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只婚不爱:晏先生,晚上好 第42章 气死人不偿命

时间:2018-08-18作者:听晰

    听见晏希颐疏远的叫自己刘太太,杜诗柳错愕的望着他,他叫她刘太太,是想跟她撇清关系吗?

    是啊!舒思苡才是古家的正牌小姐,而他娶了舒思苡,成了古家正牌姑爷。

    杜诗柳很怀疑,他是不是早就知道舒思苡是干爸的女儿,怪不得她跟他分手,他一丝挽留都没有,甚至见她要嫁给刘文阳,他也不曾阻止她,如果那天,他只要放下高傲,祈求她回到他身边,她会犹豫,可是他并没有。

    那天,他是来了,却不是祈求她别嫁,而是冷漠的给她两个选择,他从不肯为了她,放下自己高傲的身段,哪怕是祈求她回到他身边。

    现在想想,以他的心机跟城府,她主动提出分手,正顺了他的心,否则,他也不可能急不可待跟舒思苡结婚。

    论心狠,她不及他,论阴冷,她也不及他。

    “是我无端生事,还是她刻意挑衅?”杜诗柳脸上的血色褪尽,颤抖的手指着舒思苡,这个女人,无论是颜值,还是教育,远不及她,凭什么这个女人可以轻而易举得到她绞尽脑汁都得不到的东西?

    “诗柳,别激动,你还怀着孩子。”尹尔柔安抚道,与舒思苡发生冲突,也要适可而止,闹大了对她们没好处,见好就收,尹尔柔把分寸拿捏得很好。

    “怀着孩子就了不起了吗?”舒思苡目光变得冰冷,其实,在杜诗柳面前,她是个失败者,她爱的男人,娶的是杜诗柳,而非她。

    杜诗柳对她有敌意,舒思苡分辨得出,这份敌意并非因刘文阳而起,而是晏希颐,以她对刘文阳的了解,他根本不敢把他们的事情告诉杜诗柳,晏希颐是杜诗柳的前任,哼!真是可笑,简直就是老天给他们开了个很大的玩笑,他们四人居然会同住一个屋檐下,想想都觉得讽刺。

    “思苡,我知道因你母亲的关系,你很不喜欢我,觉得是我的出现,破坏了你母亲跟你父亲之间的感情,甚至觉得是我把你母亲害成今天这样,你可知在我嫁进古家之前,根本不知道你母亲曾经与你父亲有个婚姻,如果不是你父亲发生意外,我根本不知道你母亲是泽易的前妻,更不知道你的存在。”尹尔柔委屈的说道。

    “哼!”舒思苡冷哼一声,讽刺的问道:“一句不知道你就无辜吗?”

    尹尔柔闭上双眸,沉淀了一下情绪,睁开眼睛看着舒思苡,用恳求的语气说道:“你对我的怨,已经根深蒂固,我也不指望你能理解,诗柳是无辜的,请你别把对我的怨发泄在诗柳身上,她肚子里还怀着孩子……”

    “她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不会姓古。”舒思苡打断尹尔柔的话,只见尹尔柔脸色煞白,杜诗柳银牙紧咬,如果眼神能杀死人,舒思苡已经被她们杀死几次了,这句话对她们来说很有冲击力,舒思苡抚摸着平坦的肚子,冷傲道:“从我肚子里出来的孩子才会姓古。”

    挑衅,**裸的挑衅。

    晏希颐挑眉,低眸看着正得意的舒思苡,邪魅的勾起嘴角,并没有在这个时候泼她的凉水。

    杜诗柳见晏希颐冷眼旁观,气得她脸都要歪了。

    什么话对她们有杀伤力,舒思苡大概摸清楚了。

    “老公,我们回房造人去。”舒思苡挽着晏希颐的手臂,以气死她们为目的。

    “好。”晏希颐冷睨了杜诗柳一眼,一手提着购物袋,一手搂着舒思苡的腰上楼。

    杜诗柳被他们气得吹灰之力,拉着尹尔柔的手。“干妈,您刚才为什么要阻止我?”

    “嘘。”尹尔柔做了个静音的手势,提醒道:“小声点,你奶奶快要回来了。”

    “她不是我奶奶,她是舒思苡的奶奶。”杜诗柳带着情绪,她自小在古家长大,奶奶对她很好,干爸寄托在她身上的希望也高,这一切都因舒思苡的出现改变了,她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在奶奶心中,舒思苡才是她的亲孙女。

    “别胡说。”尹尔柔瞪了杜诗柳一眼,看了一眼玄门关。“血缘亲情固然重要,你在古家的地位也不容否认,否则,她也不会让你跟文阳搬回古家住。”

    “搬回来看舒思苡的脸色,给我气受,还不如不搬回来。”杜诗柳有些赌气,因为舒思苡,她觉得自己是在寄人篱下。

    “别胡说,你奶奶快要回来了,你要记住,想要成功就必需忍耐。”尹尔柔眸光渐渐的变的阴戾,嘴角泛起诡谲的阴笑。

    “妈,我们要忍到什么时候?”姜还是老的辣,杜诗柳可没尹尔柔这么有耐心。

    “杜诗柳,我的话,你当耳旁风吗?警告过你多少次,在客厅的时候,不许你叫我妈。”尹尔柔的声音并不高亢,冷若寒潭的眸光像一把利剑射向杜诗柳,让杜诗柳不免打了个冷战。

    “干妈,我错了。”杜诗柳吓得缩了缩脖子,立刻向尹尔柔道歉。

    舒思苡逛累了,躺在床上不想动,晏希颐也没打扰她,认真的看着资料。

    舒思苡坐起身,见晏希颐还在看,顿时好奇起来,问道:“晏希颐,你在看什么?”

    “资料。”晏希颐回答。

    “什么资料?”舒思苡挑眉。

    “古氏。”晏希颐言简意赅的说出两个字。

    舒思苡一愣,来到晏希颐面前,看着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字,很是不感兴趣,不屑的问道:“古氏的资料?”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晏希颐睨了舒思苡一眼,她是古氏未来的继承人,这些事情本该是由她来做,他代劳她应该感激涕零才对。

    “还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咧!又不是上战场。”舒思苡很是不屑。

    “你难道没听过,商场如战场吗?”晏希颐问道。

    “听过,没亲身体验过。”舒思苡耸耸肩,冷嘲地扬起嫣红的嘴角。“我只知道努力赚钱,有钱才是王道。”

    在认识他之前,她是凭自己的劳力赚钱,现在要她用脑力赚钱,这不是逼她上梁山吗?

    “这就是赚钱。”晏希颐斜睨了舒思苡一眼。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