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官涯无悔 第十六章 曙光初现

时间:2018-07-05作者:关越今朝

    黄敬祖放下电话,抬起头:“小楚,你去一趟县法院。”

    楚天齐忙问:“什么事?”

    “没说,只听到是一个女的声音,对方说是姓刘,是不是外贸公司的欠款有着落了?”黄敬祖话里带着兴奋。

    “不可能,法院立案庭龚庭长说,近期都不会有外贸公司的执行款回来。”楚天齐如实说。

    “哦,小楚你不会有什么事?”黄敬祖的话里带着疑惑。

    楚天齐正不知怎么回答,黄敬祖的电话又响了。

    “是,我是,让楚天齐去?好。”黄敬祖接通了电话。

    电话很快打完,黄敬祖不悦地说:“办公室怎么不留人看电话,我成了接线员了。”

    没等要主任答话,黄敬祖又说:“小楚,县信用社主任也让你去,不是要起诉了?”

    “不知道。”楚天齐也是满头雾水。

    “散会”黄敬祖谁也没看,走了出去,脸上写满了疑惑。

    回到办公室,刘文韬关切的问:“小楚,不会有什么事?”

    “不会,我也不像犯事的人呀?”楚天齐故做轻松的说,其实心里非常忐忑。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楚天齐依然把养殖户贷款的相关资料带上了。

    中午的时候,楚天齐坐上了最后一辆过境班车,向县城而去。

    楚天齐坐在班车上,心里琢磨着法院和信用社的事:法院不会有执行款回来,那找自己又是什么事?信用社欧阳主任明确说不能延期,看来只能是起诉的事了,那让自己去干什么?想不明白。

    今天的会议也有点诡异,看当时的情形,温斌显然是早有准备,在落井下石。黄书记看似帮自己说了话,可实际上还是给自己下了套,处理不好就警告,处理好就是正常的。温斌和黄书记不是在演“双簧”?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好,那自己就是替罪羊,还是唯一的。

    下午两点半,班车到了县城,楚天齐赶忙打车到了法院。他找刘院长,不在。又来到办公室,尤主任也不知道谁让楚天齐来的,但明确告诉他:外贸公司没有款项执行回来。

    尤主任在和楚天齐说着什么,他只是“嗯”“啊”答着,满脑子都在想:自己究竟有什么事会和法院有牵扯。

    过了有二、三十分钟,电话响了,尤主任接起了电话:“在,他在我这里,好。”

    放下电话,尤主任说道:“小楚,刘院长找你。”

    辞别尤主任,楚天齐来到刘院长办公室外,敲了敲门。

    “请进。”刘院长的声音传了出来。

    楚天齐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刘院长正抬头看着自己。

    “刘院长,你找我。”楚天齐道。

    “小楚,怎么又叫院长了,私下就叫刘姐。”刘院长的语气很随便。

    “你找我什么事?”楚天齐有些紧张的问。

    “你怎么了?”刘院长看楚天齐的表情不自然,有些奇怪,“当然是养殖户的事。”

    “养殖户的事?不是关于我?”楚天齐想着措辞。

    “是好事,你当成什么事了?不会是以为法院在抓你。”刘院长忍俊不禁,开了个玩笑,“就是你犯了事,也不够级别让我这个副处级院长亲自抓你。”

    “好事?”楚天齐不明白。

    “是好事,养殖户申请利息的事已经敲定,经市法院合议,符合支付利息的条件,决定由外贸公司按银行存款利率支付养殖户利息。”刘院长说道。

    “那太好了。”楚天齐高兴的说。

    “还有呢。”刘院长也是难掩喜悦,“市法院委托省里的一家机构,本来是下个月对外贸公司的车辆和物资进行拍卖。我想到你的难处,就和市法院王院长进行沟通,想在一周内进行,王院长已答应和拍卖机构沟通,我想没问题,所以外贸欠养殖户的欠款和利息应该都能支付。”

    “那太好了,我马上向黄书记汇报。”楚天齐无比兴奋的说。

    “那可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刘院长赶忙制止,“本来养殖户要利息和拍卖的事都归县法院管辖,但为了少留后遗症和少受干扰,县法院才请市法院来做。目前利息的事定了,市法院已形成决议,但发下来估计还需两天,这是市法院的王院长先告诉的我,县法院其他人应该还不知道。外贸财产提前拍卖的事也只有我知道。为了防止横生枝节,先不要说。”

    “好,好。”楚天齐连忙保证。

    “你先回,等我电话。”刘院长说道,“我还有个会,就不留你了,小楚,再见。”

    “再见,刘姐。”楚天齐告别刘院长,走出法院。

    唉,信用社就不会这么幸运了,楚天齐心里纠结着,但还是打车直奔县信用社。

    楚天齐极不情愿的来到了主任的门前,平复了一下心情,敲了敲门。

    “请进。”欧阳玉杰的声音。

    楚天齐推开了门,但是他感觉里面的气氛和他想的不一样。欧阳玉杰正笑着向他走来,紧紧握住他的手,嘴里说着“欢迎,欢迎!”。

    “什么情况?”楚天齐的脑子有点短路,他想象着欧阳主任一定不会给他好脸色,甚至律师也在场,怎么会是这样?

