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97 两女相争

时间:2020-03-26作者:豁然园老五

    <b>最新网址:预想中的惊讶并没有在修行脸上出现。

    “哦?说说看。”

    “原因有三点,

    申沉提前去了津大的津城卫防卫节点,节点位置信息在津城卫内部都属于机密,具体去做什么我不知道,但至少可以确定,节点位置被泄露了出去,

    大天妖的行踪之前一直在我们的监控之中,但是最近一段时间,申沉等人的移动范围明显扩大,行踪不定的情况下,我们并没有得到有效的情报,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只能是两种,第一种是他们有意隐藏自己的行踪行一些不希望我们发现的事,第二种,有人刻意掩盖他们的行踪或者在一定程度上对他们的行动提供便利,

    申沉在饮用水处理工厂下毒,我本没打算正面交锋,但是申沉似乎提前预知到了我的存在,故意露破绽给我,”

    “是露破绽给你和陈新吧?”

    修行突然提到陈新让高兴措手不及,修行没有表情的脸上找不到任何的答案。

    “绝命毒师是极度危险的存在,据我所知陈新已经不是第一次与申沉交手了,但是在你的报告里,我并没有看到关于他的任何记录,”

    修行镜片后的眼神散发出一股锐利的光芒,他盯着高兴的眼睛,那种探寻一切的想法更加旺盛。

    见高兴没有说话,他继续开口道,“年轻人有警惕心是好的,但你的分析必须在有充足根据的前提下才能站得住脚,随意怀疑身后的战友是大忌。”

    此时的修行宛如一个慈祥的长辈在训诫后辈。

    “好的,我知道了。”

    高兴起身离开,本就没想能在修行这里得到什么答案,但不知为什么,自己还是鬼使神差一般的来了。

    看来想要了解这一切,还是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

    一步一步往楼外走去的高兴一抬眼,看见了庄妍办公室的门牌,几秒钟的迟疑之后,继续向着楼外走去。

    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看到高兴的车离开,修行一个电话拨了出去。

    电话铃声响了许久之后对面才接起。

    “什么事?”

    电话内微弱的电流声响掩盖不住他声音的虚弱,低沉的仿佛要沉入土壤之中。

    “事情差点儿败露,你太不小心了。”

    “是我低估了陈新的战力,还有那个孩子咳.......咳咳......”

    低沉的嗓音说话及其无力,元气大损的他在强迫自己吐出几个字之后传来一阵咳嗽声。

    “这是最后一次,记住,”修行不假思索的继续说道,“如果再有下次,你们休想再得到我的任何帮助。”

    “修行,你究竟在怕什么?”电话那头一个尖锐的问话声传了过来,咄咄逼人的口吻让人听了很不舒服,但是他似乎并没有考虑到电话那头的接受程度,继续说道,

    “我们不是你的下属,你是不是在你自己那一亩三分地颐指气使惯了?还是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吓破了胆子?哈哈哈。”

    天南星的笑声很爽利,字字如针刺在修行心头。

    此时的修行冷静的可怕,仿佛丝毫没有受到电话那头语气的影响。

    “天选意志的继承人,你们不怕?”

    “怕,当然怕,”对面顿了顿,

    “但前提是,他真的继承了全部意志。”

    “不说了,那孩子的直觉敏锐的可怕,小心行事。”

    短暂的沉默之后,修行挂断了电话闭目养神,脑子里几个身影来回不停的转悠,随便哪个都是能让他狼狈不堪的存在,修行使劲甩了甩但仍然挥之不去,又是一阵心烦意乱。

    “老谢,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高兴坐上副驾驶,心里默默盘算着什么。

    一股强烈的探索欲望腾腾生气,撞的天灵盖生疼。

    他十分急切的想把这个内鬼抓出来。

    身后时刻站着一个敌人,不定什么时候从哪个角度就阴你一刀。

    这感觉着实不好受。

    “盯着的几个人基本没什么异常,哥,我感觉咱们的方向错了。”

    谢一欲言又止,注意力大半都放在了开车上。

    汽车呼啸而出,扬起一阵尘土。

    “防卫节点的位置属于高度机密,之前丁先生也说了除了少数几个人,其他人没有可能知道,这个存在不确定因素先排除掉,再说申沉几个天妖的问题,他们那个层面,如果不想让你发现踪迹,我估计除了几位长辈亲自跟踪,不然基本确定不了方位,那是不是有一种可能,之前他们故意暴露自己,只是在营造一种假象,故意迷惑我们?”

    “尺郭的出现怎么解释?”

    高兴稍微迟疑之后主动提问,这种团队头脑风暴的感觉很好,终于不再是一个人苦恼了。

    “他是个异类,行动可能都不受自己的控制,而且......”

    谢一的话如石块落入湖中惊起一片涟漪,有几个一直困惑的点突然之间发生了若有若无的联系,高兴没有开口,继续听着谢一的分析。

    无心插柳的谢一继续说道,

    “而且会面信息的问题,我们假设申沉不是当时发现的你,那么必然有人通知他有人在查他,如果是我提前得到消息,肯定会更换会面地点,最起码不会在明知道敌对势力在场的情况下仍然进行谈判。”

    谢一不紧不慢的语速平稳无比,说完他挠了挠头,也不知道自己说的对不对。

    高兴的两个大拇指来回旋转,这是他动脑思考时候的标准动作。

    “那么答案就呼之欲出了。”

    “你在怀疑......”

    谢一咽下惊讶,一脸不可思议的看了看高兴。

    碰巧高兴也在看着他,二人很有默契的心照不宣沉默了下来。

    “哥,咱们来津大干嘛?”

    推门下车跟着高兴往学校里走,谢一背后夸张的背包引起了一群学生的注意。

    “有人告诉我说知道下毒事件的内幕,过来看看。”

    高兴习惯了被人注视,周围三三两两的指指点点却让谢一一阵不习惯,圆圆的脸上爬上一丝涨红。

    低头耳语了一番,两人逐渐拉开距离,谢一背后几乎与他等高的巨大背包成了所有人关注的重点。

    高兴走到约定好的地点,此刻正是午餐时间,餐厅门口来来往往,好不热闹。

    一场激烈的争端正在喧嚣之中酝酿着,双方如斗鸡一般头颅高高昂起,时刻准备迎接来自对方的挑战。

    “我告诉你矮冬瓜,做女人呢,是需要有资本的,”说话的女生此刻双手叉腰,胸前夸张的维度随着女生轻微扭动发出让人心颤的抖动。

    “像你这种个头儿,还是乖乖回到小学去吧!”

    赵飞燕盯着眼睛居高临下的看着对面的楚离,一边说话眼睛一边在楚离不是很曲折的胸前来来回回扫过,仿佛不战而胜一般一脸得意洋洋。

    很懂得利用自身优势的赵飞燕一下抓住了楚离的软肋,搞得对方满脸通红。

    “胸大无脑听过嘛?看上你的男人,不一定是喜欢你的大胸,有可能是看上了你没有脑子,哈哈哈哈哈。”

    楚离身边三四个姐妹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连带着周围停下脚步看热闹的人也都发出笑声。

    “你!”赵飞燕气的冒烟,手臂却被身后的秦芊语抓住。

    赵飞燕回头看了她一眼。

    这才是今天的正主,只是她一向不理这种事情,而且今天楚离突然跑来挑衅,也不知道因为什么。

    “我不像你们,身高腿长又怎么样?女神又怎么样?到现在还不是孤家寡人一个?赵飞燕,你交往过的男人没有一百也得有八十了吧?有一个是能呆满两个月的么?”<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