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76 四方会谈

时间:2020-03-26作者:豁然园老五

    <b>最新网址:奇迹真的发生了,谢一心中如泰山般高大的大石终于落了地。

    此时他突然发现,眼前自己大哥的话竟然有种听不懂的意味,于是再次试探性问道。

    “津城卫……”谢一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握住方向盘的双手都不自主的颤抖了两下。

    “除了你跟我,包括剩下的所有人,每一个人都有嫌疑。”

    高兴的话默认了谢一的疑惑。

    谢一只觉得脖子后冷汗直流。

    “我需要确定三大家族的情况,不亲自会一会,怎么能放心?”高兴抬眼看着前方被黑暗淹没在无尽远处的车水马龙,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时间倒回到一天之前。

    再一次夜色洒向窗边的时候,崔鸣湖已经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她不断打量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高兴,手里死死抓着自己的电话,在她无意识的活动之下,已经围绕着小圆桌转了无数个圈圈。

    事实情况由不得她不急。

    而好不容易等来的关键人物的信息只有一个字,

    等!

    这让我怎么等?

    床上躺着的可是挚友的孩子。

    我曾答应她要替她好好照顾,如今出了意外,如果不能顺利解决,这种发自内心的愧疚感就要背负终身了。

    崔鸣湖天真的期望上天可以保佑这个苦命的孩子,小小年纪就要经历这般诸多痛苦。

    然而当她凝望黑色夜空许久之后,心中渐渐放弃了这个荒诞的想法。

    曾几何时,自己不就是期盼的那群人中的一员?

    可如今呢?

    自己站在苍穹下期盼敌对的势力保佑自己的晚辈?

    这玩笑开大了。

    崔鸣湖自嘲的笑了。

    时针默默走向八点十五分。

    “各位,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路上堵车。”

    高兴伸手推开了金丝楠木的包间大门,开口向屋里的人主动问好。

    硕大的圆桌上坐着三个年轻人,三人互相对视一眼,同时站了起来。

    “几位请坐,不用客气,今天不是官方的会面,只是私底下吃个饭,聊聊天,诸位不用紧张。”

    高兴伸手拍了拍离他最近的秦家代表,秦正人,之前去秦家大宅时见过几次,是秦老太爷面前能说得上话的子孙辈之一。

    五人分主宾坐好。

    “首先,我谨代表我个人表达一下态度,此次会面,只是私下联络感情,不涉及任何官方性质。”

    在谢一一再眼色暗示无果下高兴端起面前的酒,接着说道,“其次,我这人说话不喜欢兜圈子,这次找几位来,想问一下之前人员被袭击的事,希望各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完不等几人回应,一口将满杯白酒干掉,然后笑眯眯的看着三人。

    秦正人、千一重湖、楚非京三人面面相觑,只得拿起酒杯一口而尽。

    “高先生,就在昨天,我们几家的家主已经与津城卫理事长就这件事情进行了会面,不知道今天又找我们几个来,究竟是个什么意思?你不喜欢兜圈子,我也是个痛快人,你想问什么就问吧?”秦正人放下酒杯,首先开口道。

    这也是三人在高兴没来之前达成的一致意见,谁让他跟高兴有过几面之交呢?

    “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津城卫的出勤名单和活动区域信息,是不是你们泄露给天魔的?”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

    “你要对你自己说的话负责任!”

    秦正人楞了一下,错过了三个人一起发言的机会!

    “不要激动…冷静,冷静。”高兴笑眯眯的看着反应激烈的千一和楚家两个人,“是你们让我直接说的,本来我准备了好长一段开场白,但是想了想,又觉得浪费时间,索性直接问了,也显得真诚。”

    狗屁的真诚!

    这一顶大帽子毫无征兆的扣在三人头上,雪白的衬衣背后都已经湿透。

    “官方会见家主已经明确表明了我们的态度,对于遇袭事件深表同情,但这不代表楚家就是可以任人揉捏的软柿子!这个事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楚非京表情异常严肃。

    这个时候他必须义正言辞!

