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侠宇宙美食家 第三百一十五章:故意失败

时间:2018-08-17作者:寒耽

    青山很感动,武运昌隆四个字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说出来的,其中满含了祝福。

    受到祝福的青山,加快了速度,朝着凌霄峰上的凌霄门冲去。

    见青山彻底走远,廉长弓还不放心,他运用气海内全部的气感受了四周的一切,确认没有青山的气息才终于露出微笑,他跪坐在地上,像是个无比端庄的士大夫。

    然后,他将腰间的佩剑取下,此时,才露出腰间被抓伤的痕迹。

    是的,廉长弓感染了尸毒,就在他救下那一对兄妹的时候,他本以为救下了他们,没想到不仅没救下,反而着了道。

    他尝试过压制尸毒,但这尸毒全然不像是一般的毒,一般的毒其功效和目的只是叫人丧命,这尸毒却是叫人丧魂,廉长弓通过运气的方式来压制毒素,却发现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照这个速度,他很快就会被感染成尸,感染成尸也就罢了,就怕有朝一日凌霄门的师兄师弟遇见了自己成为丧尸的模样,到时候不忍下手,反被感染,那是廉长弓最不愿意看见的。

    所以廉长弓决定,在变成丧尸之前,自行了断!

    说罢,廉长弓拔出佩剑,取食指和中指并拢,在佩剑的剑刃上游离一番,嘴中呢喃着:“你随我斩了无数妖邪,今日,你我再合力斩最后的妖邪,了此残生吧。”

    说完,廉长弓挺起胸口,双手反握剑柄,让剑刃对准胸口。

    刹那间。

    剑扬起,血四溅。

    青山飞速赶回凌霄门,跨过山门,走过元亭,在无视了守门的四名师弟后,终于到了镇堂的大门外,见凌霄门外门诸位弟子已经站成九列,这不过是外门弟子的日常练兵罢了,青山跨入内堂,便单膝跪倒在了凌霄门外门大长老——梁云志的面前,作了个武揖。

    “弟子青山,拜见梁长老。“

    梁云志在此练兵,却记得今日是十三弟子青山和二弟子廉长弓负责门派采购之事,如今青山回来的有些早,而且还是只身一人回来,梁云志不免皱眉:“为何只有你一人回来?廉长弓何在?“

    “梁长老,凌霄峰下石、白两村惊现邪门妖术,二师兄正在山下伏魔,他托青山带话给掌门,请梁长老准许!“青山面色凝重,血气方刚的少年拥有一双光洁的眼眸,看着这样的眼眸就知道这少年不会骗人,况且青山是孤儿,自小生活在山门,梁云志算是看着青山长大的,对青山的品性最为了解,便敢肯定青山没有说谎。

