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70 初碰猴王

时间:2020-03-26作者:豁然园老五

    <b>最新网址:候昱就那么站在不远处,黑色制服的袖子与白衬衫的袖口重叠高高挽起,手里的黑色铁棒随意的扛在肩膀上。

    “高兴是吧?我知道你。”候昱开口道。

    高兴苦笑,怎么所有人看见自己的开场白都是这句?我在津城卫已经这么出名了么?

    “实话告诉你,这场比赛是我主动要求的,知道为什么么?” 候昱左手拇指轻轻划过鼻尖,五官挤在一起,努力想要做出笑的表情,但是在高兴看来,候昱的小眼塌鼻大嘴怎么看怎么难看。

    高兴的脑子里一直重复回放着候昱上一场比赛的出手,难看的面容不断的与齐天大圣的脸庞重合、分开,再重合,在分开,直至最后合在一起,再无分开之意。

    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弥漫在空气之中,对四周的空间都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包括站在他对面的高兴。

    似乎看破了一切,又似乎是根本不将眼前的毛头小子放在眼里,高兴看不懂,也捉摸不透。

    “因为你是他的后辈,你身上有他的影子。”候昱侧过头,脑子里泛起了某些不太美好的回忆,他慢慢闭上眼,极力想要将这股回忆赶走,但是心底又有一股隐隐的矛盾感产生,相互制肘。

    是对他的怀念?还是不服?亦或者是对棋逢对手的惺惺相惜?

    候昱自顾自又摇了摇头,想不明白的东西就不去想,索性放开了思维,任由那个熟悉又高伟的身影逐渐占据整个心门。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味道。”候昱说着话,吸了两下鼻子,双眼睁开,两道精光从他小而微微发肿的眼皮下激射而出。

    候昱睁眼的瞬间,高兴感受到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老实说这是一种从没感受过的气场,强大如重剑门掌门,亲近如老丁头,积年累月攅攒起来的气势也没有如此犀利。

    高兴本能的想要后退,僵硬的躯体在刚刚产生迈步想法的时候,腿脚竟然在一起不听使唤。

    不能退!退了这仗也就不用打了。

    言灵的声音响起,其内蕴含的充沛能量将包裹住高兴头脑的精神力量生生粉碎。

    高兴突然惊醒,原来自己不知不觉走进了对手营造出来的力场之中。

    “这场比试,是我向理事长要求的,不为别的,只是表示对肖大哥的怀念,”铁棒离开候昱的肩膀,别于身后,黝黑的棒身被一种不知名的昏暗花纹笼罩,棒尖纹丝不动。

    “其次,试试你是否配得上天选意志的选择。”

    候昱右臂挥动,铁棒如划过空气的一阵黑风,棒尖直指高兴,

    “你,准备好了么?”候昱爆和一声,狂奔而来。

    老实说,高兴的脑子到现在还是懵的。

    庄妍在得知入选后还有比试的时候,神情还比较自然,但是在她看到比试名单的同时,一股阴冷的气息瞬间笼罩了整个房间,敏锐的感知力第一时间让高兴意识到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谢一打了个寒颤。

    “名单出来了,你对战猴子。”

    高兴清晰记得庄妍说出这句话时候的神情,努力控制面部表情,不至于将紧张、不解、愤怒以及同情同时表现出来,就算要表现出来,也不至于表现太过明显。

    高兴对于这样的结果其实有一定的预想,而且在高兴的内心,竟然有一种无法自控的跃跃欲试,追根究底,发现本不该出现的情绪竟然来自于脑中的经轮。

    绵延不绝的经文能量从缓慢旋转的经轮上喷薄流出,被这种想法影响,每一个闪烁着淡淡金光的经文文字都带上了一股无法言表的战意,蕴养在左臂中的天缺发出嗡鸣,一阵强似一阵,高兴不知道别人能不能察觉到灵剑的异常,手臂的微微颤抖已经无形的出卖了自己。

    从庄妍的神情中,高兴感受到了不好的东西,但是事到面前不得不面对。

    自己可以选择弃战,但是这个时候,男人能说不行么?不能。

    所以,高兴选择此时站在场地中,面对着携卷劲风而来的黑色身影。

    狂暴的冲力与空气剐蹭产生的劲风吹的高兴面部失衡,在候昱说话的同时,高兴已经将全身经文能量提至巅峰,一个侧移的念头刚刚诞生,身体已经被能量带动来到了侧方三米的位置。

