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只婚不爱:晏先生,晚上好 第81章 为了思苡

时间:2018-08-18作者:听晰

    “奶奶。”晏希颐礼貌的叫了一声,舒思苡对他们视而不见,推着轮椅朝楼梯口去。

    “站住。”古老夫人视线倏地一暗,犀利得有着骇人的凌厉。

    听不见,听不见,听见了也不会理会。

    楼梯口,她是没本事把轮椅推上楼梯,准备扶着晏希颐起身,晏希颐没顺从着她,握住她的小手,舒思苡挑眉,她明白他的意思。

    “为什么把李秘书开除了?”古老夫人严厉的质问。

    舒思苡从晏希颐大手中抽出自己的手,站直了身,清冷的目光迎上古老夫人斥责的眸光,霸气的说道:“我是总裁,开除一个秘书,还需要理由吗?”

    “我还没死。”古老夫人拍桌而起,提高了音调,声音里充满愠怒,气势慑人。

    “妈,有话好好说,别生气。”尹尔柔起身,扶着古老夫人坐回沙发上,老太太这回是真生气了,舒思苡总算是彻底惹怒了老太太。

    “是啊!奶奶,别气坏了身子。”杜诗柳也劝说着,一只手递给古老夫人一杯白,另一只手轻拍着古老夫人的后背,幸灾乐祸的目光睨了舒思苡一眼。

    刘文阳选择了沉默,在这个家里,他毕竟是外人,这个时候不该他开口。

    古老夫人接着水杯,优雅的泯了一口,杜诗柳接过杯子,放回茶几上,古老夫人深吸几口气,缓和着暴躁的情绪。“思苡,你知不知道,李秘书是我千挑万选的人,她的能力,我也见识过。”

    “在您眼中,我这个亲孙女重要,还是能干的李秘书重要?”舒思苡问道,为了一个李秘书,对她发这么大的脾气,舒思苡不后悔,人是她开除的,老太婆还想请回来,不好意思,她不接受,如果老太婆真的很喜欢,可以让李秘书当她的秘书,反而她是不会再要了。

    古老夫人皱眉,说道:“当然是你重要。”

    “既然如此,我开除一个秘书有什么关系呢?”舒思苡一笑,老太婆的回答,她很满意,若是老太婆敢说能干的李秘书重要,那么她立刻就推着晏希颐离开古家。

    古老夫人霍然的站起来,苍劲的眼神里满是冷冽。“你为什么要开除李秘书?我不相信没有原因,你会莫明其妙把李秘书给开除了。”

    “她穿着性感,举止妩媚风骚,色诱我的老公,您说我该不该开除她?”舒思苡清冷的目光迎上古老夫人霸气而严厉的目光,她本想说,看李秘书不顺眼,所以就直接开除了,她深知这么说,会引来老太婆的更不满。

    今天她很累,不想跟老太婆吵架,她只想回到房间里,好好洗个澡,然后舒服的睡觉,明天等着她的是什么,她都不知道。

    李秘书被开除了,她接手李秘书的工作,不管是争口气,还是自尊心作祟,反正她不给自己后悔开除李秘书的机会。

    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了谁,地球都照样转动。

    古老夫人愣住了,没想到舒思苡开除李秘书的原因是这个,李秘书穿着是性感,举止是不是妩媚风骚,她没见过,更没见到李秘书色诱晏希颐。

    尹尔柔起身,扶着古老夫人坐回沙发上,有意无意的说道:“思苡,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李秘书这个人,我也见过,除了穿着性感了点,其他……”

    “李秘书是你亲戚吗?”舒思苡打断尹尔柔的话。

    尹尔柔一愣,舒思苡这话无疑不是将她推到风口浪尖上。“思苡,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跟李秘书只有一面之缘。”

    “行了,别说了,开除了就开除了。”古老夫人挥了挥手,舒思苡给李秘书的罪名,无论是真还是假,李秘书都不能在古氏工作了。

    她相信女人的直觉,晏希颐是个聪明人,知道谁才能给他带来他想要的,不会被李秘书给色诱了,以防万一,思苡这么做是对的。

    古老夫人都这么说了,他们更不能借题发挥了,舒思苡叫来简单,两人一起将晏希颐扶上楼,在这个家里,她跟简单走得近,跟自己的亲人反而像是仇人似的。

    “妈,思苡把李秘书给开除了,总裁秘书的职位就空着,这么重要的职位不适合交给人事部安排,妈,您还有合适的人选吗?”尹尔柔试着问道。

    杜诗柳顿时明白尹尔柔的意思,更贴心的给古老夫人捏着肩,总裁秘书这个职位,怎么说也比部门经理助理的职位好。

    至少,已经接近了权力的中心。

    刘文阳眼前一亮,她们是想向奶奶推荐他,说真的,他很期待这个职位,至少在公司他可以名正言顺的跟思苡接触,刘文阳庆幸,杜诗柳不知道思苡是他的前任女友,若是知道,杜诗柳肯定不会向奶奶推荐。

