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只婚不爱:晏先生,晚上好 第94章 我是希颐的母亲

时间:2018-08-18作者:听晰

    舒思苡点头,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们见面的情景过尴尬了,不是他们被捉奸在床,而是她被捉奸在床。

    好奇心被挑起,舒思苡又不满足她的好奇心,任由她如何追问,舒思苡就是不说。

    趁舒思苡去上厕所的时候,白笑笑去问晏希颐,舒思苡没说,晏希颐自然不会说,直到舒思苡从厕所里出来,晏希颐眼前一亮,舒思苡在他面前转了一圈。“如何?”

    “完美。”晏希颐毫不吝啬的赞扬,舒思苡的底子不差,只要稍微收拾一下,她的美就展露出来了。

    “废话。”白笑笑白了他们一眼,说道:“也不看看是谁的杰作。”

    晏希颐连声谢谢都没说,带着舒思苡离开了。

    车上,舒思苡一边照镜子,一边问道:“晏希颐,你让白小姐把我倒饬成这样,是要去参加选美吗?”

    “回家。”晏希颐睨了一旁的舒思苡一眼,她很耐看,经过白笑笑处理后清雅脱俗,这样的她,才是最完美的。

    “回家?”舒思苡又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他没毛病吧?回家至于把她弄成这样吗?她还以为他要带她去参加什么重要聚会。

    一场好戏即将上演,刘文阳以身体不舒服请了天假,杜诗柳跟尹尔柔也没出门,等着晏希颐把舒思苡出轨的事情闹到奶奶面前,左等右等,都快到中午了,依旧不见舒思苡回来,也不见晏希颐回来。

    尹尔柔让刘文阳打电话去公司,得到的答案是,两人都没去公司,没回家,也没去公司,他们去哪儿了?

    “文阳,还是去医院看看。”古老夫人劝说道,她的心情很好,刚刚晏董的助理打电话来,他们要来拜访,意外的同时也很高兴,晏氏与古氏联姻,简直就是强强联手。

    “奶奶,您别担心,文阳不用去医院,他只是这段时间累坏了,在家休息一天就没事了。”杜诗柳笑着说道,难道有好戏可看,文阳怎么能缺席呢?

    “工作虽重要,身体更重要,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别仗着自己年轻就肆意挥霍,年轻时候拼命赚钱,别到老了得用钱来保命。”古老夫人叹息道。

    “奶奶说得对,我一定会督促他的。”杜诗柳感觉今天的奶奶不一样,心情特别的好,显然奶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发生了这种事情,舒思苡想隐瞒着奶奶也正常,可晏希颐呢?晏希颐应该找奶奶为他作主才对。

    古老夫人在等人,他们也在等,在舒思苡跟晏希颐还没回来之前,他们要装成不知情的样子。

    门铃响起,古老夫人心中一喜,叫简单去开门,她怎么说也是长辈,长辈的架子可得端起。

    杜诗柳等人面面相觑,屏住呼吸等着欣赏一场好戏。

    “老夫人,是小姐跟姑爷回来了。”简单说道。

    闻言,古老夫人浑浊的眸中闪过一抹失望,他们今天也没去公司,看来晏董也跟小晏打了电话。

    舒思苡见客厅里只有她熟悉的几抹身影,狠狠的瞪了晏希颐一眼,问道:“客人呢?”

    “别着急,一会儿就来了。”晏希颐搂着她的腰,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力,爸妈一定会来古家。

    看着两人恩爱的样子,刘文阳等人很是意外,脑海里浮出舒思苡坐在楼梯上哭泣的样子,他们的计划很成功,如果没被捉奸在床,舒思苡不可能哭得那么伤心,还有晏希颐,自己的老婆出轨了,他怎么还像没事人一样呢?

