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99 来援

时间:2020-03-26作者:豁然园老五

    <b>最新网址:而且只要对上申沉,陈新就好像会陷入癫狂,这种频次的鞭笞对于能量的消耗是十分巨大的,从陈新逐渐苍白的脸色和越发血红的眼睛上都可以看得出。

    申沉错就错在面对陈新先手时的应对上。

    陈新出手的能量强度高兴是有体会的,仅仅是两股能量对碰的余震就可以轻易将高兴的识海震荡出波涛汹涌的感觉,这还只是申沉被动防御没有主动出手。

    高兴舔了舔嘴唇,刚刚陈新传音让他不要出手,自己还暗自遗憾了下没有体会高手过招的机会,这么看来,对方是在保他的命。

    不是什么局都允许小白去尝试的。

    也可能是担心自己被俘会影响到他的决策也说不定.......

    在高兴走神思考之时,申沉仿佛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整个人从紧绷中放松,再次将身体表面薄弱的本命能量散去。

    紧接着是一口猛吸!

    大量的本命能量汇入体内,申沉的眉眼被能量充盈的充实感带出一个喜悦的弧度。

    而就在这时,陈新的鞭笞突然停下。

    一个呼吸之间,申沉只觉得自己的能量汇集重组的外部阻力突然消失,全力运转的重组能量发出一股畅快的欢笑声以比刚才快了不只十倍的速度向着四肢驱赶奔去。

    嗯,陈新终于停了。

    不对!

    高兴突然间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身形猛的弓出一个弧度。

    这是对一股凭空出现的外界能量的本能反应!

    申沉本命能量需要经过三次锤炼,在抵御鞭笞时由于消耗过多只勉强维持到了两次能量锤炼便宣告殆尽,能量的缺乏让他在面对强敌时不得不选择再次放弃抵御。

    在能量被吸入体内的短暂时间内,申沉的防御力是最薄弱的时期。

    “等你这个时刻已经很久了。”

    陈新停手之后,双臂突然扣在一起,长鞭开始融合,两条散发着青绿色的能量长鞭开始汇聚,一息之间便形成了一个尖锐无比的细长尖锥。

    申沉正推进能量汇集以便完成最后一次锤炼的同时,一把尖锐的长锥突然出现在眼前,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锥尖已经到达眼前!

    细长的尖锥在申沉眼球中形成了一道长长的倒影。

    青绿色能量环绕其上,锥尖由于与空气剧烈摩擦仿佛烧红的烙铁一般,申沉的中腹部感受到一股热浪,毫无疑问这热浪是尖锥其上蕴含着的毒素能量以超高速接近自己而产生的。

    失去能量防护的躯体脆弱而敏感,虽然身体强度远超人类,但在拥有独特腐蚀效果的毒素能量之下,仍然脆弱的像张纸一样。

    尖锥如愿以偿的顺利的刺入申沉的皮肤,携带者强大冲击力的尖锥一度将申沉的身体向后推出老远,细长的椎体摧枯拉朽,从前胸到后背给申沉来了一个透心凉!

