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只婚不爱:晏先生,晚上好 第87章 古老夫人的怨

时间:2018-08-18作者:听晰

    “舒思苡是奶奶的亲孙女,唯一的希望,奶奶自然重视她。”刘文阳说道,有舒思苡在,古家才有继承人,舒思苡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二十几年的陪伴,居然输给了血缘。”尹尔柔很不甘心,尽心尽力的伺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她的话在这个家里,越来越没分量了。

    “妈,别伤心,您还有我,忍一时之屈,才能享受成功。”杜诗柳握住尹尔柔的手,她会成功妈的依靠。

    向来都是尹尔柔安抚她,现在她反过来安抚尹尔柔,总算是深刻的意识到她现在的处境了。

    尹尔柔一愣,反握住杜诗柳的手,激动的颤抖着嘴唇,这是她的女儿,老太太可以疏远她,女儿却不会,舒雅都不是她的对手,舒雅的女儿更不可能成为她的对手。

    “奶奶的决定,我们改变不了,奶奶的想法,我们也左右不了,但是,我们可以破坏舒思苡跟晏希颐之间的夫妻情。”刘文阳说道。

    杜诗柳眼前一亮,刘文阳最后一句,很顺她的心,破坏了他们的夫妻情,让他们离婚,她就能趁虚而入了。

    “你的意思是?”尹尔柔根本不知道他们两人的心思,如果让舒思苡跟晏希颐离婚,没有晏希颐坐镇,以舒思苡的能力,根本管不好公司。

    “让他们离婚,将晏希颐撵出古氏。”刘文阳的目光狠戾而决绝。

    刘文阳的建议,杜诗柳赞同,尹尔柔也支持。

    其实,晏希颐离不离开古氏,杜诗柳根本不在乎,她在乎的是,让舒思苡跟晏希颐离婚。

    刘文阳心里的算盘,失去了舒思苡,晏希颐就失去了一切,奶奶还会让晏希颐留在公司吗?晏希颐能做的事情,他照样能做到,绝对不会让奶奶失望。

    晏希颐端着姜水回到房间里,舒思苡还没醒来,晏希颐怕她受寒感冒,把舒思苡叫醒。

    “思苡,起来喝碗姜水。”晏希颐声音很温柔,轻轻拍了拍她的肩。

    舒思苡抱着被子,翻了个身。“你喝,我不喝。”

    “你淋了雨,喝点姜水才不会感冒。”晏希颐也很执着,他让简单煮姜水,可不是煮给他喝了,是专门煮给她喝的。

    “我的身体很强壮,淋一点点雨不会感冒。”舒思苡就是拒绝喝姜水,并非她不喜欢,闻不了姜水味儿,而是她真觉得没必要喝,被他折腾了这么久,她现在只想睡觉。

    “以防万一,喝点姜水保险点,思苡,你是喝姜水,还是想去医院?”晏希颐问道,给她两个选择。

    舒思苡翻身,睁开眼睛,望着坐在床边的晏希颐。“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喝了姜水,我就不打扰你睡觉了。”晏希颐笑着说道,大手抚摸着她的脸颊,他是真心关心她,真的担心她淋了雨感冒了。

    舒思苡坐起身,被子滑落在腰际,赤着上身,舒思苡也不管那么多了,接过晏希颐递来的碗,仰头喝光了,晏希颐看着春光尽露的她,原本白皙的肌肤上布满了欢爱后的痕迹,深邃的眸子里划过一抹心疼。

    喝完了,舒思苡把空碗还给晏希颐,躺了下来,拉高被子,只露出一颗头。

    晏希颐看着手中的空碗,又看着舒思苡,耳边响起她的声音:“吃晚饭的时候别叫我。”

    “晚饭都快要做好了。”晏希颐说道。

    舒思苡不语,晏希颐还想说什么,只见舒思苡闭上双眸,她很累,他心里清楚,不忍心再打扰她了,晏希颐起身,走出房间。

    晏希颐把空碗放回厨房,见客厅里只坐着古老夫人,犹豫了一下,晏希颐还是走向古老夫人。“奶奶。”