    难道晏希颐没捉奸在床,舒思苡伤心的哭泣是因为她跟另一个男人发生关系了,觉得对不起晏希颐,毕竟,他们只知道晏希颐进入了酒店,却没见到晏希颐将他们捉奸在床了。

    他们都不敢确定晏希颐到底知不知情了?如果知情,不可能像没事人般,如果不知情,他们此刻的样子就能解释通了。

    杜诗柳的眸光变的阴戾,娇颜上更是布满了阴霾,舒思苡是想瞒天过海吗?偏偏她又不敢当场揭穿她。

    “诗柳,怎么回事?”尹尔柔低声问道。

    “我也不清楚。”杜诗柳低声回答,她是真的不清楚。

    “思苡,昨晚你去哪儿了?怎么没回家呢?”尹尔柔故作关心的问道,这句话她是刻意说给晏然颐听的,锐利的目光紧锁在晏希颐身上,不想放过他脸上任何细微的表情,晏希颐太淡定了,她无法洞察到晏希颐的心思。

    “我没回家跟你有关系吗?”舒思苡声音清冷,她心里清楚,尹尔柔才是幕后主使者,段秘书只是推波助澜了一下。

    舒思苡意在言外的话,尹尔柔岂会听不懂,古老夫人并未觉得不妥,她们只要见面不相互掐架,那才是奇迹。

    “思苡,干妈只是关心你。”杜诗柳趁机开口。

    晏希颐沉默的站在舒思苡身边,他没急着找他们算账,他在等爸妈来,向思苡解释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然后再收拾他们。

    “她的关心会让我脱一层皮。”舒思苡冷眼看了杜诗柳一眼,嘴角嘲讽的一撇。

    杜诗柳跟尹尔柔一愣,她知道是他们设计她吗?不过能,他们都没露面,她不可能知道是他们,除非段秘书出卖他们,也不可能,他们用段晓晓的幸福做危险,段秘书不会出卖他们,猜测,对,一定是猜测。

    如果晏希颐不知情,舒思苡有心隐瞒,绝对不敢挑明。

    “够了。”古老夫人斥喝一声。“今天有客人来家里,你们给我消停下来。”

    “妈,有客人来,您怎么不提前跟我说呢?我好提前准备。”尹尔柔有些意外,老太太的客人,身份绝对不简单。

    刘文阳有些失神的看着舒思苡,今天的舒思苡很漂亮,妆容跟发型都很适合她,裙子跟鞋子搭配得很好。

    这样的舒思苡,他是第一次见到,杜诗柳注意力在晏希颐身上,舒思苡的变化她看见了,却并没在意,怀孕中的女人才是最美的。

    “你不用准备,他们不是来看你的。”古老夫人说道,如果有必要,她会让尹尔柔他们回避。

    尹尔柔脸色一变,苦涩一笑,说道:“妈的客人,自然不是来看我的。”

    “思苡,到奶奶身边来。”古老夫人朝舒思苡招了招手,脸上的笑容很慈祥。

    在这样慈祥的笑容下,舒思苡有些失神,尊老爱幼的美德她还是有的,可是,每当她想起以前的生活,尤其是妈每次犯病的时候,心中的怨气会加深,阻止着她沉沦在古老夫人的慈祥笑容之下。

    “思苡。”晏希颐推了推舒思苡,今天的场合,的确不适合与奶奶敌对。

    “我累了,回房睡觉。”舒思苡移开目光,古老夫人的讨好还是被她拒之门外,还没迈出一步,晏希颐搂着她的腰,不让她离开。“晏希颐,我不想发火。”

    不想这里成为战场,他就得放她离开,只有离开,这里的烽烟才会散去。

    晏希颐拢紧眉,淡淡地看着她,她要是执意要上楼,他会将她抱起,让她寸步难行。

    正在此时,门铃又响起,化解了尴尬的气氛。

    “简单,快去开门。”古老夫人激动的催促。

    众人看向玄门关,他们都很好奇,到底是谁要来,让古老夫人如此重视,尹尔柔嫁进古家多年,从来没见古老夫人如此重视客人过,即使是她娘家人来了,古老夫人也只是象征性的嘘寒问暖几句。

    简单从厨房跑出来,一边擦拭着手,一边朝玄门关跑去。

    舒思苡对此,很有看法,客厅里坐着这么多人,没一个去开门,反而叫厨房里忙碌的简单去开门,难道就因为简单是这个家的佣人吗?

