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106 雨鸢来信

时间:2020-03-26作者:豁然园老五

    <b>最新网址:“他有没有可能是在演戏?”修行稍加思考再次说道。

    “演戏?”高兴不解。

    “装作偶然遇到你,然后引着你一点一点的进入他们的事情中来,让这一切变得合理。”

    修行循循善诱。

    “防卫节点的位置怎么解释?申沉为什么会知道?”

    高兴索性将问题铺开,看看他到底怎么应对。

    “虽然是绝密但也不是没人知道,比如我,比如你师父丁先生,我们能保证我们没有说出去,但是别人就说不定了,”修行说话的同时手指往上指了指,意思不言而喻。

    “那申沉提前知道我在,是什么情况?”

    高兴再次抛出一个问题。

    “不一定是你,你的功力比不上申沉,这你承认吧?”

    修行淡淡的说,高兴点了点头。

    “隐藏踪迹的本事有高有低,他能发现你这不奇怪,还有另外一种可能,他对陈新的气息一定非常熟悉,有什么特殊探测的方法也说不定,所以,这也不是个问题,”

    修行顿了顿继续说道,

    “申沉与修行,这两个人之间很可能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内情,但是现在摆在面前的事实是,毒源出自陈新之手,申沉与三大家族谈判,两个人或多或少都参与了下毒,那么他们,就是津城卫的目标,在津城安全这个大前提下,不容许出现任何偏差!”

    高兴将修行的观点迅速消化,发现他的看法确实有一定的道理。

    至于事实的真相,不到水落石出的那一刻,谁也无法定论。

    “那陈新......”

    陈新的脸出现在高兴脑子里,不管出于什么立场,他都不希望陈新被证实参与了这一切。

    “我会安排,你现在的情况,不太适合继续参与了,这个案子交出去吧,”

    修行在落地窗在来回踱步,脑子里迅速思索。

    绝命毒师,这个人可不是什么善于之人。

    高兴对修行微微躬身行礼随即退出了办公室,修行走回办公桌,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几分钟之后,刚刚守在门口拦住谢一的几个生面孔走了进来。

    “通知三大家族的组长,绝命毒师出现在津城,让他们派人协助津城卫追查他的踪迹,一旦发现立刻回报。”

    修行重新拿起钢笔在一份崭新的文件上写着什么,头也不抬的吩咐道。

    “是。”

    桌前几个人齐声应答后转身离开。

    毛头小子一个,竟然想要试探我。

    修行轻哼之后笑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

    朦胧的夜色再次降临,高兴打开车里的灯,一字一句的读着手里信纸上的内容。

    高兴你好。

    听闻最近妖管会所属成员对你以及你的朋友造成了一些困扰,思虑再三之下觉得有必要提供一些信息以供参考,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我本同属妖管会大天妖行列之一,但自凤王失踪妖管会群妖无首,我逐渐发现凤王旗下各天妖之间似乎存在着不小的问题,我不愿参与之中遂脱离了这个行列,不用深究于我,需要相见的时候我自会出现。

    下面所说的一切完全基于我对几位天妖的了解。

    凤王座下共六位天妖。

    尺郭,原为人类,具体来历不详,由凤王以及吴有为先生合力将其复活,以万物生灵灵气滋养,由于其可以主动吸收灵力的特殊属性,是诸位天妖中修行速度最快战力最强者,在之前几次对外战争中多次受伤而伤及灵智,只能依稀保有零星记忆,行动不受控制。此人极度危险!如遇到一定多加防范。

    申沉,本体为陆地象龟,为凤王游历时偶然间发现,性格沉稳,心思缜密,不善言语,但正由于其性格原因,如果与其正面交锋,一定防卫他后手,他的最大依仗是防御力极强!

    天南星,本体为燕山吸血蝠,但在其修行的数百年中没有任何的伤人记录,甚至连伤及同类的行径都没有,性情温和,是新晋一代晋升的天妖,但自从晋升天妖之后,性情发生了改变,飞扬跳脱令人不喜,我与其接触不多所以无从了解原因,想来应该是受了外族势力的影响,其移动速度极快,出手角度刁钻,需要多加防范。

    崔鹤鸣,山城鹤族遗种,是五位天妖中修行时间最长得道最久的一位,由于其幼年时族中遭遇的原因,性情阴冷,从不主动与其他人交际,喜欢研究一些旁门左道的东西,独来独往。凤王还在位时便与其有诸多不合,如果遇上,一定要提防。

    驳,上古凶兽,被凤王发现之前一直处于沉睡状态,凤王以博大妖力将其唤醒,由于其所生长的年代与我们相距太过久远,思维显得与我们格格不入,但他其实是几位天妖中最不擅心思的一位,直来直去,恩仇分明,之前由于犯错被丁先生关入天机塔,如果你碰上他,报我的名字,想来他不会过分为难与你。

    最后一个就是我。如果有缘相见,我会当面自我介绍。

    以上五位同为妖族表面上多多少少都会有矛盾,我不能说谁好谁坏,但我能够确定的是以天南星为首的激进派系,一直致力于与外族合作提升妖族地位的事物中,具体做什么我不太清楚,但是以天南星一贯的行事风格,很有可能会有津城卫产生或多好少的交集,根据我的观察,能够确定的是驳没有参,其他三位我不能确定,但如果发现其中任何一位有预谋破坏津城卫防务或妨害津城安全的意图,人神共斩之!

    希望以上信息能够给你提供帮助,保重!

    雨鸢。

    “看看这个,”

    高兴将拆开的信纸递给谢一,停好车的谢一伸手接过,一脸好奇。

    “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写信。收发室的同事今早拿到这个还惊讶了半天。”

    谢一接过信纸,逐字阅读。

    “这......”

    谢一读到一半,看了眼高兴又看了眼信纸,动作重复了好几次。

    “从内容上看,这个人应该是善意的提醒,驳我以前见过,与申沉有矛盾,而且不小,天南星出现在饮用水工厂救走申沉,尺郭两次出现的状态异常,崔鹤鸣......暂时还没有出现在视线里,先不管他。”

    高兴双手垫在脑后,慢慢说道。

    “哥,咱的敌人真多。”

    谢一看完了信纸上的内容,冒出一句。

    高兴无奈一笑,自从跟着老丁头糊里糊涂的加入了津城卫,好像自己就从没有安生的过过一天的好日子。

    下巴点了点,高兴接着说道。

    “写信的这个叫雨鸢的人,暂时可以划归友军的行列,这一点从她叙述的内容和写信的目的上可以分辨出来,”

    谢一挠了挠脑袋提问道,“藏头藏尾的,搞这么神秘干什么。”,说着推门下了车。

    乌漆嘛黑的路口,四周都是幽深的见不到光的小巷子。

    高兴绕过车头,刚刚到达谢一身边,突然后背一紧,浑身的汗毛突然炸开!

    谢一的身体突然被一股猛力推开,眼前是高兴模模糊糊的身影,在他的身影背后,一道白光横空乍现。

    只来得及猛的推开谢一,后背上的布料便被利器轻松划开,滚烫的血液从后背伤口流出。

    此刻的高兴出奇的冷静,后背上血流渗出迅速浸湿衣服,强烈的感官刺激着他的大脑皮层,第一反应不是转身对敌而是迅速挪开。

    背后出手的人变削为刺,当他一击得手,想要一剑穿透面前身体之时,高兴已经在受伤的第一时间闪身向左偏移。<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