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只婚不爱:晏先生,晚上好 第99章 好婆婆

时间:2018-08-18作者:听晰

    “他招惹你了?”舒思苡低声问道。

    “他让我帮忙。”晏希颐声音不大,却足以让一边的陈倩倩听清楚。

    “什么忙?”舒思苡看了一眼陈倩倩,她听得出来,晏希颐是故意说给陈倩倩听的,本来她不知道陈倩倩叫什么,是陈倩倩自我介绍了一下,她却没向陈倩倩自我介绍。

    对这姑娘的热情,她有些抗拒,明明是第一次见面的人,她却有这种感觉,舒思苡都觉得自己很莫明其妙。

    “他想娶一个女人,我妈不同意,想让我帮他说服我妈同意。”晏希颐说道,审视的目光落在陈倩倩身上。

    果不其然,听到他这话时,陈倩倩目光闪了闪,双手紧攥成拳头,压抑着心中的不安与怒火,她心里清楚,晏希颐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你妈为什么不同意?”舒思苡好奇的问道。

    “不是你妈,而是咱妈。”晏希颐纠正舒思苡的话。

    舒思苡一愣,嘴角抽了抽,睨了一眼陈倩倩,将陈倩倩眼中的羡慕尽受眼底。“咱妈。”

    陈倩倩咬牙,转身去按门铃,眸光变的阴戾起来。

    段曼雪已经等候多时了,一听门铃响起,火冲来开门。

    陈倩倩敛起怒意,扬眉一笑,甜甜的叫道:“阿姨。”

    “倩倩来了,快进屋坐。”段曼雪热情接待,开门的瞬间,她见是陈倩倩,眼底一抹失望一闪而过,在看到舒思苡也在时,段曼雪眼前一亮,她还真担忧这丫头反悔不来了。

    陈倩倩刚迈步,还没踌进门槛儿,便被段曼雪挤到一边去了,陈倩倩愣了一下,见段曼雪拉着舒思苡的手,笑意凝结在嘴角,嫉妒席卷而来。

    阿姨是对她很好,可在看到自己的儿媳妇时,眼中便没有她的存在了,她被忽视了,这种感觉很不好。

    陈倩倩自我安慰道,那是因为晏希颐第一次带她来晏家,阿姨难免会很热情。

    “思苡,你总算是来了。”段曼雪拉着舒思苡进屋,舒思苡很被动,段曼雪很慈祥,这种慈祥她从来没在妈身上看到过。“老晏,儿媳妇回了。”

    “你先招呼一下,我在炒菜。”厨房里传来晏涛东的声音。

    舒思苡想进厨房,却被段曼雪阻止,舒思苡不由的感动起来,段曼雪很自然的拉着她,先是嘘寒问暖,接着找话题跟她聊天,对昨天早上的事情,段曼雪支字未提,仿佛从来不曾发生过,这让舒思苡也轻松起来。

    古典风格的装修,整栋别墅的整体布局充满着雍容华贵的气派,相比之下,舒思苡更喜欢晏家,不喜欢古家。

    “伯母……”舒思苡话音未落,便被段曼雪打断了。

    “还叫伯母,你该跟希颐一样叫我妈了。”段曼雪拍着舒思苡的手背,这个儿媳妇,她是越看越喜欢,喜欢一个人,不需要时间培育,她跟舒思苡没相处过,只见过两面,她就很喜欢舒思苡,认定她这个儿媳妇。

    在娶老婆这件事情上,大儿子没让她揪心,小儿子从没让她省过心,其他事情小儿子没让她操心。

    “妈。”舒思苡叫得很僵硬,叫段曼雪妈,她很是不习惯,舒思苡求助的目光看向晏希颐,说真的,段曼雪越是热情,她越是心里有愧。

    晏希颐看懂了,也明白过来,老婆向他求助,他不可能视而不见,思苡能进屋,已经很不错了,妈又拉着她聊天,这让她有些吃不消,她需要时间缓和一下。“妈,思苡……”

    “思苡渴不渴?”段曼雪笑着问道,没给舒思苡回答的机会,直接命令晏希颐。“儿子,你去给思苡倒杯水。”

