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78 再遇独臂

时间:2020-03-26作者:豁然园老五

    <b>最新网址:高兴对危险的预知能力很强。

    尤其现在这个敏感时期,绝大部分人挂彩,不可能独独放过自己。

    约秦芊语出来喝酒,不无以身试险,病急乱投医的想法。

    只是对于秦芊语,高兴心里饱含着浓浓的愧疚,毕竟拿一个女孩子的生命安全陪自己做赌注对于她一个不知情的人来说,不公平。

    在自己被敌人气息锁定的一瞬间,高兴抬眼望去,极远处的空中,一双猩红色的眼睛漠然浮现,同时出现的还有他手中如弯月般拉满的长弓。

    不给高兴仔细打量的时间,蓄满力量的长箭挟裹一抹暗红向着高兴所在的楼顶飞射而来。

    一个反身扑倒堪堪躲过,高兴只觉得后背一股火辣辣的疼痛,红色箭光擦着高兴的背急掠而过,消失在更远处的黑夜之中。

    箭光来的快,去的也快,除了平台之上的二人,室内的人群并没有注意到。

    来袭之敌收起长弓,留给高兴一个冷漠的凝视,一个闪身便只剩背影,背后张起一双庞大的灵翅,一个呼吸之间,便消失在空中。

    高兴岂能让他轻易走掉,于是便是秦芊语眼中飞身跃下的一幕。

    啪嗒一声。

    离大门口最近的卡座,一个帽檐压的很低的人手中的电话掉在了地上。

    她长大了嘴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远处栏杆的位置。

    电话里是一个男人大声的叫喊。

    就在一分钟以前,她打给自己的哥哥汇报偶然之间发现的情况。

    “喂,哥,你猜,我看见了谁?”

    “我很忙......”

    “别别,你先别挂电话,我知道你最近在查两个人,嘿嘿。”

    楚离鬼灵精怪的沾沾自喜。

    “你又偷偷进我书房了?”

    “我......诶呀,我直接告诉你吧,我看见高兴和秦家的那位大小姐在一起喝酒哦,呃......”

    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机身与地面发生了亲密接触,清脆的响声被爆炸的音乐瞬间淹没。

    除了头戴鸭舌帽的楚离,摇头晃脑的男男女女没有一个人留意到露天阳台上发生的一幕。

    保持着手持手机的姿势愣了好几秒,楚离才从不可思议的震惊中惊醒,一把摘下帽子,使劲的将满头黑色长发甩乱。

    室内闪烁交错的灯光始终无法将楚离脑中刚刚记忆的一切掩盖,眼皮数次开合之后,还留有血红箭光的点点余亮。

    使劲压下发自心底的战栗,她踉跄的站起身,向着大门口迅速跑去。

    急速降落中,高兴耳边都是呼呼的风声。

    已经顾不上掩人耳目,心念一动天缺自动现身,主动充当起台阶。

    几次借助天缺卸力,高兴平稳的落到地面上,双眼死死的盯着半空中模模糊糊几近看不见的虚影,全力启动向着虚影的方向追去。

    高速移动中高兴除了风声基本什么都听不见,速度快的仿佛一道虚影,零零星星在街上行走的人们眼皮开合之间,只是感到一阵不合时宜的风刮过,还没来得及寻找,高兴已经跑远。

    高兴双眼死死盯着远方虚空中的身影,虽然已经竭尽全力追赶,但距离并未有丝毫拉近,而且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仿佛还有越拉越远的嫌疑。

    高兴一边竭力保持高速移动一边在心里默默盘算前进的路线,附近的地形在他脑中自动展开为一副平面地图。

    短短几分钟时间,自己至少已经跑出四五公里了,再往前不到两公里的距离,就是卫阳河。

    天上的那位肯定不会受到地形的影响,但是距离自己目前前进方向最近的铁架桥,至少要横向移动至少一公里的距离。

    本来就可能追不上,这下铁定要越拉越远了。

    心里暗暗盘算了一下借助天缺横渡卫阳河的可能但随即立刻否定了,一来临河夜景灯火通明,二来就算人很少,但如果在世人面前展露能力,实在太过惊世骇俗。

    一时间,高兴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两公里不到的距离很快到达,再过一个路口就是卫阳河岸,高兴不得不减速的同时惊喜的发现,天上的那位竟然同时减速,最后悬浮在卫阳河的上空。