    刘文阳很镇静,镇静得将自己置身事外。

    “奶奶,干妈,我还有一些工作没处理好,我先上楼了。”刘文阳说道,这个时候他这个当事人应该退场,无论奶奶是接受,还是拒绝,他不在场,也免去了尴尬。

    古老夫人点头,尹尔柔挑眉,美眸中掠过一丝不悦,她都准备要向妈推荐他了,不好好留下来表现自己,反而找机口离开,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为了能让他在古氏站稳脚跟,她真是绞尽脑汁的想办法,而他呢?尹尔柔此刻对刘文阳有些失望了。

    不好挑明了说,尹尔柔朝刘文阳使眼色,刘文阳却故意装没看见,起身朝楼梯走去,气得尹尔柔想要掐死他。

    尹尔柔又朝杜诗柳使眼色,希望杜诗柳能把刘文阳留下来,可惜,杜诗柳是真没注意到,她没想那么复杂,她可以讨好奶奶,把奶奶哄得开开心心的,至少刘文阳在不在场,这根本不重要。

    尹尔柔放弃了,敛起思绪,声音温和。“妈。”

    “没有。”古老夫人在脑海里过滤了一下,还真没有合适的人选,李秘书是思苡突然开除的,短时间内她上哪儿去找合适的人选?

    “妈,您觉得文阳如何?”尹尔柔笑着问道。

    “文阳?”古老夫人挑了挑眉,她们居然向她推荐文阳。

    “是啊!奶奶,思苡开除李秘书的理由您也听到了,女的秘书肯定是不行了,只能应聘男秘书了。”杜诗柳说道。

    古老夫人沉默,觉得杜诗柳说得有理,至于让不让刘文阳做,那又是一回事,她们的心思,她心知肚明。

    “妈,我觉得文阳很适合,又是自己人。”尹尔柔极力推荐。

    “思苡不会同意。”古老夫人说道,言下之意,即使她同意,思苡也不会同意。

    “妈,思苡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好好跟思苡说,思苡会同意的。”尹尔柔加重脸上的笑容,舒思苡渗和起来,她也没把握了,以舒思苡对她们的敌意,怎么可能让她们把文阳放在她身边工作。

    “你觉得思苡会听我的话吗?”古老夫人问道,她的话在那丫头面前,完全没有说服力,总是跟她对着干,何况,她根本不想让刘文阳做总裁秘书,尔柔的心思,她懂,她可不想在思苡面前安排一个不定时的炸弹。

    “妈。”尹尔柔还不放弃。

    “行了,我先去问问那丫头的意思。”古老夫人起身,朝她的房间走去。

    两人目送她的身影,直到消失在她们视线内。

    “干妈,奶奶这是什么意思?”杜诗柳问道,她有些捉摸不定了,奶奶这到底是同意了,还是拒绝了?

    “她这是在防备我们。”尹尔柔的眸光不免变的阴戾,老太太对她们起了防备,这对她们来说不是一件好事,会限制他们的行动,对文阳在公司里的发展也受到了限制。

    “防备我们?难道奶奶知道我们……”杜诗柳捂住自己的嘴,目露震惊。“不会吧?”

    “老太太精明着。”尹尔柔双手环胸,背靠在沙发上。

    “干妈,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杜诗柳问道,奶奶对她们起疑了,开始防备她们了,不应该啊!他们做事情小心翼翼,奶奶是怎么看出破绽的?

