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只婚不爱:晏先生,晚上好 第93章 找打击

时间:2018-08-18作者:听晰

    “他们领证草率,离婚就不能草率了。”段曼雪很坚持,犹豫了一下,又说道:“我很喜欢儿子找的这个儿媳妇。”

    “喜欢你还捉弄人家,让人家误会你跟儿子的关系?”面对晏涛东的质问,段曼雪哑然。

    最后,段曼雪蛮横了。“晏涛东,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反正我警告你,如果儿子离婚,我也跟你离婚。”

    威胁的狠话说完,段曼雪直接挂电话。

    冷静后的晏希颐走出房间,他知道舒思苡还没离开酒店,她有一个习惯,只要遇到不顺心的事,她就会躲在楼梯处。

    晏希颐走到五楼,隐约听到舒思苡的哭泣声,晏希颐加快脚步,见舒思苡坐在楼梯上,抱着双腿,脸埋进膝盖上哭泣着。

    晏希颐坐在她身边,温柔的将她搂进怀中,舒思苡知道是他,拒绝着他的怀抱,晏希颐不理睬她的抗拒,执意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胸膛上。

    舒思苡很委屈,索性放声大哭起来,听到她的哭声,晏希颐心疼极了,轻拍着她的肩,安慰道:“行了,别哭了,你不是那种遇事就哭鼻子的人。”

    “我就哭,我就哭。”他越不让她,舒思苡越哭给他看,越哭越大声,到最后只剩下声音没有眼泪了。

    晏希颐没阻止,任由她在自己怀中大哭,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全抹在他身上,晏希颐并不觉得恶心,是他把她惹哭的。

    哭够了,舒思苡停止了。

    “不哭了?”晏希颐笑看着她,捧起她的脸,温柔的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跟鼻涕。

    舒思苡不说话,只是看着他。

    “她满口胡话,你却信以为真。”晏希颐的声音里透着无奈,他们的关系,他可以解释清楚,他却不愿意解释了,思苡跟他闹离婚,把妈给吓倒了,如果他没猜错,妈现在正绞尽脑汁想要弥补自己犯下的错。

    谁犯的错,由谁弥补,也好给妈一个警告,有些玩笑不能乱开,一旦当真了,会酿成什么样的后果。

    “她的话你没有反驳。”舒思苡指控道。

    “无中生有莫明其妙的话,我不屑反驳。”晏希颐抚摸着舒思苡的秀发,他两次想要说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却被妈阻止了。

    “你们不是情人关系?”舒思苡问道,晏希颐摇头,舒思苡又问道:“她没怀过你的孩子?”

    晏希颐摇头,孩子的事情,妈的确是过分了,什么话都敢说,不顾后果,幸亏爸不在场,如果爸在场,估计会被妈的话给气炸。

    “那她为什么要这么说?”舒思苡不解的问道。

    “你攻击她,她刺激你。”晏希颐提醒道,她说妈的话很犀利,半点没留情面,如果让她知道,她说的人是她的婆婆,绝对会追悔莫及。

    道理是这个道理,舒思苡默了,她的话是很难听,可都是他们误导她的,如果他们之间真是清白的,他为什么不解释,回想当时,晏希颐没承认他们的关系,全都是那个女人在说,现在想想,的确是她太轻信别人了。

    “晏希颐,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们是不是那种关系?”舒思苡一脸严肃认真的问道。

    “不是。”晏希颐捏了捏她的鼻尖。“别折磨自己胡思乱想了,我跟她之间永远也不可能发展成你想的那种关系。”

    舒思苡瞪着晏希颐,揉了揉被他捏过的鼻尖。“她很美丽,又很有魅力,你敢说对她没一点的动心?”

    晏希颐放开舒思苡,起身懒得回答她无聊的问题,儿子会对母亲动心吗?

