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只婚不爱:晏先生,晚上好 第89章 阴谋(一)

时间:2018-08-18作者:听晰

    段秘书是聪明人,晏希颐又毫无掩饰的展露出自己的情绪,她若是不识趣,只会自讨没趣,笑着婉拒道:“不用了,我有陪我吃饭。”

    “谁啊?”舒思苡好奇的问道,晏希颐满意了,算段秘书识相,可惜,他的女人却很热情。

    段秘书随口找的借口,没想到舒思苡会一副追根究底的样子,抬手将耳边的一缕发丝掠到耳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男朋友。”

    “你男朋友?”舒思苡很是震惊,转念一想,段秘书没说她有男朋友,不代就没有男朋友,像段秘书这么优秀的女人,肯定是不缺乏男人追求,有男朋友也很正常,不对,不正常,以段秘书的年龄,应该是老公才合适。“段秘书,你没结婚吗?”

    段秘书对她很有耐心,她以为段秘书结婚了,只有结了婚的女人才会有耐心。

    “还没有。”段秘书摇头。

    “不会吧。”舒思苡更震惊了,她真还没结婚,真的假的,可当事人都这么说了,她还在怀疑什么?“段秘书,你也不小了,怎么会没结婚呢?”

    “思苡,这是段秘书是私事,何况,段秘书能力那么强,根本不需要男人养。”晏希颐捏了捏舒思苡的鼻尖,她对段秘书的私事那么上心做什么?人家结不结婚,跟她有什么关系。

    段秘书笑了笑,不说话。

    “谁说女强人就要单身一辈子了,结婚不一定是要靠男人养着。”舒思苡不服气的说道。

    晏希颐不语,她曲解他的意思了。

    “段秘书,叫上你男朋友,我们一起去吃饭。”舒思苡说道,她有把握,只要安排他们一起吃饭,她就有把握让段秘书的男朋友变成老公。

    段秘书年纪不小了,居然还没结婚,她不着急,她父母也不着急吗?像段秘书这样的年纪,如果正常结婚的话,孩子都很大了。

    晏希颐脸一黑,多一个段秘书他都不爽,现在思苡还让段秘书叫上她的男友。

    “总裁,不用了,你跟晏助理先去吃饭,我男友还没来。”段秘书依旧婉拒道,她只是随口找的理由,总裁要见她的男友,她上哪儿去找个男友给总裁看。

    男人靠不住,与其依靠男人,不如靠自己,只有靠自己才是永恒。

    “没关系,我们可以等他。”舒思苡执着起来,也是让人无语。

    晏希颐直接将舒思苡抱起,大步朝电梯走去。

    “喂,晏希颐,你这是干什么?这是在公司,你快点把我给放下来。”舒思苡吓了一跳,没料到晏希颐会直接把她抱走。

    “我饿了。”晏希颐紧紧地抱着她,这是她逼他的,难道她看不出来,段秘书根本不想跟他们一起用餐吗?算段秘书识相,知道他不喜欢,她就婉拒思苡的邀请。

    电梯到了,晏希颐抱着舒思苡进了电梯,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段秘书视线内,脸上的笑意凝结在嘴角,段秘书陷入了深思,舒思苡对她很好,很信任她,如果她辜负了舒思苡的信任,董事长都会对她很失望的。

    帮了尹尔柔,毁了自己的前程,如果不帮尹尔柔,毁掉的是姐姐的幸福,她的前程固然重要,姐姐的幸福更重要。

    电梯里只有他们,晏希颐将舒思苡放下,双脚刚粘地,晏希颐抬起她的下巴,吻席卷而来,舒思苡傻眼了,这是在电梯里,他居然在电梯里吻她,电梯里有摄像头,他不怕被人看到,她还有顾虑。

    舒思苡推着他的胸膛,拒绝着他的吻,吻她也要分场合,这种场合即使只有两人,舒思苡也会抗议,女人的力气天生不如男人,晏希颐搂着她的腰,一个转身,将她压在电梯上,吻愈加热情了,舒思苡被他钳制得动弹不得。

