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只婚不爱:晏先生,晚上好 第102章 温馨的家庭

时间:2018-08-18作者:听晰

    “我给思苡说希颐小时候的臭事。”段曼雪说道。

    “很晚了,该让他们上楼休息了。”晏涛东说道,晏希颐感激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第一次,他觉得父亲真的太体贴他了。

    他早就想带思苡上楼休息了,偏偏老妈不同意,硬要拉着思苡天南海北的聊,他又不是不带思苡回来了,至于一次性想要聊完吗?

    “不行,我还要跟思苡促膝谈心。”段曼雪说道。

    “你还想不想抱孙子了?”晏涛东问道,段曼雪愣住了,也纠结起来了,她想要跟儿媳妇促膝谈心,又不想耽误他们生孩子。

    舒思苡脸一红,想说这种事情不急于一时,晏希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现在是关键时刻,分秒必争。”

    言下之意,安全期过了,这个时候努力一点,想要怀孕更容易。

    舒思苡的脸更红了,她都没脸见人了。

    “客房我已经给你们收拾好了,你们快去生孩子。”段曼雪催促道。

    晏希颐拉着舒思苡起身,连晚安都没说,直接拉着舒思苡上楼。

    晏涛东深邃的眸子闪烁着胜利的光芒,他不是在帮自己的儿子,也不是想要什么孙子,他是在帮自己,曼雪承诺过,等儿媳妇吃好喝好,她就任他处置,让儿媳妇跟儿子回房睡觉,他就能处置他的媳妇了。

    等晏希颐跟舒思苡走后,晏涛东直接将段曼雪按压在沙发上,段曼雪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抓住晏涛东解她衣服的大手。“孩子们都在,你疯了吗?”

    “放心,他们不会下楼了。”晏涛东笃定的说道,他跟儿子之间还是有默契的,希颐跟思苡不会出房间的门,展雷也不会回来。

    “万一呢?”段曼雪很担心,如果只有他们两人,她不会阻止他,问题是儿子跟儿媳妇都在,万一儿媳妇突然楼,撞见这一幕,会吓坏儿媳妇的,她的形象也会受损。

    “没有万一。”晏涛东说道,段曼雪的力气不如他,根本阻止不了。

    “回房间。”保险起见,回房间才安全。

    “等不及了。”晏涛东直接吻住她的唇,将她想说的话吻回肚子里,在晏涛东的热情下,段曼雪的意识也开始模糊了,理智也瓦解,抛下了一切,回应着晏涛东。

    晏希颐带着舒思苡来客房,客房的装修很精致,舒思苡很喜欢,晏希颐直接反锁了,他知道爸妈现在忙着,不会来客房,他那个妈从来不按牌理出牌,以防万一,还是把门反锁了安全。

    舒思苡见状,没有阻止,她知道晏希颐想要做什么。

    “老公,谢谢你。”舒思苡双臂缠上他的脖子,送上她的香吻,吻得晏希颐神魂颠倒。

    “我不要口头上的谢谢,我要……”晏希颐直接将舒思苡抱起朝卫生间走去。

    情到深处,可以忘掉一切。

    床第之事舒思苡很矜持,这次舒思苡抛开了一切杂念,热情的回应着晏希颐。

    晏希颐给她的这个家,她感受到了温暖,从她懂事起,她就从没感受过家给她带来的温暖,古家能给她优质的生活,可她并不喜欢,对古家,她的是怨恨,而晏家给她的感受是美好,晏家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让她甚是喜欢。

    “总裁。”雁霜见晏展雷回来,扫地板的动作一顿,余光瞄了一眼主卧室。

    “她还好吧?”晏展雷的目光也锁定在主卧室,眼底闪过一抹担忧,上次他故意带陈倩倩来刺激她,她的反应他很满意,在满意的同时也担忧,在那种场合与气氛下,他不可能偏向她。

    “已经睡了。”雁霜老实回答,犹豫了下,还是忍不住道:“总裁,其实你应该告诉余小姐……”

