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只婚不爱:晏先生,晚上好 第85章 醋意浓浓

时间:2018-08-18作者:听晰

    晏希颐一愣,她的口吻有些怪意,看了一眼房间内的父母,父亲正对母亲说教,母亲态度端正的听训,母亲也太能作了,听风就是雨,现在闹出笑话了。

    晏希颐走出房间,柔声问道:“怎么了?”

    怎么了?舒思苡脑海里嗡嗡作响,她想质问他,可是,她又没勇气,眼见不一定是真,可如果连自己的眼睛都不相信,还能相信什么呢?

    话到嘴边,舒思苡硬生生咽了回去,深吸一口气。“什么时候回来?”

    “一会儿。”晏希颐回答道。

    “好,等你回家吃饭。”舒思苡话音未落就挂电话了,她害怕自己忍不住质问他,有些话说明了,未必是她想要的结果。

    舒思苡很鄙视自己,刘文阳背叛她的时候,她都没这么浓胞,换成晏希颐了,她却浓胞了,患得患失了。

    站在马路边,舒思苡茫然了,她不想回家,又没勇气去捉奸,更不相信晏希颐所说的一会儿,晏希颐只是在敷衍她,想来想去舒思苡决定去医院看自己的母亲。

    有一段时间她没去医院了,自从母亲换了家医院后,医院很少给她打电话,看来母亲的病情有好转了。

    神经病真的能治愈吗?如果能治愈,父亲会抛弃母亲吗?古老夫人会不接受母亲吗?

    外婆是神经病,母亲是神经病,这病是会遗传的,她也是神经病携带者,她的病会什么时候发作呢?

    想想都觉得可怕,她不想像母亲那样,可她又左右不了自己会不会犯病。

    如果她犯病了,晏希颐会嫌弃她吗?会跟她离婚吗?任她自生自灭吗?

    坐在出租车上,舒思苡望着车窗外的风景,胡思乱想起来。

    这种事情不是未雨绸缪就能解决问题,无论结果是好的,还是坏的,她只能接受,这就是她的命。

    “小姐,一会儿有强降暴雨,你有带雨伞吗?”出租车司机问道。

    舒思苡一愣,敛起思绪,笑看着出租车司机。“真遇到强降暴雨,有雨伞也等于零。”

    “这倒是。”司机师傅笑了笑,接着又说道:“这种天气就应该躲在家里不出门。”

    舒思苡笑了笑,没接司机师傅的话,司机师傅喜欢聊天,即使舒思苡不回答,也打消不了他找她聊天的热情,一路上有一句没一句的应付着司机师傅,直到到了目的地。

    付了钱,舒思苡下车,司机师傅并没开车离开,在这里等乘客。

    “小姐,你来了?”刘阿姨见舒思苡,笑脸盈盈。

    “我妈呢?”舒思苡在房间里没见到舒雅,挑了挑眉,她让刘阿姨寸步不离的守着妈,刘阿姨在房间里打扫卫生,却不见妈的身影。

    这里的环境很好,给人的感觉,不像是在医院,像是在家里,病房都布置得跟家一样温馨,妈在这里治疗,舒思苡很放心。

    如果以前,妈能来这里接受治疗,没准妈的病会得到治愈,可惜,以前她没有钱,根本没能力让妈在这里治疗。

    “汤医生带夫人去治疗了。”刘阿姨回答。

    舒思苡松了口气,汤医生给妈治疗的时候,不许任何人在旁,刘阿姨不在妈身边,她也能理解。“刘阿姨,照顾我妈,辛苦了。”

    “不辛苦,何况,你给我的工资很高,像我这样的妇人,在这个年龄能有这么高的工资,我已经很满足了。”刘阿姨很感谢舒思苡,如果不是她让自己照顾夫人,她去别的地方工作,累死累活的还找不到那么多的钱。

