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只婚不爱:晏先生,晚上好 第84章 复杂的心

时间:2018-08-18作者:听晰

    刘文阳看晏希颐的目光是不甘与怨气,这份不甘是来源于她的身份改变,怨气是因娶了她而起,跟杜诗柳没有任何关系,如果刘文阳知道杜诗柳跟晏希颐的过去,只怕他对晏希颐就是羡慕嫉妒恨了。

    “你这是在关心我吗?”刘文阳心中一喜,对他的事情,她并非那么无动于衷,她还是关心他的。

    “你想太多了。”舒思苡移开目光,悠远的望着远处,如果她反问的问题,让他多想了,这是她的错,他跟杜诗柳的事情,她现在真真的不关心,一点也不关心。

    “我不爱她,不需要对她深入了解。”刘文阳认真的说道。

    舒思苡一愣,如此直言不讳,他难道忘了,这是古家门口,杜诗柳随时都有可能出来。

    刘文阳握住舒思苡的小手,舒思苡挑眉,反射性的挣脱开,退后几天,防备的瞪着刘文阳,用眼神警告着刘文阳。

    这是古家门口,刘文阳没有忘记,刚刚是他情不自禁,冷静下来后,他不会那么冲动了,可她排斥他,这让他很心痛,曾经,他是她的依靠,现在,她的依靠换成了晏希颐,看着她全心全意依靠着晏希颐,他嫉妒的发狂,却又无可奈何。

    “思苡,你心里清楚,我爱的人是你,从始至终都只有你。”刘文阳深情的说道,他对她的爱,是发自内心的,无关她的身份改变,即使她还是那个穷困潦倒的舒思苡,他还是爱她,对她的爱,丝毫不会减少。

    “你不担忧这里安装了摄像头吗?”舒思苡问道,若是以前,他向她吐露爱意,她会幸福的扑进他怀中,现在对他的爱意,她居然没感觉了,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爱他的时候,他是她的全世界,不爱他的时候,他就只是一个陌生人。

    刘文阳一愣,顺着舒思苡手指的方向看去,哪儿有什么摄像头?

    舒思苡讽刺一笑,她不怕古家人知道她跟刘文阳的过去,可刘文阳怕,她是古泽易的女儿,无论她做任何过分的事情,老太婆都不会将她撵出古家,可刘文阳不同,杜诗柳只是古家的养女。

    刘文阳脸色阴沉,手机响起,刘文阳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走到一边接起,舒思苡准备去按门铃,手指还没碰到门铃,手腕被人抓住,舒思苡挑眉,刘文阳表情很古怪,不顾舒思苡的挣扎与威胁,强行将她拽到车前,粗鲁的将她塞进车内,没给舒思苡开车门的时间,刘文阳锁上车门,舒思苡怒了。

    “刘文阳,你想干什么?”舒思苡怒吼。

    “带你去个地方。”刘文阳说道。

    “我拒绝。”舒思苡不想跟他单独在一起,他对她来说太危险了,她还真害怕他对她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刘文阳睨了舒思苡一眼,脸上溢出得意之色,舒思苡警觉起来,他在得意什么?

    刘文阳将车开到安尔酒店的地下停车场,舒思苡的警惕性更高了,他带她来酒店来做什么?正常人不会随便带一个女人来酒店。

    刘文阳找了个停车位,舒思苡瞪着他。“刘文阳,你敢对我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你信不信,我会让你身败名裂。”

    刘文阳笑了,看着一脸防备的舒思苡。“我们谈恋爱的时候,我舍不得勉强你,现在更不会强迫你。”

    他知道她误会了,他带她来酒店,并不是想要对她做什么,任何伤害她的事情,他都不会做,如果只有用手段才能逼着她回到他身边,他会义不容辞。

    “真是好笑,你这不是在强迫我吗?”舒思苡讽刺的问道,他强行将她带来这里,还口口声声舍不得勉强她,不会强迫她,说一套做一套,真可笑。

    “如果我不强迫你,你会跟我来这里吗?”刘文阳问道。

    舒思苡瞪着他,质问道:“你带我来酒店做什么?”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刘文阳笑了笑,没告诉她,他带她来酒店做什么?来酒店,不一定全是开房做坏事,至少,他带她来的目的不是。

    舒思苡难得跟他多说什么,他可以强行将她带来酒店,脚长在她腿上,光天化日之下,在公共场合的地方,他还能硬将她拽进房间吗?