    “她喝了?”古老夫人问道,对晏希颐的态度转变了许多,他是晏氏的继承人,不屑觊觎古氏,他是有多爱思苡,为了思苡,甘愿在古氏做一个小小的总裁助理,帮思苡处理工作,管理古氏,起初的时候,她怀疑过他的能力,后来他证实了他的能力。

    说真的,她很震惊,同时也防备着他,他的管理能力越强,对他的防备心越重,总觉得他是有备而来,目标不单纯,野心勃勃,直到他向她坦白自己的身份,对他的防备之心才放下了。

    “喝了。”晏希颐点头。

    “小晏,你跟思苡是怎么认识的?”古老夫人问道,以前她不屑知道,现在她想知道了,a市那么大,他们怎么就相遇相知相爱了呢?

    想到他们的第一次相遇,晏希颐笑了。“酒店里。”

    “酒店里?”古老夫人脸色一变,对酒店这个词很是敏感。

    “您调查过思苡,她在酒店上班,您很清楚。”晏希颐提醒道。

    古老夫人一愣,瞬间恍然大悟,是她多想了,思苡在酒店上班,她第一次去找思苡,也是在思苡上班的酒店里。“苦了那丫头了。”

    “奶奶,您后悔吗?”晏希颐一脸严肃的问道,这不该由他来问,该由思苡来问,以思苡的个性,不可能平心静气的坐下来跟奶奶聊天,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大多都在争吵。

    古老夫人目光一沉,布满皱纹的脸上溢出复杂的表情。“没有人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我更没有想过,泽易对舒雅用情至深,当年,我逼迫他,在我与舒雅之间做选择,他选择了我,跟舒雅离婚了,也听从我的安排娶了尔柔,从起初的相敬如宾,渐渐地伉俪情深,我以为泽易已经将对舒雅的爱转移到了尔柔身上,这么多年,他们之间没有孩子,我也给他们安排了医生查检,查检结果都正常,为什么怀不上孩子呢?直到泽易出车祸。”

    晏希颐静静地听着,没打断她的话,如果他们不是思苡的父母,他们的感情纠纷,他真没什么兴趣,这些话古老夫人该告诉思苡。

    古老夫人停顿了一下,接着又说道:“泽易临死前,向我坦白了一切,他从未停止过爱舒雅,跟舒雅离婚,他的心已经死了,一具行尸走肉的身体,娶谁对他来说都一样,他对尔柔很好,是个合格的丈夫,他却不爱尔柔,也知道思苡的存在,却从未去看过思苡,不是不想,而是不敢,他了解我,他若是去看她们母女,我就会将她们送走,他不让尔柔怀上他的孩子,他这是在报复我,用他最残忍的手段报复着我,让我只有思苡这么一个孙女,让思苡是古家唯一的继承人。”

    古老夫人的声音在颤抖,情绪也不受控制了,她的儿子,她听话的儿子,用着决绝的手段报复着她。

    他成功了,真的成功了。

    晏希颐的心也无法得到平静了,思苡在怨恨着她的父亲,却不知,她的父亲用着自己的方式保护着她,古老夫人不喜欢舒雅,如果古泽易关心舒雅的生活,只会给舒雅带来灾难,对思苡的艰辛视而不见,不是他狠心,而是他没办法,他不敢靠近她们,不敢关心她们,他只能做到漠不关心,只有这样,她们才能与他在一个城市里生活。

    “奶奶。”晏希颐递给古老夫人一杯水,他不是当事人,也非直接受影响的人,对古老夫人的所作所为,他没有资格去评判或是指责,可他是思苡的丈夫,古泽易跟舒雅是他的岳父岳母,他有资格帮思苡问清楚原因。“奶奶,您为什么不喜欢舒雅?”