    舒思苡起身,跟在晏希颐身后。“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无聊。”晏希颐刻意放慢脚步,他现在要追究的是设计害她的人,他们这次的计划失败了,难保没有下次。

    思苡没有仇人,除了尹尔柔跟杜诗柳,不用他查证,也知道幕后指使的人是尹尔柔跟杜诗柳,至于段秘书扮演着什么角色,她不想让他知道,他就顺从她的意。

    这个话题他没兴趣,舒思苡立刻换个话题,挽着他的手臂,笑眯眯的问道:“晏希颐,假如,我是说假如,我真跟别的男人发生了关系,你会嫌弃我吗?会跟我离婚吗?”

    “如果你是自愿,我会,如果你是被害,我不会。”晏希颐的声音虽轻,却扬着令人不寒而栗的阴狠,这种事情发生过一次已经让他后怕了,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有发生第二次的机会。

    舒思苡很感动,他的回答,她很满意,抬头望着他的侧脸,心被狠狠的刺了一下,舒思苡很庆幸只是虚惊一场,如果真发生了,他不嫌弃她,她自己都会嫌弃自己。

    这场阴谋他们计划了多久?如果不是段秘书的推波助澜,他们不可能设计成功。

    “晏希颐,我不想回古家,我们回公寓好不好?”舒思苡不想看到他们,被他们这么设计,她也不会善罢甘休,这笔账她先记下了。

    晏希颐不是舒思苡,不会给他们喘气的机会,何况,以他对自己母亲的了解,思苡要跟他离婚,着实被吓着了,肯定会找爸求助,如果他猜得没错,爸妈会去古家负荆请罪。

    他的身份要公开了,低眸看着舒思苡,她会有什么反应?会觉得他骗了她吗?会怪他吗?

    其实,在他看来,身份这东西根本不得要,穷也好,富也罢,他们都是夫妻。

    “古家会有客人来访。”言下之意,他们必需回古家。

    舒思苡挑眉,拽了拽晏希颐的手臂。“古家有客人来访关我什么事?”

    “你的客人。”晏希颐提醒道,婆婆跟公公登门拜访看儿媳妇,如果儿媳妇不在场,那就说不过去了,他了解她,他跟妈的关系如果不说清楚,她会纠结很久,即使表面不表露出来,心里却受着折磨。

    越是胡思乱想,越是折磨着自己。

    “我的客人?”舒思苡指着自己,她茫然了,她的客人,她都不知道,他为什么知道。“谁啊?”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晏希颐曲指,刮了刮她的鼻尖。

    “故弄玄虚。”舒思苡微眯起双眸,跟晏希颐说话真费劲,卖什么关子,爽快的满足她的好奇心会怎么样?

    晏希颐笑而不语,带着舒思苡坐电梯到地下停车场,在回古家之前,他要带她去一个地方。

    晏希颐带舒思苡去找白笑笑,让白笑笑帮舒思苡捯饬捯饬,白笑笑是知名化妆师,她的双手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许多人砸重金请白笑笑帮她化妆,偏偏白笑笑不贪钱,很难请得动她。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舒思苡挑了挑眉,不解的问向身边的晏希颐。

    “这是白笑笑的工作室。”晏希颐说道。

    舒思苡一愣,随即震惊的望着晏希颐。“白笑笑,是那个白笑笑吗?魔力化妆师。”

    白笑笑的知名度很响亮,以至于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舒思苡也如雷贯耳,白笑笑在化妆界如同神一般的存在,用李小曼的话来说,白笑笑是天上仙女,她们是地上的凡夫俗子。

    “别崇拜她,她只是一个传说。”晏希颐揉了揉舒思苡的头,别人对白笑笑是羡慕嫉妒恨,没想到他的女人也这般俗气。

    “你带我来找白笑笑做什么?”舒思苡问道。

    “让她帮你捯饬。”晏希颐笑了笑,一般人根本请不动白笑笑,思苡那么崇拜白笑笑,他带她来找白笑笑,她该感激涕零才对,可他从思苡的眼神里看到的不是感动,而是愤怒。

    舒思苡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微眯起又眸,咬牙切齿的问道:“我这张脸需要白笑笑加工吗?”

