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只婚不爱:晏先生,晚上好 第101章 传家之宝

时间:2018-08-18作者:听晰

    陈磊落骇然呆住了,真不知道她哪儿来的这种思想,眼光还脱窗得离谱,余思薇哪里跟她有些像了,就算余思薇脸上因车祸后留下一道疤,可她看起来也比他这个妹妹漂亮,还有她怎么能一看见余思薇脸上那道疤,断定的说人家丑,现在这整容技术,余思薇脸上那道疤轻而易举就能去掉,只是余思薇不愿意罢了。

    “哥。”陈倩倩犹豫了一下,脸颊红晕起来,说道:“哥,上次展雷哥哥带我去他的公寓,如果不是余思薇闯进来,我跟展雷哥哥就发生关系了。”

    “什么?”陈磊落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眸,展雷跟倩倩发生关系,这可能吗?展雷对倩倩的感情是哥哥对妹妹的感情,怎么可能会跟倩倩发生关系?看倩倩害羞的表情,一脸陶醉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骗他。

    “他们为了我,还闹着要解除婚约。”陈倩倩接着说道。

    “什么?”陈磊落又难以置信的看着陈倩倩,解除婚约,怎么可能?展雷怎么可能会放余思薇离开。“他们真要解除婚约?”

    “目前还没有,不过从他们摇摇欲坠的感情上看,支撑不了多久,加上我的一旁推波助澜,他们的感情三年前因余思薇的离开就名存实亡,如果不是余思薇出车祸了,又失忆了,展雷哥哥不会让她住在公寓里。”陈倩倩得意的笑着,挥开陈磊落搭在她肩上的手,朝浴室走去。“哥,我累了,你也回房休息。”

    陈磊落对着紧闭的浴室门大声吼道。“陈倩倩,你最好尽早打消你愚蠢的想法,不然到时候真惹怒了展雷,我也救不了你。”

    浴室传来水声,陈磊落也不确定她有没有听到,叹口气,转身回自己的房间。

    晏展雷去送陈倩倩还没回来,晏涛东还在厨房里忙碌,晏希颐跟段曼雪还有舒思苡坐在客厅里聊天。

    “思苡,我有东西要送给你。”段曼雪神秘兮兮的说道,本想叫舒思苡跟她一起去她的房间,想了想家里又没外人,展雷也没回来,即使回来了,展雷看到了也没关系,段曼雪让晏希颐先陪舒思苡聊天,她上楼取东西。

    舒思苡本想拒绝,却被晏希颐阻止了,舒思苡很不好意思,等段曼雪走远了,看了一眼厨房,低声说道:“我都没给妈买礼物,怎么好意思收妈的礼物呢!”

    “你是她的儿媳妇,她送儿媳妇东西正常。”晏希颐说道。

    “正常吗?”舒思苡想了想,她跟晏希颐领证的时候,没向晏希颐要一分钱的聘礼,反而带着晏希颐去吃香的喝辣的,现在的世道,想不花一分钱就娶到媳妇儿,真的很难。

    这么一想,舒思苡想通了。

    “思苡,等一会儿无论我妈送你什么东西,你都不要拒绝。”晏希颐提醒道。

    “为什么?”舒思苡问道,她不傻,长辈送的礼物,身为晚辈的她,怎么可能拒绝,却故意问道:“难道我不喜欢也不能拒绝吗?”

    “我妈送给你的东西,你不会不喜欢。”晏希颐笃定的说道。

    舒思苡微眯起双眸看着晏希颐,指着晏希颐,质问道:“老实交待,你是不是知道妈要送我什么礼物?”

