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侠宇宙美食家 第三百七十一章:黑暗料理界之事

时间:2018-08-17作者:寒耽

    黑麒麟船前,那个三瓣舌头的妖人先是派人把军方上供的三名白玉修为的精械宗弟子带走,然后又不慌不忙的看向乔森中尉的副手,慢慢悠悠的说:“药可以给你,但是只能给你一半。”

    听到这句话,副手脸色一黑,咒骂着问:“你是什么意思?出尔反尔?”

    “不不不,别误会,这都是上头的意思,我虽然是黑暗料理界的人,但也是讲信用的,毕竟你们每个月都给我们提供食材呢。”

    “那你讲清楚。”副将看着这个妖人,他清楚彼此之前不论是修为亦或是身份,差异都十分巨大,但他还是要讲个清楚。

    那领头的翡翠武者呵呵一笑,凑近了一点,叫副手闻见了自己身上的人肉味,然后故作亲热的说:“你也知道,黑暗料理界的水可深了,在军方,有点军功,再来个淬火翡翠修为就能当个尉级军官,可在我们黑暗料理界,有个翡翠修为充其量像我一样当个船舰的船长,在我之上都是一群乌蓝紫罗的高手,用一句老话讲,那都是神仙打架,我这种修为不过关的,只能被神仙命令,这不,我们这块以前的老大回来了,那可是名影级超强武者,他一回来,就要我们所有驻地的要粮都提高一倍,但凡有忤逆者,可以向上通报,举全分支之力,将其整个屠戮为食材。”

    副手听到这番话,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他当然知道这个妖人口中的那名影级强者是谁,不正是毒虻子吗?他早先离开了黑暗料理界的食人分支去寻找变得更强的方法,没想到现在居然回来,由他坐镇,恐怕真没几个人敢说不字。

    那领头的翡翠武者显然不想刁难这个副手,毕竟像他们这样懦弱到已经同黑暗料理界合作了八个月的军方组织可真的不多,每个月都能定期拿到食材,而且不会节外生枝,这样的事情可再好不过了。

    只见他拿出一个盒子交到副手的手里,说道:“这些药,你拿着,上头嘱咐我先给一半,但是咱们合作这么久了,你从没让我失望过,我就先给你全部的药,下次我来拿货,请务必供上六百人份,我会感谢你的。”

    说完,他便转身,吆喝着几个兄弟一起离开了。

    留下紧攥着药的副手和他身后的几名军人。

    副手的情绪显然很郁闷,他咬紧牙关,牙床能咬到崩血,如此僵硬的动作持续了大概三十秒,

    他忽然全身放松,伸出左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随即对身后的士兵说:“回去给弟兄们发药。”

    “是!”

    他跨步走起来,心头却是一种无奈,六百个人啊,黑暗料理界那群疯子真不知道在想什么,天邱城的人口本来就不算多,从监狱和街头绑来那么多人又不被发现更是难上加难,现在天邱城到处都是失踪人口,下手已经很困难了,居然又加了三百人,狮子大开口的要我们每月交六百个人。

    平均每天二十个人啊!天邱城内的妇幼保健院里每天出生的婴儿都没有这个数字。

    这群疯子!真是疯了!

    “可恶,算上精械宗抓到的那些人,我们还能撑两个月,希望被寄托希望的美食家能真正帮到我们,这样也是再好不过的了,如果他起不到作用,我们只能在下个月,将他交上去了。”

    说罢,登上军舰,回到了军方营地。

    ……

    米小白吃上一口压缩饼干,嚼碎了以后又喝了口水,顿感舒坦。

    其实米小白自从融合了吞噬细胞以后,所有的饥饿感都可以归咎于能量的不足,而不是真正的胃空了,这还只是初期,等到了融合吞噬细胞的中后期,米小白或许需要靠不断进食来维持生存。