    如果不是晏希颐搂着她,限制了她的行动,她就去开门了。

    本来不好奇,现在她都好奇到底是何方神圣要来作客,晏希颐还事先知道,却不告诉她,只说是她的客人,她认识的人都是些寻常人,看老太婆谨慎的样子,客人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晏涛东提着贵重礼品,带着段曼雪登门拜访。

    晏涛东冷睨了晏希颐一眼,段曼雪给晏希颐一个安抚的眼神,只要有她在,她是绝对不会让儿媳妇跟儿子离婚的。

    看着晏希颐搂着的舒思苡,段曼雪目光闪了闪,接着勾起嘴角,看来儿子早就料到他们会来古家拜访,特意带着儿媳妇去找笑笑倒饬了一番。

    笑笑化的妆容,她一眼就能认出,不过否认,无论是从妆容还是发型,裙子跟鞋子的搭配都很完美。

    笑笑的名气摆在那里,没有金刚钻怎么揽瓷器活。

    “老夫人,冒然拜访,打扰您老人家的清静了。”晏涛东客套的说道。

    “晏董客气了,你跟晏太太屈尊来我们古家,使我们古家蓬荜生辉。”古老夫人笑容满面的起身,也客套起来。

    尹尔柔做梦都没想到,晏涛东跟段曼雪会突然来古家作客,怪不得老太太如此重视,尹尔柔起身,走向他们,从晏涛东手中接过礼品。“晏董请坐,晏太太请坐,简单,上茶。”

    刘文阳也起身,朝晏涛东伸出手。“晏董好,晏太太好。”

    晏涛东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跟刘文阳握了一下。“年轻人一表人才,听说你拒绝了好的资源,从部门经理助理做起,现在的年轻人吃不苦,眼界又高,像你这么扎实吃苦耐劳的年轻着实少眼,古太太好服气,有这么一个能干的干女婿。”

    被晏涛东夸奖,刘文阳有些飘飘然了,这句话如果是由别人来说,他只会觉得很讽刺,由晏涛东来说,他就不觉得了。

    不过,刘文阳有些心虚,如果不是奶奶有意思限制他在古氏的发展,他现在的职位不是区区一个部门经理的助理。

    “晏董,过奖了,文阳会当真的。”尹尔柔笑着说道,女婿被晏董夸奖,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晏董很少夸奖人,看来文阳是真的很优秀,才能得到晏董的赏识,这对文阳来说是好事,古氏跟晏氏有合作,得到晏董的赏识对文阳未来的发展有帮助。

    “晏董好,晏太太好。”杜诗柳也礼貌的叫道,老公被晏董夸奖,杜诗柳也觉得很有面子。

    晏希颐静静地看着这一家人对自己的父母献殷勤,舒思苡被弄蒙圈了,不仅被这一幕弄茫然了,再次见到段曼雪,舒思苡很是不解,她来这里做什么?想到晏希颐的话,舒思苡抬头,用质问的眼神看着晏希颐。

    他说是她的客人,他的情人是来找她的吗?他难道不知道,情敌见面外眼红吗?段曼雪带着他的老公来古家,是想告诉自己,她的老公是晏氏的董事长,根本看不起晏希颐这个小白脸吗?

    “这怎么回事?”舒思苡问道。

    “儿媳妇过来,到妈面前来坐。”段曼雪朝舒思苡招手,笑得青山绿水。

    舒思苡眼角一抽,儿媳妇,在叫谁儿媳妇?段曼雪的目光紧锁在她身上,舒思苡看了下四周,确定段曼雪是在看自己。

    尹尔柔等人也被段曼雪这声儿媳妇给弄糊涂了,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舒思苡身上。

    “思苡,晏太太叫你。”古老夫人见舒思苡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出声提醒,思苡还不知道晏希颐的身份,她也没想到,晏希颐会在这种场合让思苡知道他的身份。

    “妈,您是不是糊涂了?”尹尔柔低声问道,舒思苡怎么会是晏太太的儿媳妇呢?