    “我又不是我妈肚子里的蛔虫,更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怎么可能知道。”晏希颐一笑,伸手握住舒思苡指着他的手指。

    “那你猜猜你妈会送我什么礼物。”舒思苡很是好奇,她都不知道送段曼雪跟晏涛东什么礼物合适,在商场逛荡了很久,她都没买到礼物,最后还是晏希颐看不下去了,拉着她去买了些水果。

    想到那些水果,见段曼雪宝贝的样子,舒思苡很是心虚。

    “你想要什么?”晏希颐问道。

    舒思苡歪着脑袋想了想,霸气的说道:“我想要的东西可多了。”

    “贪心鬼。”晏希颐掐了掐舒思苡的鼻子,低头狠狠的在她红唇上啄了一下,舒思苡先是一愣,随即迅速将晏希颐给推开。

    “你疯了,这在你家,你爸妈都在,你弟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万一他突然回来了,见到这一幕,你还要不要我面对你的家人了。”舒思苡语气凌厉。

    “你是我老婆,我吻我老婆理所当然,被他们撞见了又如何?看到我们感情好,他们该感到欣慰,何况,你放心,我妈在楼上找东西,一时半会下不来,我爸在厨房忙碌,一时半会儿出不来,展雷今晚不会回来了。”晏希颐很平静的说道,他敢做就不怕被他们看到。

    舒思苡无语的看着他,想想自己刚才的反应,是有些夸张了,他们又不是见不得光,他人是夫妻,夫妻之间有亲密的动作太正常了。

    “晏希颐,你爸一个人厨房忙了这么久,你确定我们真不用去帮他?”舒思苡问道,她也喜欢厨房,想进厨房看看,晏希颐硬是不让她去。

    “确定。”晏希颐很肯定的说道。

    “好吧。”晏希颐都这么说了,她还能说什么,舒思苡见段曼雪还没下来,好奇的问道:“展雷跟陈倩倩是什么关系?”

    送人能送到不回家,看来他们的关系不一般,可她看得出来,展雷对陈倩倩不是男女之爱,陈倩倩对展雷却是爱慕。

    “很复杂的关系。”晏希颐说道。

    “什么叫复杂的关系?他们不是情侣吗?”舒思苡不懂了。

    “不是。”晏希颐很肯定的说道,展雷喜欢的是余思薇,因为三年前的事情,妈接受不了余思薇了,与其说接受不了,不如说不信任了,妈护犊子之心很重,谁要是敢伤害她的儿子,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展雷跟余思薇的事情,晏希颐不好跟舒思苡说,余思薇是舒思苡的朋友,正因为她们是朋友,展雷才想让思苡帮他说服妈,别看妈很喜欢思苡,如果思苡真踩到妈的底线,只怕妈谁的面子都不会给。

    “我看她挺喜欢展雷的。”舒思苡说道,接着又问道:“展雷会娶她吗?”

    如果她跟陈倩倩成了妯娌,舒思苡没信心能把两人的关系处理好。

    “也许会,也许不会。”晏希颐给舒思苡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什么叫也许会,也许不会?会就会,不会就不会。”舒思苡有些生气了,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会少块肉吗?

    “如果妈执意逼婚,展雷是坚持不了多久,千般不愿意也只能妥协。”晏希颐揉了揉舒思苡的脑袋,展雷娶不娶陈倩倩取决于妈的决定,当然,如果展雷执拗的与妈对抗,只要爸不介入,展雷会成功。

    母亲跟儿子对峙,妥协的永远是母亲,胜利的永远是儿子,对于余思薇的事情,晏希颐就不清楚了。

    “妈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会逼婚的人,尤其是自己的儿子不喜欢,还逼着娶她指定的姑娘,妈不是那种人。”舒思苡说道,段曼雪给她的印象,除了第一次给她带来的打击,绝对是中国好婆婆的代表。

    “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妈只向你展露了和蔼可亲的一面,她阴狠毒辣的一面隐藏着。”晏希颐真为她的天真感到担忧,谁对她说,她就觉得谁是好人,防人之心不可无,越是向她献殷勤的人,越是要防备。

    舒思苡嘴角一抽,他这说的是什么话,那人可是他的母亲,推了推晏希颐。“她可是你的母亲。”

    “正因为她是我的母亲,我才比你更了解她。”晏希颐握住她的柔荑,放在唇边亲了一下。

    “你们在聊什么这么开心?”段曼雪拿着东西下楼,见两人在打情骂俏,甚是喜欢,儿子跟儿媳妇感情好,她自然很高兴。

    “聊您。”

    “没什么。”两人异口同声,答案却背道而驰,难得晏希颐诚实了一回,舒思苡错愕的看着晏希颐,他要不要这么诚实?

