的婚礼,他让她一个人决定,这对他不公平,舒思苡觉得自己很自私,只顾着自己的感受,没考虑到晏希颐的感受。

    手机铃声响起,舒思苡以为是她的,结果是晏希颐的,段曼雪打来的,晏希颐接了。

    “妈,有事吗?”晏希颐问道。

    “思苡今天忙吗?”段曼雪问道。

    晏希颐看了一眼舒思苡,抬手揉搓着眉心,回答道:“忙。”

    “她忙,你是干什么吃的?”段曼雪质问道,晏希颐哑口无言,段曼雪又说道:“我现在在楼下,我想请思苡吃午饭,是我上来等思苡下班,还是思苡提前下班?”

    “妈。”晏希颐很是无奈,今天早上才分开,没想到妈又来找思苡了,妈是很闲,可不代表思苡也跟她一样闲。

    “怎么了?”舒思苡问道。

    “妈在楼下。”晏希颐说道,舒思苡一愣,晏希颐接着又说道:“妈要请你吃午饭,她的意思是,是她上来等你下班,还是你提前下班。”

    “请我吃午饭?”舒思苡很是意外,手指着自己,接着又问道:“你呢?”

    晏希颐是段曼雪的儿媳妇,她只是段曼雪的儿媳妇,他们在一起上班,没理由只请她,不请晏希颐。

    “她没打算要请我。”晏希颐说道。

    “啊!”舒思苡惊讶了。

    段曼雪给他们决定了,让舒思苡下楼,她在楼下等舒思苡,挂了电话,舒思苡迟迟不敢下楼。

    “怎么办?怎么办?”舒思苡急得团团转,虽然她可以坦然自若的面对段曼雪了,独自面对,她还是有些犹豫。

    “怕什么,只是陪她吃午饭,她又不会吃你。”晏希颐鼓励道。

    “你呢?”舒思苡问道,妈也真是,为什么不叫上晏希颐呢?晏希颐也让人无语,他们是母子,他妈没叫上他,他还真的很上道不去。

    “我随便吃点什么都行。”晏希颐揉了揉她的头发,没让她帮他打包,因为他心里清楚,思苡落到妈手中,是不会轻易还给他的。

    “我帮你打包。”舒思苡说道。

    “不用。”晏希颐拒绝,接着又说道:“我妈特意来找你,不单单只是吃午饭那么简单。”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舒思苡不解了,不是请她吃午饭吗?难道还要陪她逛街吗?

    “你去了就知道。”晏希颐推着舒思苡,催促道:“行了,别让妈等太久了,不然老太太就上来了。”

    妈的耐心少得可怜,再磨蹭下去,妈真就要上楼来请了。

    舒思苡咬了咬牙,深吸一口气,下楼了。

    段曼雪一身贵妇的打扮,让人眼前一亮,舒思苡都被段曼雪的惊艳给震惊到了,有这样的婆婆,压力真的很大。

    段曼雪没进来,在门外等。

    “妈。”舒思苡展露出她自认最甜美的笑容,跑到段曼雪面对,相比段曼雪的穿着,舒思苡的穿着就随意多了。

    “思苡。”段曼雪迎上去,亲密的抱了舒思苡一下,接着舒思苡去逛街。

    舒思苡很想问段曼雪,不是请她吃午饭吗?不过,现在离吃午饭的时间是有些早了,先逛了街再吃饭。

    段曼雪带舒思苡去了服装店,给她买了一条价值不菲的裙子,段曼雪的眼光很毒辣,知道什么样的裙子适合舒思苡,看着价格,舒思苡想拒绝,可又不敢拒绝,人家根本不缺这个钱,段曼雪又带她去鞋店,买了一双搭配裙子的鞋子,舒思苡不喜欢穿高跟鞋,段曼雪给她选了一双中跟的鞋子。

    在段曼雪的包装下,舒思苡没让她失望,如果段曼雪是高贵艳丽,舒思苡则是清丽脱俗。

    到了中午饭,段曼雪问舒思苡想吃什么,舒思苡说随便,段曼雪带着舒思苡去吃西餐,说真的,舒思苡不喜欢吃西餐,又不想扫了段曼雪的兴致。

    段曼雪不愧是贵妇,举止优雅,让人找不到她的瑕疵。

    这样的女人,生出像晏希颐这样的儿子,舒思苡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在不知道晏希颐的母亲是谁,她幻想过晏希颐母亲的样子,能生出晏希颐这种优良的儿子,母亲一定是个大美女。

    “思苡,吃过饭,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段曼雪说道。

    “啊!”舒思苡愣了一下,意思到自己的反应,舒思苡轻咳嗽了一声,问道:“什么地方啊?”