    直到舒思苡快要被他吻得窒息了,晏希颐才放开她,新鲜的空气来了,舒思苡大口大口气喘着气,晏希颐搂着她的腰,大手不安分起来,舒思苡如触电般,浑身一颤,狠狠的瞪着晏希颐,警告道:“晏希颐,我警告你,别乱来。”

    “我就乱来了,你能把我怎样?”晏希颐挑衅的看着舒思苡。

    “你……”舒思苡咬牙,深吸一口气,缓和了一下情绪,跟晏希颐较真,她只会输,提醒道:“晏希颐,这是在电梯里。”

    “不用你提醒。”指腹轻轻擦着她的脸颊,看着她肿红的双颊,晏希颐只觉得好笑,对她,他是没什么自控力,在公共场合,他不会乱来,她不怕,他还怕别人看到她娇媚的样子。

    “晏希颐,你给我冷静点。”明显感觉到他苏醒的**,舒思苡不知道他会不会乱发情,在这个时候,最好还是别招惹他。

    “知道怕了?”晏希颐问道,舒思苡点头,随即又摇头,点头是怕了,摇头是不明白他为何如此问。“我不喜欢三者插足。”

    舒思苡眨着眼睛,觉得他莫明其妙,转念一想,瞬间明白过来,好笑的说道:“只是一起吃饭而已,你至于吗?”

    三者插足,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再说了,段秘书是女人,两个女人,一个男人,她都不介意,他反而介意了,难道他觉得,她会喜欢上一个女人吗?

    “我们吃饭,我不喜欢被人打扰。”晏希颐说道,他并不觉得自己太夸张了。

    舒思苡默了,他们都把段秘书丢下了,她还能说什么?

    “想吃什么?”晏希颐问道,电梯停了,电梯门开了,晏希颐搂着她的腰走出电梯,也不知是巧合,还是蓄意安排,他们从总裁专用电梯出来,刘文阳从另一部电梯出来。

    刘文阳看着两人亲密无间,目光闪了闪,叫道:“总裁。”

    舒思苡淡淡地嗯了一声,晏希颐却对刘文阳视而不见,晚点出来,或是早点出来,都不会碰到刘文阳。

    “总裁,你们是要去吃午饭吗?”刘文阳问道,他们对他的态度越是冷淡,他就越不轻易放过他们。

    “刘助理。”晏希颐警告的叫道。

    “晏助理。”刘文阳冷笑一声,他们都是助理,晏希颐的权力大如天,而他呢?

    情敌见面,如火星撞地球。

    “亲爱的,我想吃火锅,你想吃什么?”舒思苡挽着他的手臂,笑脸盈盈的问道,无视刘文阳的存在。

    “我想吃你。”晏希颐俯在她耳边,刻意压低了声音线,刘文阳还是听见了,晏希颐本来就是故意说给刘文阳听的。

    刘文阳的脸色很难看,毫不掩饰对晏希颐的嫉妒,还有一抹恨意,思苡是他的,如果不是晏希颐,思苡不会对他这般无情。

    舒思苡一愣,脸颊瞬间泛红,她深知晏希颐是故意说给刘文阳的,这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用来打击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舒思苡觉得不值得,却还是配合着晏希颐,轻轻地他的胸膛上捶了一下。“老色鬼,昨晚还没满足你吗?”