    舒思苡不指望他能送她回去,她也不想坐他的车回去,正准备下车,一辆白色的跑车出现在她视野中,车牌上的数字是那么的熟悉,舒思苡一怔。

    刘文阳扬起嘴角,看来他们来得真是时候,不早不晚。

    昏暗的停车场内,在他们旁边的车位上停下,车灯熄灭,引擎熄火,驾驶座边的车门打开,一抹熟悉的身影映入在舒思苡视线内。

    看到晏希颐,舒思苡心中一喜,准备下车叫住他,刘文阳却制止了她。

    “这是酒店的地下停车场,你就不好奇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刘文阳扣住舒思苡的手腕,不让她去开车门。

    舒思苡一愣,刘文阳的话,她听懂了,红唇紧紧抿着,理智告诉她,下车叫住晏希颐,可是感情却告诉她,等一等,看看晏希颐想要做什么?还有,晏希颐是独自来这里,还是带着别人来,那个人又是谁?是晏希颐所说的男人吗?

    无论是带男人或是带女人来酒店,舒思苡都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透过车窗,舒思苡明媚的眼睛,冷冷的望着旁边车位上走动的男人,晏希颐,千万别犯错,千万别让她失望。

    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攥成拳头,手心里溢出冷汗,她有多紧张,有多害怕,只有舒思苡自己清楚。

    刘文阳果然没好心,他肯定是早就知道晏希颐会来这里,否则,他不会莫明其妙带她来这里,原来,这才是刘文阳的目的,带她来酒店捉奸的。

    晏希颐绕过车头,来到副驾驶座边,绅士般打开车门,一只黑色高跟鞋踏在地面上,晏希颐立刻小心翼翼的为她挡住车门上方,生怕她磕到头。

    一贯冷漠的面容上,此时是淡淡的笑意,不似面对她时的笑容,从他扬起的角眼可以看出那般的清悦,如沐春风。

    仅仅是一只脚,舒思苡可以断定是女人,只有女人才会穿高跟鞋,男人不可能穿高跟鞋,那个女人是谁?让晏希颐如此细心如微。

    段曼雪嫩黄色的连衣裙,大波浪的长发挽成发髻,耳垂上带着镶钻的耳环,不似以往贵妇的打扮,此时的她打扮得俨然一贵族千金。

    本来就是一张娃娃脸的她,跟晏希颐站在一起,没人会想到他们是母子。

    “妈,您一定要这样吗?”晏希颐无奈的问道,明明已到中年,非要穿这么嫩,偏偏这么打扮没有一点视觉冲突,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眼前这个女人是他的姐姐。

    如果他不知情还好,可他偏偏知道,她是他的母亲。

    母亲打扮得太年轻化了,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压力,心里上的压力。

    她穿成这样,叫爸情何以堪啊?

    段曼雪冲着晏希颐甜蜜一笑,自然的环上他的臂弯,脸在他的臂膊上蹭了蹭。“臭小子,不许叫我妈,叫我曼雪,雪儿也行。”

    晏希颐望天,他可叫不出口,如果被爸听到,他的下场会很惨,爸很宝贝她,小气的连自己儿子的醋也会吃的。“您该让展雷陪您来。”

    “展雷没空。”段曼雪在晏希颐腰上拍了拍,落入别人眼中,两人在打情骂俏。

    “展雷没空,我就有空吗?”晏希颐小声的抱怨。

    “你说什么?”段曼雪微眯起明媚的桃花眼,警告味儿浓烈。

    “这种场合,我不适合。”晏希颐说道,陪她来捉奸,问题是她都不确定爸是不是真的背着她找小三,一点风吹草动她就信以为真,他真是服她了,爸那么爱她,捧在手心里怕掉,含在嘴里怕滑,爸会背叛妈吗?打死他都不怕,妈背叛爸他还相信。

    “你是我儿子,儿子陪老妈来捉奸,天经地义。”段曼雪狂傲的说道。

    晏希颐默了,天经地义吗?如果属实,他敢帮老妈揍老爸吗?

