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74 本相碰撞下

时间:2020-03-26作者:豁然园老五

    <b>最新网址:金甲法相久久沉默之后随意回答了一句。

    看似出奇,又字字在情理之中。

    然后是一声包含了复杂情绪的叹息。

    “你我相识数万万年,不要让这样的见面将交情磨灭,弄丢了铁棒,你与我正面交锋已经没有胜算,还打算继续打?”

    “我不回去。”

    “那就离开,不要挡路。”

    “挡路?”金甲法相似乎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直紧闭的双目突然睁开,神光直射眼前渺小的高兴的身体,

    “你是说他?”

    没有人回答,金甲法相被晾在了当场。

    高兴只感觉自己被两道炙热的目光锁定,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像被烈火炙烤,钻心的疼痛在体表弥漫,继而深入內腹,如煮沸的大锅开水将五脏六腑冲荡。

    高兴本能的想动,但是身体被一股昊然力量死死按在原地,最终连灵魂都好像被架在火焰上灼烧,高兴想喊,但逐渐丧失的五感将他与外界的联系默默关闭。

    不知道为什么, 刚刚的声音以及老僧法相对于金甲法相的做法都视而不见,默许了高兴的一场劫难。

    亦或者是造化。

    在高兴的神智在清醒与昏迷中死去活来了好几个来回之后,金甲法相的目光逐渐削弱,双目缓缓和闭。

    高兴表皮之下,内里组织纷纷龟裂,整个人都像个打碎的瓷瓶。

    只剩下脑中的经轮仍然稳定的运转,仿佛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虽然高兴体内的经脉全乱,缓缓流淌的经文能量如有记忆般按照既定的路线缓缓流淌,在碎瓷上穿针引线,企图将破碎的不能再碎的瓶身重新缝合。

    经文能量的效果并不显著,但胜在稳定、长久。

    在数不清的运行圈数之后,高兴龟裂的身体已经被密密麻麻的“丝线”重新串接起来。

    金甲法相久无表情的脸上突然翘起嘴角,似对自己的故意之举以及高兴身体的应激反应产生了兴趣。

    “罢了,老子状态不好,就不与你掰扯了,你也不用做那佛祖的说客,我说过的话自会履行,但不要企图用这种东西控制我,谁都不行!”

    金甲法相的话蕴含了七分真意、两分坚定与一分无论怎样都无法掩盖的愤怒。

    但即便愤怒只余一分,仍震得在场所有人心湖狂浪翻滚,七窍流血。

    只有此刻五感全失的高兴免去了这一番折磨。

    金甲法相逐渐消散,在黑棍马上消失的瞬间,法相下颚微微抬起,面朝高兴,做出了临别一瞥的姿态,然后便彻底消逝在天地中。

    “此次遭遇,对于他来说,是祸,也是福,心性还需要进一步打磨,你的担子重了。”

    声音再度响起,空荡荡的空间内只余下老僧的法相。

    “言灵领法旨。”

    老僧法相头背微微躬下,合十的双手抱在身体正中,极尽谦卑。

    过了大概十秒钟,空间内的众人纷纷醒转。

    候昱跌坐在地,身体表面开始渗发出一层细密的血汗,他大口大口的喘息,胸膛的反复剧烈起伏达到了夸张的程度。

    终于吃饱了氧气,候昱才有功夫分出神来打眼观瞧对手。

    高兴仿佛没了骨头,整个人软塌塌的,之所以还能给保持站立,是他身边有一个似有似无的人影在搀扶着他,高兴绝大部分的重量都交给了身边这个影子。

    在缓过神的一瞬间,候昱已经知道自己输了。

    之前在心窍狂暴翻涌的战意一下子龟息了,给人一种无尽疲惫之感,仿佛经历了数万万年无休止的争斗,倦了累了,连带他整个人的气势也弱了三分。

    手边的黑棒也轻了很多,材质似乎也起了变化。

    内里种种只能等回去之后再慢慢体会了,这一战损失之大无法想象,至少在候昱心中,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百战不殆的猛将了。

