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104 质问(上接98 必有一伤)

时间:2020-03-26作者:豁然园老五

    <b>最新网址:秦芊语被说中心事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赵飞燕和旁边的女生看着秦芊语越来越囧的表情一阵欢笑。

    他真的跟楚离在一起了?

    秦芊语心里设想了一万种可能,但是无论如何,她也不愿意将高兴与楚离那丫头联系在一起,虽然那丫头一副含苞欲放还没张开的模样,但是架不住有的男人就是喜欢这一型的啊。

    秦芊语低下头,胸前高高隆起的部分遮挡住了一部分视线,藏在桌子下白皙的双腿又细又长,但不知为什么,秦芊语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不自信的感觉。

    推开了面前没怎么动过的碗,秦芊语站了起来,

    “你们吃吧,我没什么胃口,先走啦。”

    她需要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将自己的思绪好好的捋一捋。

    “唉,又一个即将坠入爱河的女人呦,啧啧啧......”

    赵飞燕看着秦芊语清丽的背影,一边摇头一边调笑道。

    “别酸了,要是都跟你一样胸大无脑,这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受轻伤的女人了,”

    “你说谁胸大无脑!胸大我承认,毕竟这是事实,但是我怎么就无脑啦?说!你是不是楚离那个浪蹄子派来的奸细!”

    “啊!救命啊!我......我.......我错了,哈哈哈,别抓别抓。”

    两个女生打闹在一起,吸引了无数身边单身狗的目光。

    高兴快步离开答礼湖,一边走一边掏出手机联系谢一,约定大门口见面之后,高兴再次拨出一个号码,

    “喂陈哥,下毒的事得到一些线索,想找你聊一聊。”

    几秒钟的沉默之后,对面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开口答道,

    “我正好也有事找你,过来吧,一会儿给你发位置。”

    “好。”

    耳聪目明的楚离听着高兴的脚步一点一点远离,心中产生了特别强烈的失落感,她本想着依靠这个单独相处的机会能够更近一步的接近下高兴,但是,这个人实在是太木头了,简直就是个极品!

    真是白瞎了这副好皮囊!

    但是在跟秦芊语的交锋中她明显占了上风,想到秦芊语呆立的表情和赵飞燕气呼呼的样子,楚离心中升起的失落感又瞬间一扫而光。

    我赢了!

    握紧拳头,莹白纤细的小胳膊在身前轻轻一震,楚离做了一个胜利的姿势后迈开双腿向着餐厅的方向行进,五脏庙要造反了!

    下午的酒吧冷冷清清,除了几个还打着哈切一脸睡意的服务生,见不到几个客人。

    陈新伸出手臂对着门口的高兴和谢一示意了一下,二人走过来坐在了沙发上。

    机灵的服务生立刻走了过来,往桌子上的两只空杯里倒酒,谢一及时的伸出手盖住一只杯子,对着服务生摇了摇头。

    倾斜的酒瓶中,深棕色的液体顺着瓶口缓缓流入杯中。

    良辰因美酒而欢愉,但此刻的高兴却笑不出来。

    抱着胳膊看着桌子上的酒杯,服务生见气氛有些生冷倒完了酒便立刻离开,卡座上只剩下对面而坐的三个人。

    “陈哥,毒素的来源查到了。”

    高兴低眉顺眼,并没有看向对面的陈新。

    陈新没有答话,手里的酒杯送到嘴边抿了抿便放下,等待着下文。

    “今日灭。”

    来之前的路上,高兴已经将事情的前前后后捋的差不多了,现在只想让眼前的当事人解开几个疑惑。

    或者当事人这个称呼并不准确,但高兴的心中已经有了几分定论。

    听到这个名字陈新明显愣了一下,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高兴的眼睛。

    高兴抬头迎上陈新的目光,就这么回望着,似乎能从对方脸上看出点儿什么来。

    “我......”