    虚幻的身影逐渐凝实,高兴异于常人的视觉系统之下,一个巨大无比的身影在卫阳河上空浮现,整个人笼罩在一袭暗红色大袍之中,大袍无风自动,诡异无比。

    更加诡异的时候那双没有瞳孔的血红双目,始终盯着高兴。

    高兴不禁停下脚步,就那么看着那双眼。

    高兴看不清对方的脸,但冥冥中一种莫名其妙的感知告诉高兴,他在笑。

    冷笑。

    短暂的对视之后,高兴重重吐出一口气,心念一动,就想召唤天缺。

    终于等到你!

    自己不惜暴露行踪甚至搭上秦芊语才堪堪勾引出来的对手此刻就在眼前。

    这段时间以来积攒下来的怨气、怒气仿佛都找了发泄口。

    一股几近控制不住的冲动顶着高兴就要爆发。

    但就在这时,只见红袍男人大袍微微一动,似乎里面有了什么动作,一股更加狂暴的力量突然向高兴袭来,一瞬间将高兴刚刚鼓起的力量浇灭,随即化为一股强大的吸力,就要将高兴身形强行吸走。

    高兴本能的想反抗,但是力量之间的差距实在太过悬殊,角力只在刚刚接触的一瞬间便宣告结束,高兴的身体不听使唤的被拽向红袍男人。

    越来越清晰的脸上,一道长长的疤贯穿面部,随着红袍男的冷笑扭曲成一条恶心的图形。

    手指环节由于剧烈的反抗发出咯嘣的脆响,天缺悬浮在身边,被压抑的剑身疯狂颤抖,嗡嗡的微鸣声在高兴耳边环绕。

    高兴的双眼恶狠狠的盯着对方,身体被无形的力量禁锢。

    正当高兴鼓足力量打算再一次冲击禁锢时,一个略显熟悉的身影从红袍男的背后缓缓出现。

    “我们又见面了。”

    高高的颧骨之上眼窝深陷,浓重的黑眼圈几乎要连在了一起,稀疏的头发胡乱的盘聚在头顶,男人的大嘴缓缓蠕动,发出低沉的声音。

    高兴看着对方垂在身侧空荡荡的袖管,瘦削的身形缓缓飘动,最终停在了离红袍男和自己不远的地方,形成三个人两两对视的距离。

    “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问题,现在开始,你问,我答。”男子没有在意高兴扫向自己袖管的眼神,缓缓说道,

    “我可以保证几点,第一,我没有敌意,”男子瞟了身边红袍男一眼,换来一声轻哼,

    “第二,我们处在一个隔离空间之中,世人无法轻易发现我们,”男子稍稍一顿,记着说道,

    “在我解答完你所有疑虑之后,我希望你能安静的听我说,现在,问答开始,”

    男子平静的目光看向高兴。

    限制身形的力量随着男子的话音落下消弭于无形,高兴微微收紧手臂与大腿的肌肉,强行压制体内跃跃欲试的能量,深吸一口气,开口问道,

    “他是谁?”高兴问话的同时看向红袍男,语气中仍透出七八分的警惕。

    “忘了介绍了,这位是酆都鬼将,夜叉。”

    “酆都?”高兴小声的重复道,

    “关于这个,稍后我会给你解释,”男子默默答道。

    “他为什么袭击我?”

    “我不方便在人间界现身,所以拜托鬼将去邀请你,也可以看作是一种提示,至于他干了什么…男子转头注视红袍男,语气中带有三分嗔怒。

    红袍男喉咙里发出一声重重的哼声,并没有说话。

    “是什么人袭击了津城卫?”高兴沉默了几秒钟然后问道,这是一直困扰他许久的最大的疑团,百思不得其解。<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