    “静观其便。”尹尔柔也没更好的办法,老太太在明,他们在暗,在没有万全的把握,是绝对不能浮出水面。

    杜诗柳回到房间里,刘文阳急切的问她结果,杜诗柳一脸凝重的告诉他,刘文阳很失望,却还要安抚杜诗柳别往心里去,总裁秘书这们职位,他根本不稀罕。

    舒思苡洗完澡,准备上床睡觉,却被晏希颐阻止,见他手中拿着笔记本电脑,舒思苡满脸倦容的说道:“我想睡觉,不想玩游戏。”

    晏希颐不给他的手机让她玩游戏的时候,就会让她在电脑上玩游戏。

    “我教你用电脑。”晏希颐说道。

    “晏希颐,你疯了吧?”舒思苡像炸了毛的猫,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很清醒。”晏希颐将笔记本电脑放在腿上,一手滚动着轮椅,一手拉着舒思苡的手,朝茶几走去。

    “晏希颐,你有没有搞错?我都快累成一只哈巴狗,好不容易下班了,回到家里你不让我睡觉,还要让我学电脑。”舒思苡抱怨道。

    “想要人前辉煌,人后就必需刻苦。”晏希颐将电脑放在茶几上,打开电脑,开机。

    舒思苡将自己的身体抛进沙发里,抱着抱枕,下巴放在抱枕上,两只眼睛都快要打架了,祈求道:“晏希颐,晏先生,晏大侠,我求求你,放过我行不行?”

    “严师出高徒。”晏希颐这句话不仅是在对舒思苡说的,也是在对自己说的,他不能心软,绝对不能心软。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舒思苡说道,今天才做的决定,他就分秒必争了,他是想要累死她吗?她的体力充沛,脑力却少得可怜,几乎为零。

    让她干苦力劳动,她可以一天一夜不睡觉,干脑力劳动就不行了。

    “笨鸟先飞。”晏希颐斜睨了舒思苡一眼,现在时间还早,真不能放她去睡觉,多学一个时间,不会没有收获,在公司的时候,工作量太大了,根本抽不出时间教她,回到家里,他不用工作了,有时间教她了,若是她不肯学习,一年的约定到了,他就要回晏氏了,届时,她能撑起古氏吗?

    “我这只笨鸟不想飞,你何必非要勉强我飞呢?”她现在只想睡觉,其他的事情,她真没精力。

    “想想你母亲,你就不会觉得勉强了。”晏希颐了解舒思苡,她的命脉在哪儿,他了如指掌。

    果不其然,舒思苡坐直了身,母亲是她的精神支柱,没坚持几秒,舒思苡又没精神了,耷拉着脑袋。“你看我现在的样子,学得进去东西吗?”

    “思苡,只有让自己变强,才不会被人欺负,才能保护你想保护的人,随意欺负你看不顺眼的人。”晏希颐说道。

    “给我一点缓冲的时间好不好?明天,明天我保证听你的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保证。”舒思苡抬起手,做出发誓的动作。

    晏希颐剑眉一蹙,眼神深邃,无形之中散发出一种压迫感,常人都会感觉到压迫,甚至是畏惧,可坐在他对面的人是舒思苡。

    “你沉默就是默认。”舒思苡欢欢喜喜起身,准备朝舒服的床扑去。

    “明天让李秘书回公司继续上班。”晏希颐深邃的眸子里散发出一道锐利的光,欲合上电脑,却被舒思苡阻止。

    “你威胁我?”舒思苡咬牙切齿的问道,李秘书是她开除的,居然让李筷书回公司上班,这不是在打她的脸吗?

    “对,我在威胁你。”晏希颐大方承认。

    “……”舒思苡无语了。

    医院,院长办公室。

    晏展雷没敲门,直接推门而进,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结果呢?”

    “怀孕一个多月。”段宇达抬头看了晏展雷一眼。

    “精确度。”办公室里再次响起晏展雷冰冷的嗓音。

    “三月十号,时间精确不了。”段宇达耸耸肩。

    三月十号,晏展雷紧绷的神情总算得到松懈,三年前,她就是三月十号离开的,在这三年里,每年的三月十号,他都会去他们曾经住的公寓里住一晚,那天他喝醉了,迷迷糊糊看到了她的身影,然后他们就温存了一番,第二天醒来,却不见她的身影,他还以为是自己做了一场春梦。

    他们公寓的钥匙,只有他跟思薇才有,连妈都没有。

    如果她提前回来了,如果那场温存不是春梦,按时间,孩子还真是他的。

    “孩子是你的吗?”段宇达试探的问道。

    晏展雷不语,他也只是猜想,不能确定,而能确定的人又失忆了,他也无法去证实。

    “想要知道孩子是不是你的,医学能帮助你。”段宇达建议道,话音未落,他就后悔了,他是医生,又是这家医院的院长,怎么能给展雷这种建议呢?如果检查出来,孩子不是展雷的,展雷会让余思薇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吗?