    “她配不上我的儿子。”古老夫人斩钉截铁的说道,她的儿子那么优秀,舒雅那么平凡,即使没有患有神经病,她也不可能接受舒雅。

    “他们相爱,他们结婚了。”晏希颐说道。

    “门不当,户不对,她有什么资格嫁进古家,竹门配豪门,只会以悲剧收场。”古老夫人苍劲的声音尖锐而冰冷。

    “您如果肯成全他们,他们就不会以悲剧收场。”晏希颐不是在指责,只是在陈述事实。

    “我不会接受她,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古老夫人掷地有声,铿锵有力,成全已经不可能了,她的儿子已经死了,舒雅还活着,只有接受了,可每每想到儿子的死因,她就接受不了舒雅,只会愈加痛恨舒雅。

    “您接受了思苡。”晏希颐看着古老夫人苍劲的目光里,盛满仇恨的光芒和心痛的失望,她对舒雅的态度已经不单纯的是不喜欢与嫌弃了,而化为了仇恨,仿佛古泽易的死跟舒雅有关。

    “思苡是泽易的女儿,古氏唯一的继承人。”古老夫人压抑着心痛缓和着语气,接受思苡这个孙女,她没有选择,泽易没给她选择的机会。

    晏希颐默了,她接受了思苡,却不愿意接受舒雅,老太太太执着了,才会酿造成今天这样的结果,如果当年,她成全了舒雅跟古泽易,今天的局面就会有所不同。

    刘文阳等人下楼,见古老夫人跟晏希颐在客厅里聊天,三人面面相觑,古老夫人见他们下来,脸色缓和了一些,压下心底翻涌的情绪。

    “妈。”尹尔柔来到古老夫人身边,有意无意的问道:“妈,你们在聊什么?”

    “小晏问我工作上的事情。”古老夫人随口敷衍。

    晏希颐不语,有他们在场,奶奶结束了他们刚刚的话题。

    见晏希颐起身,杜诗柳立刻出声。“文阳比你先进古氏,更了解古氏的运营,工作上的困难,你可以跟文阳聊聊,没准文阳能给你提出有用的意见。”

    刘文阳挑眉,杜诗柳对晏希颐的态度有些古怪,从她看晏希颐的眼中,他看不到敌意,反而是复杂,还有刻意讨好,她在讨好晏希颐?她为什么要讨好晏希颐呢?

    “他是部门经理的助理,我是总裁的助理,他接触的东西有限。”晏希颐讽刺道,杜诗柳哑然,气氛瞬间变得剑拔弩张了。

    刘文阳脸色一变,双手紧握成拳头,晏希颐居然讽刺他的职位低,不屑跟他讨论工作上的事情,晏希颐是在公然挑衅他,沉寂的脸上有着难以名状的味道。“晏助理说得对,我的职位比你低,接触的东西有限,的确不能给你什么好的建议。”

    “什么晏助理刘助理的?这是在家里,不是在公司。”尹尔柔指责道,拿起水果篮里的苹果,优雅的削了起来。

    “老夫人,晚饭做好了。”简单的声音响起。

    “小晏,叫思苡下楼吃晚饭。”古老夫人对晏希颐说道。

    “思苡说了,她不吃。”晏希颐说道,午饭没吃,如果晚饭再不吃,太遭罪了。

    “为什么?”古老夫人挑眉,不悦了。

    “妈,现在的年轻人为了保持身材,都不愿意吃晚饭,诗柳如果不是怀孕了,她也很少吃晚饭。”尹尔柔一副理解的样子。

    “怎么能不吃晚饭呢?是身材重要,还是健康重要?”古老夫人很不赞同。

    坐在餐桌前,接过简单递来的饭碗,晏希颐说了声谢谢,跟思苡吃饭是一种享受,跟他们吃饭是为了填饱肚子。

    晏希颐的速度很快,几分钟就把肚子填饱了,又去盛了碗饭,夹了几道思苡喜欢吃的菜,又去盛了碗汤,晏希颐一手端着汤碗,一手端着饭碗上楼了。

    “姑爷这是心疼小姐。”简单笑着说道。

    古老夫人也笑了,说道:“懂得疼爱女人的男人,绝对是好男人。”