    “雁霜。”晏展雷转身给了雁霜一个凌厉的眼神,警告味儿浓厚。

    “对不起,这是总裁的事,我越轨了。”雁霜双手贴在腹部,微微弯腰,态度十分卑怯。

    “没有下次。”薄唇轻启,镜片下的一双眼眸如同一只黑豹,身上的气息,复杂而强烈,晏展雷了解雁霜,除了忠心于自己,她对谁都可以残忍无情,对谁都可以冷眼旁观,绝非多事或见义勇为之人,这番话,与其说她是为了思薇,不如说她是为了自己。“除了你这件事我不希望有第二人知晓。”

    回到书房,晏展雷看完手中资料,闭上双眸靠在椅背上,脸上覆盖上一层阴骇之色,狂暴的气息从身上并发而出。

    资料上说,陈倩倩在四个月之前就已经秘密回国,思薇上次的车祸若真跟陈倩倩有关系,不仅我不会放过她,哥也不会放过她,大嫂也在那场车祸之中,有胆伤害大嫂跟思薇就得承受后果。

    晏展雷站起身,握紧拳头的手重重地砸落在桌面上,拿起电话,迅速拨通一组号码。

    “总裁。”助理恭敬的叫道。

    “我要陈倩倩回国之前的所有资料。”晏展雷冷声道。

    “是总裁。”助理踌躇了下,接着又道:“但需要一些时间。”

    “三天。”说完,晏展雷直接挂电话,走出书房来到隔壁房间,见床上睡着的人儿,眼中的火焰徒然降温了不少,晏展雷放轻脚步声靠近,坐在床边,当目光落在她依旧挂着泪水的脸颊上,晏展雷轻轻叹息一声,这傻丫头又哭了,他说过以后都不会让她哭,可最近她的眼泪特别多,修长的手指轻柔抹去残余的泪水,睡着的余思薇却紧皱眉,晏展雷目光一滞,站起身朝浴室走去,出来时,他已经洗好澡,赤着上身,下身只围着浴巾,短发还在滴水。

    晏展雷胡乱的擦了几下头,缩进被子里,紧紧的将她拥抱在怀里,脸埋进她长发里,嗅着那好闻的发香,没多久就进入梦香。

    确定他睡着后,余思薇慢慢睁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脸,眼泪悄然无息的在脸颊上蔓延,她能接受他残忍的对待,却不能接受他背叛,余思薇紧咬住手背,压制住哭声,却还是有细微的抽噎声传出。

    “怎么了?”晏展雷睡眠一向很浅,即使睡着,他的戒备性也很强,任何风吹草都能惊醒他。

    “展雷,求你解释,解释你跟那个女人不是那种关系。”余思薇抹了一把眼泪,抓住晏展雷的手臂,急促的道。

    余思薇不得不承认,陈倩倩的出现给了她重重地一击,而晏展雷对她的态度,足够粉碎她心里对他的坚定,对他的爱。

    “解释什么?睡觉。”晏展雷目光呆滞片刻,定眼看着余思薇,语气不由的轻了下来。

    “晏展雷。”余思薇咬了下唇,略略提高嗓门。“为什么不解释,为什么要逃避?晏展雷,你解释啊?求你。”

    晏展雷放开余思薇,坐起身将床头的灯打开,拿起烟盒,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欲打火时,余光瞄了眼旁边的余思薇,晏展雷拿掉烟,在手里狠狠地捏着,烦躁的吼道:“你要什么解释,就算解释了,你信吗?”