    梁云志眉头一锁,直接丢下诸位外门弟子,转身便是一步蹿腾,又呼啸:“青山!跟上!“

    青山自然紧随其后,虽然他的速度远不及梁云志那么快,但却能勉强跟上梁云志的步伐,看着梁云志的残影,青山一路跟进了内门重地。

    外门弟子平日是不被允许进入内门的,今日情况特殊,青山虽然进入了内门,却根本来不及记住内门的地形路线,只能倾尽全力紧随梁云志的步伐。

    在凌霄藏经阁边,梁云志忽然步伐一转,身形一变,速度赫然加快,青山的气海已经开始缩痛,但他却丝毫不敢怠慢,居然强迫自己暴胀气海提气轻身。

    整个过程持续了七秒钟,青山终于到了凌霄门要地——凌霄九叠殿,刚到凌霄九叠殿外,青山便脱力的倒在门前的石阶上。

    梁云志捏着下巴,先是在青山身上打量一番,在心里暗自赞叹:一般的外门弟子拼了命还未必能跟上老夫的脚步,青山居然能做到,值得嘉奖,不过这也说明这件事情确实很紧急。

    这么想着,梁云志便走到门边,也不敲门,只是喝问一声:“掌门师兄,外门十三弟子有要事见你,你现在可方便?“

    门内,掌门沉默一会,随即发出雄浑壮魄的清音,清音透过凌霄九叠殿,居然在内门小半个范围内回荡几个周天,足见掌门的内力恐怖如斯。

    “带他,进来……“

    “进来……“

    “来……“

    “……“

    清音夹杂着无上威压从九叠殿内暴涨出来,压的青山在那一刻连呼吸都困难。

    传闻凌霄门掌门已是一只脚跨进武道宗师境界的绝世强者,而天下的武道宗师屈指可数,今日一见,青山才真正明白武道宗师的可怕。

    “是。“

    梁云志反曲手臂,隔空提气,青山只感觉身子一轻,居然就飞到了梁云志的手掌心里。

    梁云志抓着青山的后衣领,生生进入了那一片黑暗的九叠殿。

    刚一进入九叠殿,周边的三千多盏高高低低的油烛便被凌霄门掌门的一股内力同时点燃,九叠殿内的全貌浮现在了青山的面前。

    九叠殿内十分广阔,除了三千多盏高低大小各不同的油烛外,就是悬挂于空中的白绫和杂乱无章陈列在地砖上的香炉,烟雾缭绕间,不似仙境,胜似仙境。

    掌门在白绫的后方,青山仅仅只能靠虚影来判断掌门的身形。

    掌门的清音在九叠殿内来回打转,询问着青山所要说的话。

    “外门十三弟子青山,打扰本座闭关的罪过是很重的,你可真的有要事说?“

    面对如此威压,青山跪倒在地,连头都无法抬起来,他尽可能的让自己不会因为全身脱虚而倒下,在这种环境下,一字一句都耗费着他大量的力气。

    “弟子此次下山,发现凌霄峰下,石、白二村出现了邪教妖术,这种妖术能将人变成丧失情感的活死人,这种妖术还有扩散作用,如今石村和白村的村民几乎都被感染,而邻边的王村也正发生感染的迹象,外门二弟子廉长弓已经前往王村伏魔,还请掌门……还请……“

    在说了这么多话后,青山终于乏力到难以呼吸的地步,他还是太高估自己的身体了,如果继续在掌门的威压内停留,他迟早会窒息而亡。

    掌门也发现了这一点,脑海中念头一动,一股玄白色的清波便自虚空的裂缝中拥簇在了青山身边。

    那一刻,青山不仅感觉身体轻松了,居然还产生了一股舒适的落差感。

    “掌门在为我疗伤!“

    青山受宠若惊。

    “休要多说,快把事情的原委告诉本座。“掌门对这件事情很关心,只因为青山提到了邪教妖术,在南海仙山群岛,本土邪教几乎是不存在的,而且也少有外来的邪教敢挑衅南海仙山的威严,如今居然在南海仙山的管辖范围内出现了邪教的妖术,那便是挑衅了凌霄门乃至整个南海仙山的威严,这叫他这个凌霄门主如何能坐视不理?

    青山点头,将二师兄所说的一切都娓娓道来。

    不论是丧尸的存在,还是尸毒能够传播的这一特点,都引得掌门微触霉头,他自四岁修武至今已经九十七年,如今一百零一岁,一生铲除过无数邪魔外道,却还是第一次听见这般惨无人道的妖术。

    掌门深吸一口气,通过青山的叙述,掌门已经意识到了事态的重要性,如果再放任下去,迟早整个南海仙山的人都会感染尸毒,但掌门也意识到这些丧尸并非多么厉害,只是对普通人有着极大的威胁。

    他点头一道,“梁长老,本座命你携外门二十名弟子同内门全体弟子前往山下伏魔,若真如青山所说,村民们感染尸毒丧失心智,那便给他们一个痛快,莫叫他们再违背本心,为害一方。“

    “谨遵掌门之命。”

    “掌门,我也要去!“青山的体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就连出现了撕裂痕迹的气海也在掌门的清波内修复如初,这就是半只脚跨进武道宗师境界的人和区区七步丹心之间的差距。

