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只婚不爱:晏先生,晚上好 第104章 失策

时间:2018-08-18作者:听晰

    陈倩倩笃定,无论她跟余思薇说了什么,余思薇都不会去找晏展雷确认真假。

    晏展雷是她的,任何人都休想抢走。

    余思薇沉默的看着自己,也没有再着急着想要离开了,陈倩倩转身将门给关上,又回到余思薇面前,说道:“想听详情就跟我来。”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他们随时有可能出来,若是让他们知道她私下跟余思薇胡说八道,有损她在他们心中的形象,不仅如此,事情也达不到她想要的结果。

    见陈倩倩朝楼梯口走去,余思薇犹豫了,她为什么要听陈倩倩的话?

    陈倩倩见余思薇没追上来,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余思薇,笑着问道:“你难道不想知道失忆前发了什么事情吗?你难道不想知道,展雷哥哥对你的态度为什么那么恶劣吗?你难道不想知道为什么你明明是展雷哥哥的未婚妻,而展雷哥哥爱的人却是我?”

    陈倩倩最后一句话在余思薇脑海里回荡着,咬了咬牙,迈步朝余思薇走去。

    目的达到,陈倩倩脸上的笑变的阴戾起来,人都是有弱点的,她懂得如何更好的利用这个弱点,这也是她的本事。

    以防万一,陈倩倩带着余思薇下了一层楼,站在楼梯处,陈倩倩也不拐弯抹角了,直言道:“想必展雷哥哥还没有告诉你,我跟他之间的关系,我是展雷哥哥以前的未婚妻,在你之前,我才是他的未婚妻,我们从小就认识,感情非常深厚,尤其是两家的家长都想要撮合我们在一起,当年,我跟展雷哥哥结婚前夕,若不是你设计骗我去宾馆,让我亲眼目睹展雷哥哥背叛我,因为接受不了他的背叛,婚礼当天我才逃婚了,而你呢?趁虚而入,余思薇,我是不是应该恭喜你,总算取代了本该属于我的位置?”

    余思薇紧皱着眉心,陈倩倩的话,她分不出真假,她失忆了,以前的她,真那么坏吗?真是他们的第三者插足吗?

    陈倩倩见余思薇一脸纠结的样子,趁热打铁接着说道:“可惜,人家说善恶到头终有报,你是成了展雷哥哥的未婚妻,却得不到展雷哥哥父母的认可,展雷哥哥的父母认定的儿媳妇是我,并非是你,得不到他父母的认可,展雷哥哥就不可能娶你,或许,展雷哥哥真正爱的人是我,才以他父母不接受你为理由不娶你,这就是你的报应,破坏人家感情,老天都不待见,都要惩罚你了,你绞尽脑汁,使出卑鄙的手段,纵使如愿成了展雷哥哥的未婚妻,也成不了展雷哥哥的妻子,余思薇,失忆并不能洗刷掉你曾经犯下的罪过。”

    余思薇低眸,陈倩倩的话,她反驳不了,自从她出车祸后,出院这么久了,展雷都没带她去见过他的父母,也从不曾在她面前提起过他的父母,他的父母不喜欢她,这是真的。

    陈倩倩阴冷的笑了笑,眸光笼罩着嗜血的阴戾,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余思薇,你才是真正破坏我跟展雷哥哥婚礼的罪魁祸首,你才是那个破坏人家家庭的小三,你才是犯贱的那个,我奉劝你,若不想被展雷哥哥的父母将你撵走,你就主动滚,有多远滚多远,永远也别再回来了。”

    “说完了吗?”余思薇坦然自若的问道,此刻,余思薇很庆幸自己失去了所有的记忆,无论陈倩倩说的是真还是假,她不记得了,合理的怀疑陈倩倩的话,她不会傻到陈倩倩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是晏展雷安排她在这里住下,除非晏展雷亲口下逐客令,否则,谁也撵不走她,即使是晏展雷的父母,在这之前,如果陈倩倩找上她,或许她会离开,现在,她不会离开了。