    “聊我什么?”段曼雪好奇的问道。

    “妖艳如魔。”晏希颐只用了四个字来形容段曼雪。

    舒思苡抚额,这是亲生的儿子吗?有这么形容自己母亲的吗?“什么妖艳如魔?明明是妖艳倾城。”

    “还是我儿媳妇说话顺耳,臭小子,真是白生你了。”段曼雪瞪了晏希颐一眼,在儿媳妇面前,居然说她妖艳如魔,他是想吓跑她的儿媳妇吗?她的儿媳妇是他的老婆,吓跑了他就没老婆了。

    见段曼雪一副有儿媳妇万事足的样子,晏希颐沉默了,舒思苡尴尬一笑。

    段曼雪拿出一个红色毛茸盒子。“思苡,送给你的。”

    舒思苡一愣,询问的目光看向晏希颐,见晏希颐点头,舒思苡伸出双手。“谢谢妈。”

    见舒思苡只是拿在手中,没有打开的意思,段曼雪催促道:“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其实,舒思苡在纠结要不要打开,段曼雪都这么说了,舒思苡不再纠结了,打开盒子,是一枚金戒指,款式很古老,说真的,舒思苡不喜欢,别说舒思苡了,段曼雪的婆婆给她的时候,她也不喜欢。

    晏希颐目光一闪,没想到妈会将这枚戒指送给思苡,这枚戒指本身不值几个钱,却有着惊人的权力,象征着晏氏集团继承人的身份。

    可以这么说,有了这枚戒指,便等于有了晏氏集团。

    爸是晏氏董事长,却只是董事长,只要妈拿出这枚戒指,可以否认爸的一切决定,说白了就是,妈才是晏氏集团真正的老板,爸也只是在给妈打工。

    “这是晏家的传家之宝,只传长媳,我现在传给你,你可要好好保管。”段曼雪笑着说道,脸上的表情却是那种卸下重任的轻松,晏希颐心知肚明,舒思苡却不知道。

    其实,这枚戒指对段曼雪来说根本不稀罕,婆婆当年告诉她这枚戒指的真正作用时,她也没什么感觉,她爱的是晏涛东这个人,并不是晏氏集团,即使晏涛东只是一个穷小子,她也会嫁给他,对他不离不弃。

    晏氏的股东都知道这枚戒指的重要性,他们只知道戒指在晏家人手中,至于在谁手中,他们就不知道了,几十年了,戒指一次也没在董事会上出现过。

    传家之宝,舒思苡被这四个字给吓着了,将戒指还给段曼雪。“妈,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要。”

    段曼雪没想到舒思苡会还给自己,挑了挑眉,笑着说道:“你是我晏家的长媳,这戒指不传给你,难道传给展雷的老婆吗?展雷是我的次子,希颐才是我的长子,收下吧,别有什么压力,你嫁给希颐那天开始,这枚戒指就属于你了,等你有了孩子,是儿子也好,是女儿也罢,你想传给谁,你就传给谁。”

    段曼雪这么说,是不想让舒思苡有太大的压力,生儿生女不是她们能决定的,万一思苡生的是个女儿,第二个也是女儿,就只能传给女儿了,段曼雪的未雨绸缪,舒思苡并不能理解,她只认定段曼雪那句话,戒指只传长儿媳妇,到了她这里,变了传承,她就罪过了。