    最后久久凝视了对面显然已经昏迷的高兴,候昱主动伸手攥着黑棒的手臂,抬手认输。

    “津城卫,高兴胜。”

    机械提示音响起的同时,高兴已经被快步赶来的庄妍接过,谢一拽起高兴的一条手臂,扛起他大部分的重量,朝着休息室一步一步缓缓走去。

    仍然保持站立姿势的修行大汗淋漓,被汗水湿透的衣服紧紧贴着身体,让人感到十分不适,但是他并没有伸手去调整,双手仍插在口袋里默默拈动。

    计划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

    短短两周时间,谢一过的恍恍惚惚。

    每天奔波于崔鸣湖的小屋与津城卫本部之间。

    黝黑的脸上没有表情,双手紧紧抓着方向盘,眼睛始终在前方和两个后视镜之间来回穿梭。

    黑色的suv在马路上飞驰,谢一目不斜视,不断变道超车引来周围司机的无数声咒骂。

    终于在一个十字路口,车子被红灯拦住。

    谢一缓缓靠住椅背,闭目养神。

    努力想要把纷乱的思绪放下,但是只要一闭上眼睛,脑子里浮现的就是高兴苍白消瘦的脸和崔姨紧紧皱在一起的双眉。

    在扶着高兴出了体育馆的第一时间,谢一拿高兴的手机打了一个陌生但又熟悉的号码。

    回复自己的是嘟嘟嘟……

    谢一看着高兴躺在床上的身体,入手冰凉。

    他能感受到来自高兴身躯上散发出的丝丝火热气息,但是从外观上看,怎么都看不出问题的关键。

    除了虚弱,他什么也感受不到。

    除了发愣,他什么也做不了。

    在崔姨低声安慰之下,谢一草草吃了两口东西,便匆匆驾车离去。

    接到总部电话,所有点到名字的部门负责人必须回去开会。

    庄妍在电话里特别强调了理事长的要求,立刻!马上!

    崔鸣湖单手抚住高兴的脑门,顺着手臂缓缓流入的灵力再一次无功而去缓缓消散,她坐在床头的一张凳子上。

    她已经尝试了无数次,在发出去那条信息之后,在等到回信之前,她什么都不能做,也不敢做。

    只能一次一次的进行早已知道结果的尝试。

    窗外的阳光逐渐倾斜,又是一天将要过去。

    什么都感受不到,只有微弱的呼吸证明这个小家伙还活着。

    这种感觉真的特别不好。

    崔鸣湖看着窗外,怔怔出神。

    滴滴滴!

    一阵刺耳的鸣笛声将闭目的谢一惊醒。

    车子缓缓启动,伴随着又一阵的咒骂声,一骑绝尘而去。

    总部大会议室,此刻已经坐满了人。

    所有人进入会议室前,必须摘下所有武器,不管是谁,这是当初丁理事长定下的规矩。

    谢一在末席找到空余的椅子坐下。

    这本该是高兴的座位,但是此刻自己不得不代替他前来。

    其实不只会议,常规巡视组的日常工作还是需要按时完成的。

    高兴不在的日子,这些事情全都落到了谢一一个人的肩上。

    坐下来的众人三三两两的低声言语突然消失,伴随着门口走进来一男一女。

    修行走到主位坐下,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环视众人。

    “突然叫大家回来,是为了通报一个情况。”修行看了一眼坐在左手边的庄妍。

    庄妍打开文件夹,将一叠白纸递给坐在左右手顺位的人。

    “根据各部门近两周数据反馈,我们外出执行任务的外勤人员,有一部分在执行任务或休假期间受到了来路不明的袭击,其中轻伤合计31人,不影响直接战力及日常工作,中度及以上受伤人数12人,经总部康复中心治疗后日常生活已经无碍,但是工作岗位可能会出现一部分的欠缺,重伤2人,现在仍旧处于昏迷状态。”

    庄妍抬头看了坐在末位的谢一一眼,后者手里拿着那张纸,愣愣的没有发现庄妍的目光。<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