    陈倩倩一愣,她说的话很有逻辑,失忆的余思薇没理由质疑。“余思薇,你还真是心安理得啊!做尽坏事的人,还能心安理得站在我面前,真少见,人家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否则会遭报应,而你的报应就在那场豪华婚礼没完美落幕而开始,先是你跟展雷哥哥的婚……再是现在的车祸,将来等着你的是什……”

    “曾经的准新娘,现在的小三找上门吗?”余思薇斩钉截铁的打断陈倩倩的话,接着又说道:“陈小姐,我想问你,我到底爱晏展雷有多深,才不惜使出你所谓的卑鄙手段拆散你们?我既然如此费尽心机才得偿夙愿,我为什么要凭你几句话就弃权了?”

    陈倩倩错愕极了,眸中浮上一抹阴戾之色,没给陈倩倩回答的机会,余思薇接着道:“如果我真的是坏人,那么就坏到底。”

    “看来你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单纯。”陈倩倩咬牙切齿从牙缝里迸出,余思薇真不简单,她的话余思薇并没怀疑,却也没深信。

    “彼此彼此。”单纯,余思薇从来不认为自己有多单纯,想要验证陈倩倩的话是真是假,并不一定非要问晏展雷,余思薇眸光一闪,一计上心头,故意说道:“什么是睁眼说瞎说,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陈倩倩一愣,在余思薇犀利的目光下有些心虚,谎言永远都没有真实来的坚固,一把抓住余思薇的手。“把话说清楚。”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余思薇淡淡的语气道,从陈倩倩的反应可以确认,陈倩倩说谎了,余思薇也松了口气。

    孕妇装下是消瘦的身子,裙摆被从窗户吹进来的风掠起,身影纤细,消瘦的下颚,苍白的脸色让人不禁担心她会不会被风刮走。

    素净的脸,一头青丝垂于肩头,全无装饰,过大的孕妇装,透着股子清爽的味道,相比之下,陈倩倩却精心施过妆,性感的穿着,打扮格外引人注目。

    书房,一抹身影站在落地窗旁,阳光照射下,晏展雷浑身似被笼罩上了一层柔和的浅金色光芒,目光悠远的望着远处,双手别在身后,薄唇抿出了一个冷漠的弧度。

    汤迹辉靠在书桌上,目光越过晏展雷高挺的身体,落在落地窗外面。“展雷,你怀疑倩倩是那场车祸的幕后主使人?”

    晏展雷目光一滞,冰冷的语从他薄唇里飘逸而出。“她四个月前就秘密回国了,动机目的都有,思薇没有跟人结怨,除了她,我想不到是谁?”

    “展雷,应该不是会倩倩,她没这种能耐,把所有的事情做得滴水不漏,就连我跟瞿寒联手都无法找出破绽。”汤迹辉走近晏展雷,拍着他的肩,如果真是倩倩,他不敢想象,车祸中还有晏希颐的妻子,虽然晏希颐的妻子并没受重伤,晏希颐也不会放过倩倩。

    他们跟磊落有交情,会看在磊落的面子上放过倩倩,可是晏希颐不会。

    “那你告诉我,是谁?”晏展雷慢慢转头看着汤迹辉,鹰眸里已弥漫起风暴。

    他要知道是谁,早就大声说出来了。

    汤迹辉搭在他肩上的手僵硬住,好看的薄唇轻轻抿起,另一只手在口袋里紧紧的攥起,一直沉默的看着晏展雷,片刻后才道:“展雷,我已经查过了,她除了命运坎坷之外,并没什么仇家,也不会让人绞尽脑汁的想要伤害她,唯一的疑点,无论我用什么方法,始终调查不出她六岁之前的事,余思薇的身世是个迷,除了我们,还有一个人在暗中调查她,展雷,你绝对想不到那人是谁?”

