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84 答礼湖神秘人

时间:2020-03-26作者:豁然园老五

    <b>最新网址:一触即走,并不恋战,似乎,并不是针对他来的。

    当时其他组的同事相距距离并没有多远,能够悄无声息的出现,悄无声息的出手,继而悄无声息的消失,这不是一个普通人可以办到的。

    毕竟哪怕是一丝一毫的灵力波动,对深韫能量一道的修行者来说都是再明显不过的痕迹。

    高兴仔细回忆战斗的瞬间,惊奇的发现,好像真的一点波动都没有感知到。

    难道是一个仅凭肉体力量来去如风并且能够随意隐藏行迹的人?

    有点儿可怕。

    高兴从下午坐在车里一直等到入夜,最后终于决定下车去学校里再看看。

    不是针对我,难道是学校里有什么东西?或者是人?

    一系列的想法让高兴不禁想起了之前津大的天南星。

    不对,气息不一样。

    高兴一边琢磨一边走,光线逐渐亮了起来。

    抬头看了看大的夸张的门楼上亮闪闪的津城大学四个大字。

    你这里,到底藏着什么?

    不对,似乎。。。

    秦芊语是这里的学生。

    一个靓丽的身影在高兴脑子里浮现,涵盖了所有对女人的溢美之词。

    紧接着是一阵紧张,如果是针对她,那她的处境就十分危险了。

    高兴甩甩脑袋立刻否定了这个念头,像她那样的家庭,身边的防卫力量只多不少,与其担心对方还不如为自己的处境想一想。

    高兴又有点儿后怕,这个级别的对手,如果突然出现攻击自己要害,不被秒杀也得重伤!

    想到这里,心里本能产生的一点点恐惧背后,竟然有一股刺激感悄悄诞生!

    在刺激感与对未知事物的好奇的双重推进下,高兴的脚步并没有减慢,走到了知书亭。

    亭边是宽阔的答礼湖,显示着黑压压的静谧与深邃。

    湖边一个人都没有。

    正常情况下,除了谈恋爱的小青年之外也很少有人会在入夜后来到答礼湖附近。

    这个湖在整个津大校区的西北边,位置相对于教学生活区集中的中心区域来说偏僻的多。

    高兴与负责这个区域的同事下午来此巡查,在白天无法摆脱普通学生视线的情况下,只能扮作游客四散在附近。

    高兴确实能感受到明显浓郁的妖气,并且这妖气有那么几分熟悉。

    正当高兴灵光一闪马上要发现妖气来自哪个熟悉的人物之时,突如其来的袭击打乱了他的思绪。

    一只灰白色的男人的手突然自后背方向抓来,高兴应急之下不得不向站在他身边的一个戴眼镜的男生身上撞了过去。

    高兴闪躲的同时回身一拳打在大手之上,拳手相碰,高兴只感觉手背一阵火热,之后奇痒无比。

    戴眼镜的男生被撞出去老远,爬起来之后对着高兴一阵大骂。

    在男生的骂声中,高兴手上的奇痒在几秒钟之内迅速达到巅峰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手指上留下了一点点似有似无的香气。

    在男生对着他喋喋不休的骂了二十秒之后高兴一个眼神将对方吓的不敢言语。

    对方骂他的话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这丝香气有那么一点熟悉,但是无论他如何去想,也想不起来到底属于谁。