    刘文阳跟杜诗柳吃饭的动作一顿,嫉妒席卷而来,却又不敢表露出来,只能咬牙强忍着,看来他们的计划要提前,否则会被嫉妒死。

    “姑爷对小姐真的很好。”简单欣慰的说道,小姐找到一个疼爱她的男人,她也很高兴,虽然小姐才回到古家,总是跟老夫人对着干,小姐对她还是很好。

    “能不对思苡好吗?他有今天全是因为思苡。”尹尔柔说道。

    古老夫人挑眉,眸光里闪烁着不悦,如果让尹尔柔知道,小晏是晏氏的继承人之一,她就不会说这样的话了。

    空气里飘浮着百合花香味,余思薇坐在床上,雨停了,房间里也被收拾过,落地窗上的玻璃已经被换装过,那一幕却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目光锁定在落地窗上,余思薇看了一眼门口,犹豫了一下,起身下床,拉开窗帘,轻易就推开。

    没上锁?

    走出落地窗,余思薇趴在护栏上向下望,这是十楼,太高了,余思薇为昨夜的冲动感到好笑,她现在可不是一个,怎么突然想起从阳台逃走的想法。

    段宇达警告过她,头三个月孩子是最脆弱的,她居然还想带着孩子跳阳台,这可是十楼,她真跳下去,还有活的机会吗?

    那一刻,她只想着逃,却忘了,这是十楼。

    站在阳台上,迎着晨风吹,心情舒畅。

    “余小姐,你该吃早饭了。”雁霜敲门走进来,托盘里放着一碗热腾腾的粥。

    雁霜叫她晏小姐,起初,余思薇很是意外,在医院的时候,阿姨都叫她太太,被安置在这里,晏展雷找了个年轻的女人照顾她,却叫她余小姐。

    肚子是有些饿了,敛起思绪,余思薇摸了摸肚子,转身朝雁霜走来,接过雁霜递过来的粥碗。

    “小心烫。”雁霜提醒道,语气生疏却又恭敬。

    “谢谢。”余思薇点了点头,礼貌道谢。

    闻言,雁霜微微愣了一下,便没有其他的情绪。“晏总让我来照顾,这是我该做的,无需对我说谢谢,余小姐,请慢用,有什么吩咐尽管叫我。”

    “雁霜。”见雁霜转身,余思薇叫住她。

    “余小姐,有什么吩咐?”雁霜转回身,恭敬的问道。

    “他呢?”余思薇低头盯着碗里的粥,手指紧紧地扣住碗底,鼓足勇气的问道。

    想到昨夜的情景,余思薇就觉得后怕,如果晏展雷没突然来她的房间,阻止了她冲动之下的决定,在狂风暴雨中,视线又糊涂,她会不会冲动的一跃而下?今早又是怎么样一番景状,网上会不会流传,狂风暴雨中一个孕妇从十楼跳下,一失两命。

    她也没忘,晏展雷为了保护自己的脸,手背被玻璃划伤,那鲜艳夺目的血,依旧清晰的留在她脑海里。

    他的手背伤得重不重?

    因为爱他,所以关心,所以担忧,可以抵消他对自己的伤害。

    “总裁在公司。”雁霜老实回道。

    公司?余思薇抬头望着雁霜,双眸澄清。“这么早他就去上班了吗?”

    “这是总裁的事。”雁霜说道,总裁的事情,她没有资格过问。

    “他手背上的伤处理了吗?”余思薇又问道,这才是她真正关心的事情。

    “处理了。”雁霜公式化的回答。

    余思薇一愣,咬了咬牙,又问道:“他伤得很重吗?”

    流了那么多的血,伤口肯定不浅,肯定要缝针。

    “伤在手背上不算重。”雁霜言下之意,整只手砍掉了也不会死人,没有直白的指责,却胜过所有指责。

    余思薇觉得好难接口,嘴唇蠕动了下,还是压抑着心中苦楚说话。“是啊!幸亏是伤了手背。”

    如果玻璃砸下来,插到他的重要器官,她就罪孽深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