    不过这也有好处,活的时间也会更久嘛。

    刚感觉舒坦一些,那个通风孔便被打开了,从中被送进来米小白要的那些东西,不能不说,乔森中尉的效率很高,米小白是观察过的,天邱城内的市场里压根就没有这些东西,但是万灵巨树上有,这些个玩意都是乔森中尉派下属到万灵巨树上狩猎来的。

    “不错不错,都很新鲜,感觉上也对,希望毒理上能比较吻合。”

    说着,便开始了调配工作。

    米小白对这份十分类似毒细胞的毒孢子暂定的成分是,尸奴菇的孢子,四目虫排出的寄生气,黑囊虫卵胞液,还有扩散性白木花粉。

    由这四种元素可以粗略的形成毒孢子,至于他的毒效能不能达到此刻军营内的人们被感染的情况,米小白还不知道,但米小白可以试着调配他假定配方的解药,就算不能成功,但总能在失败中发现点什么。

    于是便开始了解药的调配工作。

    将解药调配出来后,他滴了一滴在那些人体染毒样本上。

    当解药的药液和染毒样品相触碰时,染毒样品内的毒孢子迅速停止了孢子分裂,转而进入了蜷缩状态。

    米小白记得这是适应性反应,也就是为了存活而做出的应激反应,通过不再活动储存能量。

    虽说不再活动,就不会继续造成危害,但仅仅是不在活动,那跟潜伏期有什么区别,潜伏期过了,或者抗药性提升了,毒孢子又会继续分裂的,光有这点研究成果是绝对不信的。

    但米小白居然就断在这里了,是的,他想不出来接下来的解药配制工作该如何进行下去。

    米小白忽然想到一点。

    乔森中尉说今天是交货的时间,也就是说今天会有新一批的解药被送过来,若真是如此,米小白不就可以要一粒过来试一试情况吗。

    想到这里,他迅速按下光屏的按钮,乔森中尉这次没有迅速作出回应,而是等了一会儿才作出回应。

    画面一出现,米小白就发现乔森中尉手里多了个铁盒子,看他的脸色要比先前好上一些,心头一乱,便问:“乔森中尉,你刚刚是不是吃了一枚解药?”

    乔森中尉神色凝重,随即点头:“对,吃了一粒。”

    “哦哦,就是说有解药了,那正好,乔森中尉,我们打个商量,你给我送几枚解药过来,我这边刚刚研究出如何让毒孢子进入潜伏期,但是往下的研制,我会需要这些解药。”

    乔森中尉看着米小白的眼睛,想了很久,随即点头,道:“好,我会给你送五枚过去,请你务必珍惜,如果再要,我也不会轻易提供了。”

    这番话说完,一边的副手又补充了一句,“中尉,送十枚过去吧,把我的那五枚也给他。”

    虽然副手的脸没出现在显示屏上,但米小白知道就是副手,从副手的话里,米小白知道了一些信息。

    他张口便问,“中尉,该不会黑暗料理界提供的解药都是定时定量,绝不多给的吧。”

    中尉这下就只是看着米小白,默不做声。

    但这就相当于肯定的回答了米小白。

    米小白又顿时抽搐了眉头,“这解药是不是五天就得吃一枚,每个人每月能从黑暗料理界手里拿到六枚?”

    乔森中尉依然默不作声,最后留下了一句话,然后迅速关掉了光屏。

    “美食家大人,我把希望全都托付在你身上,请您加油。”

    看着已经黑掉的屏幕,米小白的心头居然产生了一股莫名的复杂情绪。

    他发现自己完全不了解乔森中尉,这个乔森中尉绝对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军人,更是一个纯粹的人,会受到局势和情感左右的人。

    他为了自己的儿子而不得不向黑暗料理界妥协,但为了人民又可以让自己承受痛苦,因而将自己剩下那五枚药丸交给自己当试验品。

    米小白不知为何,迅速有了士气,居然暗暗的下定决定,原本暗定的十天时间,硬生生的被米小白自己改成了五天。

    “五天内,想办法研制出解药,把这些人从黑暗料理界的手里救出来。”