    这也是楚望天再三叮嘱他要表明的态度。

    千一重湖重重将高脚杯拍在桌子上,以示愤怒,只恨嘴没有楚非京快!

    “虽然我们的家族子弟没有遇袭,但是你要知道,三大家族始终是和津城卫站在一条战线上的盟友,我们并不希望你们的人遭受如此重大的损失,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你知道这对津城卫和三大家族的关系会造成怎样的影响嘛?”

    秦正人思考再三,开口说道。

    他不是傻子,他也相信眼前的高兴和谢一一样不是。

    他无法确定这是高兴私人的意思还是津城卫的意思,以高兴的智商,这么蠢的问题怎么能这么直白的问出口呢?

    当是三岁小孩玩过家家呢?

    “那如果你们说不是,那就不是好了,来来来,吃菜吃菜,不要因为我的缘故影响到诸位的兴致。”高兴再次举杯。

    秦正人是个特别适合外交的角色,在他的主动缓和之下,剩下二人才慢慢解了脸上愠色,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一顿饭吃饱喝足,客人尽兴而归。

    送走了三大家族的代表,高兴坐回椅子上,陷入沉思。

    谢一始终不明白高兴到底什么意思,怀疑是对的,但是不该这么直白的问啊?就算是对方干的,人家能大方的承认嘛?这不是自己伸脖子找挨砍的白痴行为嘛?

    但是谢一仍然保持沉默。

    在高兴醒过来之后,谢一默默的回到了自己该在的位置,少说话,多干活,敌人来了我先上!

    动脑子的事全部交给高兴就对了。

    在高兴没有醒过来之前,他想了很久,也与言灵聊了很久。

    逐渐适应了身体上难忍的炙灼感,高兴恢复了一点神智,他挣扎着起身盘腿坐下,才发现言灵就坐在离自己不远的虚无之中。

    想死吗?

    不想。

    答案非常肯定。

    虽然背负了寻常年轻人难以想象的负担,也承受了非人类的痛苦,但是想要让他就这么放弃了得到的一切,对于高兴来说,很难。

    人都是贪婪的。

    贪生,贪功,贪利,贪情。

    人生四大贪,高兴一样都不落。

    “既然不想死,为什么一直一副要死不活的状态?”言灵质问道。

    高兴很无语,这很疼的好嘛!要不换你来试试?老子费了多大功夫才能勉强适应?

    坐着说话不腰疼!

    高兴抬眼看了看言灵,想说又不敢说,憋的很难受。

    “经文能量的恢复效果抵不上法眼神光的消耗,必须想办法借助外力。”

    高兴两手一摊,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言灵不再说话陷入沉思,思考着那种情况的可能性。

    “别琢磨了,不太可能,不然他就不会默许这什么神光直接打在我身上,”

    “你这身体可扛不住神光的侵蚀……”

    言灵言语未尽,一股柔和的能量突然出现,顺着高兴残破的身躯四散开来,乳白色的光芒如海水般充斥了高兴身体的各个角落,神光遇到能量,如岩浆乍遇海水,一阵激烈翻滚之后,化为水汽般飞腾殆尽。

    光芒散发的速度不快,胜在稳扎稳打。

    就在崔鸣湖心烦意乱,就要强扯封印之时,一个陌生的老人突然出现在门口。

    老人黝黑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淡淡开口道,“久等了。”

    解开包袱,将一块黑乎乎的饼干一样的东西放在了高兴嘴里,看着它一点点溶解消逝之后,老人便收拾包袱默默离去。

    老人还未走出门口,崔鸣湖察觉到高兴的反应,一阵狂喜,连忙道谢。

    老人没有回头,只是停下脚步说了声,“幸不辱命,”便匆匆离去。

    只给崔鸣湖留下一道伛偻的背影。<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