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105 试探

时间:2020-03-26作者:豁然园老五

    <b>最新网址:“我妻子出轨,是他告诉我的,怂恿我杀人,也是他,如今下毒波及到我,又是他!我当初就应该杀了他!”

    浓重的青绿色毒素能量在陈新脸上浮现,映衬的他的脸色更加难看。

    “你是说,五年前的事情,申沉也参与了?”

    高兴意思到一丝不对的地方,迅速发问。

    “嗯,我逃亡的时候也在他在帮我,否则凭我一个人,逃不掉的。”

    陈新睁开双眼,脸上的青绿色逐渐退去,伸手拿过酒瓶倒酒,此时的他没有表情,稳定的双手预示着他又暂时归于平静。

    “这里面有问题......为什么每次你遇到申沉,都会变的癫狂?你仔细回忆一下,那是种什么感觉?”

    高兴拿起酒杯抿了一口,开口问道。

    “愤怒,怨恨,想杀人。我感觉我身体里住着另外一个人,每当遇到他,另一个我都想要破壳而出,取我而代之。”

    陈新仔细回忆,嘴里吐出几个词,描述的内容连他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

    “你的身体里还有另一个你......”

    高兴反复咀嚼着这几个字,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想法。

    两种猜想都有可能,但是眼前的陈新应该给不了他答案,也许只能靠他自己了。

    “有件事我不能瞒你,这个情况,我必须要上报。”

    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短时间的相处竟让高兴对面前这个中年男人产生了一股好感,这种好感只在老丁头,谢一和唤海几个人身上出现过。

    高兴不能分辨这到底是内心深处真实的感受还是对方故意营造出来的假象,但直到现在,高兴还是这么认为的。

    “你离开吧,最晚明天津城卫估计就要对你采取行动了。”

    高兴看着陈新,似乎想把他的脸刻在脑子里。

    陈新一仰头干掉杯中酒,眼神灼灼,不复刚才的疯狂,一脸平静,

    “谢了兄弟。”

    此时的他知道他们该告别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走了。”

    高兴站起身,从刚才的突然警觉便扭过身体靠着栏杆盯着他们的谢一适时跟上,二人迅速消失在门口。

    只剩陈新一个人一口一口慢慢喝着酒,远处几个服务生扎在一次低声说着什么,目光时不时飘向那个卡座里仍然坐着的中年大叔。

    今天的经历真是太可怕了,早知道我就跟不小郑换班了!

    服务生娇弱的拳头无力的锤打在桌子上的毛巾上,嘴里啐骂道。

    “哥,这个陈新的事怎么处理?”

    谢一开着车向着总部方向奔驰。

    “上报。”

    这个事情想盖是盖不住的,不定哪个势力哪个角落都有津城卫的眼线,如果瞒住不报,对自己这方不利。

    出了酒吧的门高兴就在盘算,考虑再三之后还是做出了不得已的决定。

    “我没有感受到敌意,哪怕是刚刚突然剑拔弩张的气氛下,”

    谢一扫了一眼后视镜,今天高兴一反常态的坐到了后面,他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我明白,力量的自然反应罢了。”

    高兴也不想将陈新暴露在视野之下。

    这是一个谜,解开它的关键就在陈新身上,然而现在这个关键人物可能要消失在自己视线内了,高兴突然有点儿失落,许久不曾升起的烦闷再次来袭。

    二人不再言语,直到走进修行的办公室。

    门口把守着几个没怎么见过的新面孔,谢一想要跟进的时候被他们伸手拦下,高兴冲着谢一点了点头,谢一扭头离去。

    “理事长,下毒案有新案情汇报。”

    走到办公桌前的高兴没有坐下,直直盯着修行戴着眼镜的脸。

    不见修行有什么动作,门口一直守着的人自行退去。

    门扣锁轻轻响了一声,偌大的办公室内一片安静。

    “坐,可以说了。”

    修行签署完一份文件,摘下眼镜揉了揉眼。

    “毒源找到了,绝命毒师,陈新。”

    高兴没坐下,两步走到落地窗前,靠着栏杆说道。

    他想要证实一些事情。

    “哦?看来案卷你都看过了,说说你的看法。”

    修行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揉眼的手都没有哪怕一丝的停顿。

    “陈新制毒,以不确定的手法下毒,申沉从旁辅助,”

    高兴没有继续说下去,他没死心,在等修行的反应,

    “继续,”

    修行眼睛的酸涩终于得到了缓解,起身走到高兴身边,迎着落地窗前充足的光线,不知道看着什么,轻声说道。

    “表面上看,申沉与陈新配合无间,但是以我对陈新的了解,这二人之间有仇,而且仇怨很深。”

    高兴继续试探,今天他必须得到一个结果,面对修行,他心里是没有底的。

    “这怎么说?”

    修行表现出了适当的惊讶,意料之外的申请写在脸上,控制的刚刚好。

    “几次相遇,陈新明显是在找申沉的踪迹,而且见面就打,拼命的那种架势,所以我觉得,这二人合作的可能性很小,有可能,是申沉以某种方式取得了毒源,”

    “还有呢?”

    修行抱着胳膊,一只手在下巴唏嘘的胡茬上轻轻摩挲。

    “还有几个我想不通的点,

    两个人有仇,没有合作的基础,

    陈新没有下毒的动机,这是建立在申沉谈判时候故意卖破绽给我的情况下,

    申沉故意卖破绽给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他好像一直想要激怒陈新,他激怒他有什么目的?

    陈新说当初临城的案子,是申沉帮他脱身,

    陈新自己表示自己可能会在某种状态下控制不住自己。”

    高兴说话的时候目不转睛的盯着修行没有表情的脸。

    对方听完高兴的陈述陷入思考。

    “好,针对你的疑问,我继续分析一下,

    你事前接触过陈新?”

    “是。”

    “你看过档案室的案卷?”

    “是。”

    “为什么不上报?”

    修行转过脸,终于不再看着外面说话。

    “事出偶然,而且最开始我不知道他就是陈新。”

    高兴有些心虚,事态好像在向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他有些控制不住。

    “这个先不说,你觉得毒师,会轻易的被别人控制么?”

    高兴沉默,简单几句话的功夫,节奏已经逐渐的被修行掌握。

    失去主动权的感觉有点别扭,高兴不喜欢这种被动迎合的场面,但是为了试探,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对待。

    “你一直在阐述他怎么说他怎么说,仅凭他一面之词,不能作为证据,你是津城卫的成员,说话要注意立场。”

    修行的言辞开始变得犀利,高兴被刺更加不舒服。

    “还有,你最后的一个疑点,意识是,你已经跟他接触过了?”

    高兴听到这儿心里咯噔一下,但修行没有给他辩解的机会。

    “如果以上你对陈新的袒护成立,那我是不是可以怀疑你的态度?”

    修行的言语越来越尖锐,高兴原本低下去的头突然抬起。

    你终于露出马脚了。

    “理事长,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高兴的语气也变得冷淡了下来。

    “就是字面的意思,你可以辩解。”

    “我跟陈新只是偶然间相遇,之后他与申沉两次相遇,也都是在我提前不知情的情况下,你怀疑我?”

    高兴将一个年轻人的冲动演绎的十分到位。

    “别激动,只是正常的推理案情,我没有怀疑你,”

    修行欲盖弥彰的话让高兴一阵恶心,他强忍着发火的冲动继续说道,

    “我也是刚刚得知毒源来自陈新,但是根据他的描述,他与申沉合作的概率基本为零,这里面肯定有一些我们没有得到的消息,可以促成这一切。”<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