    舒思苡笑了笑,工资给的高,刘阿姨干着也起劲,会很珍惜这份工作,越是珍惜,她就越是小心谨慎的照顾着妈,只是,她也不知道刘阿姨的工资是多少,自从妈被晏希颐转到这里来治疗,所有的一切都是晏希颐在安排。

    “小姐,先生呢?”刘阿姨问道,以往他们都是一起来看夫人的。

    舒思苡一愣,脑海里浮出她在停车场见到的一幕,心里划过一抹痛意,摇了摇头,摇掉那画面,深吸一口气,随口敷衍道:“他忙。”

    “再忙也要抽时间陪你来看夫人。”刘阿姨说话很直接,从舒思苡脸上的表情,她看出端倪,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小姐,你是不是跟先生吵架了?”

    舒思苡挑眉,看着刘阿姨,苦涩一笑,摇着否认。“没有。”

    如果只是吵架,她不至于这样,她突然发现,即使晏希颐背着她养小三,而她连质问的勇气都没有,没有感情为基础的婚姻,随时都有可能分道扬镳。

    舒思苡不敢想象,如果晏希颐向她提出离婚,她又该怎么办?一开始要离婚的人是她,晏希颐不同意,现在她习惯了晏希颐为她安排的一切,习惯了依靠着晏希颐,如果晏希颐拒绝她依靠了,她还能像以前一样坚强独立吗?

    舒思苡不想让自己胡思乱想,去治疗室外等舒雅,等了十分钟,汤医生推着舒雅出来。

    “妈。”舒思苡迎上去,从汤医生手中接过轮椅。“汤医生,谢谢你。”

    汤医生笑了笑,将舒雅交给舒思苡,叮嘱了舒思苡几句,便去处理其他的事情了。

    汤医生的话不多,不像康医生,除了关于舒雅的病情,几乎没什么话跟舒思苡说,起初,舒思苡还以为汤医生对她有意见,久而久之她才发现,汤医生就是这个性,真不知道他跟他女朋友相处的时候也这么惜字如金。

    舒雅坐在轮椅上,并非她的腿脚有问题,而是舒雅喜欢坐着,在哪儿都是坐着,不愿意起来走动,汤医生才给她弄来一个轮椅。

    舒思苡没推舒雅去病房,去院子里吸收新鲜空气,舒思苡不停的对舒雅说话,都是在自言自语,舒雅没开口说一个字。

    只有犯病的时候,舒雅才会不停的说话,至于她说了什么,在那个时候根本没有人细听,只当她是犯病了在胡言乱语。

    舒思苡在这里陪舒雅,晏希颐回到古家,没见到舒思苡,打她的电话是关机,晏希颐到处找她,生怕她出了什么意外,差一点他就报警了。

    晏希颐打电话给汤医生,问汤医生舒思苡有没有来看舒雅,得知舒思苡来看舒雅了,晏希颐松了口气。

    晏希颐急如星火的赶来,心里的担忧在看到舒思苡时化为了怒火,碍舒雅在场,晏希颐只能压抑着心里的怒火。

    “你怎么来了?”舒思苡见到晏希颐很是意外,他不是跟一个美女去酒店开房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晏希颐没理会舒思苡,来到舒雅面前,蹲下伟岸的身体,叫道:“妈。”

    舒思苡错愕的看着晏希颐,他是在生气吗?生谁的气?她的吗?他有什么资格生她的气,该生气的人不是她吗?

    听见晏希颐叫舒雅,舒思苡撇了撇嘴,妈会理睬他才怪。

    让舒思苡惊讶的是,舒雅笑看着晏希颐。“儿子,你来了?”

    儿子?舒思苡愣住了,妈居然叫晏希颐儿子,有没有弄错?

    “妈,要下雨了,我推你回去。”晏希颐说道。

    “好。”舒雅的声音很慈善,悦耳极了,让舒思苡嫉妒的发狂,她跟妈说话,妈不理睬,晏希颐跟妈说话,妈应声了,声音还那么好听,尤其是,她还叫晏希颐儿子,如果晏希颐是她的儿子,那她呢?