    ……

    另一边,黑暗料理界食人分支总部

    毒虻子已经完全将源物质从自己的体内排出,重获巅峰状态的他,此刻正看着手底下的人勤劳的让食人分支变得更好。

    而他自己,则正在盘算着其他事物。

    “我手底下的十二门徒里,有四个人正在其他分支当干部,某种意义上也能帮我做出许多贡献,还有六个人现在被我派遣到了各个地方执行一些危险人物,唉,真不知道他们有几个能活着回来见我,最新背叛我的那一个小子,你别想跑,纹上了我门徒的标志,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也没用,最后那个,就是可怜的肉灵芝了,那个可怜的孩子啊,以为可以吞噬掉太阳,然后跟我对立,想要自己带领食人分支走上辉煌的道路,啧啧啧,真是很傻很天真,这么天真的门徒,死了就死了,反正他也只是我众多门徒中最弱的一个。”

    这么想着,他又看了看贪狼。

    贪狼原本只是一名紫罗武者,奈何毒虻子新官上任,需要给自己稳固一点权力,便给了贪狼一旦好处,让他吃了一枚自己精心调配的浩瀚武者的眼球,使其获得浩瀚的修为,现在更是顶替那个背叛自己的人呢成为十二门徒中的一人。

    但速成的浩瀚修为,终究强大不到那里去,他或许可以说比当初的肉灵芝还要弱小,成为了自己此刻的十二门徒里,最弱的一个吧。

    但那也无妨,弱不弱已经不重要了,反正很快就能变强。

    提起十二门徒,毒虻子又想起一件事,便问正在修炼的贪狼,“贪狼,我问你,继承了肉灵芝三分之二细胞,还有我的门徒印记的那个小子,现在到底在哪里?”

    虽说舒允并不是自己看中的门徒人选,但他大小继承了浩瀚中期修为的肉灵芝三分之二的细胞以及能力,如果完全吸收了,就算现在没有达到浩瀚修为,也该有个紫罗巅峰了,自己只要稍加调教,差不多也会是个很不错的助力。

    但奇怪的是,他既然继承了门徒印记,自己又怎么会只能十分模糊的接收到他的信息?更别说要命令他做些什么事情了。

    贪狼听到毒虻子提及舒允,便很快回答:“舒允他还在寻找肉灵芝残存的细胞,据我对他的了解,他即便找到了,也只敢十分细腻的吸收,因为太强硬的吸收会导致肉灵芝细胞的破损,这对未来复活肉灵芝十分不利,这个过程要花费一些时间,所以我想他或许……”

    毒虻子听完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要在以前他还是个疯老头子模样的时候,谁看了都会吓的爬墙而走,但他现在摇身一变有了如此帅气的模样,笑颜反而叫人觉得十分养眼。

    毒虻子摆摆手,道:“那个小子有这种性格还来加入黑暗料理界?更可笑的还是食人分支,加入食人分支要的可就是无情,他这么有情,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真叫我不会想象。”

    贪狼此时也不知道如何插话,只是静悄悄的看着毒虻子。

    毒虻子笑过之后,便又起身,想了想,随后说道:“也罢,既然我重新接管了食人分支,就该为食人分支做出一点贡献了。”

    刁鹿是王令请来的,王令自然知道刁鹿的实力,这么一刀蕴含的气很显然不弱,两刀相撞产生的气浪显然说明了双方挥刀的用意,两边这是动真格了。

    王令眉头一锁,知道了个八成大概。

    “看来他们发现水源了。”

    “发现了?在哪?”

    “我想……应该就在入口处。”

    “入口处!”米小白瞪大那铃铛一样的眼睛,还有这样的操作吗?

    也对,美食协会这帮人就喜欢出难题来刁难人,那个水源九成就在大门的某处,砸开那些墙壁大概就能接水。

    此刻的门臣就在不远处看着两伙人的短兵相接,他嘴角微微上扬,道:“比我预期的快很多啊,看来在这群莽夫中间,还真有几个儿了巴子有几个聪明人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