    “只要你解释,我就信。”余思薇也坐起身,目光坚定而执着,从她紧攥着被子的手可以看出她的压抑,她的害怕。

    她是真的害怕晏展雷沉默不语,有时候解释也是给对方的一种信心,纵使是毫无根据的话,她都能说服自己可以继续信赖他。

    晏展雷侧目,他深知,无论自己说什么,她都会毫无疑问的相信,她现在的世界太单纯,内心纯洁的心没有一丝瑕疵,有人却要在她生命里点上点缀,这世界太辽阔,人心却太复杂,而她根本不懂得怎样保护自己。

    晏展雷压抑住想要将她揽入怀里呵护的冲动,俊脸上刚升起的阴郁瞬间又消失了,收敛自若之下依旧是沉稳,依旧冷漠。

    没有温和的话语,没有肢体上的安慰,晏展雷掀开被子,拿了件睡袍,头也不回的离开。

    “为什么?晏展雷,为什么?”余思薇盯着紧闭的门,眸子里堆积着液体夺眶而出,双肩微颤,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尽管已经很努力很努力的说服自己,不要伤心,不要哭泣,不要在对他抱有奢望了,却还是忍不住的伤心难过。

    “总裁。”雁霜将晏展雷让她准备的一套西服递给他。

    “照顾好她。”晏展雷接过西服,没看雁霜一眼,朝卫生间走去。

    片刻后,衣冠楚楚的出来,直朝玄门关走去。

    刘文阳准时起床,洗漱好,换好衣服,下楼吃早餐,路过舒思苡跟晏希颐的房间,刘文阳见房门没关,停下脚步,犹豫了一下,刘文阳走了进去,房间里没人,看样子他们昨晚没回来。

    昨晚他下班晚,到家的时候大家都睡了,舒思苡跟晏希颐的房门没关,不确定他们在不在房间里,他不敢冒然进去。

    古老夫人出门散步,简单陪她去了,饭厅里只有尹尔柔在用餐,他的早餐简单已经放在他的位置上了。

    “干妈,早。”刘文阳叫道,尹尔柔嗯了一声,在他的位置上坐下,优雅的吃着早餐。

    “诗柳不下楼吃早餐吗?”尹尔柔问道,对这个女婿,她是很嫌弃,得么晏希颐是晏涛东的长子,更嫌弃刘文阳了,却又不敢表露出来,刘文阳对她还有利用的价值。

    “诗柳还在睡觉。”刘文阳回答道。

    “诗柳怀着孕,嗜睡也正常,文阳,工作还顺利吗?”尹尔柔问道。

    “挺好的。”刘文阳公式化的回答,他知道尹尔柔为什么关心他的工作,晏希颐是晏涛东的儿子,前程似锦,以晏希颐的能力,不能查出他们才是幕后主使,他以为昨天晏希颐就要出手,没想到晏希颐没有。

    刘文阳有些后悔了,不该找段秘书帮忙,段秘书肯定出卖他们了,并且得到思苡的体谅了,以他对思苡的了解,只要段秘书诉苦,是尹尔柔逼她这么做的,思苡一定会原谅她,可他们为什么还不对他出手呢?

    “文阳,你年轻有为,别贪图安逸,安于现状,干妈深信,只要你努力付出,必定会有回报。”尹尔柔安抚道。

    尹尔柔的鼓励,对刘文阳还来说很意外,有些泄气的说道:“有些时候努力付出了,未必有你想要的回报。”

    他的命不好,处处受人限制,他也看出来了,奶奶并没有想要重用他的意思,奶奶在防着他,不让他成长起来,成为思苡的后患。

    他是真心爱思苡的,又怎么会做伤害思苡的事。

    “文阳,别灰心,乌云就有会散去的一天,为了诗柳,为了你们的孩子,你要坚持到底。”尹尔柔将剥好的鸡蛋递给刘文阳,她现在要对刘文阳好,要让刘文阳感受到她的好意,刘文阳才能甘之如饴为她做事。

    “干妈,您放心,我肩上担着什么责任,我心里清楚。”刘文阳接过鸡蛋,咬了一口,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晏希颐的身份转变,不仅让他感到了危机,尹尔柔也不例外,如果晏希颐是普通人,借着思苡才有今天的发展,此人不可怕,可晏希颐不是普通人,身后是整个晏氏集团。