    晏希颐一愣,瞬间会意过来,嘴角的笑意加深了,搂着舒思苡的腰,低头在她脸颊上狠狠的亲了一下。“我老婆天生丽质,纯天然的大美女,自然不需要加工,但是,你想不想比我……她漂亮呢?”

    舒思苡犹豫了,自然听懂晏希颐口中的“她”是谁,除了段曼雪还会有谁。

    段曼雪的美,舒思苡否认不了,又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白笑笑在哪儿?”

    晏希颐带她来找白笑笑,是想让她面对段曼雪时有自信。

    “我带你去找她。”晏希颐熟门熟路领着舒思苡去白笑笑的工作室。

    “晏希颐,你确定在白笑笑的帮助下,我能胜过她?”舒思苡终究对自己还是没那么自信,段曼雪的容颜她都找不到华丽的辞藻去形容。

    “你比她年轻。”晏希颐说道,想跟妈比美,只会战败,看看他的长相就知道了,他遗传了妈跟爸的优良基因,而展雷避开了妈的基因长得更像爸。

    舒思苡默了,年轻是本钱,可是,这话对她没有安慰做用。

    “晏少,稀客啊!”见到晏希颐,白笑笑很是震惊,尤其是见他领着一个女人,白笑笑打量着舒思苡。“晏少,这位就是传说中,你的新宠儿。”

    晏希颐结婚了,在他们圈子里传得沸反盈天,见过舒思苡的人,把舒思苡吹上天了,今日一见,真是见面不如闻名。

    新宠儿三个字,舒思苡脸色一变,看着晏希颐的目光清冷如冰,他就是这么像外人介绍她的。“新宠儿?”

    晏希颐看向白笑笑,深邃的眸子闪过一道冷光,如此明显的警告,瞬间让人觉悟,可惜,白笑笑是谁,觉悟归觉悟,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可改变不了。

    白笑笑走向晏希颐,自然的挽着晏希颐的手臂,挑衅的睨了一眼晏希颐另一边的舒思苡,白皙灵动的手指在晏希颐胸膛上画着圈圈,妩媚的声音娇滴滴。“晏少,你可真无情,多长时间没来找人家了,人家可想死你了。”

    怒火席卷而来,舒思苡毫不客气拍掉白笑笑在晏希颐胸膛上造次的手,一把将白笑笑推开,把晏希颐拉到自己身后,不给白笑笑觊觎。“你没男人吗?挑逗我的男人,我要是发起狠来自己都害怕。”

    白笑笑一愣,看着将晏希颐护在身后的舒思苡,妩媚的拨了拨耳前的一缕发丝。“晏少,你的女人太野蛮了。”

    “自找的。”晏希颐将舒思苡搂在怀中,白笑笑喜欢闹,闹也要看情况,思苡先受了妈的打击,她现在跟思苡开这种玩笑,不是找死是什么?

    白笑笑哑然,好吧,她是自找的,坐在沙发上,端起茶几上的咖啡杯,优雅的泯了一口。“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我要她艳压段曼雪。”晏希颐直言道。

    噗的一声,白笑笑被咖啡呛着了,艳压段曼雪,她没听错吧?段曼雪可是他的母亲,段曼雪美得不可方物,岂是舒思苡可以压制的。

    白笑笑的反应,浇灭了舒思苡的自信,耷拉着脑袋。

    “晏少,你在开玩笑吧?”白笑笑问道。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晏希颐反问。

    好吧,不像,白笑笑放下咖啡杯,抽出纸将她喷在茶几上的咖啡擦干净,起身托着下巴,转圈着打量着舒思苡。“段曼雪的话,不仅仅是外表,心里素质也是经过岁月沉淀而成,美得几欲吸走人的魂魄,想让她艳压段曼雪,晏少,你确定不是在为难我?”