    “准。“

    掌门如是说。

    由外门大长老梁云志带领外门二十弟子和内门十七弟子下山伏魔,一行总共三十八人,第一个目标即是白家村。

    一路上,众弟子都显得小心谨慎,梁云志也时刻做好准备保护众人,他的纯武真意环绕在自己的掌心,毕竟在真的见到那所谓的丧尸之前,谁也不清楚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青山一路上都在告诫诸位同门丧尸的可怕,也说明了绝对要小心谨慎,万万不可被丧尸攻击,否则将被感染。

    终于在即将到达村落之时,他们遇见了第一波丧尸。

    一团丧尸,总共九只。

    四个壮丁,五个妇孺,其举止怪异,表情狰狞,面目全非,从*的腐烂程度就不难看出他们已经死了,其中一个中年壮丁的脸孔甚至被啃咬下了一大半的脸皮,好不吓人。

    内门大弟子白珩引此刻几近崩溃,这些丧尸都曾是活生生的人啊!都曾是他的乡亲们,如今居然变成了这种惨样。

    梁云志虽然和山下村民的交集不多,却也被这惨无人道的景象弄得杀心四起,原本平和的真气骤然变得暴戾起来,凝结在双拳之上故作强压。

    “老夫一生铲除了无数邪魔妖道,却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惨无人道的妖术,真是气煞老夫,若是要老夫抓到施术的魔头,一定要叫他百倍奉还!”

    白珩引在那丧尸堆里扫了一眼,居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那是……我娘!”白珩引的心都碎了,他作为凌霄门内门大弟子,在门派中自然是风光无限,他今年二十六岁,近乎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生活在山门,却永远忘不了自己娘亲为自己熬煮的阳春面,也永远忘不了母亲哭着送他去山门的那一刻,他自幼丧父,母亲就是他的一切,二人最近一次见面已经是上一次过年了,想不到再次见面,居然会是这番模样,这要如何叫白珩引不心痛。

    青山是孤儿,也曾在白家村生活过一段时间,很清楚白珩引和他母亲的关系,一时间,凌霄门众弟子居然哑口无言,因为他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同时,他们对这些丧尸的认识又深刻了一分,这些丧尸不光是怪物,更是昔日的同伴和家人。

    青山有些担忧的看着白珩引,却发现白珩引的眼神正在蜕变。

    那一双悲痛的双眸渐渐有了几分肃杀的神情,气海内庞大的真气也随同内力逐渐汇集在了他的狂霄宝剑上。

    白珩引是凌霄门诸位弟子中修为最为精进的,已是九重天的巅峰武者,此刻火力全开带给了同门师兄弟极大地压迫。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大师兄出全力的样子。”内门一名弟子有些害怕的后退了几步。

    青山则皱眉一愣,廉长弓是外门第二高手,修为也仅仅二重天,青山不知道见识了廉长弓使出全力多少次了,却还从没见过九重天的全力,不过青山刚刚经历过掌门那种巅峰武者的威压,此刻竟显得没有那么害怕。

    “娘,珩引不孝!”

    只见白珩引提剑俯冲,一身神似凌霄雷电的身法居然随一声破喝拔地而起,狂霄宝剑带动漫天竹叶形成了一道锋利的剑魂,这道剑魂附加在狂霄宝剑上直逼沦为丧尸的乡民们而去。

    一剑无影,身形都难以捕捉,那些丧尸甚至都没有感受到白珩引的存在,便尽数身首分离,精准的剑意居然将周边数米的毛竹拦腰截断,在一瞬之间,竹叶漫天。

    只见做到这一切的男人却早已经跪在了那一堆尸首之中,一叩首,二叩首……

    嘴中反复呢喃:“孩儿不孝……连全尸都不能给您留,孩儿不孝……”

    所有人的心几乎都碎了,谁又忍心对自己的亲人出手,但不得不说,他们也更加尊敬眼前的这个男人。

    梁云志的身影更加鬼魅,谁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消失,只感觉身边扬起了一阵风,便发现梁云志已经移动到了白珩引的身边,梁云志把手放在白珩引的肩膀上,说道:“你做的没有错,孩子,你的母亲已经解脱了,相信她的在天之灵,也只会欣慰吧。”

    ……

    白珩引亲手埋葬了自己的母亲,而诸位弟子也开始了练兵。

    青山和内门二弟子苟寒衣一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