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侠宇宙美食家 第三百二十章:吞并太阳

时间:2018-08-17作者:寒耽

    刹那间,嗅到肉味的丧尸猛地扑倒他的身上,一张血盆大口撕咬在男人的脖子上,脑袋一甩就撕咬下一块皮肉,仅仅一个瞬间,男人就变得血肉模糊,另一个农户被吓得不轻,根本顾不得思考,撒腿就跑向村庄,最厉害喊叫着:“人吃人了!人吃人了!”

    ……

    次日,凌霄门外门十三弟子青山和二弟子廉长弓下山去往村庄交换门派所需用品,但二人却途中走散,五弟子青山只身一人来到村子,却发现村子变得荒芜一片,房舍受到摧残,空气中弥漫着十足的焦炭和血腥味,一地四溅的血液已经发干。

    “这是被哪派邪教屠戮了!居然在我凌霄峰下做出此等惨绝人寰的勾当!”青山吞了口口水,他身边的良马也因此而感到恐惧。

    此刻,马匹忽然躁动起来,他不断想要逃离这个地方,但青山将缰绳捆在了树上,他无法挣脱,动物的本能有时候比任何事物都要值得信赖,所以面对马匹激烈的躁动,青山也开始感觉不安。

    果然,几只丧尸慢慢悠悠的从路的那一头走出来,紧接着是一大波暴走的丧尸,青山瞪大眼睛,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眼前的事物毫无生机可言,全然不像是人,但仔细看去,这些全都是村子里的村民。

    “村民们怎么会变成这样!到底是哪路邪教作祟!速速报上名来!”

    然而不会有人理他,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第二个活人了。

    那些丧尸很快在空气中嗅见了青山的味道,他们开始发起疯来暴动,用普通人身体机能的极限速率开始奔跑,他们奔跑时双手乱甩,发紫的残破脸孔越发狰狞。

    青山作为凌霄门的十三弟子,对此时的情况已经有了初步分析,他即刻拔出腰间佩剑。

    “诸位身上已经没有气息,怕早就身中邪术不是活人了,邪道之恶,只夺人善,凌霄门十三弟子青山在此给诸位一个痛快!莫怪!”

    眼前十多只丧尸朝着青山奔去,其中一只已经到了青山面前,獠牙铺张向青山的脖子。

    青山一个激灵连忙后退几步,他这个七步丹心的武者居然都险些受伤,速度实在可怕,青山握剑,手起剑落,直接砍下了这只丧尸的脑袋。

    他不是第一次斩下人的首级了,可眼前这个村名的脖子却十分脆弱,他的软剑居然都能削铁如泥似得叫其身首分离,可见一斑。

    又有数只丧尸前仆后继,青山根本来不及思考,甩手一记“侧破露水”便要两只丧尸身首分离,但很快,这里的嘈杂声便引来了村子里其他被感染的村民。

    转眼就是四五十个,而且还有两百来号正往这里赶来。

    青山虽有七步丹心,但面对这些毫无痛感,一味进攻的丧尸难免会节节败退,青山看向一旁的马匹,知道自己是逃不出去了,但他心地善良,实在不希望自己的爱马也葬身此地,便一剑砍断了缰绳,又挥剑刺了马尾一下,马匹如失魂一般狂跑起来。

    见爱马远走,青山才叹了口气,微微一笑,“好一个邪派邪术,居然能唤动死者,青山今日怕是能力不够,除魔不利,但是青山今日就是死,也要破此邪术,以告世人,青山无能,不代表凌霄门无能!”