    太残忍了,太残忍了。

    “不需要。”晏展雷拒绝。

    段宇达松了口气,还好展雷没有同意,要求他这么做的话,他就罪孽深重了。

    “万一孩子生出来,不是你的,你不后悔吗?”段宇达问道,在肚子里被打掉跟生出来采取措施,结果完全不同,还会背上谋杀的罪名。

    “这是我的事,你不需要操心。”晏展雷一脸的肃杀,冷清的嗓音扬起。

    这样的提醒,他不需要。

    段宇达摸了摸鼻子,碰了一鼻子的灰,嘴又忍不住犯贱了。“展雷,听你这话的意思,无论余思薇腹中的孩子是不是你的,你都欣然接受吗?你能接受,你爸妈能接受吗?他们能接受一个跟他们没有一丝血缘的孙子吗?”

    “他们不需要接受。”晏展雷剑眉拧成了一团,眸底划过阴翳,冰冷的语气却无比的坚定,余思薇回来了,他不会让爸妈知晓,尤其是妈。

    “唉!”段宇达叹口气,怅然道:“你是有多爱余思薇啊?爱到可以为了她,不顾你爸妈的感受,爱到可以原谅她三年前的抛弃,爱到可以不在乎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这该是怎样刻骨铭心的爱恋,才能让你那么的不计前嫌。”

    “谁说我爱她了?”晏展雷狭长的眸子里噙了几分深沉。

    “你不爱她,会你请人照顾她,你不爱她,会对她不离不弃,你不爱她,会欣然接受她肚子里的孩子?”段宇达质问道,起身来到晏展雷面前,拍了拍他的肩。“晏二少,我是局外人,但你要相信,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个道理。”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晏展雷还爱着余思薇,居然否认。

    “我不爱她,我恨她,请人照顾她,是为了报复她。”晏展雷冷声说道,他还爱余思薇吗?不,他不爱余思薇了,他怎么可能继续爱一个抛弃过他的女人,骄傲如他,怎么能接受一个女人抛弃,他这是在报复,等他将她伤得体无完肤之后,再将她推入万丈深渊,让她后悔自己当初的无知。

    “年轻人,承认吧,没有根深蒂固的爱,哪来刻骨铭心的恨?”段宇达才不相信他的话,只怕他说的话,他自己都不信。“她的身体没问题了,至于记忆,医学帮不了她,只有你能帮她找回记忆,明天带她出院,把病房腾出来,给需要的人。”

    “没空。”晏展雷起身,走出段宇达的办公室。

    晏展雷本想直接离开医院,到不知为何,走到了余思薇的病房门口,看着紧闭的房门,耳边回荡着段宇达的话,晏展雷嘴角噙着凄凉的笑,浑身被阴霾所笼罩,转身决然离开。

    “杨婶,他来了,你去开门。”余思薇说道,她有直觉,晏展雷来看她了。

    杨婶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钟,晏先生每晚都是这个时候来看太太,朝门口走去,还不忘调侃。“太太跟晏先生真是夫妻同心啊!”

    “我们还没结婚。”余思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白皙的脸颊上染上了一抹红晕。

    “你们是未婚夫跟未婚妻的关系,结婚只是形式。”杨婶笑着说道,扭开门,并没晏展雷的身影,杨婶愣了一下,探出头望着向两边的走廊,依旧不见晏展雷的身影。“太太,晏先生还没来。”

    余思薇也看向门口,真不见晏展雷的身影,眸底划过一抹失望,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杨婶,不好意思,大概是我听错了。”

    “晏先生都是在这个时间来医院看你,从来没迟到过,今天是怎么了?”杨婶说道,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杨婶关上门,继续说道:“太太,别担心,也许晏先生有事耽误了,一会儿没准就来了。”

    余思薇笑了笑,点了点头。

    期盼越大,失望就越大,左等右等,依旧不见晏展雷来医院,杨婶在一旁的陪护病床上睡着了,余思薇却睡不着。

    晏展雷没来医院,为什么没来医院?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还是说出什么意外了?余思薇不想胡思乱想,可是她忍不住。

    越想越担忧,披上一件外套,余思薇轻脚轻手的走出病房,站在静悄悄的走廊上,余思薇顿时感觉冷意席卷而来,让她忍不住拢了拢外套。

    医院夜晚的走廊很冷,余思薇却不想回病房,坐在走廊上的椅子上,望眼欲穿的等着晏展雷。

    杨婶睡了一觉醒来,不见余思薇的身影,吓了一跳,穿上拖鞋,跑出病房,见余思薇坐在走廊上的椅子上,松了口气,来到余思薇身边。“太太,怎么在这里坐着?”