    “谁?”晏展雷想不到,他就直接问。

    “门万松。”汤迹辉一脸严肃认真。

    舒思苡去10楼送文件,本来是段秘书送,段秘书被老太婆叫走了,只能她送了。

    老太婆今天来公司了,知道老太婆要来总裁办公室,她提前走了,眼不见为净,她可不想把她跟老太婆之间的战争引发到公司里来。

    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吗?

    总裁亲自送文件,让人惶恐不安,总裁的职位,却做着总裁秘书的事情,古氏集团成立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

    等电梯的时候,刘文阳抓住舒思苡的手腕,不顾她的反对,强行将她拉到了楼梯口。

    “刘文阳,这是公司,你想干什么?”舒思苡怒瞪着刘文阳,这个男人真的让她很无语,他强迫她不只一次两次了,如果不是他的力气比她的大,她才不会让他随心所欲。

    “思苡……”刘文阳一张口就被舒思苡打断了。

    “这是公司,叫我总裁。”舒思苡清冷的声音不带一点感情,他们已经分手了,各娶各嫁了,他还叫她思苡,合适吗?不合适,反正她是觉得不合适。

    刘文阳脸色一沉,看着舒思苡的目光里有些受伤,怎么说他们曾经那么相爱,他对她的爱依旧如初,他都做不到对她无情,她怎么就做得到对他无情呢?

    刘文阳狠狠的咬了一下牙,从牙缝里迸出。“总裁。”

    “总裁很忙,没空搭理你。”舒思苡话音未落,转身欲离开,却被刘文阳扣住她的手腕,舒思苡目光一寒。“放手。”

    “总裁,我们有必要谈谈。”刘文阳说道,她要他叫她总裁,他就如她的意。

    “我想我们真没必要谈谈,我也不觉得我们之间需要谈什么?”舒思苡无情的拒绝,他们之间能谈什么,谈情说爱已经不可能了,他想对她说什么,她几乎已经心知肚明了,他口口声声说爱她,可他做的这些事情,完全不是在证明他爱她。

    如果他爱她,为背叛她吗?如果他爱她,会娶除了她以外的女人吗?如果他爱她,会……算了,现在说什么都多余了,谈什么都枉然。

    “你嫁给晏希颐是因为他是晏氏集团的继承人之一吗?”刘文阳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昨晚他们没回古家,晏希颐带她去晏家见他的父母了,这让他很不安,晏希颐的身份转变已经让他猝不及防了,现在她又去见晏希颐的父母了,这意味着什么,刘文阳太清楚了。

    “是。”舒思苡坦然自若的承认,她不会告诉他,在昨天之前,她也不知道晏希颐的真实身份,无论他怎么想她,对她来说都不重要了。

    如此直言不讳的承认,反而让刘文阳意外了,讽刺一笑。“舒思苡,我现在都怀疑,到底是我先背叛了我们的爱情,还是你先背叛了我们的爱情。”

    “刘文阳,你觉得现在说这些还有意思吗?”舒思苡问道,她都坦然面对他的背叛了,对他们这段感情也释然了,死心塌地想要跟晏希颐好好生活了,他跟杜诗柳的孩子等几个月就要出生了,他还想纠缠着她,他真的不觉得自己这样做很过分吗?

    如果她不是古氏唯一的继承人,她还是那个负担过重的穷人,他还会缠着她吗?不会,绝对不会,他想要的东西,他心里清楚,谁能给他带来帮助,他就会娶谁,她的身份转变,比杜诗柳给他带来的帮助更大,自然而然不想放弃她。

    凭着他们曾经的相爱,曾经的同甘共苦,她就会动摇吗?那他太不了解她了。

    刘文阳觉得有意思,因为他爱她,她觉得没有意思,只因她已经不爱了。

    “昨晚你们为什么没回古家?”刘文阳逼问道,明知他们去了哪儿,他却故意问她,他等着她的回答,他希望她骗他,那样至少她还在乎他的感受,可惜,让他失望了,舒思苡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女人,即便是感情也不例外。