    她总觉得今天的段曼雪跟昨晚的段曼雪不一样,昨晚的段曼雪慈眉善目,当然,今天的段曼雪待她也极好,只是,舒思苡总觉得段曼雪心事重重。

    “希颐有跟你说过展雷的事吗?”段曼雪问道。

    “没有。”舒思苡摇头,在这之前,晏希颐都没跟她说起过他的家事,她还以为他是个孤儿。

    “你想听展雷的感情故事吗?”段曼雪又问道。

    “啊!”舒思苡又被震惊到了,晏展雷的情感故事,说真的,她没兴趣,段曼雪的态度生硬,如果她敢拒绝,估计段曼雪会跟她翻脸,她是儿媳妇,要听婆婆的话,舒思苡笑得很夸张,点头说道:“想。”

    段曼雪言简意赅的把晏展雷跟余思薇的事情叙说了一遍,当然,她并没说余思薇的名字,听完后,舒思苡很是意外,没想到晏展雷还有这么一段坎坷的爱情故事。

    晏展雷给她的感觉,阳光型的男人,长相俊美,个性随和,是女人们想嫁的对象,居然还有女人将他抛弃了。

    “那个女人又回来了。”段曼雪面容上布满阴霾。

    “回来找展雷了?”舒思苡问道,段曼雪点头,舒思苡目光闪了闪,真是佩服那个女人的勇气,三年前选择了离开,现在又回来找晏展雷,这是想吃回头草的节奏吗?“展雷原谅她了?”

    “展雷原谅她有什么用,我永远都不会原谅她,永远都不可能再接受她一次。”段曼雪语气凌厉了许多,一个伤害她儿子的女人,她是不会再接受了,那个女人可以伤害她的儿子一次,就会伤害她的儿子两次,她是绝对不会再给那个女人伤害她儿子的机会了。

    舒思苡沉默,她能发表意见吗?她有资格吗?她只是晏展雷的嫂子,何况,这是晏展雷的感情,别说她了,妈也没资格,其实,舒思苡想说,如果他们是真爱,何不成全,看段曼雪的态度,舒思苡放弃了,现在的她,只能义愤填膺,与段曼雪同仇敌忾。

    为了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得罪了她的婆婆,不值得。

    “她现在住在展雷的公寓里,等一会儿,我们去展雷的公寓。”段曼雪说道。

    “啊!”舒思苡更加的震惊了,段曼雪口中的“我们”,包括她吗?

    “你不愿意陪我去吗?”段曼雪问道。

    舒思苡一愣,随即摇头。“不是,我当然愿意,只是……我觉得我这身份好像不适合去……”

    捧打鸳鸯,舒思苡硬是不敢说出口,害惹婆婆不高兴。

    “你是我晏家的长儿媳妇,是展雷的嫂子,由你跟我一起去,最合适不过了。”段曼雪说道,她独自去,不如带上思苡,她也要让余思薇知道,她对儿媳妇的要求不高,只要儿子喜欢就好,无论思苡是古氏的继承人,还是寻常家庭的女儿,只要儿子喜欢,她都能接受。

    展雷是喜欢余思薇,她也盾得出来,否则这么多年了,为什么展雷不再找女朋友了,她给他介绍了很多条件好的女孩子,展雷都拒绝了,展雷的心在余思薇身上,越是如此,她越不能接受余思薇。

    最合适吗?好吧,婆婆说合适,那就合适吧。

    舒思苡都想好了,等一会儿见到那个女人,她保持沉默就行了,为了日后好相处。

    段曼雪是行动派的,结了账,带着舒思苡直杀展雷的公寓。

    段曼雪没开车,他们打的,车上,舒思苡犹豫了许久,还是拿出手机,偷偷给晏希颐发微信,告诉他,他妈要带她去晏展雷的公寓找那个女人。

    字都打好了,等着发送了,被段曼雪抓到了,舒思苡尴尬了,删也不是,发也不是。“妈,我……”