    “儿子,我都想好了,如果我们把你爸捉奸在床了,我们分工合作,你收拾那个小三,我收拾你爸。”段曼雪拍了拍晏希颐的肩,儿子打老子会天打雷劈,她可不能害了自己的儿子。

    “您那么彪悍,一挑二小菜一碟。”晏希颐不是在抬举自己的老妈,以老爸的个性,怎么舍得伤老妈半分,小三更不敢动手,他们只能承受着,现在问题是,这都是老妈的猜测。

    晏希颐说的这话,极顺段曼雪的耳,拍了拍胸脯很是自豪。“想当年我……”

    “妈,这都是您的猜测,需要您证实。”晏希颐打断段曼雪的话,她当年的事迹,他都能倒背如流了。

    “女人的第六感觉很准的。”段曼雪说道,其实,她也没把握,正因为没有把握,她才拉着儿子一起来,这种事情叫展雷最好,展雷死活不愿意陪她来,她只能叫希颐陪她来。

    上次是展雷陪她,结果她误会了,面对老公的怒意,她很不厚道的把展雷给推出去顶罪,结果展雷被老公揍个半死,她很愧疚,这次展雷拒绝陪她,她也不能勉强。

    晏希颐无语了,准吗?展雷给他打过预防针了,有前车之鉴,展雷拒绝重蹈覆辙,如果不是老妈一哭二闹三上吊,他也不会妥协。

    其实,老妈一哭二闹三上吊不是他妥协的原因,他真正妥协的原因是,他如果不陪她,老妈就给思苡打电话,让思苡陪她去,身为儿媳妇的思苡,有义务帮婆婆捉奸,思苡都没见过她,不被她吓坏才怪。

    看着两人有说有笑的走向电梯,舒思苡紧握成拳头的手心被指甲掐得发疼,后知后觉的松开手,摊开掌心,才发现几道月牙痕,心也苍白而无力的疼。

    “你不追上去质问他吗?”刘文阳问道,她的注意力集中在晏希颐身上,而他的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只要紧张她就会紧握成拳头,犀利的指甲会在手心上留下月牙般的痕迹,这个习惯她一直没改。

    习惯改不了,她说她不爱他了,她放得下对他的爱吗?他不相信她不爱他了,在这之前他的确不相信,可是,此刻他有些相信了,她爱上了晏希颐,甚至连她自己都没发觉对晏希颐的爱胜过对他的爱。

    虽然他不愿意承认,可他不得不面对现实,他后悔了,他不该带她来这里。

    舒思苡望向电梯口,已经合上了,偌大的停车场,只剩她和刘文阳了。

    呵呵!舒思苡自嘲的苦笑,这就是他所谓的男人,刚开始的时候,她以为是杜诗柳,毕竟他跟杜诗柳曾经相爱过,等那个女人从车内走出来,不是杜诗柳,在庆幸的同时,心口又闷闷的痛着。

    如果是杜诗柳,她还可在利用现在的身份打压杜诗柳,逼迫杜诗柳离开晏希颐,而那个陌生的女人,她根本没见过,晏希颐也没向她说起过,跟晏希颐是什么关系,她更不知道。

    “质问他什么?”敛起思绪,舒思苡笑看着刘文阳,不仅仅是在问刘文阳,也是在问自己,追上去质问什么?