    “对你,我永远也得不到满足。”晏希颐执起她的手,放在唇边亲吻着。

    “要不我们回办公室的休息室继续造人。”舒思苡建议道,造人两个字,她加重了音,她是故意说给刘文阳听的。

    果不其然,听到造人两个字,刘文阳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们的计划不能改变,他可不想因为孩子而影响到他们的计划。

    孩子在婚姻中起到的作用很大,几乎可以决定婚姻的存亡,很多夫妻的感情已经尽了,婚姻也走到了尽头,他们却愿意为了孩子而委曲求全。

    思苡跟晏希颐的孩子,他可接受不了。

    “你确定?”晏希颐停下脚步,言下之意,只要她确定,他就带着她回办公室,至于吃饭,可以先放放,造人比吃饭重要。

    舒思苡嘴角一抽,她只是说给刘文阳听的,没想到晏希颐却当真的,摸了摸肚子,有些遗憾的说道:“我的肚子很饿。”

    晏希颐敲了敲她的额头,给他一颗甜枣,又不肯给他吃,太残忍了。

    “先填饱肚子,然后再回来造人。”舒思苡冷睨了一眼刘文阳,报复一个人,原来那么简单,舒思苡心里清楚,刘文阳口口声声说爱她,他却爱自己胜过爱她,如果他真那么爱她,为什么还要娶除了她以外的女人?

    如果她的身份不改变,她依旧是那个平凡的舒思苡,妈是神经病,被金钱压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他还会后悔自己的选择吗?还会在她面前说,只要她愿意原谅他,他就跟杜诗柳离婚吗?

    他真正爱的不是她这个人,而是她改变的身份,可以给他带来他想要的一切。

    “好。”晏希颐拉着舒思苡,朝附近的餐厅走去。

    刘文阳站在原地,目送两人远去的身影,舒思苡的话还在他耳边回荡着,眸底溢出一抹狠意,他们的夫妻缘就快要走到近头了,好好珍惜这短暂的时刻,他爱的女人,他都没尝试一下,却被另一个男人捷足先登了。

    没关系,真的没关系,他爱的是舒思苡这个人,而不是她的身体,更不会在乎,她有几个男人,只要她最终属于他,这就够了。

    舒思苡跟晏希颐吃了午饭回来,见段秘书在秘书室内发呆,舒思苡让晏希颐回办公室,她去秘书室找段秘书,晏希颐很不高兴,问道:“我们不是要造人吗?”

    舒思苡一愣,他居然当真了,推着晏希颐,说道:“这是白天,不宜造人。”

    “造人还分白天吗?”晏希颐问道。

    “当然得分,行了,别纠结了,等回到家里,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专心的造人。”舒思苡将晏希颐推进办公室,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晏希颐无奈的摇头。

    舒思苡来到秘书室,段秘书见到她,敛起思绪,笑看着舒思苡。“总裁,你跟晏助理吃完饭了。”

    “他没来吗?”舒思苡坐在段秘书身边,看她心事重重的样子,一定没去吃饭。

    “谁啊?”段秘书一时没反应过来,不知道舒思苡在说什么。

    舒思苡白了她一眼,误以为段秘书是在故意逃避她的问题,段秘书越是想逃避,舒思苡越不让她逃避。“你男朋友。”

    段秘书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她随口敷衍的话,总裁居然当真了。

    “你们吵架了?”舒思苡追问道,情侣之间闹别扭很正常,段秘书年纪不小了,早就过了该结婚的年纪了。

    段秘书沉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舒思苡的话,而她的沉默,舒思苡却当她是在默认。

    “段秘书,我知道这是你的私事,有些话也不适合由我来说,但是,我们是不是朋友,朋友之间是不是该关心彼此,无论是公事,还是私事。”舒思苡说道。

    朋友?段秘书错愕的看着舒思苡,她的个性很冷漠,在别人眼中,她很高冷,工作能力很强,很多人都害怕她,没有人愿意跟她做朋友。

    本来还在纠结的段秘书,此刻她想到办法了,或许,她可以利用所谓的男朋友把总裁约出去,舒思苡把她当朋友,她很高兴,也很感动,可是,她没得选择,姐姐的幸福对她来说太重要了,胜过一切。

    见段秘书什么也不肯说,舒思苡放弃了,从段秘书身上入手太难了。“段秘书,你安排我跟你男友见一面,我保证能药到病除。”