    透体而出的锥尖上带着丝丝褐色血液,血液离体迅速凝结,在尖锐的椎体上形成了难看的褐色斑块。

    申沉被穿透的身体一滞随即开始微微颤抖,两个伤口只在被刺穿的初始阶段微微张开,眼看着体内未完成锤炼的本命能量就要顺着伤口流散而出。

    反应过来的申沉双眼瞪的如铜铃一般,双手不知觉的握住胸前透体而过的椎体。

    丝毫没有在意椎体上毒素能量与自己双手皮肤接触而产生的滋滋啦啦的腐蚀声响,收紧伤口处的肌肉,看起来颇为夸张的伤口竟然主动将尖锥包裹住。

    留存在申沉体内的尖锥之上,毒素能量浓郁的仿佛流动液体一般,除了已经被凝实的本命能量紧紧护住的部分躯干,毒素能量迅速融入申沉血液顺着他还能正常运转的筋脉疯狂奔腾。

    所到之处,尽是一片狼藉。

    申沉的防御能力是天生赐予的,全盛状态下的肉体强度在敖准的定义当中,也属于人间界佼佼者的层次,换句话说,很难被破防。

    但是,凡是都怕有但是。

    一旦被破防,申沉的肉体完整度出现轻重不一的损伤,尤其是这种从内而外的损伤时,他的防御能力将大打折扣。

    期初还能勉强抵御毒素能量侵蚀的部分肌体在不断被同化的进程中逐渐放弃了抵抗,混合了毒素能量的血液流淌过的躯体,未经锤炼的土黄色的本命能量被消磨殆尽,逐渐沾染上了青绿色,破损的脏器在毒素能量的倒灌下挪位挤压变成了各种形状,受伤最严重的血肉处被毒素能量灼烧成了黑炭般的颜色。

    陈新保持着手持尖锥的推进状态,申沉双手握住胸前的锥身,二人相隔不到半米,四目相对。

    陈新双眼被血丝填满,带着疯狂的快意。

    申沉满眼怨毒与震惊,被肆意破坏的身躯疯狂颤抖,不知他此时握住锥身,是在抵御陈新猛冲带来的力道还是身形已经站不稳而借助陈新的力量站立。

    而此时未在场中的高兴脸色凝重,在他看不见的漆黑夜色之中,一朵巨大的乌云没有任何预兆的突然出现!

    天缺应召而出,不断的在高兴身周十平方米范围内来回游走,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一般。

    这股带着一丝熟悉感觉的能量让高兴产生了巨大的危机感,不顾场中能量对碰的影响,高兴的感知力迅速铺满整个工厂区域,企图在未知能量发生侵袭之前做好准备。

    “这是你应得的。”

    几近疯狂的攻击之后是短暂的平静,面前申沉褶皱的皮肤令陈新感到一阵不适,手上尖锥上传来微微的颤抖,夹杂着复杂的情绪传递到陈新的手中,陈新略显空荡的声音传到申沉耳朵里,充满了讽刺意味。

    “我本不想与你结死仇,既然这样......”申沉低头看了看插在胸前的青绿色尖锥,再次抬头之时,眼中写满了不符合他一贯常态的疯狂!

    头顶看不见的黑幕之上,朵朵乌云缓缓运动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一直处于警惕之中的高兴突然惊醒,他忽然意识到这种熟悉的能量到底来自何方!来自何人!

    沉闷的响声越来越明显,陈新与申沉同时抬头看了一眼,入眼尽是无尽黑暗。

    在听到响动的同时,一直相对而立的两人同时做出了反应。

    “退!”

    一直未曾出声的高兴发疯一般的狂吼!

    他不知道这一声提醒是否可以帮到场中的陈新。

    几乎就在高兴出声的同时,滚滚雷云之中一直酝酿的能量仿佛隐藏不住一般倾泄而下。

    一道闪电划破黑暗,在无尽的黑幕之上切开一条细长的口子。

    粗壮如水缸般的雷电自黑云中落下,速度奇快无比的接近场中仍然相对而立的二人!

    目标!陈新!

    倾泻而下的雷电带着破风的速度自空中落下,眨眼之间,滋滋啦啦的电弧声将场中几人的耳朵彻底填满。

    几乎就在高兴大喊之时,陈新敏锐的反应让他在第一时间猛力抽回尖锥急速后退。

    双手握于椎体之上的申沉企图通过自身的力量对陈新造成一定的阻碍,不用很久,一刹那!就足够了!

    然而被破防的申沉眼中突然闪过一丝不可思议。

    明明体内已经空空如也的陈新不知从哪里诞生出来的力量,猛力回抽的尖锥仿佛没有受到任何阻碍,轻松拔出抽身而走!

    雷电险之又险的擦着陈新的衣角划过,彻底将申沉覆盖于其中。

    见陈新躲过雷电,高兴紧张的情绪得到一丝缓解。

    陈新虽然躲过雷电,但急速后退中的脸色灰暗无比,仿佛死人一般。<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