    刘文阳隐约觉察到不妙,晏涛东跟段曼雪是有备而来,晏希颐姓晏,晏涛东也姓晏,难道……不,不会的,晏希颐跟晏涛东一个姓,是巧合,奶奶也证实过晏希颐跟晏涛东没有任何关系。

    “老夫人,我们都成了一家人,叫什么晏太太这么见外,叫我曼雪就行了。”段曼雪笑着说道。

    “对对对,都是一家人。”古老夫人笑得很慈祥,思苡跟小晏第一次来古家,她就怀疑小晏跟晏涛东的关系,小晏否认了,她打电话去晏家确认,曼雪也否认了,她才没有再怀疑,如果小晏一开始不骗她,她也不会让他跟思苡离婚,现在想想她当时的决定,只觉得可笑。

    好在思苡没听她的话,真跟小晏离婚了,如果他们真离了,得知小晏的真实身份,只怕她会追悔莫及。

    段曼雪见舒思苡不动如山,小丫头还在生她的气,段曼雪起身,握着舒思苡的手,拉着她到沙发上坐下,晏希颐跟了上来,坐在舒思苡旁边。

    “臭小子,别用这种目光看着我,我又不会吃了你老婆。”段曼雪瞪了晏希颐一眼,他至于如此小心谨慎吗?

    其实,晏希颐小心翼翼,不是防着段曼雪对舒思苡怎么样,而是担心舒思苡知道他的身份后会生气,骗了她,是他不对,不过,说骗太严重了,他只是没告诉过她。

    对他的身份跟家庭,她从来没问过他,他们都是夫妻了,居然不问他的父母是谁,他都怀疑,她不问,是不是把他当成孤儿了。

    这么一想,晏希颐心里没压力了,反正他有说词,不怕她生气。

    “思苡,我正式介绍一下,我是段曼雪,他是晏涛东,我们是希颐的父母。”段曼雪一颦一笑透露着高贵奢华的魅力。

    舒思苡黛眉轻蹙,疑惑地瞅着晏希颐,这个女人的话,信得过吗?她说他们是晏希颐的父母,这是真的吗?说真的,舒思苡宁愿相信是假的,毕竟她与段曼雪的第一次见面很不光彩,尤其是还怀疑她是晏希颐的情妇,还用那么毒辣的话来刺激她。

    尹尔柔也很震惊,晏希颐是晏涛东跟段曼雪的儿子,可能吗?

    刘文阳却是羡慕嫉妒,他以为晏希颐跟他一样,家境平凡,靠着舒思苡才在古氏有一席之地,如果晏希颐是晏涛东跟段曼雪的儿子,晏希颐就是晏氏的继承人之一,身份摇身一变,变得让人高不可攀。

    真受打击的是杜诗柳,她跟晏希颐曾经相爱过,他们曾经以结婚为前提下交往,晏希颐在她面前从来没说起过他的家庭,她以为晏希颐的家庭很普通,能出国留学靠的是他优秀的成绩。

    如果他是晏氏集团的继承人,为什么从来没对她说过,又为什么到处打工?

    为了给她买一条普通的项链,他都打了好几份工才赚到了钱,在金钱上她多次想要支援他,都被他拒绝了,每次出去吃饭,都是她出的钱,只有这样,他才没拒绝过。

    舒思苡不说话,只是看着晏希颐,段曼雪着急了。“思苡,我真是希颐的母亲。”

    “曼雪,别心急,你要给思苡缓冲一下。”晏涛东说道,早上他们见面的情景太过尴尬,她又故意误导思苡误会了她跟希颐的关系,现在又说,她是希颐的母亲,别说是思苡了,即使是他,也分辨不出她的话到底哪一句是真的,哪一句是假的。

    估计现在对思苡而言,宁愿误会她跟希颐之间的关系,也不愿意相信她是希颐的母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