    舒思苡本想不屑的说,跟你有关系吗?转念一想,他想找打击,她就如他所愿。“回晏家,公婆对我这个儿媳妇很满意,尤其是我那个婆婆,简直把我当成了她的亲生女儿般。”

    他妈不稀罕她,自有人稀罕她,想到杨茹秋对她的态度,横挑鼻子,竖挑眼睛,在杨茹秋面前,无论她做什么都是错,无论她怎么讨好都徒劳无功。

    跟段曼雪相处后,舒思苡很庆幸自己没嫁给刘文阳,婆媳矛盾激化毁掉一段婚姻简直轻而易举。

    只要她跟杨茹秋发生矛盾,刘文阳永远都不会偏袒她,在他妈面前,对也是错,错就是大错。

    “她的喜欢是有目的的。”刘文阳看着她的那双黑眸一点一点收紧,一团黑云渐渐笼了上来,她向他炫耀的同时,也提醒着他,妈曾经对她有多刻薄。

    “你自己心里扭曲,才会看什么都觉得扭曲。”舒思苡密睫微抬,挑起一侧唇角,噙着半嘲的冷笑。

    段曼雪待她好,是发自真心诚意,还是虚情假意,她能判断出来。

    一股怒火倏地一下蹿了出来,刘文阳逼迫舒思苡。“我处处为你考虑,你却说我心里扭曲,舒思苡,嫁给晏希颐后,是非对错你都分辨不出了吗?”

    刘文阳的逼近,舒思苡却像触电般退开一步,清澈的目光带着一丝戒备看着他,讽刺道:“同样是腰椎间盘,为啥你那么突出。”

    刘文阳挑眉,深沉的眼眸中藏蓄着一股阴暗。

    正在此时,舒思苡的手机响起,手机铃声在这安静的楼梯处显得格外的刺耳,刘文阳退开一步,手机铃声会把人引来,如果让人看到这一幕,再以讹传讹传到诗柳耳中,诗柳生性多疑,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他跟舒思苡的过去,还不能曝光,杜诗柳跟尹尔柔对他还有利用价值,失去了她们的帮助,他所有的努力都会前功尽弃。

    离开他又不甘心,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把舒思苡堵在这里。

    舒思苡见他不走,挑了挑眉,拿出手机,是晏希颐打来的,估计是见她出来这么久还没回去,打电话来找她了。

    舒思苡接起。“有事?”

    “你躲到哪儿去了?”晏希颐问道。

    “她走了吗?”舒思苡反问道,并没告诉晏希颐她现在在哪儿。

    “走了。”晏希颐回答道。

    “好,三分钟内出现在你眼前。”舒思苡话音未落,挂电话了,手机拿在手中,看着刘文阳的目光变得很犀利。“如果你不想让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们曾经的关系,像今天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还有第二次。”

    警告的话说完,舒思苡迈步离开,刘文阳没阻止,他无力阻止,他的死穴在哪儿,她一清二楚。

    舒思苡回到总裁办公室,晏希颐坐在办公桌后面,修长的十指在键盘上飞跃着,舒思苡看得有些失神。

    认真工作的男人,真是太帅了。

    晏希颐抬眸,看了舒思苡一眼,一边工作,一边说道:“奶奶想给我们补办一场婚姻。”

    “啊!”舒思苡很震惊,补办一场婚姻,她从来没想过。

    “你的想法?”晏希颐问道。

    “你同意了?”舒思苡反问道。

    晏希颐摇头,他没有同意,亦没有拒绝,说道:“我想知道你的想法。”

    “晏希颐,你不觉得奇怪吗?”舒思苡目光变得有些复杂,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趴在桌面上,手指在桌面上有意无意的画着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