    高兴开始对他二十岁的脑袋产生质疑,最近记不住想不通的事情越来越多了。

    高兴站在湖边,一边继续摩挲着手指,一边如是想。

    闭上眼,能够更大清晰的感知到能量的流动。

    一股暗黄色的妖气蕴含在空气中,凝而不散,随着风跟着空气的轨迹缓慢移动,无法凝结出实质形状的空气更没有颜色,此刻就像一张涂满暗黄的纸被风反复揉搓。

    一会儿被揉成一字,一会儿又被揉成人字。

    但就是不散。

    这是妖物长时间停留或者爆发战斗的特征。

    根据妖物修为的高低,妖气的范围、浓淡、运动速度都会有一定的不同。

    对于平时纸面工作做的异常扎实的高兴来说,短时间内便判断出这是个大妖,实力至少不弱于津城卫几个内城区的区域负责人,但是他又不能轻易下决断。

    毕竟还有其他不可抗因素会对妖气产生多多少少的影响。

    高兴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贸然上报会打草惊蛇。

    对于现在的高兴来说,无数疑问已经织成一团乱麻,他迫切的需要找到一个线头,顺着这根线索一路揪开这一切。

    吴有为可以确定是站在老丁头这边的,他特地以庄妍的名义引为出去锤我一顿是为了给我敲敲警钟,但是老丁头这家伙到底是去干了什么?

    这是高兴每次见到先知崔姨的时候都会追问但永远也得不到答案的问题。

    至于毒师陈新。。。

    崔姨盯着高兴看了一会儿,评论只有短短几个字,可交,不可深交。

    高兴不明白为什么平时特别健谈甚至有点儿中年妇女通病之唠叨症的崔姨每每在自己问到有点儿价值的问题时,都一反常态的表情严肃,而且往往答非所问。

    偏偏高兴的好奇心不是一般的强,每次带着疑问去,结果就是疑问没有解决,并且会带着更大的疑问回来。

    比如无臂相师的身份,比如唤海被关的位置,比如天人战资格选拔时救醒自己的是谁,再比如。。。

    有人告诉他,生气的时候,烦躁的时候,有问题想不通的时候,就深呼吸。

    高兴深吸一口气,然后重重吐出,企图把心里憋的所有疑问随着肺里的二氧化碳一起吐出去。

    高兴如是反复了几次,似乎真的管用,感觉舒服多了。

    “没想到会在这儿见到你,小兄弟。”

    湖边的安静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

    高兴一愣,定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不知道什么时间,一个人影出现在不远的地方。

    校园主干道上并不十分明亮的灯光勉强能够提供一点儿视线。

    “陈大哥,没想到这么快又遇上了。”

    对方缓步走近,高兴通过乱糟糟的头发和杂乱的胡须看出了来人的身份。

    毒师,陈新。

    “你来这做什么?”

    高兴脑子里飞速的思考对方来此的目的。

    “找人。”

    “来这儿找人?”高兴指着面前黑乎乎一片的湖面,疑惑问道。

    “是。”

    陈新伸手指了指半空。

    那里有一团暗黄色的妖气,此刻已经逐渐运动成了一大团棉花糖的形状。

    高兴心里一沉,经文能量的运行骤然加快。

    “别紧张,我没有敌意。”

    陈新看了一眼高兴,转头看向黑黝黝犹如一面平静的湖面,继续说道,

    “很久没回来了,有些事,想找人问清楚。”

    高兴没有答话,心里琢磨着崔姨说的可交又不可交的评语到底指的是什么。

    “有时间听故事么?”

    陈新走到高兴身边,两人并肩站立,

    “我不是津城人,”

    陈新顿了好久,突然开口道,

    “二十年前,我学成出师决定出门游历,临出门时师傅告诉我说,毒之一道,重在修心。”

    陈新一边说,一根手指在面前写下心这个字。

    写的很慢,笔画很重。

    “那个时候,毒师一门昌盛的很,出过很多有名的大人物。”

    心字写完,陈新收回手指,双手背后,继续讲道。

    “我一心沉醉于毒道,只想着学成之后争霸天下,成就一番名声,”

    “我很诧异师傅为什么突然跟我讲这些,我从蒙童时期开始学艺,除了用毒炼毒解毒,师傅从不跟我说别的,”

    “你没问?”

    “问了,但是师傅说完摆摆手就让我走了,”

    陈新摇摇头,

    “年轻气盛的我跟人斗狠,那些年,直接间接死在我手上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称新说着伸出手,盯着自己粗糙的手掌看。<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