    “不用,我不渴。”舒思苡婉拒,晏希颐还是听话的去给舒思苡倒来一杯水,晏希颐也很厉害,陈倩倩明明坐在一边,晏希颐真只倒了一杯水,舒思苡接过,在段曼雪期待的目光下,舒思苡喝了一口,将水杯放在茶几上,她有水喝,陈倩倩却没有,显得有些尴尬。

    段曼雪只顾着讨好舒思苡了,哪儿还顾得上陈倩倩。

    “思苡,你爸还有几道菜要炒,我先给你削一苹果。”段曼雪见晏展雷将一堆水果放在茶几上,随手从里面拿出一颗苹果。

    舒思苡看向晏希颐,他不是说他妈会做她的拿手菜给她尝吗?怎么变成他爸在厨房了?

    见段曼雪又去拿水果刀,真要削苹果给她吃,舒思苡立刻阻止道:“妈,不用了,我……”

    “妈,这些水果是嫂子买的。”晏展雷说道,他知道妈误会是他买的了,是他提进来的,不代表就是他买的,该抢的功劳他不会犹豫,不该抢的功劳他不会抢。

    段曼雪一愣,看向晏展雷提进来的水果,目光闪了闪,她就说嘛!这小子回家还买什么水果,她以为是陈倩倩买的,没想到是思苡买的。“思苡真有心,这些水果全都是我爱吃的。”

    舒思苡尴尬一笑,很是心虚,这些水果都是晏希颐买的,也是晏希颐挑选的。

    段曼雪将手中拿着正要削的苹果又放回袋子里,一脸幸福的说道:“这是我儿媳妇给我买的水果,我要留着自己享用,不与人分享。”

    段曼雪提起水果袋,朝厨房走去,在晏涛东面前炫耀着,又将水果放到冰箱里,段曼雪在厨房炫耀的话,舒思苡也听到了,心里划过一股暖流。

    或许,晏希颐是对的,逼她来晏家,早点消除她心中的不安。

    有舒思苡在,陈倩倩被晾在一边,心里很是不好受,昨天阿姨对她很热情,今天却不那么热情了,很是不习惯,陈倩倩暗暗发誓,她一定要嫁给晏展雷,成为阿姨的儿媳妇。

    “妈,这么多水果您能独享完吗?”晏展雷拉高音问道。

    “臭小子,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偷吃,我打断你的腿。”段曼雪威胁道。

    “妈,我是你亲生的不?”晏展雷郁闷极了,这句话他问过无数次了,却得到了不同的答案。

    “不是,你是我充话费送的。”段曼雪一边洗水果一边回答。

    在晏家舒思苡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尤其是晏展雷跟段曼雪拌嘴,他们的世界没她想的那么复杂,想要溶合进来,没她想的那么难。

    “我带你去我的房间看看。”晏希颐说道,舒思苡点头,晏希颐牵着舒思苡的手朝二楼走去。

    看着恩爱的两人,陈倩倩眸中满是羡慕。“展雷哥哥,希颐哥哥对嫂子真好。”

    晏展雷一愣,顺着陈倩倩的目光看去。“我哥不解风情,真不知道嫂子怎么会看上像我哥这样的人?”

    因为太了解了,才会不可思议,哥就像一块万年不化的冰,又那么不可一世,这样的人只可远观,不可近读,想要娶到老婆,没那么容易。

    “我看得出来,希颐哥哥是真心疼爱嫂子。”陈倩倩说道,晏展雷的话,她有同感,反正她是不喜欢像希颐哥哥这种人。

    晏展雷不语,段曼雪端着水果盘出来,没见到舒思苡跟晏希颐的身影,挑了挑眉,问道:“我儿媳妇呢?”