    陈新率先败下阵来,他的头一瞬间耷拉了下来,双眼失去了不久之前还健在的神采,伸出两只手放在眼前,呆呆地看着。

    两只大手纹理粗糙,多年浸淫毒虫毒物使得双手颜色沾染上一层灰白。

    此刻的陈新似乎回忆起了什么,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痛苦与困惑不知孰轻孰重,在这个人到中年的汉子脸上交织在一起,两只手由于过分激动而微微颤抖。

    陈新手指轻微的抖动被高兴看在眼里,心里的一个疑惑迎刃而解。

    有些事情不需要非得说出来。

    他感觉到陈新的压抑,愤怒,不甘和......悔恨。

    强行将继续问话的欲望压下,高兴终于起身,拿起桌上的酒杯与对面桌子上的酒杯碰了碰。

    然而没人回应他。

    一口将小半杯不知名字的辛辣液体灌入喉咙,一股热力顺着液体蔓延全身,游走一周之后再次返回,向着高兴的脑袋冲去。

    高兴的脸腾的一下变的通红,脑袋很热很胀,一股火气悄然而生冲着他的天灵盖猛烈冲击。

    对面的陈新仿佛失去了意识,始终保持着这样的姿态,一动不动。

    谢一被气氛压抑的有些不舒服,主动起身向着天台走去。

    再留在这儿也帮不上什么忙,就留给他们二人去面对吧。

    谢一似乎意识到了一些东西,但不能确定的情况下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说说你吧,”

    高兴放下酒杯,玻璃和台面清脆的撞击声打破了二人之间让人窒息的宁静。

    回应他的仍然是沉默。

    高兴没办法,只能耐心等待。

    “五年前,我亲手了结了出轨的妻子和奸夫,在之后的逃亡中直接或间接死在我手上的人数多达数万人......”

    长久的沉默之后陈新终于恢复了正常,一口长长的浊气吐出,紧跟着有些东西似乎再也拦不住了。

    几分钟的沉默在高兴看来仿佛过了很久,就连墙上钟表跳动的秒针都仿佛慢了好几拍。

    “为什么?”长时间盯住一个方向凝视,高兴眼睛有些酸涩。

    “对感情不忠的人不配活着。”

    陈新的声音不大,离卡座不远处的一个服务生却突然缩回了原本摸着玻璃杯的手。

    服务生触电一般的动作迅疾无比,视线在杯子上停留了一秒之后紧接着便飘向不远处的卡座,眼神中充满了慌乱与恐惧。

    “你毒杀了无数的普通人,为什么?”

    高兴的声音逐渐高了起来,尤其是最后三个字。

    声波撞上四周的墙壁在整个酒吧内回荡,引得远处零星的几位客人与服务生闻声而望。

    “我......我忘记了。”

    陈新再次抬起双手,就这么放在眼前,食指和无名指轻微的抖动任他再怎么控制也控制不住。

    “忘了?就像这次的下毒一样?”

    酒精带来的热力顺着高出三度的声音飞散在空气里,胸中的憋闷好了很多,高兴强压下激动的情绪,努力的平稳的说道。

    一石激起千层浪,陈新的面色刹那间雪白而后变得通红,如此往复了两三次之后,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他大口的呼吸着,双手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我......我好像控制不住我自己。”

    涨红的脸色看起来极不正常,就连声音也开始变得颤抖。

    高兴的警惕心一瞬间竖起。

    不远处靠着栏杆的谢一突然后背绷紧,瞬间转身。

    高兴一边警惕的盯着陈新,防止他突然失控暴起,一边眼神示意谢一,对着他摇了摇头。

    “今日灭......确实出自我手,但是为什么申沉会有我不知道,我确定我没有交给过他!”

    陈新的眉头拧成了一个死结,斩钉截铁的说道,

    “服务生,酒!”

    近乎吼出来的嗓音嘶哑无比,吧台离卡座最近,那里先前倒酒的服务生已经吓的快要尿了裤子。

    端起桌上倒满的酒杯猛的倒进嘴里,陈新闭上眼靠在了靠背上,无视了落荒而逃的服务生。<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