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津城卫 67 你输了

时间:2020-02-27作者:豁然园老五

    高兴交出了身体的控制权之后,顿感轻松,第三人称视角带来的感受十分惬意。

    晦涩迟缓的经文能量犹如淤塞经年的决堤大河一般汹涌澎湃,之前顽固无比的阻碍弹指间被能量洪流冲毁,温和的能量在言灵近乎蛮横的引领下开始沿着原本的循环冲撞。

    能量流经躯体的浅浅温热感是如此的真实,高兴感觉暖洋洋的,但经文能量的边沿刮蹭到骨肉如同针扎一般,无数根针同时刺入身体的痛感一次次的提醒着高兴这是真实存在的体验,此时的他痛并快乐着

    “臭小子,我被你继承意志时的表现蒙蔽,高估了你在实战中运用的能力,但是有些东西只能自己去感悟,我只展示一遍,能吸收多少,全看你自己了。”

    此时的言灵如影子一般悬浮于高兴身体右侧,左肩与身躯有些许的重合,在高兴眼中就好像连体婴一般。

    言灵一抬手,天缺的剑胚顿时发出了刺眼的光芒,金黄色的剑光努力铺满整个空间,数百个独立房间内的人们不由自主的伸手挡在眼前企图将眼睛产生的不适挡住,受到剑光影响最严重的当属场内的楚悲。

    抬起手臂只能挡住一部分的剑光,但是眼睛的敏感无处不在,抵挡不住的强烈刺激让楚悲本能的闭了下眼,双眼微合之时楚悲突然惊醒,对自己此时做出的愚蠢反应感到羞愧,楚悲只感到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将他锁定,气息冰冷无比,一时间竟然无法移动身体。

    “怎么突然这么大的变化。”庄妍手心中满是汗水,刚刚高兴的颓势被她看了满眼,本已隐隐觉得败局提前锁定的庄妍被高兴突然散发出来的凌厉气势所感染,她对他的人身安全并不担心,反而对他接下来要做出的反应感到一丝紧张。

    “经文能量与灵力一样,都是人间界至纯的能量,区别在于普通修行者需要吸收范围内的灵力化为己用,而经文能量本身就储存在经轮之上,需要使用的时候催动经轮将能量激发出来就可以了,你之前的问题在于实战经验太少,被动的遵循着对手的战斗节奏来走,首先你要记住,与水平相当的敌人对阵,胜与负的转折点在于谁先把握住先机,”

    天缺犹如流星划过,金黄色的刺眼光芒一息间已经蹿到楚悲面前,速度快到无法甄别真伪,此时的楚悲还保持着单臂挡在额头的动作,似乎对于对手的突然出手没有任何反应。

    叮!

    同样是一声兵刃交击之声,不同的是刚刚的高兴狼狈后退,此时后退的人变成了楚悲。

    言灵耷拉的眼皮颤抖一下,终于抬起看了对面的楚悲一眼,对他最后出剑的时机表示肯定,不错,是一个有价值的陪练。

    然而此时的楚悲并不像看起来那般轻松,危急时刻的出剑来自于无数次的剑道磨炼,进攻、防御、路线的选择

    已经成为了他本能的一部分,楚悲对自己的剑很有信心,曾经盲目自信到了自负的地步,他觉得自己的剑是世间最快最锋利的剑。

    如果说还有人能让他佩服,那只能是曾经的天选意志继承者肖知命了。

    然而眼前这个刚刚还一直处于绝对劣势被自己追着打的男人,此时表现出来的威势跟之前仿佛变了个人一样。

    楚悲的右半面身子陷入了麻木中,勉力支撑身体不至于摔倒的左腿由于负担过重已经开始颤抖,幅度正在不断加大,已经几乎感受不到的右手勉强握住蓝色长剑,剑光在刚刚一击之下被打散,灵力被混入了奇异的微小电弧,在体内流淌跳跃,尤其是麻木的那半边,电弧的影响尤其严重。

    “取得先机之后,需要将优势继续扩大,经文能量融合的电弧会对敌人的移动造成不小的阻碍,要充分利用这一点,在速度上压倒他,造成更大的伤害。”

    高兴的身形急转,绕过楚悲麻木的身躯转移到他的背后,灵剑直指后背,一剑刺出。

    楚悲的身体在经历了极热之后便是极寒,长剑透体而过,在天缺没有实质的剑尖穿破他的胸膛之时,剧烈的痛感才传遍全身,将麻木淹没,然而此时的楚悲什么都做不了,一丝鲜血随着极快的剑光飙射而出。