    “杨婶,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余思薇抓住杨婶的手,担忧的问道,她不敢想象,若是他出事了,她该怎么办?她肚子里的孩子该怎么办?她什么也不记得了,已经习惯了他照顾,不敢想象没有他的日子。

    鼻子酸痛,眼泪在眼眶里转悠。

    “太太,别胡思乱想,晏先生估计是有事情走不开。”杨婶安抚道。

    “他每晚都来,为什么今晚没来?”余思薇红着眼睛,声音有些哽咽,像是在问杨婶,更像是在问自己。

    “太太,别担心,我给晏先生打个电话。”杨婶说道。

    余思薇仿佛抓住一根求救稻草,紧紧的拽着杨婶的手,催促道:“快打,快打,快打。”

    她要听他的声音,只有听到他的声音,她才能放心。

    “太太,这里太冷了,你又怀着孕,我先扶你回病房。”杨婶说道。

    “不。”余思薇拒绝,非要杨婶打了电话,她才肯回病房。

    杨婶拿她没办法。“太太,我的手机在病房里。”

    余思薇一愣,拉着杨婶急切的回到病房,这一刻,她才知道,她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只有杨婶才能联系到他。

    杨婶拿出手机,拨打晏展雷的手机号,响了很久,晏展雷没接,余思薇吓得脸惨白,手机没人接,这就验证了她的猜想,脚一软,如果不是杨婶眼明手快扶着,她都摔倒了。

    “太太,别担忧,我再打。”杨婶接着打,她也害怕起来,如果晏先生出事了,她的工钱谁给啊?

    晏展雷第一次没接,杨婶又打开,他担心余思薇出什么事,这次他接了。“说。”

    “通了,通了,太太,通了。”杨婶兴奋的叫道,把手机给余思薇。

    “展雷,你在哪儿?”余思薇吸了吸鼻,擦了擦眼泪,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拿着手机,朝窗户走去。

    “有事吗?”晏展雷冷声问道,语气里尽是疏远,抬头望着余思薇病房的窗户,在灯光的照耀下,晏展雷可以看到余思薇的身影,他就站在路灯下,这个时候只要余思薇看窗户下面就能看到他。

    “没事。”余思薇摇头,咬了咬牙,挤出一抹笑,千言万语在听到他的声音,她都有些穷词,不知该对他说些什么。

    “没事就挂了。”晏展雷没给余思薇再说话的机会,直接把电话挂了。

    “展雷,展雷。”余思薇错愕的盯着手机,他挂电话了,考虑着要不要再打去,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还有,他会不会觉得她太粘了。

    “太太。”杨婶叫道,余思薇回神,把手机还给杨婶。“太太,这下可以放心睡觉了。”

    她也可以放心了,她还真害怕晏先生出事,晏先生给的工钱是市场价的几倍,工作轻松,太太又善良,她们相处的很融洽,薪水又高,这么好的工作,可遇不可求。

    晏希颐见舒思苡真的撑不住了,再强迫她学也起不了什么效果。“今晚就这样,明晚继续。”

    舒思苡对晏希颐感激涕零,丢掉电脑,幸福的朝那张舒服的床奔去,至于晏希颐,她管不了了。

    舒思苡真的累了,沾床就睡着了,晏希颐无奈的摇头,看着舒思苡做的表格,更是无语到了极点,以前舒思苡没接触过这些,突然逼着她学这些,对她来说难度很大,晏希颐坚信,只要舒思苡肯学,他就一定会教会她。

    砰砰砰!敲门声响起,晏希颐皱眉,见舒思苡并没被敲门声吵醒,滑动着轮椅来到门口,扭开门见简单的身影。

    “姑爷,小姐睡了吗?”简单问道。

    晏希颐点头,问道:“有事吗?”