    “发微信多慢,打电话快,又能说清楚。”段曼雪没生气,她要去展雷的公寓找余思薇,就不怕被他们知道,知道了更好,大家都在场,把话说清楚,省事多了。

    “妈,我不是通风报信,我跟您出来这么久没回去,我怕晏希颐担心我。”舒思苡解释道,解释就是掩饰,越是掩饰越证明她心虚。

    段曼雪沉默,她不想让儿媳妇觉得她是恶婆婆,她是慈祥的母亲,如果不是那个女人伤害过展雷,她也不会对那个女人有如此深的敌意,三年前,她既然同意他们结婚,就放下偏见了,真心诚意接受她了。

    如果一开始,展雷就跟她说,他有喜欢的人了,她就不会极力撮合他跟倩倩在一起,两家人都坐下来准备要商量他们两人的婚事了,结果他们的事情黄了,好在是倩倩不愿意嫁给展雷,若是展雷不愿意娶倩倩,对陈家有愧,她又怎么会同意展雷娶余思薇。

    为了两家人的面子,不想让陈家人多想,起初她是反对的,后来她才妥协同意了,何况又是希颐来说服她。

    段曼雪不说话,舒思苡有些担心。“妈,您在生气吗?”

    “没有,别多想,我不会生我的气。”段曼雪笑看着舒思苡,柔和的目光落到舒思苡手中的手机上,问道:“怎么不发?”

    “我……”舒思苡拿着手机的手紧了紧,懊悔极了,她知道段曼雪生气了,都怪自己不小心,没事打那么多字做什么?她少打一个字,她都发出去了,现在好了,被婆婆抓了个正着。

    “想发就发。”段曼雪移开目光,看着车窗外面飞跃的建筑。

    舒思苡纠结了,她到底是发,还是不发呢?顿时,她觉得自己进退两难了,发了,婆婆肯定不高兴,不发,婆婆也不会开心。

    算了,还是不发了。

    结果,舒思苡手贱,按错了,信息发出去了。

    没一会儿,晏希颐回信息了,稳住妈,千万别让妈去展雷的公寓,我立刻通告展雷。

    这条信息,舒思苡看到了,段曼雪也看到了,气氛又僵硬了,舒思苡悔啊!悔得肠子都青了,不是说了不发了吗?

    “他们兄弟还真是情深。”段曼雪讽刺道,对待其他事情,没见他们齐心过,在这种事情上,他们没二心了。

    “妈。”舒思苡坐立不安,她觉得晏希颐把她给害了,不管了,见机行事,与其得罪婆婆,不如得罪小叔,得罪小叔不可怕,得罪了婆婆才可怕,舒思苡深吸一口气,说道:“妈,这是晏希颐的意思,不是我的意思,他的话,我从来不听。”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舒思苡将手机放回包包里。

    段曼雪看着舒思苡的动作,忍不住笑了,说道:“思苡,没那么严重,展雷在公司,这个时间有一场重要的会议,希颐是联系不到他的,何况,就算联系上了,他赶来公寓,也是好事,说开了,大家都省事。”

    舒思苡嘴角一抽,她没段曼雪这么豁达,真有那么简单吗?这是说开那么容易的事吗?还没到晏展雷的公寓,舒思苡都嗅到了剑拔弩张的气息。

    晏希颐立刻联系晏展雷,秘书接起。“喂,你好。”

    “晏展雷呢?”晏希颐问道。

    “晏总在开会。”秘书回答。

    “让晏展雷接电话。”晏希颐说道。

    “抱歉,晏总在开会,不能接电话。”秘书公式化的回答,如果不是来电显示是哥,她是不会接。

    “我说让晏展雷接电话。”晏希颐一字一顿,带着命令的口吻,这气场隔着手机都能震慑到秘书。

    “晏总在会议室,我不敢进去。”秘书无奈的说道,接着又问道:“你有什么重要事吗?等晏总会议结束,我立刻转告。”

    如果只因私事,秘书绝对不敢拿着手机进会议室让晏展雷接,晏希颐冰冷而霸气的声音透着一股威慑气魄。“古氏要取消跟晏氏的所有合作。”

    秘书愣住了,晏氏跟古氏的合作,负债人是总裁,不敢问其原因,也不知是真还是假。“稍等。”

    一分钟后,晏展雷无奈的声音响起。“哥,我在开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