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75 重伤

时间:2020-03-26作者:豁然园老五

    <b>最新网址:庄妍重重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

    “根据受伤人员的反馈以及对被袭击现场的初步勘察,不能排除成建制成规模的大批敌对势力的渗透,前后联系了与津城卫有联系的妖管会、武尸研究所等部门,都表示风平浪静,没有任何异常情况出现。”

    “补充一点,受到袭击的人员,基本都参与过天人战选拔。”修行抬手晃了晃,眼神示意庄妍暂停。

    有人放下手中的事件通报资料,靠着椅背陷入沉思。

    有人习惯性的摸向口袋中的烟,但是突然意识到这是总部会议室,只能讪讪收回放下的手,对着理事长报以歉意的笑容。

    修行轻轻摇头,并不在意。

    在座的都是津城卫主要战斗力量的部门负责人。

    可以说如果这个时候,哪个敌对势力朝着此时此地一顿狂轰滥炸,之后的津城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与脱了衣服赤诚相见的白嫩娘们一般无异。

    “我先说吧。”一位面生的男子主动开口,一手轻推鼻梁上的银白色无框眼镜,一只手手指来回摩挲着白色纸张。

    “我的辖区内,最近一周连续发生了不下十起袭击事件,出事地点分布毫无规律性,根据我的人描述,袭击者都是一身黑衣,务求一击致命,一击之后便退走,对战果好像并不在意,所以我分析,他们的目的并不是袭杀,更像是消耗我们的有生力量。”

    “同意,卫阳河沿线,同样出现了4次袭击,3次被我的人击退,最近的一次是队员落单,在处理完过路阴灵返回驻地时,疏于防范造成的,但是受伤不重,我现在已经要求外出人员结伴同行,尽量减少单独出勤的几率。”

    “两个重伤员中有一个是我的人,淮海路77号福缘寺有一场法事,按照规定我们的人要去现场监督,务必保证法事的顺利进行,偷袭者并未向我的人出手,反而一剑对着当时在寺院中聚众席地而坐的僧侣而去,”

    说话人拧开矿泉水灌了一口,继续说道,

    “就好像算准了我们不会见死不救一样。”

    “好,补充一点,天人战人员的战损,直接会影响到战局结果,大家不要拘泥于眼前,思维可以放的更高远一点。”

    ……

    “会不会是天魔?”

    会议室长久的沉默被突然的发声打破。

    其实所有人都有想到这个可能性,但是都不愿意承认而已。

    天魔无声无息入境,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

    何况被袭击的至少是津城卫战斗力排在第二梯队的人员,未来十至二十年内,会逐渐成长为津城卫的中坚力量,出手对付他们的代价必然不小。

    那么出手之人的修为则需要更高。

    这样的一批人悄无声息的潜伏在津城辖境之中,本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最关键的,是他们还成功的出手打伤了津城卫好大一批战力苗子。

    这是对整个津城卫的挑衅!

    “在没有明确敌人身份之前,任何势力都在怀疑范围之内,”

    庄妍适时补充,她放下手里的文件夹,习惯性的拧开钢笔准备记录。

    最新的会议记录仪早就送到了她的手里,除了会议影像,她始终习惯于手写会议记录。

    一行行娟秀的字迹落于纸上,所有人的发言一字不落,偶尔庄妍还会有补充内容写在旁边。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袭击行动,妖管会近几年名存实亡,市内几个区辖区内虽然少有作祟,但是近郊远郊几个辖区,大部分的案件都是妖物所为,所以他们的嫌疑也不能排除,最好是联系妖管会的高层,要求他们配合我们一起清查,”

    “一方面摆脱他们自己的嫌疑,一方面手足相助,虽然香火情已经消磨殆尽,但是交情还在。”

    此言一出,远郊辖区的负责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人间界也不能置身事外,联系三大家族,询问他们的人是否有受到同样的袭击,冲在第一线的人员流血流汗,他们也该是时候体现一下他们的价值了!”

    付春来忿忿说道。

    他的辖区在市内,与几个大家族的势力范围盘根错节,打交道最多。

    几个市内辖区的负责人相互看了几眼,默默无声。

    所有人的反应修行都看在眼里,唯独远处的谢一端坐不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谢一,高兴不在,日常巡视组最近的情况怎么样?”

    修行适时插话,引得所有人一起转头看向相反方向的生疏面孔。

    “近两周常规巡视组出勤6次,任务完成率百分之百,可能因为我……的出勤地点并不固定,所以并没有受到袭击,”

    “协助出勤的结果呢?”

    “期间有帮助同事勘察过现场,分析过战斗痕迹以及现场灵气的运转残留,基本排除了其他城市修行人士出手或者大妖恶灵过境所为的可能性,他们的战斗方式跟我们有很大的区别。”

    “有结论么?”

    “在之前的事件报告中我已经详细阐述过,之前几位负责人也分别说起,我就再啰嗦一遍,对数据报告的分析后所得,这是一次无组织,有预谋的无差别袭击,一股不属于津城的敌对势力,潜伏地点很随机,他们的目的就是对出现在这些地区的津城卫战斗人员的战斗力进行消耗,如果能杀掉最好,杀不掉,至少也要带下一块肉来,是奔着杀人来的,但是实力并没有多高。”

    “如果不出意外,人间界此次在名单上的天人战出战人员多多少少也被波及了,”

    “怎么说?”

    修行内心咯噔一下,印象中,这个憨憨傻傻的小黑胖子一直是站在高兴身后,很少见他说话,没想到少了高兴之后,他的脑子竟然突然灵光了起来。

    距离真相只差一步了啊。

    修行突然不合时宜的起了杀心,然后又不得不强行压下。

    “不光是针对我们,所有参与天人战的战斗人员都是他们的目标,那么受益方就很明显了,”

    谢一默默叠好事件报告装进口袋,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在众人面前抬头挺胸。

    谢一稳稳的开着车,副驾上坐着脸色苍白的高兴。

    车窗外夜色降临,高兴双眼紧闭,额头微拧,白皙的皮肤皱结成了一个若隐若现的川字。

    副驾的靠背放的很低,高兴一只手手背抵住皱起的脑门,一只手放在大腿上不断敲击。

    “崔姨说昨天总部开会了,有什么进展?”高兴缓缓开口。

    “怀疑的对象很多,又无法确定,基本除了自己人,谁都有可能是凶手。”谢一答道。

    高兴的声音很小,语气中透出一股中气不足的味道。

    高兴煞白的脸色一度让谢一十分心神不宁,但是拗不过自己这个哥哥,只能依着他行事。

    比如现在,二人正驱车赶往红杉林酒店。

    “哥,昨天会见三大家族,除了诉苦什么也没问出来,为什么还要再约他们?”谢一开口问道。

    “老头子来信儿了。”高兴调直座椅靠背,淡淡回道,虚弱的身体多说几个字都一阵气喘,强行压制之下,满脸通红。

    “除了自己,谁也不能信。”伸手解下了津城卫配发卫星定位的手表,随意扔在了储物匣里。

    “自己人?”谢一一头雾水。

    一天之前,他想的是如何能让眼前这个人醒过来,但是当第二天清早他出现在崔姨小屋的时候,奇迹般的看到高兴坐在床上对着他打招呼,他竟然出奇冷静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当然了,狂喜是有的,但是谢一心中始终认定高兴一定会醒过来,尽管当时崔姨的脸色看起来像死人一般可怕都没能动摇他的想法。<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