    “文阳,昨天你在公司的时候,有没有发现段秘书有什么不对劲?”尹尔柔问道。

    “段秘书得到了谅解。”刘文阳回答道。

    “什么?”尹尔柔很是震惊,随即又说道:“不可能,我用段晓晓的婚姻威胁她,她不敢出卖我,如果她真出卖我了,晏希颐跟舒思苡肯定不会放过我。”

    上次她去见了舒雅,害得舒雅犯病了,舒思苡不依不饶,老太太都出面警告她了。

    这次她设计舒思苡,晏希颐会放过她吗?老太太会放过她吗?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按兵不动,我能确定,段秘书出卖您了。”刘文阳很肯定的说道。

    “他们按兵不动,我们就静观其便。”尹尔柔咬牙切齿的说道,嘴角噙着一丝阴戾的笑意,她敢设计舒思苡,毁掉他们的婚姻,她就不怕事后东窗事发。

    大不了最后来个鱼死网破,跟他们拼命,反正她现在什么也没有了。

    刘文阳赞同她的话,吃完早餐,却没急着去公司上班,犹豫了一下,忍不住问道:“干妈,昨晚他们没回来吗?”

    “他们有没有回来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关心这个做什么?”尹尔柔微眯起双眸盯着刘文阳,如果是诗柳问她,她不会觉得奇怪,刘文阳是男人,只需要把精力放在工作跟老婆孩子身上就行了,别人的事情,他上什么心。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刘文阳就是怕尹尔柔看出端倪,问之前才会犹豫。

    这个解释,尹尔柔接受。“听老太太说,昨晚晏希颐带舒思苡去晏家见公婆了,后来段曼雪又给老太太打电话,告诉老太太,他们在晏家住一晚。”

    刘文阳沉黑深眸蓦地一鸷,脸色一沉,带舒思苡去晏家见公婆,这不是一个好消息,都见公婆了。

    “干妈,您慢慢享用早餐,我去公司了。”怕尹尔柔看出端倪,刘文阳借口离开,走得太快了,显得有些落荒而逃,尹尔柔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关系,对刘文阳的表现也没在意。

    刘文阳的身份背景很单纯,有一个尖酸刻薄的妈,一个爱慕虚荣的妹妹,一目了然,她就没浪费时间去调查,至于刘文阳的感情清不清白,尹尔柔根本不上心,现在的男女在结婚之前谁没交几个男朋友女朋友的。

    尹尔柔做梦都想不到,舒思苡就是刘文阳的前任女友,有时候缘分就是这么巧合。

    晏家,段曼雪敲响客房的房门。“思苡,希颐,起床吃早饭了。”

    “好,马上来。”晏希颐回应道。

    他跟舒思苡还在睡觉,却被段曼雪叫醒了,如果只是晏希颐,段曼雪一定会破门而入,直接掀了晏希颐的被子,她就有这么霸道。

    这是晏家,舒思苡很小心谨慎,段曼雪叫起床,睡得再沉,她也醒了,快速洗漱好,换好段曼雪给她准备的裙子,等着晏希颐换衣服下楼吃早饭。

    晏家的早餐很简单,粥配咸菜,第天都有粥,各式各样的粥轮流着,搭配的菜不同,有时候是咸菜,有时候是咸鸭蛋,有时候是白水鸡蛋,有时候是青菜,今天就很丰盛,咸菜咸鸭蛋,白不鸡蛋,青菜都有。

    段曼雪见他们下楼,给他们盛了一碗粥,等他们入坐,递给他们每人一双筷子,有舒思苡在,段曼雪才服务周道,平时,他们都是各盛各的。

    舒思苡看着餐桌上的早餐发呆,晏家的早餐不似古家的早餐,古家的早餐可以说是丰盛,晏家的早餐简单却有营养。

    对早餐舒思苡没有讲究,尹尔柔跟杜诗柳才讲究,她们不自己做,使唤简单做,有时候还会点餐,她都看不下去了。

    “思苡,不喜欢吗?没关系,我让你爸给你重新做。”段曼雪说道。

    舒思苡敛起思绪,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喜欢早餐喝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