    黑棒转瞬而至,棒尖顺势一扫,候昱以自己为圆心划了一个圆。

    棒尖扫过的空气直接停滞,形成了一个两米见方的黑色圆环。

    高兴根本没有时间研究候昱的动作,他的身体与棒尖明明还有几十公分的距离,但是停滞的圆环竟然开始向他运动。

    这一情景完全违背了高兴对战斗模式的认知。

    他一时间愣在那里,任由圆环向着他移动。

    候昱一击未中,并没有继续追击的意思,他站在原地不断画圆,眨眼间六七个圆环形成,开始无规则运动,虽然没有直接靠近高兴,但是圆环仿佛天生慧眼,速度由慢而快,动力十足,目标都是高兴所在的位置。

    你再愣神,这圆环沾身可不好受。

    安坐高兴眉心的言灵实在看不下去再次出声提醒,他不知道为什么意志会选择这样一个少年,根骨一般,悟性一般,身体在名师锤炼下勉强算的上一流,但是这个临战状态,除了继承意志时的惊天一剑,实在找不出可以夸奖的地方。

    言灵费解,其实他没想到的是,意志就是他,他就是意志,这也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

    面前的黑环已经快要近身。左右两个成包夹之势,远处还有一个直直向着高兴弹射而来,高兴终于在被黑环撞击的前一瞬看清了轨迹,他不躲不避,闪身进入环阵,利用老丁头传与他的步法在圆环之前腾挪。

    圆环的边沿闪着黑色的光芒,几次险而又险的闪避之后,黑光在高兴的制服上留下了几道明显的割痕,虽然一再计算下高兴已经最大限度的控制了自己的身体,但是在他发现对于圆环的锋利程度过分低估的同时头上立刻冒出了冷汗,刚刚在几秒内完成的十七次闪躲,有两到三次计算失误,本打算硬碰硬的时候身体奇迹般的擦边闪过。

    高兴没有时间擦掉额头冷汗,惊险无比的跨越了两个圆环的夹击,一阵阵后怕如潮水般袭来,不断撞击他的脑壳。

    这个环阵凭你的身法勉强可以应付,但是这人肯定还有后手,尽快想办法脱离,不然你会越来越被动。

    高兴在高速移动中不断吸收着体内的经文能量来弥补损耗,经轮感应到需要,发出一声咔的脆响,整个运转开始提速。

    越来越多的经文能量流入体内,躯干贪婪吸收,一开始让高兴感到十分舒服,能量的适时补充驱散了肌肉的酸疼,但是盈满则溢,明明已经补充完毕,但是高兴的双腿双臂仿佛海绵一般仍旧不知疲倦的疯狂吸收。

    高兴只感觉越来越胀,马上就要影响到身体的移动。

    一个失神,面前两个黑环与身后的一个再次形成包夹,远处两个圆环停止移动,上下重合,开始合并。

    融合的过程很快,不消两次呼吸,一个更加厚重的黑环出现,速度比之前快了两倍不止,朝着高兴的方向再次激射而来。

    连续两次左探躲过了夹击,眼看惯性朝前倾倒的身体马上就要与大号黑环相撞,高兴不退反进,借助惯性再次提速,主动朝着大圆环撞去。

    此时没有入选的人员早已退去,场间为数不多还亮着暖黄色指示灯的房间只剩下二十几间,入选人员的比试都是单场进行的,几乎所有人在高兴选择主动撞向圆环的时候都主动闭上了眼,等待着肉体与锋利环边的撞击。

    有人欢喜有人悲。

    分属不同势力的几个男人适时的露出了不同程度的笑容,修行不知道自己是否该笑,该怎么笑,外人终究无法通过表情判断他此时的感觉,一张扑克脸板正的可怕。

    几个女人早在高兴陷入困境的时候已经选择闭眼,更有甚者,秦家仅剩的一个房间内,秦芊语背过身去,单手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喊出声来,眼中原本干涸的泪水这次直接奔腾而出,根本控制不住。

    楚离跟随楚家家主提前离开了场地,不知道如果她看到了高兴将要吃瘪,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只有庄妍仍旧看着场中的情况。

    从她得知高兴与候昱对战,便做好了失败的心理准备。

    虽然结局无关出线,但是这样的场合面对失败,不是每一个年轻人都能够有重头再来的信心。

    全场所有人都不看好高兴的选择,只有一个人不这么想。

    言灵浑噩的双眸突然爆发异彩,经文能量的运行在他感知下显现无疑,言灵突然很合事宜的笑了,在自己不断指导下的年轻人终于做出了一次在他看来十分正确的决定。

    意志永远不会做出让人无法理解的选择。

    一道金光闪过,高兴被凶猛能量的反震击飞,终于第一次脱离了圆环控制的范围。

    落地的高兴单膝跪地,灵剑杵地支撑着上半身的重量,他抬起头,秀丽的下巴勾勒出一道帅气的侧脸。

    “成了。”高兴自言自语道。<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