    “楚助理,快请坐。”欧阳玉杰一边招呼着,一边亲自给楚天齐沏了一杯茶。

    “主任,是你找我?什么事?是不是关于贷款的事?”楚天齐没有坐下,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先坐下。”欧阳玉杰看着楚天齐坐下了,他也坐在了旁边沙发上,接着说:“是贷款的事。”

    “主任,现在能不能不起诉,同时再宽限时日,实在不行就先还一半,另一半延期,可以吗?”楚天齐在说这话的时候稍有一点底气,那是因为他觉得外贸欠的钱马上就会到位,还一半本金没问题。同时又没底气,欧阳主任凭什么会答应自己呀?况且,法院拍卖外贸财产的钱一秒没到位都可能有变数。

    听了楚天齐的话,欧阳玉杰脸上笑意更浓,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问道:“听说你很能打,好像还有功夫?”

    这是哪跟哪?楚天齐有点奇怪,但还是点点头:“会一点。”

    “你以前在河西大学上学,是学生会主席,后来在市一中当老师?’欧阳玉杰俨然是政审人员的口吻。

    “对。”楚天齐更加莫名其妙,这些跟贷款有什么关系?更和起诉扯不上边呀。

    “天齐,要是这样的话,养殖户贷款本金可以不用现在还。”欧阳玉杰对楚天齐的称呼也变了。

    今天的信用社主任是怎么了,问的话互相都不挨着,但是最后一句话,楚天齐听明白了,贷款不用现在还,可他又糊涂了,上周还说要走法律程序,现在怎么又成这样了。

    “你说的是真的吗?为什么?”楚天齐疑惑的问。

    欧阳玉杰莫测高深的说:“千真万确,至于原因嘛,你一会就知道了。”

    不待楚天齐答话,欧阳主任继续说:“严格来说,不是贷款不用还,而是贷新还旧,但是,有一个前提条件。”

    “条件?什么条件?”楚天齐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社里正好有一个农业扶持贷款,是无息的,但需要借方有符合条件的项目,而且这个项目收益资金必须在我们社开户。”欧阳玉杰解说着,“现在需要借方做的就是找项目,如果找到符合条件的项目,就可以无息贷款,就能贷新还旧。”

    “有这样的好事。”楚天齐明白了贷新还旧,“但是如果欠多少贷多少,那项目就没资金做了。”

    “可以这么操作,把项目的利润率进行测算,按利润率的一定比例多贷给一部分。”欧阳玉杰讲着具体操作,忽然一笑,“当然了,多贷的这点钱还不足以运作项目,养殖户不是还有外贸欠的款吗?也可以用做抵押贷一半的款,这样操作项目就不成问题了。”

    楚天齐心中佩服,到底是搞金融的,既帮了忙,想了办法,又把信用社的风险降到了最低,不禁问道:“外贸的欠款也能抵押?”

    “一般是不能抵押的,我也就是这么举例。”欧阳玉杰说道这里,声音低了下来,“不过应该是不需要用这笔欠款再贷的,据我所知,养殖户很快就能收回这笔欠款了。”

    楚天齐心中一惊,刘院长不是说县法院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吗?

    看到楚天齐的神情,欧阳玉杰给出了答案:“市法院的主要领导是我的亲戚。”

    哦,明白了,刘院长不就是从市法院得到的消息吗?同样,市法院的主要领导也能告诉自己的亲戚欧阳玉杰了。

    不管怎么说,今天是个好日子,外贸公司欠养殖户的款和利息有可能尽快到位,信用社贷款的事也要有了着落。虽然都还没有完全落实,但已经是曙光初现了,楚天齐自我陶醉着。

    这时,门被推开了,一个女孩边走边说:“哥,他来了吗?”。

    待她看清屋里人的时候,怔了一下,然后抓住楚天齐的衣服,兴奋的说:“楚天齐,可找到你了,还认得我吗?”官涯无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