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77 二人世界的独处

时间:2020-03-26作者:豁然园老五

    <b>最新网址:乌云笼罩之下,斜阳渐渐落下,空气有些闷。

    然而恶劣天气的提前预告并没有阻挡这城市中男男女女的造作热情。

    动感的音乐震耳欲聋,无数年轻男女在场间徘徊,这里没有工作,没有领导,没有恋人,没有生活琐事带来的烦恼,绝大部分都不由自主的跟随强节奏的鼓点尽情扭动。

    长发女生的头发肆意拍打着身边人的头脸,一位英俊的男士默默接近,伸手递给她一瓶啤酒,女生抬眼看了看他,略微犹豫后便随手接过,男士趴在她扭动躯体的耳边轻轻耳语了几句,两人便牵手从舞池中离开,一旁吧台的酒保嘴角含笑,在一群花痴满眼的色女注视中表现了一手漂亮的背后抛接,赢得了一片欢呼。

    不知道是看上了酒保高超的技术,还是他绝世的侧颜。

    秦芊语背靠栏杆,看着满眼的红男绿女,她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她没想到身边趴在栏杆上的男人会主动约自己,以至于在接到电话的时候竟然卡壳说不出话来。

    高兴注视着夜色中朦朦胧胧的点点亮光。

    身处四十一层的高度,已经能够俯瞰到大部分城市的风光,纵横交错的黄色灯光排成长龙向着远方蜿蜒而去,津城的道路并不横平竖直,当年依河而兴起的城市,早年的规划曾被无数市民诟病,但是当权者并没有对此有过任何修正,也就不了了之了。

    喷薄的音乐再次响起,巨大的轰鸣声震的门外的两人都耳膜生疼。

    真不知道里面的人是怎么忍受这种噪音的。

    秦芊语如是想到。

    能把酒吧开在大厦顶楼,足见背后老板的能量,这种位置,再高分贝的声音都会消散在高空的空气之中,也就无所谓噪音污染了。

    其实这老板还挺有心的。

    高兴如是想,他喝了一口啤酒,感受着闷热空气中难得的几丝微风。

    “高兴,”秦芊语出声打破了二人之间相对于屋内狂躁形成巨大反差的安静。

    “嗯?”高兴偏头看了过来。

    “这里怎么样?”

    “酒不错,”高兴扬了扬提着啤酒的右手。

    两支酒瓶在空气中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其实,我知道你找我的意思。”秦芊语陪着他喝了一小口,并不怎么喝酒的她脸色立即一阵潮红。

    “别多想,公事我跟你们秦家的代表已经谈完了,”

    高兴开口解释道。

    “那,”秦芊语欲言又止。

    三家代表与高兴碰面不欢而散后,秦老爷子第一时间便知道了高兴的用意,在得知孙女要与高兴单独外出后,嘱咐了她很多。

    面对爷爷的再三叮嘱,秦芊语答应了下来。

    但当她真的面对高兴的时候,却发现看着这样熟悉的脸,有些话她真的说不出来。

    “不用解释,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就是单纯的喝杯酒,散散心,毕竟我们之前还有过几面之缘,在我不多的几个朋友里面,你算一个。”

    高兴趴累了,站起身直了直腰。

    晶莹的睫毛长而翘,在并不强烈的光线下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

    这个女人很美,脸部线条柔和的像是这并不凉爽但十分难得的微风。

    一种淡淡的情愫悄然而生,一般电视剧里演到这种桥段,接下来都该是唯美的吻戏了。

    秦芊语听到高兴的话,起初是欣喜,继续失落。

    他拿我当朋友!

    他拿我当朋友......

    高兴不再说话。

    秦芊语转过身,与高兴肩并肩站在一起。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是跟高兴呆在一起,秦芊语就觉得心境很安宁。

    “津城卫的人遭受了程度不等的袭击,这你大概知道了,”

    二人之间默默无言了几分钟,高兴主动开口道,

    “这么有针对性的袭击,背后肯定有人接应,我找不到这个人。”

    “我能帮你做什么?”秦芊语开口问道,很真诚很直接。

    “让秦老爷子放心,我并没有针对谁的意思,毕竟在这个人找到之前,谁都有嫌疑。”

    高兴感受到秦芊语的关切,轻笑说道。

    “好,我会跟我爷爷说的,保证一字不落!”