    说罢,青山反手握剑,转手一冲,势如惊雷破天,快的可怕,在丧尸的重重包围之中硬是挥砍下了十几只丧尸的头颅,如此反复,又是几十只。

    转眼间,发黑的血液与腐肉四溅。

    即便如此,但终究寡不敌众,青山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源源不断上涌的丧尸毫无心智,又好像不知疲倦,以青山的速度,是绝对没办法在这群丧尸的手里逃走的,青山只能背水一战。

    好在青山的打斗声不光吸引来了丧尸,也招来了走散的二师兄。

    廉长弓眉宇间一股痞色,他自十米外的青石上奔下,白衣飘飘,手藏三丈逍遥内力,对准丧尸群猛力一扫,刹那间便是一道狂风大作。

    青山当然知道这是二师兄廉长弓的招数,一时间求生之欲又一次浮现。

    “二师兄!当心,他们中了邪术,痛感全无,和尸鬼无异。”

    廉长弓跳在青山身边,他看着青山,以往那样一个地痞似得人却变得无比严肃,这是与其同门三年的青山第一次看见的。

    廉长弓点点头,握紧的双拳正怒的发抖,“恩,我知道,我刚刚和你走散,去了邻村,那里现在也已经成了人间炼狱,那里的村民也都变成了这幅模样。”

    “怎么会!居然有邪教敢在凌霄峰下如此胆大妄为。”青山实在想不到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廉长弓叹了口气,面对那些依然扑面而来的丧尸,他又是掌心一聚内力,再激昂大风,将丧尸吹退十多米,转而说道:“此地不宜久留,撤回山门,再做打算!”

    廉长弓提着青山的衣领将青山带离了那片丧尸的包围圈。

    青山很尊敬廉长弓,廉长弓作为凌霄门的二弟子,已是三重天的武者,平日里待师弟们不薄,师弟们好几次犯了错,都被廉长弓挡去受罚,事后,廉长弓也只是笑笑,嘴上还说着:“那几个老不死的真是年纪大了,打人居然跟吹风一样不痛不痒。”

    但事实上谁都知道,凌霄门的诸位师父都是下狠手的角色,说不痛那都是假的。

    青山看着廉长弓,一时间居然有了十足的安全感。

    廉长弓不知带着青山在山野间穿梭了多远,起码有好一段距离,他本想继续朝前奔跑,却因为感到了不适而不得不停下脚步,他运气于身,又看向青山,严肃的问:“青山,你有没有哪里受伤?”

    青山感受了下全身,除了刚刚扭到脚腕之外,就没有明显的外伤,便摇摇头:“没受伤。”

    “我指的是有没有被咬或者被抓到。”廉长弓又严肃的问。刹那间,嗅到肉味的丧尸猛地扑倒他的身上,一张血盆大口撕咬在男人的脖子上,脑袋一甩就撕咬下一块皮肉,仅仅一个瞬间,男人就变得血肉模糊,另一个农户被吓得不轻,根本顾不得思考,撒腿就跑向村庄,最厉害喊叫着:“人吃人了!人吃人了!”

    ……

    次日,凌霄门外门十三弟子青山和二弟子廉长弓下山去往村庄交换门派所需用品,但二人却途中走散,五弟子青山只身一人来到村子,却发现村子变得荒芜一片,房舍受到摧残,空气中弥漫着十足的焦炭和血腥味,一地四溅的血液已经发干。

    “这是被哪派邪教屠戮了!居然在我凌霄峰下做出此等惨绝人寰的勾当!”青山吞了口口水,他身边的良马也因此而感到恐惧。

    此刻,马匹忽然躁动起来,他不断想要逃离这个地方,但青山将缰绳捆在了树上,他无法挣脱,动物的本能有时候比任何事物都要值得信赖,所以面对马匹激烈的躁动,青山也开始感觉不安。

    果然,几只丧尸慢慢悠悠的从路的那一头走出来,紧接着是一大波暴走的丧尸,青山瞪大眼睛,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眼前的事物毫无生机可言,全然不像是人,但仔细看去,这些全都是村子里的村民。

    “村民们怎么会变成这样!到底是哪路邪教作祟!速速报上名来!”

    然而不会有人理他,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第二个活人了。

    那些丧尸很快在空气中嗅见了青山的味道,他们开始发起疯来暴动,用普通人身体机能的极限速率开始奔跑,他们奔跑时双手乱甩,发紫的残破脸孔越发狰狞。

    青山作为凌霄门的十三弟子,对此时的情况已经有了初步分析,他即刻拔出腰间佩剑。

    “诸位身上已经没有气息,怕早就身中邪术不是活人了,邪道之恶,只夺人善,凌霄门十三弟子青山在此给诸位一个痛快!莫怪!”