    “妈,冷不冷?”晏希颐见舒雅穿得单薄,外面风很大,即使是夏天,温度很高,晏希颐还是担心她受凉了。

    “不冷。”舒雅笑着回答。

    晏希颐推着舒雅走在前面,舒思苡走在他们身后,无论晏希颐问妈什么,妈都回答了,郁闷的舒思苡都快要吐血了。

    将舒雅送回房间交给刘阿姨,晏希颐跟舒思苡一前一后走出医院,晏希颐在生气,舒思苡在郁闷,两人都没说话,直到坐进了晏希颐的车里。

    坐在副驾驶位上,舒思苡脑海里浮出酒店地下停车场那一幕,这个位置那个女人也坐过,晏希颐处理得很干净,她坐进车的时候,居然没闻到一点别的女人的气息,如果不是她亲眼见到,她根本不会想到,在这之前有另一个女人坐在这个位置上过。

    “为什么手机关机?”晏希颐质问道,她把手机关机,他就找不到她了,这种感觉很不好,难道她不知道,他会担心她吗?

    舒思苡一愣,眨着眼睛望着晏希颐,面对他的质问,她很无辜的说道:“我没关机,你有给我打电话吗?”

    晏希颐冷睨了她一眼,没给她打电话,他会知道她手机关机了吗?

    舒思苡挑眉,明明是他犯了错,反而他对她兴师问罪了,舒思苡很冤枉,拿出手机,这才发现,她的手机真的处于关机状态,不是没电,而是真的关机,舒思苡开机,很是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无辜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明明没关机。”

    怪不得给他通完话后,她的手机就没消息了,她问他什么时候回家,他说一会儿回家,她都来医院看妈了,他居然没打电话来,显然他没回家,没发现她不在家里,她胡思乱想了一番,甚至都想到了他为了那个女人跟她离婚。

    想象跟现实,似乎相差悬殊。

    “来看妈为什么不告诉我?”晏希颐又质问道,手机关机的事情,他可以当是意外,他也不觉得她是故意的,以他对她的了解,她不是那种随意把手机关机的人,也不是那种耍手段的人,她的手机二十四小时都会开机,她不敢关机,因为她害怕医院打电话给她。

    这也是他联系不上她,那么担心她的原因,她的手机不会关机,除非发生什么意外了,上次她跟余思薇遇到车祸,虽然只是虚惊一场,想想都觉得后怕。

    舒思苡将手机放回包包里,缩了缩脖子,弱弱的说道:“你没问我。”

    晏希颐喉咙一堵,眉宇一层阴霾笼罩,压制着想要掐死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这种事情,需要我问吗?”

    “需要。”舒思苡点头,接着又说道:“你不是有事,我一个人闲着无聊,就想来看看我妈。”

    “你给我打电话,你说你在家等我。”晏希颐真拿她没办法,打她又舍不得,骂她又狠不下心。

    “临时决定的。”舒思苡说道,她没有骗他,决定来看妈,真是她临时决定的,她没想到他真那么快结束,那个女人的事情,舒思苡没勇气问他,更害怕他的质问,跟踪他,是对他的不信任,当然,他骗她是他的不对,她独自跟着他就算了,还有刘文阳。

    舒思苡已经说服自己了,只要他不说,酒店那一幕,她就当没发生过,反正他们的婚姻很脆弱,禁不起任何风吹雨打,能维持一时是一时,不能维持了,再走一步算了一步。

    晏希颐无语了,她都这么说了,他还能说什么,追根究底也没用。

    “我妈把你当成了她的儿子。”舒思苡语气有些古怪。

    “女婿等于半个儿子。”晏希颐睨了她一眼,他知道她在吃醋,舒雅不理睬她这个女儿,却要理睬他这个女婿。

    “她可不仅仅只将你当成半个儿子。”舒思苡哼哼着,妈对晏希颐是态度,是岳母对女婿的态度吗?简直就是一个母亲对儿子的态度。

    “有区别吗?”晏希颐忍着笑意看着舒思苡,连自己母亲的醋都吃,真是服了她。

    “有。”舒思苡点头,接着很认真的说道:“我妈把你当成儿子,我呢?我妈把我当成了什么?”