    “放心,她没有不辞而别,哥带她去参观他的房间了。”晏展雷有些吃醋了。

    段曼雪瞪了晏展雷一眼,将水果盘放在茶几上,摘了几颗葡萄递给陈倩倩。“倩倩,吃水果。”

    “谢谢阿姨。”陈倩倩微笑着接过,段曼雪的注意力终于移到她身上了,可惜,是舒思苡不在场,如果舒思苡还在,只怕阿姨眼中根本没有她的存在。

    她不能吃醋,她要大度,这样才能讨阿姨欢心。

    “我是看着你长大的,跟我还这么客气。”段曼雪剥着葡萄皮,却不见她吃,只将剥好的葡萄放在一边的盘子里。

    “妈,您不吃剥它做什么?”晏展雷好奇的问道,伸手想去拿一颗段曼雪剥好的葡萄,却被段曼雪将他的手给拍掉。

    “想吃自己剥,这是我给我儿媳妇剥的。”段曼雪将盘子放在自己面前,生怕晏展雷会偷拿。

    “妈,我到底是不是你的亲生儿子?”晏展雷质问道,吃她一颗葡萄,她至于这么吝啬吗?

    “不是。”段曼雪回答得干净利落。

    晏展雷又受打击了,起身朝厨房走去,厨房是晏涛东的天地,只要他在厨房里,绝对禁止外人进入,晏展雷被赶出来了,手里拿着凤爪,一边啃一边朝楼梯走去。

    “展雷,你去哪儿?”段曼雪问道。

    “叫哥跟嫂子下楼吃饭。”晏展雷回答道。

    段曼雪没说什么了,陈倩倩陪着她在客厅聊天,其实,陈倩倩更想跟晏展雷上楼,她心里很清楚,想要嫁进晏家,必须先讨好段曼雪。

    房门开启,晏希颐打开房间的灯,将整间卧室照亮,被眼前的装修风格给震惊了,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房间了,这还是他的房间吗?

    他的房间以蓝色为主调,而眼前这个房间,以粉色为主调,尤其是这一张硕大床,欧式风格,粉色碎花的被单铺展在床上,底下是粉色的床单。

    原本蓝色的壁纸也换成了粉色简约流行元素,衣柜跟梳妆台是粉红色,图案居然是七个小矮人和白雪公主,窗帘也被换成了粉色,连地板都换成了上好的玉檀香地板。

    整个房间洋溢着一份舒适浪漫的公主气息,夜风拂过,纱帘在柔光中划过轻盈的弧度,荡出雅致而优美的气息。

    “你确定这是你的房间吗?”舒思苡忍不住笑了出来,这房间怎么看怎么不像是男人住的,哪个男人会住公主房。

    晏希颐不语,他也不确定了,一个月前,妈给他打电话,说是他结婚了,要帮他重新装修一下他的房间,他没在意,只说了两个字,随便。

    前天他回晏家,却没上楼,自然不知道他亲爱的妈妈把他的房间装修成这样的风格了。

    “晏希颐,你是不是还有一个姐姐或是妹妹?”舒思苡又问道。

    “我很确定,我妈没有女儿。”晏希颐说道,额头上出现一条黑条,他的母亲大人要不要这么疯狂,在布置他的房间的时候,能不能考虑一下他的感受。

    “这么说,这就是你的房间。”舒思苡很不想取笑他,可是她忍不住。

    算了,已经成这样了,他生气也没用,是经过他同意的,他也没给出自己的方案,妈给他装修成这样,他还能说什么,只能默默地接受。

    “喜欢么?”晏希颐微微俯身,低声问道。

    舒思苡一侧头,就看到晏希颐胸口的衬衫。“喜欢。”

    晏希颐松了口气,她喜欢就好,果然女人还是懂得女人喜欢什么,妈把他的房间装修成这样,是按照着她的喜好,却忽略掉他的喜好。

    有了儿媳妇万事足,至于儿子,随意处之。

    “喜欢就好。”晏希颐两只大手从后环住舒思苡的纤腰,温柔地将她圈入怀中。

    “这房间是不是重新装修过?”舒思苡依偎在他胸膛前,感受着他温热的体温,心绪安宁满满甜蜜的幸福席卷而来,她不是傻子,她能看出来,这房间是新装修过,连晏希颐自己都震惊于这房间的装修。

    望着一室的温馨浪漫,不可否认段曼雪是浪漫主义者,在窗前放了一张太妃椅,显而易见是专为女性购置的,整间卧室都充斥着一种女性的柔美。

    她很确定,这是她跟晏希颐结婚后才布置的。

    晏希颐目光扫过卧室里的家具,都是焕然一新的。“我妈是有了儿媳妇忘了儿子。”