    眼前十多只丧尸朝着青山奔去,其中一只已经到了青山面前,獠牙铺张向青山的脖子。

    青山一个激灵连忙后退几步,他这个七步丹心的武者居然都险些受伤,速度实在可怕,青山握剑,手起剑落,直接砍下了这只丧尸的脑袋。

    他不是第一次斩下人的首级了,可眼前这个村名的脖子却十分脆弱,他的软剑居然都能削铁如泥似得叫其身首分离,可见一斑。

    又有数只丧尸前仆后继,青山根本来不及思考,甩手一记“侧破露水”便要两只丧尸身首分离,但很快,这里的嘈杂声便引来了村子里其他被感染的村民。

    转眼就是四五十个,而且还有两百来号正往这里赶来。

    青山虽有七步丹心,但面对这些毫无痛感,一味进攻的丧尸难免会节节败退,青山看向一旁的马匹,知道自己是逃不出去了,但他心地善良,实在不希望自己的爱马也葬身此地,便一剑砍断了缰绳,又挥剑刺了马尾一下,马匹如失魂一般狂跑起来。

    见爱马远走,青山才叹了口气,微微一笑,“好一个邪派邪术,居然能唤动死者,青山今日怕是能力不够,除魔不利,但是青山今日就是死,也要破此邪术,以告世人,青山无能,不代表凌霄门无能!”

    说罢,青山反手握剑,转手一冲,势如惊雷破天,快的可怕,在丧尸的重重包围之中硬是挥砍下了十几只丧尸的头颅,如此反复,又是几十只。

    转眼间,发黑的血液与腐肉四溅。

    即便如此,但终究寡不敌众,青山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源源不断上涌的丧尸毫无心智,又好像不知疲倦,以青山的速度,是绝对没办法在这群丧尸的手里逃走的,青山只能背水一战。

    好在青山的打斗声不光吸引来了丧尸,也招来了走散的二师兄。

    廉长弓眉宇间一股痞色,他自十米外的青石上奔下,白衣飘飘,手藏三丈逍遥内力,对准丧尸群猛力一扫,刹那间便是一道狂风大作。

    青山当然知道这是二师兄廉长弓的招数,一时间求生之欲又一次浮现。

    “二师兄!当心,他们中了邪术,痛感全无,和尸鬼无异。”

    廉长弓跳在青山身边,他看着青山,以往那样一个地痞似得人却变得无比严肃,这是与其同门三年的青山第一次看见的。

    廉长弓点点头,握紧的双拳正怒的发抖,“恩,我知道,我刚刚和你走散,去了邻村,那里现在也已经成了人间炼狱,那里的村民也都变成了这幅模样。”

    “怎么会!居然有邪教敢在凌霄峰下如此胆大妄为。”青山实在想不到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廉长弓叹了口气,面对那些依然扑面而来的丧尸,他又是掌心一聚内力,再激昂大风,将丧尸吹退十多米,转而说道:“此地不宜久留,撤回山门,再做打算!”

    廉长弓提着青山的衣领将青山带离了那片丧尸的包围圈。

    青山很尊敬廉长弓,廉长弓作为凌霄门的二弟子,已是三重天的武者,平日里待师弟们不薄,师弟们好几次犯了错,都被廉长弓挡去受罚,事后,廉长弓也只是笑笑,嘴上还说着:“那几个老不死的真是年纪大了,打人居然跟吹风一样不痛不痒。”

    但事实上谁都知道,凌霄门的诸位师父都是下狠手的角色,说不痛那都是假的。

    青山看着廉长弓,一时间居然有了十足的安全感。

    廉长弓不知带着青山在山野间穿梭了多远,起码有好一段距离,他本想继续朝前奔跑,却因为感到了不适而不得不停下脚步,他运气于身,又看向青山,严肃的问:“青山,你有没有哪里受伤?”

    青山感受了下全身,除了刚刚扭到脚腕之外,就没有明显的外伤,便摇摇头:“没受伤。”

    青山感受了下全身,除了刚刚扭到脚腕之外,就没有明显的外伤,便摇摇头:“没受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