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82 毒师

时间:2020-03-26作者:豁然园老五

    <b>最新网址:能量循环被一记重拳击中后瞬间溃散,即便能量在经轮运转下会自主恢复,但是在完全恢复之前,武尸的下一记拳头继续出现。

    能量供应的断档会让身体出现微小幅度的迟钝。

    但是对于睁眼的武尸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飘在空中的高兴只能一记又一记的吃下重拳。

    从对方冷漠的红色瞳孔中,高兴仿佛看到了兴奋和。。。

    嘲讽。

    谢一的嘴唇被风抽的干裂。

    回身摸到躺在身边不远的绝影,谢一的手攥在刀柄上,越来越紧。

    一股畅快的、张狂的、肆意的精神洪流如电流般进入谢一的身体,谢一的腰背被顶的挺直,双眼眼白刹那间变红。

    竭尽全力压制的谢一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失控,过分用力的手脚微微颤抖。

    就在谢一瞳孔马上要被猩红攻陷之际,一股更加强大的精神力量如泰山般降临。

    “小朋友,别激动,安静的看就好了。”

    谢一身周几米见方的范围内,整个地面塌陷下去,而谢一则像被无形无踪的泰山压顶,从鲤鱼打挺失败半撅式,变成了乌龟出海钻泥倒栽葱式。

    “好了,表演到此结束,你觉得怎么样?”

    莫老头一手捻着山羊胡,一手背在身后,手指连点。

    远处的武尸突然停手恢复站立姿态,双眼缓慢合拢。

    重新恢复成毫无生命气息的模样。

    “这么对待丁理事的徒弟,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吧。”

    庄妍稍微迟疑了下,发现有儿拿不准此刻身边这个陌生老头的想法。

    看着重重摔倒在地的高兴勉强的爬起来,知道刚刚武尸并没有出全力。

    心中对山羊胡老头疑虑减少大半,她没有回答,反而出声问道。

    “老丁头只吩咐我办事,并没有告诉我该怎么办。”

    莫老头反复揉捻着手指环节,继续说道

    “走吧,该我们出场了。”

    说着当先走了出去。

    高兴咬着牙才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费劲的扳着腿坐下来,全身骨骼如碎了一般剧痛。

    他看着凭空出现向他走来的一男一女,满脸怨毒。

    “别这么看着我。”

    莫老头走近蹲下,一脸玩味的盯着高兴的脸,有意无意的忽略了面前清秀少年右眼圈的青黑。

    “莫先生,这么欺负一位小辈,你不觉得过分么?”

    刚刚短短的时间内,高兴至少吃了武尸几十拳,疼的他此刻后槽牙都在颤抖。

    从看到莫老头出现的一刹那,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是心中升起的愤怒羞耻和怨恨却怎么压也压不下去。

    “有人不希望你死在战场上,本来我也以为你天纵奇才,但是现在来看,你还是太嫩了。”

    莫老头不置可否的摇摇头,一脸的惋惜。

    高兴和庄妍都不知道他在惋惜什么。

    “这能说明什么?什么也说明不了!”

    高兴抹掉嘴里流出来的血,扭头看了一眼背后安静的武尸,又看了看莫老头。

    不知道为什么,高兴心里很不舒服,被人看扁是一方面,至于另一方面一时间自己也说不明白。

    “说明什么?哼!”

    莫老头表情没变,语气却轻蔑无比。

    “金尸的全盛战力可匹敌域外天魔,以你现在的修为,也属于正常,这次过来,就是专程为了给你提个醒,别被人挖了坑还傻了吧唧的往下跳。”

    莫老头站起身,一个眼神抛给庄妍,背着手向来时的方向走去。

    一边走一边悠悠的说,

    “不要老想着依靠他,他能救你一次,不能次次救你,你的命只有一条,死了,就是真的死了。”

    武尸跟着莫老头的背影不紧不慢的走远,只剩下高兴坐着,庄妍站着,位置极不协调。

    庄妍迟疑了几秒钟,犹豫再三还是开口解释道,

    “我是被他掳来的,事先并不知情。”

    说完也转身离去。

    只留下坐着的高兴,和远处倒栽葱的可怜谢一。

    “没看出来啊,这臭小子的剑锋还真犀利,亏了亏了,这次一定得想办法从老丁头那敲出竹杠来!”

