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联盟之赢者为王 第20章 老友

时间:2018-08-17作者:天空的禁区

    由于英雄联盟这款游戏在前些年异常火爆,随之而来兴起一门行业——代练。

    代练,在英雄联盟里指的是通过帮别人打排位赛上分这样的手段以此来获取相应的劳动报酬。

    很多人自身实力不够,却又想上分,那怎么办?

    找代练呗。

    有的人找代练是为了上分之后能在朋友面前吹吹牛显示一下自己水平有多高,有的找代练是为了以高段位来获得女生的青睐得到带妹的机会即便自己也带不动,有些人则是因为段位一高在游戏里打字喷人时更加有底气。

    找代练的目的五花八门,总结起来其实就俩字。

    虚荣。

    打代练的人水平不用说,自然是很高。

    但其实这活儿挺累人的,即便打得是比自己水平低很多的段位,要carry每一局游戏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因为排到的队友对手随机性实在太强,总会有翻车,尤其某些实力不够过硬的代练,偶尔会出现在规定的时间内打不完单子甚至帮号主打掉段的情况,这样是拿不到酬劳的。

    鉴于大部分代练都是在固定的平台上完成交易,那自然会和平台进行分成,中间的流程很是复杂,导致很多代练只能拿到很少一部分钱。

    一般也就勉强够个温饱过日子,想靠代练发家致富挣大钱那几乎是不可能。

    且代练大多生活作息规律极不正常,黑白颠倒。

    不夜天网吧,位于尚怀市城北,是尚怀市比较老的一批网吧,因为时间太久的缘故,网吧看上去很是破旧,电脑配置也很老,但由于那块地盘方圆几里只有那一家,生意倒还不错。

    老板王兵是一个年满三十岁的中年男人,身材微胖,从小爱打游戏讨厌读书,初中念完就没再念下去,跟着一群狐朋狗友到社会上鬼混。混到二十五六岁的某天突然醒悟,想做点什么事情,无奈自己身上无一技之长,好在家里面有点小钱,在父母的资助下从别人手里盘下了这家不夜天网吧当上了网吧老板。过了三十岁人到中年的他依旧酷爱游戏,开间网吧也正好对了他的胃口。

    此时,他正坐在网吧的前台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看着电视剧。

    “王哥,帮忙激活一下身份证。”说话的是一个男生,声音很沉稳。

    王兵见到男生后,放下手中的瓜子站起来笑脸相迎。

    “青林你来了?”

    男生点点头。

    被换作青林的男生大概二十岁左右的模样,长相俊俏,单眼皮,瘦瘦的,从脸面看上去肤色浮现出一种略显病态的苍白,厚重的眼袋以及略微带着青黑色的眼眶,表明了此人长时间睡眠不足,整个人看上去有种沉闷阴郁的感觉。

    他叫郭青林,是一名代练。

    王兵一看郭青林的脸色,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说道:“青林你得注意休息呀,别天天熬夜,身体吃不消的。”

    一边说话一边帮郭青林激活了身份证。

    “谢谢王哥,我会注意的。”郭青林收好了身份证,走开了前台。

    王兵无奈地摇摇头,他知道郭青林嘴上说着会注意,其实并不会照王兵说的停下来休息,因为他每天的生活都是这样,几年来从未改变过。

    郭青林找到一台机子坐下打开电脑,又翻开手机找到代练中介商家给他发来的账号密码。

    今天的单子是从白金5打到钻石5,要求他在两天内打完。

    他是上午到手的号,下午六点回家吃晚饭前已经打到了白金3。翻开他的战绩可以看到,一路连胜到底全是绿色,中间没输过一盘,且无疑每盘都是mvp。

    这就是郭青林的实力,在这个分段他基本很少输。

    进入游戏后,他选择了狂野女猎手奈德丽。

    豹女是他玩得最好的英雄之一,他是主玩打野的。

    毫无疑问,这盘游戏又是他的个人秀,对面的瞎子二级被他在野区反死,之后这个可怜的瞎子在野区无脑被他养猪。虽然自己家上路被对面打穿了,但对于他来说无伤大雅,当他连续抓死了对方上单四次之后心态爆炸,对面上单直接退出游戏,二十分钟对面选择了投降,他的豹女以15-0的战绩结束了游戏。

    游戏取得了胜利,他的脸色却依旧如往常一般平静看不到一丝波澜起伏,宠辱不惊,去留无意。

    郭青林,林字里有两个木。

    人如其名,跟块木头一样。

    他看了看时间,七点半。

    他略微估算了一下,打得快的话预计能在明天早上七点钟左右打完。

    就在他准备开启下一盘游戏的时候,有人把手臂搭在了他电脑屏幕的上方。

    “老伙计豹子玩得挺6呀,能不能也教教我?”

    郭青林抬起头,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脸上荡漾着笑意。

    向来古井无波云淡风轻很少能在他脸上看到表情的他,眼眶湿润了。

    郭青林站起身来,对着那人胸口就是狠狠的一拳。

    “臭小子还他妈知道回来?赶紧给老子滚!”

    嘴上骂骂咧咧,嘴角边挂着的笑意却把他出卖得一干二净!

    陈扬捂着胸口,眼里噙着泪水笑道:“臭木头你能不能下手轻点啊,痛死我啦!”

    郭青林对着陈扬的胸口又是一拳:“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不可!叫你个狗东西电话不接短信不回qq不上屁也不放一个,一年半消失得无影无踪,知不知道我们几个有多担心?”

    陈扬将眼里的泪水拭去,笑得没心没肺:“这么大人了担心个屁,我这不回来了嘛!对了,那两个最近怎么样?去了哪里?”

    “还能去哪?念大学去了呗。高富帅去了东北,他说自己是被发配了边疆,东北那旮沓冷不拉几的刚开始死活不愿意去,被他两个姐姐揍了一顿后老老实实滚去学校,到了那里没两天又给我发短信说东北的妹子水灵幸好去了不然血亏。小狐狸去了长州,离咱们这又不远,你刚走那几天她哭得要死要活还说高三不念了非得去找你,被我和高富帅拦住没让她去,后来天天嘴里念叨着你说你怎么还不回来,唉,最挂念你的就是她了,有时间你可真得去看看她。”

    陈扬一字不漏地听完,心里满怀愧疚。

    突然觉得自己做的事是挺操蛋的。

    “别在网吧里了,咱俩出去说。”郭青林起身将电脑关掉。

    陈杨问:“你不是在打单子吗?”

    郭青林说:“一个白金5到钻5的小单子,明天再打也来得及。”

    两人走出网吧,外面的空气显得格外清新。

    “你等我会儿,我去对面超市买几瓶酒。”

    陈扬连忙制止道:“免了免了,明天我还得回学校上课,带着一身酒气那怎么行。”

    “那我也得去买两包烟,没酒没烟,聊个屁的天!”郭青林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对面。

    陈扬哑然。

    这臭木头,今天话怎么这么多。: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