    “你有办法。”晏希颐说道。

    “整容。”白笑笑建议道。

    整容?舒思苡目瞪口呆,她有那么丑吗?丑到都需要去整容了。

    晏希颐是带她来找自信的,还是带她来消灭自信的?

    晏希颐剑眉一挑,嘴角抿成一道不悦的弧线,对舒思苡这张脸,他很满意,他带思苡来找白笑笑,是想让思苡面对妈时更有自信。

    “别不爱听。”白笑笑讥诮一声,略带尖酸道:“除了整容,别无他法。”

    “我要回家。”舒思苡怒了,再待下去就不是整容了,而是重新回庐改造。

    “白笑笑。”晏希颐的声音不高,却震慑人心。

    “开玩笑,开玩笑,别当真,别当真。”白笑笑认怂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她可不敢挑战晏希颐的底线。“艳压段曼雪是不可能,但是,我能让她超越自己,美得不要不要的。”

    舒思苡想要拒绝,晏希颐却将她推给了白笑笑,白笑笑没听晏希颐的命令,她是化妆师,舒思苡适合什么样的妆容,她比晏希颐清楚。

    白笑笑给舒思苡化的是淡妆,很温和的那种,不绝美惊艳,却清雅脱俗。

    一头黑色的头发如海藻般的落下来,落在她的香肩上,若隐若现的白皙肌肤,凝如玉酯,精美的五官,没有一处瑕疵,经过白笑笑的手,像是上帝呕心泣血的力作。

    配上白笑笑给她精挑细选的鹅黄色洋装,清纯又柔美,像是一株空谷幽兰,悄悄地绽放着自己的美丽。

    一改刚才对舒思苡的敌意,白笑笑轻声问道:“满意吗?”

    舒思苡愣了几秒,看着镜中的自己,有焕然一新的感觉,却遗憾的说道:“借助化妆换来的美,并不是真的美。”

    白笑笑拿眉笔的手一顿,看着舒思苡的眸光里掠过一抹错愕。“你既然明白这个道理,为什么还想艳压段曼雪呢?”

    “我没想艳压她,这是晏希颐的意思。”舒思苡说道,在来这里之前,她根本不知道晏希颐要带她去哪儿。

    “你知道段曼雪跟晏希颐的关系吗?”白笑笑问道,听聂默说,晏希颐还没带过舒思苡回晏家,晏希颐带舒思苡来她这里,这是要带舒思苡回晏家的节奏吗?看来晏希颐对舒思苡是认真的。

    “知道。”舒思苡点头,犹豫了一下,说道:“他们关系不寻常。”

    “怎么不寻常?”白笑笑又问道,见舒思苡有顾虑,白笑笑低声说道:“你放心,在这个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人,你说的话,晏希颐是听不见的。”

    舒思苡咬了咬牙,白笑笑跟晏希颐认识,她说了什么,白笑笑绝对会告诉晏希颐,她也想借白笑笑的口,让晏希颐知道她的想法。“他们是情人关系。”

    白笑笑愣住了,错愕的看着舒思苡,眨了眨眼睛,这小丫头是误会了什么吗?忍着笑意,低声问道:“是晏希颐告诉你的。”

    “不是。”舒思苡摇头,接着又说道:“晏希颐否认他们是情人关系,男人就是这样,遇到这种事情,在老婆面前是绝对会失口否认,打死也不会承认。”

    白笑笑真忍不住了,捧腹大笑,这小丫头太有趣了,怪不得晏希颐这么宝贝她。“听你这话,很懂男人似的。”

    “我不懂男人,这是常识。”前车之鉴,她被刘文阳骗的很惨,男人没有一句真话,男人的话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了。

    白笑笑默了,这是常识吗?

    “思苡,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白笑笑试探性的问道,舒思苡沉默,白笑笑又说道:“或许,他们真不是那种关系,晏少真没有骗你。”

    “那个女人亲口承认的,还有假吗?”白笑笑问道。

    白笑笑眨了眨眼睛,越听越糊涂了。“你们见过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