    “老夫人找你。”简单说道,晏希颐犹豫了一下,没有拒绝,晏希颐轻声将门关上,简单推着他朝二楼的书房走去。

    简单没有敲门,直接扭开门,推着晏希颐进了书房。

    古老夫人坐在书桌后等候,简单把晏希颐推进书房,然后离开,偌大的书房只剩下古老夫人跟晏希颐。

    “找我做什么?”晏希颐开门见山的问道。

    “你跟李秘书……”

    “您该不会真相信那丫头的话了?”晏希颐打断古老夫人的话。

    “防患于未然。”任何威胁到古氏利益的事情,古老夫人都不会掉以轻心,舒思苡是她的亲孙女,她也绝对不容许别人欺负她的亲孙女,尤其是在感情方面。

    不可否认,起初她是不喜欢晏希颐,她理想中的孙女婿要门当户对,晏希颐没有雄厚的家庭背景,根本配不上她的孙女,可晏希颐的能力她见识到了,越是如此,她越要提防着他,她可不想离世后,古氏被更改了。

    可她又需要晏希颐的帮助,思苡根本不可能管好古氏,如果没有晏希颐帮助,只怕古氏会落到尔柔手中,至少,晏希颐跟思苡有结婚证。

    晏希颐知道古老夫人的担忧,他的能力越强,她越是茅盾,养虎遗患。

    这也不怪古老夫人,一开始他就向她隐瞒了身份,还公然展露自己的野心,更是表明了,他跟思苡在一起,是因为思苡古家小姐这个身份。

    在古老夫人心中,他跟刘文阳是一类人,都是借着女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晏希颐深邃的眸子里闪烁着精练,拿出手机,拨通段曼雪的手机,晏希颐直接按免提,只有让古老夫人知道他是谁,才会打消她对自己的戒备。

    晏氏跟古氏相比,他会傻到绞尽脑汁吞噬古氏,而放弃唾手可得的晏氏吗?

    响了几声,一道妩媚的噪音响起。“亲爱的宝贝儿,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是想了我吗?”

    古老夫人的脸色,瞬间煞白,苍劲的目光也变得锐利。

    “妈。”晏希颐叫道。

    古老夫人一愣,错愕的看着晏希颐,他居然叫电话对面的女人妈。

    “臭小子,谁让你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来的?”一声暴怒的男人声音响起,欲求不满的怨气透过手机传递而来。

    晏希颐嘴角一抽,显然他的电话打得不是时候,破坏了爸妈的好事,他的电话,无论何时,妈都会接,即使是在跟爸欢爱的时候,妈也会丢下爸来接他的电话。

    “不许凶我儿子。”段曼雪斥喝道,接着又柔声问道:“儿子,这么晚了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

    对面暴跳如雷的男人,果然乖乖闭嘴了。

    这声音古老夫人觉得很耳熟。

    “妈,您大儿媳妇的奶奶要跟您说话。”晏希颐说道,把手机给古老夫人。

    古老夫人没接,不明所意的看着晏希颐,他想干什么?晏希颐也不勉强,把手机放在书桌上。

    段曼雪何等精明,不需要晏希颐细说,她也能瞬间明白过来,她儿子是要向古老夫人坦白自己的身份,如果是展雷,她不会乖乖听话,是她最疼爱的希颐,她自然毫不犹豫配合。

    “亲家奶奶,我是希颐的妈妈段曼雪。”段曼雪自我介绍,她跟古老夫人认识,却第一次以亲家的身份介绍自己。

    儿子找她帮忙,隐瞒着古老夫人他的身份,这才多久啊!这么快就露出马脚了。

    “晏太太。”古老夫人叫道,看着晏希颐的眸中满是震惊,他真是晏涛东跟段曼雪的儿子,当时,听到他姓晏,她问过他跟晏涛东有什么关系,他说没关系,她还特意打电话去晏家问过,得到的答案让她很失望。

    没想到他们居然骗了她,隐瞒晏希颐的身份,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古老夫人很生气,活了近八十年,居然被一个晚辈给骗了。

    “亲家奶奶,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欺骗了你。”段曼雪诚心道歉,骗人终究是不对,为了儿子骗人,任何一个母亲都会这样。

    “晏太太,没关系。”古老夫人笑着说道,再生气她也不能传递给电话对面的段曼雪。

    “亲家奶奶真是海量。”段曼雪夸赞道,接着又抱怨道:“都是希颐,是他让我……”