    莫老头走出老远之后,伸手在自己胳膊上反复摩挲,仿佛高兴的剑没有砍中武尸,而且砍在了他胳膊上一样。

    夜晚的降临,点燃了城市的另一种喧嚣。

    高兴一个人窝在sevens喝闷酒。

    从下午寥寥几人到现在震耳欲聋的音乐,高兴的脑子里乱的很,并且始终没有整理出一个头绪来。

    狠心拒绝了几个妖娆魅惑的眼神勾引,带着大墨镜的高兴彻底沦为了这人间欢场的背景。

    高兴并不在意,大墨镜很好的掩盖了他没有完全消肿的熊猫眼,也将自己与这里格格不入的环境完全隔绝于自己的世界之外。

    火辣辣的液体顺着喉咙流下去,非但浇不灭心里燃气的无妄之火,反而有种推波助澜的趋势,烦闷的高兴突然开始怀疑,似乎喝酒这种凡人排解忧愁的方式并不适合自己。

    十分的不适合!

    “抱歉,我能坐在这里么?”

    一个沙哑的声音在高兴面前响起,透过乌黑的视线看去,对面是一个粗糙的汉子。

    来人三四十岁,乱糟糟的茅草头下是一双长期酗酒熏出来的三角眼,微眯且无神,乌黑浓重的络腮胡子几乎盖住了他半张脸,长期被烟草摧残的声带布满了毛躁的沙砾。

    汉子见戴着大墨镜的少年对着他一阵打量,抬手扬了扬拎在手里的洋酒,另一只手将两个玻璃杯放在了卡座的圆桌上。

    汉子适时的侧了侧身,将不怎么宽广的视线之下酒吧依然火爆至极的景象展现给高兴。

    汉子的意思挺明白,能在这里找个位置着实是不易。

    不怎么想被打扰的高兴鬼使神差的扬了扬手示意汉子坐下。

    在汉子一转脸的瞬间,高昂的鼻梁曲线给高兴留下个一个深刻的印象。

    看起来再粗糙的男人应该也曾经精致过。

    高兴没来由的乱想。

    “朋友,不是普通人吧?”

    汉子拔掉酒瓶的塞子,倒了一杯对着高兴示意。

    高兴扬了扬手里的啤酒瓶,对方瞬间会意。

    “哦?怎么说?”

    对于陌生人的慷慨,高兴一向抱有敬谢之心,但是聊两句的性质还是有的。

    不管是出于礼貌,还是其他什么东西。

    男人一口将小半杯暗红色的液体灌下去,不怎么健康的暗黄肤色涌起淡淡的潮红。

    “我看你伤的不轻。”

    男人舔了舔嘴唇,说完之后,舔了舔嘴唇,似乎对酒的味道十分满意。

    高兴原本松弛的心弦突然绷紧,抿了一口啤酒,没有接话。

    男人察觉到高兴细微的变化,自嘲一笑,拿起酒瓶继续倒酒,边倒边说。

    “别紧张,我就是个找不到位置临时拼座的烂酒鬼,嘴上没把门的,见谅。”

    “皮外伤而已,你是大夫?”

    高兴试探道。

    “额。。。有个词叫殊途同归,你就当我喝多了胡说八道吧。”

    男人自嘲一笑,拿起酒杯靠在卡座柔软的沙发背上,盯着酒吧房顶上炫闪的灯光愣神儿。

    两个男人间的距离不足一米,却被几句简单的对话划出了明显的分界线。

    “朋友,你身上的尸气浓而不重,散而不发,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或者说,你经常接触尸体?”

    两人之间短暂的沉默再次被男人打破,高兴心里烦闷感越加厚重。

    隔着大墨镜,男人一点也没有察觉出来。

    “跟人打了一架,对方。。。有点儿古怪。”

    男人闻言,伸手拿过另一只酒杯开始打酒。

    单掌抚住装了三分之一容量的厚实玻璃杯一划而过,暗红色的液体变的纯白透明。

    男人拿起酒杯递给高兴,

    “喝一杯,能治你的伤。”<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