    “他跟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刘文阳冷笑一声,明明很伤心,却还装得漠不关心,她果然是爱上了晏希颐。

    “重要吗?”舒思苡余光又瞄向电梯,接着又说道:“他有交友的权力。”

    “思苡,你该不会天真的以为,他们只是普通朋友吧?”刘文阳讽刺的问道,接着又咄咄逼人的说道:“如果他们只是单纯的普通朋友,你看见了,为何不下去打声招呼?如果他们只是普通朋友,那个女人亲昵的挽着他的,他为什么不拒绝,普通朋友之间的相处有距离,他们的举止都证实了,他们不是普通的朋友,他们之间亲昵的像是……”

    “刘文阳,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你能不这么上心吗?”舒思苡打断刘文阳的话,他越说她心越乱。

    “思苡,我是在关心你,我不想你被晏希颐骗了。”刘文阳说道。

    “只允许你骗我,就不允许他骗我吗?”舒思苡质问道,刘文阳哑然,他骗她在先,这是他的错。

    “思苡,你现在看清楚了晏希颐的真面目,这对你来说是好事。”刘文阳想去握住她的手,却被舒思苡避开。

    “我再说一遍,这不重要。”舒思苡强调道。

    刘文阳怒了,不顾舒思苡的反抗,强行扣住她的手腕,摊开她的手心。“这就是你所说的不重要吗?是他背叛了你们的婚姻,欺骗了你的感情,做错事的人是他,伤害你自己他又不知道,你觉得值得吗?”

    “我相信他。”舒思苡一字一顿,字字清晰,重重的撞击着刘文阳的心扉,她相信他,眼见为实,她也相信他吗?为什么在晏希颐身上,她选择了自欺欺人?为什么不肯给他一个改错的机会呢?

    “思苡,你相信他,为何不肯相信我呢?”刘文阳质问道。

    “你们不一样。”舒思苡抽出自己的手,甩了甩,接着抽出一张面巾纸,擦了擦手心。

    “我们哪儿不一样了?”刘文阳追问。

    舒思苡冷睨了他一眼,不语,他欺骗她的时候,她爱他,而她跟晏希颐的婚姻,没有任何感情基础,他们会去民政局领证结婚,是为了报复,并不是感情。

    舒思苡打开车门下车,刘文阳也下车,舒思苡睨了一眼停在旁边的车,他的车就停在旁边,只要他往这边看一眼就能发现她,可惜,他没有,他的注意力全在那个女人身上,那么小心翼翼,舒思苡闭上双眸,调整了一下思绪。

    “思苡,你要去哪儿?”刘文阳见舒思苡朝另一边走去,而不是朝电梯走去,追上去问道,她不该去前台问清楚,然后去捉奸吗?

    “回家。”舒思苡淡淡地吐出两个字。

    刘文阳一愣,扣住舒思苡的手腕。“思苡,你现在是古氏的总裁,晏希颐是因为你的关系才进入古氏,他背着你跟其他女人开房,你就这么轻易放过他,你甘心吗?”

    不甘心,可又如何?舒思苡挣脱刘文阳的手,斩钉截铁的说道:“这是我的事,不需要你操心。”

    “我爱你,我不想你受伤害。”刘文阳说道。

    “先伤害我的人是你。”舒思苡清冷的声音让刘文阳神情一震,舒思苡迈步继续走,刘文阳追上,舒思苡双手环胸,防止他再抓住她的手腕。

    “思苡,我送你回家。”刘文阳妥协了,她不愿意去捉奸,他也不勉强她。

    “不需要。”舒思苡拒绝,刘文阳坚持,舒思苡威胁他,若是再跟着她,她就给杜诗柳打电话,刘文阳止步了,杜诗柳是他的后路,在舒思苡没原谅他之前,他是不会冒险断了自己的后路。

    目送舒思苡单薄的身影离开,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从地下停车场出来,舒思苡望着明媚的阳光,犹豫了很久,拿出手机,拨打晏希颐的手机,响了几声,晏希颐接起。“你在哪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