    段曼雪越说声音越小了,她等着古老夫人打断自己的话,没曾想到,电话里久久不传来古老夫人的声音,结果她越说越没声了。

    没用的话说多了也浪费,晏希颐拿起手机,跟段曼雪说了声再见,挂电话了。

    段曼雪对着手机喂了几声,她还有话要说,儿子就挂电话了。

    展涛东高兴了,扑了上来,继续刚才他们被晏希颐打断的好事。

    那个臭小子,真是上苍派来折腾他的。

    “等一下,我还有话要对儿子说。”段曼雪推着身上的展涛东。

    “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展涛东抢走段曼雪手中的手机,直接丢下床,他是铁了心将手机摔坏,这样那个臭小子就打不进来了。

    “喂喂喂,我的手机……”段曼雪的声音被展涛东吻回肚子里。

    小时候晏希颐就喜欢破坏他的好事,曼雪过度的疼爱希颐,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以希颐为重,他嫉妒的发狂,甚至都后悔生下希颐。

    他很不能理解,希颐跟展雷都曼雪生的,为什么曼雪就偏爱希颐呢?

    “为什么骗我?”古老夫人质问道。

    “我不想您是因为我的身份而接受我。”晏希颐坦然自若的回答,他是骗了她,也让妈骗她,可他并不后悔,现在向古老夫人坦白自己的身份,是不想古老夫人提防着他,对古氏,他真没有吞噬的想法。

    “现在为什么又让我知道你的身份?”古老夫人自嘲一笑,她居然被一个晚辈给骗了,这要是传出去,她的老脸都丢尽了。

    “为了思苡。”骗她,是因为思苡,坦白,也是因为思苡,晏希颐从住进古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思苡。

    这个答案,古老夫人很满意,为了思苡,为了思苡?

    “这是思苡的意思?”古老夫人抬手,揉搓着眉心,这种想法也只有那丫头能想出来。

    晏希颐摇头,说道:“思苡不知道。”

    “你说什么?”古老夫人震惊的问道,怀疑自己听错了,思苡不知道,思苡不知道什么?

    思苡是他的老婆,他是晏氏集团的大少爷,思苡居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这可能吗?如果思苡真不知道,他为何要骗思苡呢?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如果说他是冲着古氏而来,晏氏集团不输给古氏,放着晏氏集团的总裁不当,跑来古氏当总裁助理,他有病吗?

    “思苡不知道我是晏氏集团的继承人之一。”晏希颐说道。

    古老夫人深吸了几口气,挑眉看着晏希颐。“你到底怀揣着什么目的?”

    古老夫人有些挫败了,阅人无数的她,居然看走眼了,还被晏希颐给骗了,晏希颐不是冲着古氏而来,那他是冲着什么而来?

    单纯的是因为他爱思苡吗?那他的爱让人太不能理解了,他是有多爱思苡,才故意对思苡隐瞒着他的真实身份?他这是在考虑思苡吗?

    古氏是不如晏氏,思苡是古氏的继承人,唯一的继承人,嫁给他,并非高攀,门当户对也不为过。

    “我不想思苡被人说三道四。”晏希颐说道,他有能力护着思苡,与其让他护着,不如让她变强,强大的不需要他的保护,她也能自己保护自己。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古老夫人越听越糊涂了,思苡是她的孙女,是古氏的继承人,谁敢对她说三道四?

    “奶奶,扪心自问,现在的思苡,您觉得她能撑起古氏吗?”晏希颐问道。

    古老夫人沉默,答案很明显,思苡完全不能,继承人是需要从小就培养,而思苡呢?如果不是泽易出了意外,她不会接思苡回古家,更不会把古氏交给思苡。

    “想要思苡有能力撑起古氏,必需要让她变强。”晏希颐言简意赅的说道。

    这个古老夫人赞同,问道:“你要怎么做?”

    “先让她接触秘书的工作。”晏希颐说道,对舒思苡不能操之过急,要慢慢来,却又不能太慢了,他的时间有限,一年后他就要回到晏氏了,他只能成为她的后盾,不能帮她坐镇古氏。

    古老夫人懂了,深思了几分钟,不再多说什么了,挥了挥手。“很晚了,你回房休息。”

    古老夫人何等精明,不需要他苦口婆心的说词,她心里很清楚,思苡是他的老婆,他不会伤害自己的老婆。

    “奶奶,您也早点休息。”晏希颐说道,自己滑动着轮椅离开书房。

    晏希颐走后,古老夫人坐在书桌前,盯着书桌上摆放的相片发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