    “啊!三爷爷!”双马尾女孩儿右手猛然抓紧,整个身体无法控制的蹦跳起来,一边跳一边紧张无比的大声喊叫,

    “哥哥他不会死吧?对面那个家伙明明就打不过哥哥,怎么会突然间……”楚离一半惊讶一半恐惧,先前楚悲表现出来的优势实在太明显了,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儿一时间无法接受。

    白发老者脸色铁青,一言不发,双眼死死盯着场中的楚悲,右手里的两颗核桃猛力揉搓,暗红色的鲜艳包浆都被他蹭破了皮。

    “大开大合的出剑有悖于剑道的轻灵,相比之下更适合于刀,但你几次临战都是以这种方式出剑,如果你非要坚持自己的选择,就要在这条路上走到极致,你原本的步法不错,但是要做到应用自如收放从心,还需要不断的磨炼。”

    言灵控制下的高兴身形走位飘忽不定,对于已经失去移动能力的楚悲来说看似有点多余,但言灵真正的目的在于让高兴的身体找到战斗的感觉。

    天缺调转剑尖面冲楚悲,剑光内敛,显现出十分模糊的胚型。

    “正面对抗拼的就是实力高低,硬碰硬需要不断催动经文能量注入到天缺之中,你的剑比对方锋利比对方强,那么你就能赢,最后一剑你自己来。”

    长剑重新入手,高兴拿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放轻松,把天缺当成你身体的一部分,最大限度的激发灵剑的灵力,其他的,交给天缺,回忆当初面对天南星时

    候的感觉,细细感受。”言灵恢复盘腿坐姿回到高兴脑海之中,但嘴里的话一直没有停。

    高兴没有任何迟疑,持剑狂奔。

    澎湃的经文能量没有任何桎梏,稍一催动就向着左手所在的天缺流去,金色剑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长变亮,最终在剑尖之前形成了两寸长的剑芒。

    “他!……他竟然能激发出剑芒!”白发老者突然的惊呼吓了楚离一跳,楚离吐了吐舌头,并不明白剑芒对于一个剑道修行者的意义。

    这是他追求了一辈子的境界,然而已经古稀之年,仍然无法领悟剑芒的奥义,今天在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小孩子身上看到了犹如神迹的一幕,内心的震撼根本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楚悲……输的不冤。”

    老人默默念叨,声音低的连离他最近的楚离都没听清楚,胜负在他眼里已经有了定数。

    高兴仿佛进入了另外一种境界,外界的一切都与他失去了联系,他的眼里、心里只有剑,胸中憋住的一口气已经到了不吐不快的地步,但是这一剑不斩出去,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吐不出来,遵照言灵的嘱咐,他努力回忆初次继承意志那一刻的感受,慢慢的闭上了双眼。

    眼眸闭合,然而心眼已开,面前的楚悲在他眼中方位清晰无比,高兴将身体尽量的舒展,极致的放松带来的是身体最佳的状态,纵身一跃,高兴窜入空中,上半身后仰形成了一个充满美感的弧度。

    天缺的剑光并不盛,甚至与之前相比暗淡了不止两个层级,但是目睹这一场比赛的所有人心中都是一个想法,这一剑,毕当是这个少年的最强一剑。

    高兴将体内最后一丝经文能量送入天缺之中,灵剑仿佛饮饱了水的海绵发出了极致欢愉的剑鸣。

    整个体育馆中数百人的眼前同时闪过了一道金黄色的光芒,光芒一闪即逝,凡是目睹光芒的人心头不禁微微一紧,默默等待着紧跟而来的能量撞击迸发的声响。

    然而,什么动静都没有。

    秦芊语美丽的双眸一直盯着场中那个黑色的身影,复杂的感情在她眼眶中与晶莹的泪珠混合在一起,始终在打转但并不曾流下。

    她努力的克制自己,克制着奔向场中那个夜夜出现在自己梦里的人。

    经历了几秒钟的不解,目光中的困惑随即释然,拿出手帕不动声色的擦了擦眼睛,淡淡的笑意重新挂回脸上。

    高兴的剑悬在楚悲头上,注视着楚悲痛苦的神情,最后还是硬生生的收住了这一剑。

    杀心一起,高兴怕自己会迷失,杀人不是目的,赢了就可以了。

    “你输了。”高兴重重吐了一口气,感觉胸中舒服了太多,说出了下场之后的第一句话,然后转身往独立房间的方向走去。

    (本章完)
小说推荐