    “儿媳妇。”晏希颐勾起嘴角,笑意在他嘴角散开来。

    舒思苡瞪着晏希颐,儿媳妇,太刺耳了,她是女儿,不是儿媳妇。

    “天气预报说今天有暴雨,我们得快点回去,万一遇到暴雨,行车不安全。”晏希颐说道。

    舒思苡白了晏希颐一眼,看着车窗外,她来的时候就像是要下暴雨了,结果呢?到现在毛毛雨都没有。“a市的天气预报要反着开。”

    晏希颐不语,这天气怎么看怎么像要下雨的天,她却偏偏跟他唱反调。

    还没进城,狂风暴雨席卷而来,在暴雨中晏希颐根本不敢继续开车,将车停在一边。

    “晏希颐,我们会不会被困在这里?”舒思苡问道,外面的雨太大了,根本看不清楚前面的路,其他经过的车辆也停了下来,在这样的天气下,如果执意开车,是很危险的。

    这雨要是下早点,他们就不用走了,如果再晚点,他们已经到家了,偏偏在这个时候下,他们就被困在这里了。

    “如果不出意外,等雨小点,我们就能走了。”晏希颐回答道。

    舒思苡沉默,她懂晏希颐所说的意外。

    雨越下越大,余思薇坐在地上,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在暴雨的洗漱下,视线很是模糊,雨水打在玻璃窗上,洗刷着玻璃窗。

    几天前,余思薇出院了,晏展雷把她安置在这里,这是高档小区,环境很好,可惜,她却不喜欢这里,晏展雷有空会来看她,大多时候都是她跟一个叫雁霜的女人在一起,在医院原本照顾她的那个阿姨也被晏展雷给换掉了。

    看着模糊的外面,余思薇眼前突然一亮。

    她失忆了,以前晏展雷是怎么对她的,她记不起来了,现在的晏展雷,残暴无情,更重要的是,他不信任自己,不相信孩子是他的。

    明明嘴里说相信她,可她感觉得到,他只是在敷衍她,在他心里,他从未相信过她的话。

    逃,余思薇一愣,她居然有逃的想法,那天被晏展雷逼急了,她才口不对心的吼出分手,对,他们是分手,而不是离婚,他只是她的未婚夫,他们没结婚,谈不上离婚,分手更适合。

    他不相信她,那么他们就分手。

    她爱他,即使失忆了,她还是爱他,就因为爱,她才要生下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余思薇扶着墙壁站起身,因为坐得太久,双腿有些麻木,余思薇揉了揉腿,勉强可以支撑她的身子,脚步虚浮的迈向门,突然想到了什么,她不能惊动雁霜,余思薇又折回来。

    余思薇推着落地窗,推不开,动作一滞,这才发现,落地窗居然上了锁。

    “展雷,为什么要做得这么绝?半点后路也不给我留,你真的想将我往绝路上逼吗?”涩涩一笑,余思薇没有犹豫,抬起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紧贴着玻璃,用力划。

    咔!房门被扭开,晏展雷推开门,映入眼里就是余思薇用钻戒划玻璃,虽然余思薇是背对着他,她的动作从玻璃窗上反射出来。“余思薇。”

    “啊!”晏展雷突然出声,余思薇被惊吓,手下更加用力,玻璃被她从中划开。

    “小心。”晏展雷身影一闪,抱住余思薇一个转身,将她护在自己怀里,本想直接把她扑倒在地,可又顾及到余思薇肚子里的孩子。

    被余思薇划断的玻璃狠狠的砸了下来,一声巨响,玻璃碎了一地,所幸的是,玻璃没砸到两人,悲催的是,砸在地上的小块玻璃弹了起来,眼见就要朝余思薇的脸飞去,晏展雷眼明手快,反手将飞过来的玻璃挡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