    舒思苡心头滑过幸福的暖流,婆媳矛盾自古以来是无法突破的,她跟段曼雪相处的时间很短,她却笃定,即使她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也不会有婆媳矛盾。

    段曼雪这个婆婆,是个合格的婆婆,舒思苡很庆幸自己有这么一个婆婆。

    双手轻轻地覆盖在晏希颐的手背上,舒思苡将头依偎在他的肩头,轻柔的声线有些感动。“语气酸酸的,你在吃醋吗?”

    闻言,晏希颐低沉的笑声响起,揽着她腰际的手揽得更紧。“傻瓜,我妈喜欢你,我很高兴,怎么会吃你的醋?”

    舒思苡抿唇不语,阖上眼睛,静静地靠在他身上,唇边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晏希颐,你早该带我来你家。”舒思苡说道,她跟晏希颐结婚这么久了,他才带她回家,这么好的婆婆,她该早点见见。

    她跟晏希颐结婚草率,见家长却很谨慎,如果不是出了这样的乌龙,只怕他还瞒着她,对他的家人支字不提,舒思苡有些不懂了,如果说他的家庭不幸,他不愿意与她分享,她还能理解,他的家庭和睦,他的父母极其恩爱,兄弟之间也和谐,他还藏着掖着是什么意思?

    “现在也不晚。”晏希颐笑了笑,在他看来,早见晚见都差不多。

    舒思苡睁开眼睛,睨了晏希颐一眼,又阖上了,他都这么说了,她还能说什么,柔和的灯光,将两人交叠的身影映照在墙壁上,描绘着一道暧昧又幸福的景象。

    “砰砰砰。”敲门声在门外响起。

    舒思苡一怔,回头就看到晏展雷站在门口,这才注意到,他们忘了关门。

    “晏展雷,你想挨揍吗?”晏希颐见到晏展雷,一股幽然怒火倏地一下蹿了出来,这小子太不知趣了,他们正在陶醉,却被这小子给破坏了。

    “哥,你可不能怪我,你跟嫂子秀恩爱不想让人看,你们不知道关上门吗?”黑锅晏展雷才不会背。

    舒思苡脸皮薄,被晏展雷这么一说,脸颊红晕起来。

    看着羞辱的舒思苡,晏展雷不怕死的说道:“哥,你真是走了狗屎运了,这么好的姑娘,居然落入你的虎口了,悲哀啊!”

    “找死。”晏希颐抬起一脚朝晏展雷踢去,晏展雷早有防备,轻而易举的躲开。

    舒思苡看着这两兄弟的相处模式,很是羡慕,如果她有一个哥哥或是姐姐,那该多好,可以帮着她分担。

    “嫂子,喜欢吗?”晏展雷献殷勤的问道,他还想请嫂子帮他说服妈,他要开始讨好嫂子。

    “啊?”舒思苡茫然不知所措的看着晏展雷,一时间不知道晏展雷问她喜欢什么?是喜欢段曼雪,还是喜欢这个家,或是喜欢别的。

    “你跟哥的房间装修的时候,我也发表了意见。”晏展雷说道。

    舒思苡恍然大悟,看了一眼房间内的装修,笑了笑。“谢谢。”

    “谢他做什么?他的意见妈是不会采纳的。”晏希颐很不给面子的说道,他还不清楚吗?只要是展雷的意见,妈是不会听的,不过,妈要问展雷的意见,听不听就不一定了。

    “哥,你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晏展雷不高兴了。

    “给你留面子,整个就是浪费。”晏希颐不屑的说道。

    “嫂子,你管管我哥。”晏展雷向舒思苡求助了,得意的看着晏希颐,嫂子就是哥的弱点,这是好事,亦是坏事。

    “他很好,我为什么要管他?”舒思苡不解的问道,又看了一眼晏希颐,管他,她没想过。

    她也不觉得自己有这个能力管得了晏希颐,他不管着她,限制她的自由,她就很感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