    “谢谢。”

    “光谢谢可不行,”

    “啊?还要怎样?”

    “下次喝酒,换你请!”

    二人相视一笑,此时的气氛才是理想的感觉。

    秦芊语伸了个懒腰,仿佛甩掉了一个大包袱。

    本来来见高兴之前,特别是爷爷不厌其烦旁敲侧击的嘱咐了半天之后,秦签语就觉得单纯的见面已经变得不单纯,仿佛背负了好大一个任务。

    这种感觉让她十分别扭。

    此刻高兴的主动解围让她重归轻松。

    她本就不是个心里能藏住事的人,毕竟她才十九岁。

    十九岁的年纪,还在父母的羽翼下肆意妄为,不知人间疾苦。

    高兴偷偷的瞄向身边的女人。

    无可否认的是,她很美,花季雨季的男女,往往情不知所起。

    能不能一往而深,就要看缘和份了。

    高兴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脑袋里突然涌现出了很多念头。

    老头子的指引总是朦朦胧胧,自己一天天瞎猫碰死耗子的作无用功,虽然他不在,想必也是看在眼里的,不制止不提示,什么意思呢?

    难道他不想自己掺合进来?

    可是从我进津城卫那天起,就注定趟了这趟浑水了啊。

    现在放着我自己在这儿不闻不问,到底是怎么想的?

    你倒是明说啊。

    他这是吃准了我爱钻牛角尖的脾气。

    我只是不想我身边的人受到伤害。

    这压力对我来说,实在是有点儿太大了。

    其实不得不说,十分钟之前的高兴,看似是在欣赏夜景,其实在他固定乃至僵硬的姿势里,充斥的都是满脑子肆意横飞的念头,无数疑问一次次将他带向死胡同,普通人撞了墙也就服软认输了,可是高兴偏偏就是个死臭拗的脾气。

    算了,不找了,已经出来放松,不能因为这个死疙瘩坏了好心情。

    高兴一仰头将剩下的半瓶啤酒干掉,然后得意洋洋的伸向秦芊语,一脸臭屁。

    秦芊语白了他一眼,继续小口抿酒。

    轻轻甩掉脚上的高跟鞋,光洁白嫩的小脚直接踩在了地上。

    没有压力的轻松感让她的心情变得很好。

    正当二人一同趴在栏杆上一边欣赏津城夜景一边聊天的时候,高兴突然打了一个冷颤,仿佛突然置身于雪山冰窟之中,这种被冰冷层层覆盖的感觉让他感受到一丝不安。

    高兴有那么两秒时间愣神,正聊到兴头上,给高兴讲述大学生活的秦芊语并没有发现。

    正滔滔不绝打开了话匣子的秦芊语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失去了平衡,整个人向后倾倒,一个强壮的身躯此刻从侧面挤压着她的身体,在即将接触地面的时候,身侧的男人巧妙的转换了角度,尽最大可能的将自己的身体包裹在他的臂膀之内。

    所以在触地的那一刻,除了膝盖和小腿有轻微的碰撞疼痛,并没有多大的感觉。

    然后便是刺目的红光。

    秦芊语本能的闭上了双眼,耀眼的光线一闪而过,当她眯眼企图打量光线的来源之时,耳边飘来高兴的声音。

    “呆在这里,打电话给你的家人。”

    然后便是一个黑色的身影起身冲向栏杆,一个纵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身侧的依靠没了,秦芊语只得凭借自己的力量保持身体的平衡,右腿的疼痛告知她虽然他全力保护,突如其来的变故还是让她受了伤。

    秦芊语摸了摸自己火辣辣的脸,失落与羞涩并生。<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