    “妈,再等一段时间,您再考虑一下。”舒思苡还是推辞。

    “思苡,你可知这枚戒指的重要性吗?”段曼雪问道,舒思苡一脸茫然,显然希颐并没告诉她,段曼雪笑了笑,端起茶几上的水杯,优雅的泯了一口,说道:“有了这枚戒指等于有了晏氏集团。”

    段曼雪言简意赅,没过多解释,舒思苡却听明白了,拿着戒指的手开始颤抖起来,这枚戒指远远比她想象中的更贵重,她更不敢接受了。“妈……”

    “收下吧,这枚戒指本就该属于你。”晏希颐深知她不敢收下,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可是……”舒思苡还是害怕。

    “没有可是。”段曼雪没让舒思苡戴上,这枚戒指是男人的戒指,她们根本戴不了,拿着也只能好好收藏好。

    戒指的重要性,舒思苡知道了,更不敢随意放了,她不想收下,可他们偏要她收下,拒绝不了,也找不到合理的理由拒绝,舒思苡想,她就先收着,等有机会,或是段曼雪后悔了,她才将戒指还给段曼雪。

    古氏已经是她的压力了,现在又来个晏氏,他们真没打算让她好好生活吗?

    晏涛东忙完了,从厨房里出来,坐在段曼雪身边,段曼雪体贴的递给他一杯水,是她喝过的,上面还有她的口红印,晏涛东看见了,并没有嫌弃,接过就喝了一口,看着两夫妻之间的默契,舒思苡深知,他们的感情很好,很令人羡慕不已。

    “老晏,我把戒指交给思苡了。”段曼雪说道。

    舒思苡又是一惊,这么重要的戒指,在转送给她的时候,段曼雪都没跟晏涛东商量一下吗?这可决定着晏氏的命运,他们就不怕她是坏人吗?

    晏涛东没一点震惊,很是淡定的点了点头。“嗯。”

    “你一身油味儿,上楼去洗一下。”段曼雪捂着鼻子,一脸嫌弃的说道。

    晏涛东什么也没说,放下杯子,起身朝楼上走去。

    这么听话,舒思苡有些意外,公公在厨房忙碌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忙完了,婆婆却嫌弃公公身上的油味儿,在厨房做菜,没有油味儿,她都觉得奇怪。

    “思苡,要不要陪我出去溜达一圈?”段曼雪问道。

    “她不去,要去您让爸陪你出去溜达。”晏希颐抢先一步拒绝,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带思苡回房间睡觉。

    “我没让你陪,我让思苡陪。”段曼雪瞪了晏希颐一眼,果然还是女儿贴心,儿子只会糟心,真的很可惜,她没有女儿,段曼雪有些后悔了,当初她该坚持再生一个,没准第三个就是一个女儿。

    她生希颐的时候很容易,她生展雷的时候遇上难产,医生都是把最严重的可能性告诉家属,吓得晏涛东乱了方寸,让医生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一定要保大,孩子他们再生就有,老婆只有一个,他可以不要孩子,也不能没有老婆。

    索性大人小孩都平安,自那次被吓了以后,晏涛东就不让她再怀孩子了,孩子有两个就够了,不需要三个。

    “她累了。”晏希颐的理由很直接,让段曼雪放弃了念想。

    “不溜达也行,我们聊天。”段曼雪说道。

    舒思苡很想说,可以陪她出去溜达,晏希颐都帮她拒绝了,段曼雪也不坚持,舒思苡只好不作声,她不是一个很好的聊天对象,也不知道跟段曼雪聊什么,段曼雪问她什么,她就回答什么。

    舒思苡的资料,段曼雪看过,很详细,还是主动问起思苡以前的事情,聊天能促进感情,这一点也没错,从先前的小心翼翼,现在舒思苡很随意了,想要跟段曼雪相处好,其实没有她想的那么难。

    晏涛东神清气爽的下楼,听到段曼雪悦耳的笑声,晏涛东有些动容,他看得出来,她很喜欢这个儿媳妇。

    “你们在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晏涛东好奇的问道,坐在段曼雪身边,很自然的将她搂入怀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