    “他在生我的气,还是算了。”段秘书拒绝道,如果她答应过快,反而会引起舒思苡的怀疑,其实,是段秘书想太多了,舒思苡的性子很直率,根本不可能怀疑什么,舒思苡做梦都想不到,段秘书会害自己。

    “你们之间有第三者吗?”舒思苡问道,想要帮忙就得问清楚,如果他们之间有第三者插足,这个忙也没必要帮了,只有感情走上绝路了,才会有第者,这种情况下几乎不可能绝路逢生了。

    “没有。”段秘书摇头。

    舒思苡松了口气。“只要不是第三者插足就没什么问题了,段秘书,你要相信我,只要我出马,保证能让你的男友消气。”

    “总裁,你帮我解除感情危机,晏助理会不高兴的。”段秘书说道。

    “我们不告诉他。”舒思苡悄悄地说道,如果让晏希颐知道,肯定会阻止她,只要不是她的事情,晏希颐都不会上心。

    段秘书犹豫着,舒思苡见状,趁热打铁的说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相信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可是……”段秘书还在犹豫。

    “段秘书,你的年纪也不小了,该结婚了,如果你爱你的男友,趁这次和好的机会,让你的男友娶你,如果你不好意思催婚,我帮你催婚。”舒思苡说道。

    段秘书点头了,心里却不好受,总裁那么关心她的私事,她却欺骗了总裁,父母在她跟姐姐很小的时候就死了,她跟姐姐相依为命,是姐姐把她养大的,姐姐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她不能让尹尔柔毁了姐姐的幸福。

    舒思苡跟段秘书商量了一下,在下班之前,他们就悄悄地离开,她会给晏希颐发条短信,然后就关机,等她回到家里,再承受着晏希颐的怒气,她有信心,只要她主动点,晏希颐的怒火会被她的热情瞬间浇灭。

    舒思苡去总裁办公室了,段秘书在秘书室给尹尔柔打电话,告诉尹尔柔自己的计划,尹尔柔很是意外,没想到段秘书会以这种方式约舒思苡出来,这对她们而言,简直是如虎添翼完美极了。

    “妈,段秘书对您说了什么?这么高兴。”一旁的杜诗柳问道,尹尔柔把段秘书刚刚对她说的话说了一遍,听完后杜诗柳很惊讶。“妈,真的吗?”

    “我以段晓晓的婚姻威胁段秘书,你放心,段秘书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尹尔柔说道,接着又说道:“诗柳,我们再去确认一下,这次保证要万无一失。”

    “妈,您放心,我找的那个人绝对可靠。”杜诗柳笑逐颜开,只要想到晏希颐要跟舒思苡离婚,她就高兴得合不拢嘴。

    “可靠就好。”尹尔柔满意了,老太太不是喜欢晏希颐这个孙女婿吗?很快晏希颐就不是她的女婿了,没有晏希颐帮助,舒思苡撑得起古氏吗?最后为了古氏,老太太只能依靠文阳,只要老太太依靠文阳,古氏将会被他们一点一点的吞噬,舒思苡这个唯一的继承人将被他们撵走。

    等老太太知道真实后,一切都晚了,古氏已经落入他们手中了。

    “妈,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杜诗柳搅着手指,她害怕尹尔柔会拒绝她。

    “什么事情?”尹尔柔问道。

    “我们能不能不把晏希颐赶出古家?”杜诗柳的目的只想他们离婚,却不想让晏希颐离开,如果晏希颐愿意,她可以公开他们曾经是情侣,她还爱着晏希颐,为了晏希颐,她愿意跟刘文阳离婚。

    “不把他赶出古家?”尹尔柔挑了挑眉。“他跟舒思苡离婚了,以什么身份继续留在古家?以总裁助理的身份吗?诗柳,我们的计划还没成功,晏希颐还没跟舒思苡离婚,你却告诉我,不把晏希颐赶出古家,诗柳,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